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往事

xcqq小草 收藏 1 46
导读: 我也曾经是一名军人,对军人有一种特殊情感。那时的军人真的很单纯。

回首往事

每到冬天,我总盼望着老天爷能痛痛快快地下一场大雪,好让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漫天飘舞的风雪中,感受洁白的雪花带给大地的纯洁,独自回忆那些渐渐淡忘的往事。


记不清是80年代的第几个冬天,纷纷扬扬的大雪没完没了地下过不停,整个大地是雪的世界,冰的天地,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好一派北国风光。我当时所在的部队就驻在北国边界的一座小城市。每年冬天,我们的任务,除了值班,业务训练外,其他大部分时间就是清路,扫雪,学雷锋做好事,去大街上清扫街道和路面的积雪。头一二年,觉得挺新鲜,好玩。我们南方兵那见过哪么大的雪,都很积极地参与。时间长了,就没意思了,一听到扫雪,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反正不想参加。领导也拿我们没办法,在科学技术不发达,通信落后的年代,部队的报务员,还是有一种特别的优越感。记得我们新兵训练时,整个新兵营1000多人,最后只优先挑了12人。这12人,都经过严格的笔试,面试。还特别要求没有海外关系,思想政治觉悟高。就这样,训练时,还要淘汰30%,最后成为报务员,不说是百里挑一,也是部队屈指可数的技术兵种。那年代,我们特自豪的就是,毛主席说过的“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所以平时我们挺自由的,摸只鸡,拿棵葱,组织纪律散慢点,也算不了什么。有一天,招待所的一位老乡找我们玩,无意中告诉我们,说这两天,上级首长要来检查,军招待所买了两三只鸡。听了后,我们暗暗地高兴,到了晚上1点多种,我们悄悄地去了招待所,找到了鸡笼子。晚上的鸡真好抓,手电筒一照,随便捉上一只,捂住鸡嘴,其它的鸡也不吱声也不叫,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抓了一只。但没想到的是下半夜值班的同志们也吃了一只,这样就有点麻烦了。第二天早上,招待所准备杀鸡招待文工团,一看鸡笼里面就剩下一只,所长急了,马上报告了司令部,司令员一听火了,下令有关部门立即检查我们值班室的小伙房,结果从煤灰里面发现了几块烧焦了的骨头,我们一口咬定是晚上值班时吃的排骨。为这,司令员差点没给我们集体处分。好在也没发现鸡毛鸡肉什么的,也没确实的证据,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话说回来,我们那时虽然干了一些不懂事的事,但我们从不拿老百姓的一丝一毫,我们主要光顾部队招待所,这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是招待所离我们近,一墙之隔,后门长期没锁。二是招待所东西多,丰富,拿上一点半点没什么事,再者,那时也单纯,想的也简单,反正我们人是国家的,吃国家一点,不吃白不吃。总之那时部队首长,有的是老八路,有的是解放战争扛过枪的,对下面的小官小兵还是很有亲合力的。特别是报务员,有时真看成是宝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