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官场现形记》有感 zt

蓝色征衣 收藏 1 9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读《官场现形记》有感


作者:心在左边跳

“宁做太平犬,莫为乱离人”,这说的是生于乱世的惨状。但是末世并不等于乱世。末世指统一的社会依然存在,但是内部已经腐朽不堪,矛盾丛生。乱世则四分五裂,是末世之后的阶段。


兵荒马乱自然对老百姓不是好事,但末世非但不如此,相反具有一种神奇的和谐气氛。和谐来自国家机器的腐朽,对社会控制力大大削弱,反倒为老百姓提供了更大的伸缩空间。如果说革命是劳动人民的盛大节日,那么末世的和谐气氛体现为节日前民众的某种不可名状的激动心情。可以回忆一下小时候看电影前一天晚上的感受即可体味这种心情,在我看来绝对比看电影本身更快乐。


末世的和谐首先来自弥漫全社会的幽默感。我发现越到一个政权的末年,人们就越幽默。幽默的基础是荒诞。憨豆先生只表现人类通用行为的某种荒诞,而我欣赏的是周星驰那种暗讽种种等级制度的无厘头幽默。末世的政权越腐朽越滋生荒诞。《好兵帅克》的幽默在于这位和蔼可亲的傻胖兵每每忠实执行上级的各种任务却总因为这些来自官僚集团下达的任务逻辑上的自相矛盾而闹出各种笑话。从这即能看出官僚集团的腐朽,体制的腐朽,整体的腐朽。同样的,《官场现形记》也正是清末的幽默大全。让我小引两则:


一,军事演习:正是五天一大操,三天一小操,镇日价族旗耀日,金鼓齐鸣,好不齐整,好不威武。列位要晓得,中国绿营的兵,只要有两件本事就可以当得:第一件是会跑。大人看操的时候,所有摆的阵势,不过是一个跟着一个的跑。在校场里会兜圈子,就会摆得阵。排在一溜的叫长蛇阵;团在一堆的叫螺蛳阵。分作八下的叫八卦阵。第二件是会喊。瞧着大人轿子老远的来了,一齐跪在田里,当头的将官,双手高捧手本,口报“某官某人,叩接大人”。。。。。。至于那些耍枪弄棒,顽藤牌,翻筋斗,正月城隍庙里耍枪、卖膏药的一般人都会得两手,此时都找了来,到了校场上,敲着鼓,打着锣,咚咚咚,镗镗镗,耍一套,换一套,真正比耍猴还要好看。(既然军事考评能演起大戏那么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军在虎门和清军对射,附近村民摇着葵扇,吃着西瓜在侧面开心的观赏也是可以理解的。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一切都只是开心肥皂剧而已。真是难为了少数悲壮的当事人。)


二,干部考评:署院听了,哈哈一笑。随手又托他“把黄大哥的履历开开”。别的还好,后来写到盐商的“鹽”字,写了半天,竟写不成个字了:“鹽”字肚里一个“鹵”字,鹵字当中是一个“×”,四“点”。他老人家忘记怎么写,左点又不是,右点又不是,一点点了十几点,越点越不象。署院看了笑道:“黄大哥倒是个小白脸,你何苦替他装出这许多麻子呢?”(领导多么体恤下属阿。不会写字不要紧,会混就行。当然难免要讽刺一下的,不过那也是兄弟间善意的玩笑。)


这样的官兵一致,上下级同乐,不就是本朝大员们朝思暮想的和谐社会吗?


末世的和谐还来自于国家机器内部权力的互相制衡,来自于国家机器威慑力的减弱。政权草创,统治阶级一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所以,即便严刑峻法都实施的果断有力。这要么是对自身力量的信心,比方清兵的扬州十日,国民党的反革命大屠杀等;要么是对自身意识形态的自信,比方土改时批斗地主,不但进行法律制裁还公开发动群众批判,根本不用担心有人劫法场,因为自己就代表着“天道”,谁敢反抗下场可悲的很。可是到了政权末年,一切都逆转了。虽然在面临危及核心利益的力量时尚有能力组织有力的残酷的镇压,但是面对一般性的矛盾已是得过且过,力争一团和气,也就是所谓“建设和谐社会”了。不妨看看《官场现形记》里头的一个故事。


这里说的是浙江某地闹土匪,上头委派胡统领清剿。可把胡某吓得不轻,他说:“我不去!我这身子是吃不来苦的,倘若送了命,岂不是白填在里头!甚么封荫恤典,我是不贪图的。等到札子下来,我拚着这官不做,一定交还上头,请他另委别人。”(本是军令如山,没想统领不敢拼命,却能‘拼着这官不做’,他有这底气反倒表明抵抗军令是不会送命的,他还称‘一定交还上头’,表明这个“上头”也不会让人感到不寒而栗,估计是和蔼可亲的主儿,至少不会拿“趟地雷阵”吓唬大家。这种上下级的平等关系能让不少认定封建时代领导作风一言堂不民主的人大跌眼镜的)后来胡某在师爷的劝说下认识到情况没那么糟糕又破涕为笑,开始了他的征途。胡某坐“江山船”率军沿江而上。这船什么来头呢?原来这钱塘江里有一种大船,专门承值差使的,其名叫做“江山船”。这船上的女儿,媳妇,一个个都擦脂抹粉,插花带朵。平时无事的时候,天天坐在船头上,勾引那些王孙公子上船玩耍;一旦有了差使,他们都在舱里伺候。(当官的强抢民女,欺行霸市虽然是文艺作品不朽的主题,可是至少在末世发生概率不会太大。因为供官们消费的娱乐业已经发展的相当成熟了,而且买卖公平公正公开。想想文艺作品中地主老财抢了刘三姐,既搞不得,还由她继续唱歌,最后引发“群体事件”,实在没趣至极。而邓贵大事件跟公费出国旅游遇到飞机失事更是小概率。这难道不是和谐吗。)当官的在船上花天酒地,没想闹出失窃案。妓女首先成为疑犯,可人家也是烈女,羁押期间自杀了。奉官看守的女犯一旦自尽,何敢隐瞒,只好立时禀报县太爷知晓,庄大老爷一听人命关天,虽然有点惊慌(犯人自尽是大事,需要立刻汇报,这表明末世的行政系统还是有效率的,纵然只是妓女,但是县老爷还是认为“人命关天”,甚至有点惊慌,跟文艺作品中草菅人命的朝廷鹰犬大相径庭)但心上有的是主意,马上把女犯看守押进来,当着哭哭啼啼的老鸨,一拍惊堂木:“好个混帐王八蛋!我老爷把重要贼犯交你看管,你胆敢将他凌虐至死!到我这里,谅你也无可抵赖。我今天将你活活打死,好替兰仙偿命!”,命差役暴打起来(为了一个妓女还赔进去一个基层公职人员,这样自查自纠何等感人。本朝“躲猫猫”事件的派出所长不也被撤职查办了吗?还牵涉了一干人等呢。看来哪朝哪代青天大老爷的明镜都是高悬的)。老爷又问老鸨,“你的媳妇可是官媒婆弄死他的不是?如果是他弄死的,我今天立刻就弄死他,好替你媳妇偿命。” 老鸨跪在一旁,看见老爷打人,早已吓昏。老爷又对看守说,“你的死活在他嘴里,他要你活就活,他叫你死就死。我老爷只能公断。”(封建官僚居然让老鸨参与审案,不是和谐社会能做到吗?本朝躲猫猫事件也让“网友”进监狱调查,人民的权力何等强大啊,青天老爷不但为民做主,还让民作主呢)于是看守使劲求老鸨,人家心一软饶了他。老爷趁势开恩,赶紧放了牵涉此案被捕的一堆人(知错能改。本朝更牛,还有国家赔偿呢。无论如何调查,老百姓知道的无非是“伤者情绪稳定”,“各有关部门按照预案行动”,xx批示,一定要xx)。


插曲完了,大军继续挺进,统领忐忑不安生怕“土匪”彪悍,没想当地不断报告匪患已被弹压,此时他缓过气来越发来劲了,“贵府退贼之功,兄弟亦早有所闻。但兄弟总恐怕不能斩尽杀绝,将来一发而不可收拾,不但上宪跟前兄弟无以交代,就连着老哥们也不好看,好像我们敷衍了事,不肯出力似的。”(除恶务尽,总是站在人民长远利益考虑,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民公仆,没有他们何来和谐盛世。所以就有了jb“亲自指挥”抗震救灾,所以就有了jb对媒体和走卒们说‘人民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所以就有了6个将军带着500官兵花3天时间挺进震中,所以就有了jb给伤员让路,所以就有了jb在黑板上拿粉笔题词。。。。。。凡是大灾,当官的铆足了劲身先士卒,结果是当兵的流血牺牲,当官的顶戴见红朝珠见多)既然如此,那就打吧。今番胡统领明知道地面上一个土匪都没有,乐是阔他一阔,出个十成队,叫人家看着热闹热闹。他还不知道从那里找得一张地理图,画得极其工细,灯光之下,瞧了半天瞧不清楚,歪了头瞧了半天,按着师爷的话,指手画脚的排兵布阵(当官的喜欢看地图,喜欢地图前指手画脚,从清末到本朝概莫如此。每逢大灾总能看到大官们俯首察看地图的光辉形象。只要他们往地图前一站,往后所有行动必然都归到他们名下做出的,这才算是“亲自指挥”。草民天资驽钝,看专业地图总是挠头搔耳,可大官们一看就能指手画脚,实在佩服不已)。然后大军朝着匪穴前进!每到一个村庄,他一定总要自己下轿踏勘一回,有无土匪踪迹。乡下人眼眶子浅,那里见过这种场面,胆大的藏在屋后头,等他们走过再出来,胆小的一见这些人马,早已吓得东跳西走,十室九空(沟通不足害死人阿。这不如本朝来的和谐。本朝大官下乡视察,不但农作物必定郁郁葱葱,村民必定夹道欢迎,而且考察的每一户农家,地无分东西南北,大锅里必有米饭,墙壁上必挂玉米。时代毕竟在进步)。胡统领疑心村民都是匪,大军一到全逃了。这话才传出去,前面先锋大队都得了信,一齐纵容兵丁搜掠抢劫起来,甚至洗灭村庄,奸淫妇女,无所不至。就这样四乡八镇走了一圈,真个是无人能敌,统领认为打了胜仗,奏凯班师,自以为曾国藩克复南京也不过如此(98抗洪后瘦头陀也感叹自己着实指挥了一次大的军事行动。走卒立刻吹嘘“提高了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


胡某心满意足的开始评先进评模范,上报朝廷论功行赏。没想麻烦来了。当地县衙挤满了倒了血霉的乡亲们(这里蕴含了重大信息。第一,上访是和谐盛世的必要条件。受了委屈首先不是操菜刀闹革命而是相信政府,方可谓和谐。第二,表明县衙平时也并非黑口黑脸,估计也有过8荣8耻教育之类的,所以老百姓倒霉了不会革命也不会自认倒霉,而是敢于上访)。庄大老爷一见这个样子,立刻下轿,亲自去搀扶为首的两个耆民(看官要注意了,国家机器中第一个制衡力量出场了----耆民。村民中资历老的人,在标榜孝为先的社会里,年龄大就是无冕之王)。不等他们开口,自己先说:“这些兵勇实在可恶得很!我已经禀过统领,一定要正法几个,把人头号令在你们庄子上,才好替你们出这口气。”(本朝瓮安“群体事件”中,省里大员一上来就称要打击黑恶势力。跟这位县令相比,功力实在太差了。严重影响了和谐。可见妄提祖宗不可法是要犯错误的)。县令听了乡民的哭诉后,气愤填膺的说:“你们先下去商量商量,谁人被杀,谁家被抢,谁家妇女被人强奸,谁家房子被火烧掉,细细的补个状子上来。明日一早,本县好据你们的状子到船上问统领要人,立刻正法,当面办给你们看。”(我看到此觉得故事还是老套路,到头来还得找几个倒霉鬼当替罪羔羊,没曾想。。。。。。)第二天县令承诺给受害乡民抚恤,接着让乡民揭发到底是哪个兵丁淫其妻女,烧其房屋,杀其兄弟,“你们快快查出人头,我老爷立刻等着办呢。”乡民只好怏怏而退(这招可谓下三烂。堂堂县令,国家机器的代言人,实在不想替村民申冤为何不直接了当的镇压呢?非得如此拐弯抹角?这正是政权末年和谐社会的特征,官僚们对自身力量已经缺乏自信,因此对于小矛盾能糊弄就糊弄,一团和气,共建和谐为第一要务)。这拨算是压下去了,下一拨来势更猛,半日之间,衙前聚了好几百人,为首的还是两个武秀才(看官要注意了,国家机器中第二个制衡力量出场了----武秀才。有功名的人在地方也算无冕之王,本朝称为知识精英),闹烘烘的一齐要见县令。县令让他们从中门入,布置了大量兵丁,一开始就打掉了秀才们要为民请命的锐气,然后大骂违法兵勇,秀才们只觉得要说的话都被县令说了,更是只剩下唯唯诺诺,最后话锋一转,指责村民们至今未能给出准确的兵勇姓名,既然如此“诬告一个罪、硬出头一个罪、聚众一个罪、吵闹衙门一个罪。知法犯法,这还了得!”秀才们一听担心被革功名,早已吓得不行。县令不失时机的提出方案,让村民们把罪责归到土匪,然后写表称颂统领剿匪有功,再领点抚恤金,秀才们由乡绅作保,不予追究(到最后一个替罪羊都不用找,我深表钦佩。我在公司因为工作中某些矛盾跟领导谈过话,深有同感。和谐社会的官僚们总是那么的和蔼,动之以情,晓之以利,立之以威,既讲原则又给出路,让投诉方不得不感恩戴德,最后谁也不得罪,话说了也白说,就当滚滚长江冒了个泡。他们真是和谐社会的中流砥柱!)。


这边厢葫芦刚被按下,那边厢又出事了。虚报剿匪开支时分赃不均,结果师爷(第四个制衡力量出场了----幕僚,本朝包括秘书,司机,办公室主任等)开始闹了,务必整统领一回。先托了相熟的地方乡绅(第五个制衡力量出场了----乡绅,本朝有各式社会贤达),由他出面跟一个当过进士的退休中央老干部(第六个制衡力量出场了----退休干部)控诉兵勇的胡作非为,老干部听后自然拍案而起,先写了封信给统领,以告密者的身份“泄露”乡绅们的进京上访计划,没想由于要价过高,统领居然不上道,惹火了老干部,在师爷资助下相托京城的御史表弟(第七个制衡力量出场了----纪委)参了统领一本。统领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几月后,浙江巡抚在开会时收到一封电报,大意是两名钦差带着一干人等前往福建督办大案,一个老油条下属分析道:“据司里看起来,只怕查的不是福建。向来简放钦差,查办的是山东,上谕上一定说是山西,好叫人不防备;等到到了山东,这钦差可就不走了。”(看到这里我相信不少人会莞尔一笑,敢情清末也喜欢耍这套。类似本朝喜欢玩什么民主评议,什么一票否决制,什么中央巡视员制度,什么干部子女不得经商,什么不得利用领导子女配偶名义办事等等。让人又好气又好笑。要说朝廷纵容腐败吧,可偏偏又喜欢耍这种花招;要说朝廷励精图治吧,可这种花招又很容易被识破,除了和谐,真不知道为了什么)果然如此,钦差(第八个制衡力量出场了----中央下放干部)来整顿吏治了。出发前,钦差已了解了中央领导的态度,原来老佛爷早有话:‘通天底下一十八省,那里来的清官?但是御史不说,我也装做糊涂罢了。就是御史参过,派了大臣查过,办掉几个人,还不是这们一件事。前者已去,后者又来,真正能够惩一儆百吗?’,据此钦差拿定了办案原则:只拉弓,不放箭。一到浙江,先免了一批官员,同时订造了一批刑具,然后不做声色,弄得人心惶惶。后来陆陆续续送了礼,被免的易地做官,被查的免予起诉,反正是皆大欢喜,最后其中一位清贫的钦差大人居然还荣当浙江巡抚,可谓大团圆结局。


政出多门,不能一撸到底,使得国家机器的力量大打折扣,反过来打击了官僚们的自信,使得他们热衷搞平衡搞折中,进一步加剧了政出多门。这是末世和谐社会的共同特征。不少人鼓吹三权分立,似乎有3个权力互相不买账老百姓就爽歪歪了,实际上即便是清末,分权的何止三个?看看上面的制衡力量就知道了。场面上,场面下的;地方的,中央的;身边的,身外的;每一个处理不好,都可能坏了大事----胡统领一路走来,有惊无险,临了却坏在师爷身上。权力制衡各方如果都成了老百姓的对立面,那么跟黑社会共治社会有何区别。相反,如果都是老百姓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那还需要权力制衡吗?多少势力在末世假以民意行事,多少利益正处于微妙的平衡点,共同构成了末世的和谐。末世的政权无法雷厉风行的荡涤罪恶,无法意气风发的为民谋利,唯一能干的就是混!混官位,混职称,混日子,混到最后就成了乱世。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