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游击队送首长过敌占区

向军娜 收藏 0 623
导读:“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一曲悠扬的歌谣,把铁道游击队的生活刻画得如此美丽。但当年的铁道游击队第四任政委赵明伟告诉记者:“土琵琶根本就没有。”不过,威慑伪军和伪政权人员的“生死簿”,真的有。   尽管没弹过土琵琶,也远离了激扬青春的微山湖,但当年“飞虎队”的传奇故事,依然在赵明伟的心中,时时激荡。这位今年90岁的老战士,并不安于闲适,而是经常到各中小学去,给孩子们讲讲当年扒火车的故事。   护送首长通过敌占区   1942年6月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一曲悠扬的歌谣,把铁道游击队的生活刻画得如此美丽。但当年的铁道游击队第四任政委赵明伟告诉记者:“土琵琶根本就没有。”不过,威慑伪军和伪政权人员的“生死簿”,真的有。


尽管没弹过土琵琶,也远离了激扬青春的微山湖,但当年“飞虎队”的传奇故事,依然在赵明伟的心中,时时激荡。这位今年90岁的老战士,并不安于闲适,而是经常到各中小学去,给孩子们讲讲当年扒火车的故事。


护送首长通过敌占区


1942年6月,鲁南军区政治部指派赵明伟到鲁南独立支队政治处任特派员(即保卫股长)。“组织上要求我把主要精力放在指导铁道游击队护送干部、加强安全保卫工作方面。”赵明伟回忆。


“铁道游击队护送干部的任务很重。”赵明伟回忆,“刘少奇、陈毅、罗荣桓、肖华、陈光等高级领导干部,我都护送过。”


赵明伟说,他们护送的路段有50多公里,要穿越日伪军占领的津浦铁路、临枣铁路等。“这些干部先到江苏,再从江苏到山东军区,山东军区主力部队送到鲁南,我们铁道游击队接着护送通过敌占区。”


赵明伟回忆:“陈毅路过时,王志胜副大队长提了酒、烟送给伪军。那种烟很高级,我们都舍不得抽。可惜,牌子记不住了。”


“高粱酒和高级香烟送去后,王副大队长跟伪军讲:‘我们有客人要路过,希望你们帮忙。”赵明伟回忆:因为我们送了礼,再加上平时注意做伪军的工作,他们很配合,把碉堡的吊桥放下来,陈毅就过去了。


“生死薄”威慑伪保长


1943年秋,赵明伟成功审查出一名打进铁道游击队的日本特务,并将他锄掉。


从1943年11月至1944年10月,赵明伟担任铁道游击队政委。“我是第四任政委,干了一年左右。”赵明伟说。


对伪军既斗争又拉拢,是铁道游击队的一个鲜明特点。赵明伟在伪军、伪政权人员中开展“黑红点”活动——谁帮共产党、八路军做好事,就在谁的名字下记上一个红点,谁干坏事就记上黑点,到一定时候算总账,群众称之为“生死簿”。


“有一次,铁道游击队抓了几个伪乡保长,副大队长王志胜拿起几张纸片在空中一扬:‘你们的罪行都记在上面啦!’那几个伪乡保长顿时像泥一样瘫了下去,个个捶胸顿足地表示,只要放他们一条生路,愿意将功赎罪。”


“生死簿”使得不少伪军“身在曹营心在汉”,同铁道游击队建立了秘密关系。“没有伪军的暗中相助,中央首长过铁路就不会那么顺利。”


“为了与伪军搞好关系,我们还做伪军的家属工作、特务的家属工作以及国民党顽固分子的家属工作。”赵明伟说,这些人也同样点“黑红点”。


敌人眼皮下周旋巧脱险


赵明伟有过多次死里逃生的经历。


1944年春,政委赵明伟和警卫员的活动被敌人盯上了。“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能跑的,一跑,敌人肯定认为你是铁道队,肯定追,肯定没命。”危急关头,赵明伟把枪放在衣袖里,不慌不忙地直接向鬼子走去。当时,迎面敌军有四个,三个日军和一名翻译。鬼子骑马过来,问赵明伟:“你的什么地干活?”


赵明伟说:“我的买卖地干活。”他又随机应变地回答:“太君你们的辛苦是大大的,回头到我的小店‘米西米西的’。”敌人看见赵明伟十足一副生意人的


样子,就转而向他打听:“你们那个村,铁道队的有没有?”赵明伟说没有。鬼子相信了他,喊了一声:“开路!”


同年秋,赵明伟带着警卫员去找伪保长,并从伪保长口里得知敌人已经对他们形成了包围圈。


“当时我们所处的位置,东面被日本兵堵住,西面和北面又有汉奸集结,如果从东面突围势必和日军硬碰硬。”经过慎重思虑,赵明伟决定选择敌方兵力不足的西北方向突围。为迷惑敌人,赵明伟和铁道游击队队员们脱下军服,换上便衣。


“我打扮成一副日本特务的模样,而警卫员则穿上汉奸常穿的衣服。”赵明伟回忆,警卫员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


走了不多久,赵明伟等人就碰上了迎面赶来搜捕游击队的汉奸。见他们过来,赵明伟故意大声责骂警卫员:“你这小子,真是无能!怎么叫你抓个游击队员都不行,真是个笨蛋。”


同时,赵明伟又拿树枝抽打警卫员。汉奸见此,便上来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游击队,他们往哪里去了?”


“好像往那个方向去了。”赵明伟指着一个和游击队活动相反的方向告诉他们。这几个汉奸迟疑片刻后,便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追去了。就这样,赵明伟再一次脱离了危险。


铁道游击队的生活是艰苦的。“我们有时住老百姓家里,帮老百姓挑水、做家务、抱小孩、打扫卫生、砍柴,老百姓很感动。”赵明伟回忆,我们帮助老百姓割麦子、收豆子,但不吃他们的,不喝他们的,不用他们的一针一线。


赵明伟回忆,当时生活艰苦到什么程度?6月到11月,半年时间,基本在外面睡,树林、破庙、高粱地,都睡过。醒来后,一身都是泥。


“天当被子地当床,一觉醒来半身是泥半身是霜。”赵明伟说,他们几年没盖过被子,一年四季只有一身衣服,夏天蚊 子咬得手腿都发黑,但心情很愉快。

强烈推荐电视剧《铁道游击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