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老公嫁出去

lk015 收藏 0 544
导读: 自从陈小姐来到我们外语组任教,我们外语组便发生了小小的、习惯性的改变。我们外语组原本只是一个清一色七个男人组成的世界,虽然有的已成婚、有的尚未娶,但都还算是“青年”教师。工作之余,七个男人常常海侃神吹,从9·11吹到伊拉克,从SARS吹到杨利伟。有聊无聊的越吹越广,牛越吹越大。有时是“拱猪”、“斗地主”,有时干脆画“兰草”下饭馆,喝个烂醉如泥、一醉方休。 陈小姐的到来,不仅使我们外语组有了异性同志,凑足了整整“一桌”,而且还渐渐地改变了我们七个男人的“业余”习惯。现在,“地主”斗的少了,八个人同

自从陈小姐来到我们外语组任教,我们外语组便发生了小小的、习惯性的改变。我们外语组原本只是一个清一色七个男人组成的世界,虽然有的已成婚、有的尚未娶,但都还算是“青年”教师。工作之余,七个男人常常海侃神吹,从9·11吹到伊拉克,从SARS吹到杨利伟。有聊无聊的越吹越广,牛越吹越大。有时是“拱猪”、“斗地主”,有时干脆画“兰草”下饭馆,喝个烂醉如泥、一醉方休。


陈小姐的到来,不仅使我们外语组有了异性同志,凑足了整整“一桌”,而且还渐渐地改变了我们七个男人的“业余”习惯。现在,“地主”斗的少了,八个人同时上阵的大“双扣”非常过瘾,又吵又闹,笑骂声简直要掀翻办公室的屋顶。过去一下饭馆,都是找个谁的岔子被迫掏钱;现在下饭馆却未必还要画“兰草”、“斗地主”,饭桌上开始有人争着付钱,也不再有人会烂醉。办公室里,神吹的话题也渐渐缩小了范围,有经验的没经验的男人们,时不时地总会把话题转移到男女*之间,使笑骂声不绝于耳。最明显的变化是,我们外语组教师课堂之外不说外语的习惯有了一点点的改变,现在,偶尔会冒出一句“Miss Cheng”。外语组的办公室里,渐渐地出现了“众星捧月”的新局面,无论是“孩子他爹”还是“孩子他叔”,总是喜欢找Miss Cheng“请教”,问这问那,东拉西扯,聊起来没完没了。Miss Cheng的笑声也从初来乍到时的“吃吃”声逐渐演变成“哈哈”声。


不知哪一天开始,也不知哪一位带的头,我们外语组老师之间的“课外”外语又增添了新的语句:“Miss Cheng,I Love you”。Miss Cheng从头一次听到时脸红语塞的情态,渐渐修炼到有说有笑无所谓的笑骂:“你爱你老娘”。有时,早上刚踏进办公室,或有上嘴唇刮得青青的“长者”,或者血气方刚的“少年”,神神秘秘地走到Miss Cheng的办公桌旁边,或严肃、或滑稽的说一声:“Good moming, Miss Cheng,I LoVe you.”这一天的欢声笑语从此便又开始了。


后来,我们外语组的“业余”闲聊越来越升级。一天,“飞天神”在跟Miss Cheng闲聊笑闹中突然说道:“Miss Cheng,你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后会不会觉得孤孤单单的,会不会感到寂寞?不如我们外语组的男同胞们辛苦点,每个人都轮流陪你过一天,让你白天黑夜都开开心心不寂寞。咋样?我们有七个男人,正好一个星期轮一遍,你却天天时时都快活无比。” Miss Cheng听后,并不真的生气,也不脸红,哈哈哈笑过之后答道:“是不是又被你老婆关在房门外‘饥寒交迫’了一夜,浑身痒痒了?又来打老娘的歪主意。你们连老子的衣裳拐角都碰不着,还在那儿异想天开发神经。”这话说过几次以后,Miss Cheng的态度又渐渐地变了,变得不再随便哈哈大笑。有一次,“飞天神”又说起以前说过的话题,她却严肃地说道:“闭上你们的乌鸦嘴。外面的人不知道是你们没风度,还以为是我素质低呢。”


从那以后,“I Love you”的笑闹声虽偶尔传来,但工作之余Miss Cheng己时常不在我们外语组的办公室。她到哪儿去了呢?


一天,Miss Cheng在我对面的办公桌前坐定后,我便笑着问她:“Miss Cheng,这段时间跑哪儿约会去了?”Miss Cheng毫不隐讳:“找男朋友去了。再不找个老公嫁出去,我的名声迟早要毁在你们七个人的口中。”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