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的开国中将温玉成

塞北渔夫 收藏 1 423
导读:因他率领的第40军在抗美援朝中首战大捷,被彭德怀誉为“入朝作战第一枪”,毛泽东主席也欣然将这一天——1950年10月25日,定为志愿军出国纪念日。  他就是开国中将温玉成。   温玉成(1915.10-1989.10.29),曾用名温振兴,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第七师二十团宣传员。兴国县警卫营干事,独立第十二团总支书记、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红八军团第二十一师六十二团政治委员、军团直属队总支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因他率领的第40军在抗美援朝中首战大捷,被彭德怀誉为“入朝作战第一枪”,毛泽东主席也欣然将这一天——1950年10月25日,定为志愿军出国纪念日。 他就是开国中将温玉成。

温玉成(1915.10-1989.10.29),曾用名温振兴,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第七师二十团宣传员。兴国县警卫营干事,独立第十二团总支书记、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红八军团第二十一师六十二团政治委员、军团直属队总支书记,红五军团骑兵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区队长,新四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第三支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江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纵队纵队长,新四军第六师十八旅旅长兼政治委员,苏中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松江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东北野战军独立二师师长、东北野战军第四十九军第一四五师师长,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一军副军长。建国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成都军区第一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九届中央委员。

乞讨追部队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红二方面军在会宁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

为了打通通向苏联的道路,开创西北抗日新局面,红四方面军的红九军、红三十军和红五军,约二万余人,渡过黄河,奉命组成西路军,向甘肃西北、新疆方向执行西征的任务。

西北军阀马步芳唯恐红军进入新疆,下令“死力堵截,阻止红军西进和东下”,并决计要将西路军消灭在河西走廊。西路军要想取胜,马步芳的骑兵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为此,红五军专门成立了一个骑兵团,准备与之抗衡,由温玉成担任骑兵团政委。温玉成对骑兵团进行了多种形式的训练和思想教育,并身先士卒地投入行军和战斗。12月30日,红五军攻下河西重镇临泽县城,歼敌3000余人。次日,又攻占了高台县城,守敌保安队、民团共1400余人全部投降。

红军攻占高台,让马步芳狗急跳墙,遂派出五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及一个炮团和一个民团约两万余敌军,以八倍于红军的兵力,向高台的3000红军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高台城墙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大土围子,高不到6米,且顶上狭窄,很难组织火力坚守。而红五军却接到命令,必须守住高台,策应其他部队的战斗。


为了守住高台,温玉成动员军民把木箱、木柜抬到城墙上,填满沙土,泼水结冰,以加固加厚城墙,并不分昼夜地组织锻造大刀、长矛,以补充弹药的不足。


马匪连续数天的反复炮轰、冲杀,虽均被红军打退,但红军由于没有补给,直至弹尽粮绝,伤亡越来越大。温玉成和战士们只好用大刀、枪刺、石头与马匪拼杀,甚至抱住敌人一道滚下城墙,同归于尽。1937年1月19日晚,大部分红军战士壮烈牺牲。20日,红五军血战八天八夜后,终因寡不敌众和收编民团的叛变,高台被马匪攻破。左腿负伤的军团长董振堂,被马匪杀害,头颅悬挂在高台城楼上。温玉成因腿部负伤而被俘,被马匪关押在兰州。后来,温玉成趁敌人不备,机智逃脱,忍着伤痛,沿途乞讨,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行走,在甘肃平凉附近,终于回归到革命队伍。


血战南横套


抗日战争时期,温玉成任新四军六师第十八旅旅长兼政委。1941年7月,日伪为了消灭东路地区抗日力量,悍然决定实行“清乡”。沙洲县作为东路抗日根据地和苏中抗日根据地之间的重要战略通道,既是敌我双方争夺的重点,也是日伪进攻的重点。因而一开始,常熟、江阴两县的日伪军倾巢进入沙洲县,仅大小据点就设置了430多个。为了保卫沙洲,保卫根据地的畅通,1941年9月,温玉成率领警卫一团两个连奉命前往,开展反“清乡”斗争。


温玉成率部刚渡过长江,来到沙洲桥头堡,就被敌人发觉并紧紧咬住。敌人一边派船封锁长江,切断新四军退路,一边调集重兵合围。温玉成带领部队在大新、锦丰沿江地区与敌人周旋,但很快便发现身边到处都有敌人。一次刚向师部发完电报,敌人便到了跟前,甚至在离部队100多米的草丛中有时也有敌人。一晚数战、几经周折,终于等到天亮。


考虑到地形不熟、地域狭小、敌我兵力十分悬殊,为保存实力,温玉成决定撤出沙洲,到澄西与新四军六师会合。并由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为骨干组成突击队,由温玉成带领,于晚上向西南方向掩护突围。午夜时分,部队摸索着来到后塍东面的徐家高桥。该桥下是河面开阔的南横套河,且由于正值大潮汛,长江之水横冲直撞,波涛滚滚,漩涡四起,而桥已被敌人拆毁。即使这样,部队的行动也很快就被桥上据点的敌人发觉,并拼命扫射。附近的日伪军听到枪声,也立刻从西面包抄了过来,情况万分危急。温玉成一面组织强行渡河,一面命令突击队发起反击,以阻挡敌人,争取时间。由于突击队很多人不会游泳而又无任何渡河的工具,大家只得解下绑腿布,缠在腰里,由会游泳的同志拉着过河。大部分同志下河后,由于绑腿布突然断裂,警卫一团政委曹德辉等18位同志,立刻被汹涌的河水吞没并壮烈牺牲。


见温玉成渡过了南横套,敌人进一步加强了围追堵截。由于道路不熟,突击队大部分指战员一路上纷纷失散。警卫一团参谋长陈新一带领的部分突击队渡过南横套后,因找不到先期渡河的部队,便按照计划直奔澄西方向。谁知,天亮时分在云亭马家村隐蔽时,被200多个日伪军团团包围,经奋力拼杀,但敌众我寡且弹药耗尽,仅有4人突围,陈新一和他的未婚妻、原常熟县委妇女部长朱爱农等全部壮烈殉国。最后,只有少数同志跟随温玉成到达澄西。


此后,温玉成率部开辟了澄锡虞地区及江高宝地区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名闻遐迩的京剧《沙家浜》便是以其十八旅为原型而创作改编的。


铁脚师长”走天下


1943年12月,温玉成到延安中央党校学习。抗日战争胜利后,温玉成率100多名干部准备返回华东地区工作,刚行进到太行山区,中央又电报命令他们改变方向,不去华东而去东北。1945年11月,温玉成率部赶到东北找到了陈云及林彪,编入东北民主联军的战斗序列。很快,温玉成把一个架子团发展成3个团5200多人,编成独立二师并担任师长,投入解放战争。


温玉成小时放牛、打柴,练就了一双铁脚板。经过战争和长征,更练得健步如飞。快速行军,穷追猛打,也就成了独立二师的作战特色,温玉成则被誉为“铁脚师长”。


1946年5月的夏季攻势,独立二师攻取盘石后,温玉成得知,敌守备海龙城的第二十一师撤往吉林,在聂家窝铺遭遇独立二师卫生队后,绕道而行。遂立即集合全师主力猛追,途中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和休息,一些战士累得吐血,但温玉成却一直走在前头,后在双阳县集昌镇追上并歼灭敌人大部。驻在另一村的敌人被惊动狂逃,温玉成再次亲自率领一个团咬牙紧追。又是一天一夜不休息,终于在双沟镇追上并消灭了这股已经累瘫的敌人。一个敌军官感慨地说:“你们真是铁脚板、飞毛腿,我们怎么抵得住这么穷追猛打!”


1947年的秋季攻势中,温玉成率独立二师长途奔袭长春陶屯火车站,隐蔽行军3天,11月5日,突然攻入车站,歼敌一个加强营,截断了敌人的运输线。又绕道急行军3天,出现在长春米沙子以北的火车站,发起进攻。战斗结束后,敌人调兵遣将赶来决战时,独立二师已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1948年6月,独立二师改编为第十二纵队三十四师,温玉成任师长。温玉成发挥能走的特长,率三十四师大步进退,在长春和开达之间往返拉锯四次,使沈阳的敌人无力北援,长春的敌人也不敢南逃。10月19日,长春和平解放后,沈阳等地的守敌纷纷弃城而逃。温玉成奉命拦截,他率三十四师赶到铁岭时,守敌一一六师及守备纵队正弃城南逃。他命令部队跑步赶在敌人前头,通过炸毁敌人的装甲车堵住公路,经过一天的激战,俘虏敌军少将守备司令彭定一以下4000余人。紧接着,温玉成又率部插到沈阳以南的鞍山一带,堵住从沈阳出逃的敌二0七师,迫使敌人在白塔铺、梦子山一带缴械投降。仅十几天,三十四师便歼敌两个师。


1948年12月4日,温玉成从白塔铺出发,长驱1500多里,参加天津战役,担负攻击城南的任务。碰巧的是,敌城南守军番号也是第三十四师。1949年1月16日,温玉成指挥我三十四师避开敌人据守的大路,从冰河突破,向河堤两翼发展,经过一昼夜激战,不仅夺取城南阵地,还俘虏敌三十四师4000多人。


入朝“第一枪”


1950年10月19日,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在攻陷平壤后,疯狂地向中朝边境推进,妄图在11月23日占领朝鲜全境。危急关头,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应朝鲜党和政府的紧急要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毅然派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和朝鲜人民并肩抗击侵略者。


1950年10月,时任四十军军长的温玉成,率四十军,辖第一一八师、第一一九师、第一二0师,从安东出发,首批跨过鸭绿江。四十军的前身是东北野战军的王牌部队,被称为“旋风纵队”,战功显赫。温玉成能担任王牌军的军长,足见中央军委对温的器重。


按彭德怀司令员的部署,志愿军入朝后,首先在清川江以北的德川、宁远一带建立起防御线,以遏止“联合国军”的攻势,稳住阵脚后,再伺机转入反攻。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联合国军”,仍然趾高气扬,长驱直入。就在温玉成的40军先头部队到达德川、宁远后,美军也几乎同时到达。


10月24日,温玉成接到志愿军司令部电令,要其立即派出一个师赶赴大榆洞附近。


深夜时分,温玉成路过大榆洞时,向彭德怀报告说自己两个先头师第一一八师和第一二0师已经到达北镇以东和云山以北,军部也准备随第一一八师赶到北镇。彭德怀要求,第四十军是先头部队,要打头阵。出国第一仗要打得漂亮,打出威风,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掩护志愿军主力的集结与展开。如果情况有变,你们就要独立自主,果断处置,运用阻击、袭击、伏击等各种手段,不失时机地歼灭敌人。此时,“联合国军”伪六师主力已经占领温井,并要经过丰下洞、两水洞、北镇去鸭绿江边的碧潼。温井是个公路交叉点,距北镇仅17公里。其间有一条南北方向的河川谷地,东侧是起伏的山峦,居高临下,便于发挥火力;西面是20多米宽的九龙江,江的西面又是大山。东西两山之间,公路和江流两侧是已收割完的稻田。温玉成知道这是一个理想的伏击地带,决定就在这儿打敌人一个伏击,并立即进行了部署。


25日早上9时许,伪六师二团出了温井。11时许,出现在埋伏的一一八师三五四团和独一师一团及突击营眼前。突然,敌坦克停了下来,在路边开始煮狗肉。基于后面敌人的一个步兵营和炮营还没进埋伏圈,温玉成遂临时决定先放过步兵营和炮营,让三团在前面伏击之。由于刚挖战壕的新土引起了敌人的怀疑,敌人突然开枪了,三团也立刻回击,战斗打响了。三五四团和独立一师一团听到枪声,也立刻向正在吃狗肉的敌坦克连展开了攻击。战斗打得异常激烈而惨烈。三连三班班长石宝山在迎击敌人第八次冲击时,因弹药耗尽,便抱着仅剩的两根爆破筒,高呼“同志们守住阵地,为祖国争光”扑进敌群。排长刘汉升等18名战士呐喊着跃出工事,用刺刀和石块将敌人赶出阵地,最终血染沙场。五连在机枪全被打坏,弹药大部消耗完,伤亡又很大的情况下,仍坚守阵地。因为不断有人牺牲,光代理连长就换了4人。14时30分,第一一八师令第三五三团第1、第3营出击,配合第三五四团第3营将进至两水洞、仓洞的敌尖兵连和炮兵中队歼灭。敌第2团主力为解救被围的第3营,以1个营的兵力,向扼守216高地和490.5高地的第三五四团第2营进攻10余次,均被击退。战斗至15时30分结束。

此战,共歼灭敌军1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中队,毙伤俘485人(含俘美军顾问1人),缴获各种枪163支、火炮12门、汽车38辆。当夜,第一一八师与第一二0师一起,乘胜攻占了温井。


第四十军的胜利,在战略上,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在战役上,为志愿军主力夺得了先机;在战术上,振奋了民心士气。并享有诸多第一: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枪;出现了第一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英雄石宝山;产生了第一位“反坦克英雄”秦永发;击毁了敌军第一辆坦克;活捉了第一批敌军俘虏……彭德怀对此高度评价说:“四十军首战,打响了志愿军入朝参战第一枪。”消息传到中南海怀仁堂,毛主席当即表态:10月25日,应当成为志愿军出国纪念日。


此后,温玉成率四十军参加了第一至第五次战役、1953年春反登陆作战准备,直至1953年7月朝鲜停战后回国,成为为数不多的全程参战的军长。三年中,四十军毙伤俘敌43300余名,名震朝鲜半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