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 第四十章 风云变幻(十二)

烈焰红星 收藏 0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29日晚,在朝鲜平壤火车站,大岛实终于在货物搬运处找到了乔本龙之助。一大群特种兵扑了上去,把他抓住。

徐树铮带人吵了乔本龙之助的家,但是一无所获。正在此时,一个邻居告诉徐树铮,最近乔本经常去火车站废弃的仓库区。徐树铮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刘仁俊。刘仁俊叫王根生先把乔本押回去严加审问,自己则和徐树铮带领一个加强连向废旧仓库包抄过去。

“啪!”见到有军队靠近,佐佐木开了一枪。

加强连立即还击,双方在仓库对射起来,但是只有不到十人的日本间谍显然不是接近二百人的正规军的对手。

不到二十分钟,战斗结束。击毙日本间谍五人,俘虏包括山县敏夫在内的日本间谍四人。

这天晚上,算得上是刘仁俊这么多天来最高兴的一个晚上了。好消息接踵而至,徐海在北京成功的抓住了福田进次郎,这家伙从外交的停车库一直跑到了延庆县,但最后还是被抓住了。

“大哥啊,抓得好,赶紧审问,把幕后的卖国贼抓出来!”在保密电话里,刘仁俊边说边控制住情绪,他快要哭了,“争取明天咱们就结案,快把大家从监狱里救出来!”

徐树铮和一帮子军官在旁边也快哭了,而江美娜在就在擦眼泪了。

“仁俊,别哭啊,你要高兴才对!另外我提醒你,越是这最后关头,越要沉住气,卢敬那个老混蛋和肖克勤可都阴着呢!”徐海毕竟在情报战线工作十多年了,经验很丰富。

“嗯,我清楚,你放心吧。”刘仁俊突然清醒了,他明白,真正的对手还在看着他呢。

“卢总理,属下无能,在朝鲜的日本间谍都让刘仁俊抓走了。”肖克勤大气都不敢喘了。

“废物,监狱里的那帮人还不说吗?都快五天啦,你他妈能干什么啊!”卢敬眼看自己的计划就要完了,气急上火。

“总理,咱们并非没有赢的可能啊。”肖克勤脸上的肉快要笑烂了。

“哦,说说。”卢敬又有一点兴趣了。

“总理啊,咱们原先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军队上,才没有注意日本间谍的事情。可是咱们现在又抢先啦!我把康正业的管家康福抓住了,我的人还没动刑呢。他就全说了。”

“哦,说什么?”卢敬眼睛一亮。

“整件事情,都是康正业和日本人商量的,中间就是那个叫福田进次郎的家伙牵的线。”肖克勤很有种成就感,“李运也参与了,我们可以把康正业、李运都抓起来。然后再从他们的下人入手,把屎盆子扣在温尚武头上。”

“嗯,你小子干的好。马上去把这几个人抓起来。”卢敬这才露出了笑脸。

与此同时,福田进次郎也在北京交代了,当然也是在药物作用下。而当徐海带人去康府抓人时,才知道人已经被保安总局先抓走了。

刘仁俊得知背后主使是康正业后,知道康正业被保安总局软禁着,而肖克勤绝对不会放人,而现在康府上下又让肖克勤抄了一遍,他极有可能利用这一张牌对军队下手,那么,康正业一定要抓在军队手上,不然要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军队就任由卢敬泼脏水了。

刘仁俊一边叫徐树铮与蒋巨辉联系,叫174团马上进城,准备抢人。一边又同林项东、徐仲承联系,叫他们快行动起来。

林项东马上通知邢文军,动手逮捕李运,迅速控制禁卫军,以防京城有变。

在得知康府被炒之后,李运决定要孤注一掷,绝不坐以待毙。他在北京卫戍区三个卫戍师(禁卫军师)的人马上行动,企图控制部队。但邢文军动作也很快,在北京、天津、保定、承德、张家口的部队迅速进京,双方在通州、西山两地发生激烈交火。

此时的刘仁俊正带领174团赶往平壤北面软禁康正业的地方。

通过半个小时的乘车,刘仁俊到了:“上,冲进去,把康正业抓出来。”

蒋巨辉和徐树铮带着一个营冲了进去,门卫想阻止但很快被制服。过了几分钟,康正业被押了出来。

“刘仁俊,是你。”康正业很奇怪。

“怎么样,企鹅,还记得那篇文章吧——《海燕》,呵呵,就是我写的。这件刺杀的案子也是我负责的,没想到吧。”刘仁俊庆幸自己抢先一步。

“嘿嘿,没那么简单,看看,那不是肖克勤是谁。”康正业冷笑着,他现在是死定了,从此啥失败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死定了。

“准备战斗!”刘仁俊命令道,“康老头,没事,大不了爷爷陪你一起死!”刘仁俊带着一帮人迎着肖克勤上去了。

“哟,刘仁俊,又是你,这可是我的地盘,你他妈懂不懂规矩?”肖克勤上来就骂道。

“你没漱口啊?”刘仁俊一看肖克勤没带多少人,心里就不怕了,“我是刺杀专案组的组长,是来带人犯的。”

“你是军情局的组长,管得了我?”肖克勤知道今晚大事不好了。

“你爱咋地咋地吧!肖克勤,肖阎王,我今天也让你知道知道我刘阎王的厉害。”刘仁俊说着就拔出了枪,“准备战斗,打死他们。”

双方的人一下子都瞄准了对方,可是刘仁俊这边有5000多人,肖克勤只有不到1000人。

“你要造反吗?你要是敢打,就是死罪!”肖克勤声嘶力竭了。

“肖克勤!我要是把康正业给了你,也是个死。打死了你无非还是死。他妈的,与其让你们冤枉死,不如和你们拼了,我死了,可是能换回百万军队、上千将领的清白,值!”刘仁俊朝天开了一枪,“弟兄们,肖克勤想冤枉我们帝国军,说皇帝是我们刺杀的,上百位将领都在保安局的监狱里关着呢,为了洗清咱们的罪名,拼啦!”

肖克勤被吓坏了,作为靠制造冤假错案起家的他,完全没有料到军队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刘仁俊,你冷静点,人我可以不带走,但也不能给你,我们一起交给皇上才行。”

“可以啊,走,弟兄们,去总医院。”刘仁俊松了口气,这是肖克勤在找台阶下,交给皇帝就相当于公审了。

那晚,在皇帝的病房里,林项东、徐仲承、卢敬、康正业、刘仁俊、肖克勤当着皇帝的面把这件事情彻底搞清楚了。

是夜,李运在北京的叛乱(实际上就只有几千人响应了一下,而且在正规军出现后大多立即投降)被彻底镇压了。

最后,李玄圣裁,刺杀一案是由逆臣康正业、逆子李运同日本间谍策划的一场阴谋。帝国驻朝鲜部队除少数个别外,绝大多数没有参与其中,帝国的军队依然是忠于帝国的。

康正业、李运及帝国的叛徒和日本间谍们被处以极刑,温尚武等将领无罪开释。但为了帝国的颜面,并没有将康正业等人报道出来,只是对外宣称,由日本情报组织策划的刺杀行动没有成功,间谍已被悉数擒获。5月2日,李玄及一干高官乘机返回北京,一同返京的还有刘仁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