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中日双方的“伪钞战”

向军娜 收藏 0 242
导读:从1939年到1945年的七年间,日本侵略者共制造假法币达40亿元之巨,堪称世界假币制造之最。日军在竭力破坏国民政府金融秩序的同时,也将造假魔掌伸向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开辟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一、官方伪造他国货币的历史   由国家出面伪造别国货币,扰乱敌方经济的做法至少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英王乔治三世曾下令伪造“大陆票”以破坏殖民地经济。法国大革命期间,英国故伎重演,伪造了大量法国教会地产券,同时规定凡是私人擅自伪造这些货币者均判处死刑。拿破仑也曾如法炮制

从1939年到1945年的七年间,日本侵略者共制造假法币达40亿元之巨,堪称世界假币制造之最。日军在竭力破坏国民政府金融秩序的同时,也将造假魔掌伸向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开辟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一、官方伪造他国货币的历史


由国家出面伪造别国货币,扰乱敌方经济的做法至少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英王乔治三世曾下令伪造“大陆票”以破坏殖民地经济。法国大革命期间,英国故伎重演,伪造了大量法国教会地产券,同时规定凡是私人擅自伪造这些货币者均判处死刑。拿破仑也曾如法炮制大量伪造别国货币,1806年他下令没收奥地利维也纳国家银行的印钞原版,在巴黎和意大利等地印刷质量非常好的5盾,8盾,10盾,25盾奥地利钞票,然后用这些钞票在奥地利购买物资。法俄开战后,拿破仑还下令伪造卢布纸币,比起奥地利盾来除了面值,号码和签名外,几乎没有什么图案的卢布更容易伪造。


德国在二战中也曾大量伪造英镑,像着名的“伯恩哈德钞票”几乎可以以假乱真。19和20世纪前半叶的英镑钞票在外观上很简单,除面值和签名外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这种设计可以一直追溯到1760年英格兰银行发行的本票。这种纸币的防伪措施是复杂的满版水印图案,虽然出足以令普通伪造者望而却步,却并不能阻止掌握国家机器的纳粹德国大量伪造。纳粹用这种方法为其间谍活动积累了大量资金。二战中,着名的向英国驻土耳其使馆佣人“西塞罗”购买情报的行动,以及德国特种部队领袖斯科尔兹内为营救墨索里尼而周游意大利等花费均出于此。


事实上,二战时期伪造别国货币的并不止德国一家,苏联,英国,美国都曾经印刷过大量的别国货币,既包括敌国货币也包括被占领国家货币,如捷克克朗,荷兰盾,法国和比利时法郎。在本文中,主要介绍的是抗日战争中中日之间的伪钞战。战场上中日之间明刀明枪的战斗同时,战场下彼此之间的经济战也是硝烟弥漫。


二、日本方面伪造法币谋略


1937年7月7日,日寇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全面侵华战争开始了。与此同时,日本军部陆军最高指挥部参谋本部密令日本特务机构,相机配合日军的侵华军事行动,实施破坏国民政府经济的措施。1938年底,日军因自身资源、兵力等因素,停止对华大规模军事进攻,而特务机构伪造法币的行动被密令正式实施。从此,一场惊心动魄的中日假钞之战揭开了帷幕。


伪造法币的念头来自日本陆军第九研究所(通称“登户研究所”)主任,陆军主计少佐山本宪藏。陆军第九研究所隶属陆军行政本部,专门负责秘密武器的开发。山本毕业于日本陆军会计学校第十五期,随后加入日本关东军前往中国东北“满洲国”从事兵要地志调研工作。1938年进入参谋本部第七课兵要地志班。山本自小就有伪造钞票的抱负,在满洲国期间他对中国的币制进行了详细研究,花数年时间研究了中国内地关外和朝鲜的货币流通情况。


中国货币混乱状态结束于1935年,国民党政府在该年11月3日颁布了币制改革公告,宣布除中央,中国,交通三家银行外(1936年增加农民银行)一律不得发行货币。同时宣布改银本位为汇兑本位,禁止银元和白银流通,法币与英镑挂钩,法币1元等于22.5便士。法币制度不仅从上海的外国金融机构中回收了大量白银,对于伪蒙疆和华北自治运动,及其背后的日本人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因为他们手中握有的现银和地方货币无法再在中国流通,从而防止了战略物资出口资敌的行为。


山本宪藏进入参谋本部后不久就动身前往华中地区观察法币的流通情况,他注意到当时市面上通行的法币大都为中央,交通两家银行,印刷厂家为英国的德纳罗(thomas de la rue )公司,华德路公司(waterlow & sons ltd)和美国钞票公司。这些钞票的防伪措施主要是为水印和暗记,部分美版钞票中头像部位夹有红蓝丝线,伪造应不困难。而且由于当时中国本土伪造货币手段落后,一般民众的防伪超意识并不是很强,通过伪造货币扰乱中国经济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山本回到日本后直接同凸版印刷株式会社经理兼巴川造纸株式会社经理井上源之承谈了他的全部设想,山本宪藏就技术上能否造出完美的伪钞咨询了井上的意见,井上不仅认为这项计划能够实现,而且愿意提供全面合作。于是山本宪藏将整套想法写成《法币谋略工作计划》通过参谋本部第七课(中国课)交给了主管谍报的第八课。第八课看到山本的《法币谋略工作计划》后对其十分重视。参谋本部平时进行对华特务活动只需课长一级的批准,这次则一直请示到陆军省,最后由陆军大臣东条英机亲自下令批准实行。


三、具体伪造计划


1938年12月东条英机亲自下达了批准伪造中国货币的命令,内容如下:“据附件计划实行通货谋略。陆军大臣(画押);参谋总长(画押);昭和13年12月x日”


“附件:对华经济谋略实施计划”


方针:破坏蒋介石政权的法币制度,扰乱其国内经济,摧毁该政权经济抗战力量。


实施要领:


1.本工作的秘密代号为“杉工作”。


2.本工作


应需要绝对保密,仅限下列人员参与:陆军省大臣、次长,军务局长、军事课长;主管人员:参谋本部总长、次长,第一部长、第二部长、第八课长、主管参谋及主管军官;兵器行政本部本部长、总务部长、器材课长。


3 .谋略器材的制造由陆军第九科学研究所负责和制造。根据需要,经大臣批准后,可利用民间工厂的全部或一部,但要做到绝对保密。


4.有关登户研究所制造谋略器材的命令由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商定后直接下达给登户研究所所长。


5.谋略器材的制造要向陆军省和参谋本部直接报告其种类和数量。


6.参谋本部同陆军省协商后,确定末略器材交送地,并派必要的护送人员,作为绝密文件送往指定机关。


7.在支那设立本谋略的实施机关,代号“杉机关”,暂将本部设在上海,在对敌贸易的重要地区及适于收集情报的地方,设立派出机构。


8.本工作要隐蔽进行,主要目的在于扰乱敌方经济,用伪造法币进行正常的交易,采够军需品和民用品。


9. 获得的物资按军队规定的价格分别交给制定的军事补给厂,所得款项用作摧毁法币的活动费,但另有命令时不受限制。


10.“杉机关”要经常了解“杉工作”的活动,每月月底向参谋本部报告资金及器材的使用情况。


11.“杉机关”可将所印法币的20%留作活动经费自由使用。


根据这一命令,山本被调出参谋本部,调至陆军第九科学研究所,专门负责这一工作,同时在上海设立了“杉机关”的总部又称“阪田机关”。负责人阪田诚盛曾在关东军参谋部工作,1937年返回参谋本部工作。1939年阪田以名义上的注册资本金1亿日元在中国开办了“诚达公司”,该公司在沦陷区和活动的有53家分店,实际上是对中国实施经济战的机构。


四、伪造法币的成果


起初,山本、井上源先是选中了5元面额的法币作为实验对象,他们粗心制作了5元额法币的印版,印刷出几十万元成品,并迅速运往中国套购物资。正当山本等人弹冠相庆之际,从中国传来了一个令他们瞠目结舌的消息:伪造的5元面额法币是早已退出流通领域的废币!第一起伪造法币行动计划因此流产,山本和井上源等因之受到上司严厉斥责。


1940年4月,山本宪藏等故伎重演,成批伪造中国农民银行1元、5元、10元面额券共500多万元,又经过特殊工艺将其变成旧钞,秘密运抵中国,并与真法币混合在一起,分别交付日本侵华机关和沦陷区的“商社”等机构使用,这些商社有:“梅机关”、上海华新公司、民华公司、诚达公司以及广东的“松林党”等。这些假法币广泛流行,成为日本侵略者抢购物资、破坏中国金融秩序、谋取侵华日军军费的重要手段。


虽然说当时已经发明了照相制版的技术,但是登户研究所发现用这种技术印刷出来的伪钞效果并不理想,最后决定采用雕刻制版,军方特定从大藏省造币局秘密征调了两名雕刻技师用放大镜一丝一缕的在钢印板上雕刻出人像,花纹和其他图像。法币采用美式规格,不像欧式钞票那样有复杂的底纹,因此只有正面需要凹印,背面则采用了平板胶印的方法。经过多次尝试和失败,登户研究所终于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伪造出了合格的法币,便开始在日本大量仿制。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不久,日军攻占香港。日军特高课查获了国民政府设在香港的造币厂、造币机器及没有来得及运走的其他器械,并且在香港九龙的中华书局查获了新近印刷的中国中央银行发行的10元面额纸币一批和印钞机器。不久,日军又在商务印书馆查获了中国交通银行的5元面额法币半成品一批及印钞机、法币编码、暗帐底册等,这些连同上述所得悉数被秘密运往东京的“陆军第九科学研究所”,选派专人专项研究攻关。1942年下半年,日本南洋占领军又截获了20亿元中国银行小额法币半成品。稍后,德国海军在太平洋上截获一艘美国商船,查获了美国造币公司为中国交通银行印刷的、仅未印上号码和符号的法币半成品10余亿元。日本从德国方面买回了这批半成品。至此,日本获得了印刷法币的全部秘密。从1939年到1945年的七年间,日本侵略者共制造假法币达40亿元之巨,堪称世界假币制造之最。


日军在竭力破坏国民政府金融秩序的同时,也将造假魔掌伸向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开辟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在晋冀鲁豫边区曾发现假“冀币”达二三十种之多,印刷机关十余处;1943年,日军还在山东制造了大量的假北海银行券,利用奸商潜入根据地,高价收买粮食和其他物。


五、效果


起初,日本伪造的法币确实对当时中国经济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主要是因为抗战初期法币还是有一点威信(1936年100元法币可买一头牛),日寇用伪造的法币在中国套购不少物资,其中“杉机关”还利用阪田公司作为中介,通过逃亡香港的上海黑帮头子杜月笙等人从香港购买汽油,奎宁等稀缺物资。


但是此时法币流动情况却发生了变化,由于日寇疯狂进攻大半个中国相继沦陷,国民政府逐渐退至西南大后方。当时四大银行发行的纸币主要通过香港进入中国,但随着华南和香港沦陷后,这条渠道越发不方便。孔祥熙遂命令中央信托局成立印钞事务处,令其设计一套可在防空洞生产的钞票,并准备在重庆建立印钞厂。1941年,在接受重庆财政部印刷局的基础上建立了重庆印钞厂,同时对法币进行一次大改版。而且,不等日寇的伪钞进一步发挥功效,国民党自己就开始了疯狂的通货膨胀的过程。从1937年到1944年7年内,国统区的货币发行量增加了100多倍,达1890亿元,可以说日寇印刷的这点伪钞并没有达到扰乱经济的目的,难怪山本宪藏哀叹的说:“中国实在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国家”。


六、中方的反制行动


面对日伪军来势汹汹的“假币战”,国民政府被迫制定并实施了“以假对假”的策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切实达到扰乱日伪统治下的财政金融秩序的目的,国民政府密令军统局与英、美两大国造币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并秘密策划在重庆歌乐山建立了一座伪造日本钞票的造币工厂。为了确保“以假对假”策略能顺利实施、一蹴而就,国民政府不惜重金从美国购买纸张和最先进的印钞设备,又挑选了原中国银行造币厂的技术精英汇聚歌乐山,昼夜研制,精心制作。


当时,日本在沦陷区内流通有各种面值日本钞票、伪币和军用票,每当日军发行一种新版纸币时,就由戴笠从汪伪汉奸周佛海处获取日伪银行的印钞票版,带回歌乐山复制并日夜赶印,总数多达15000多箱。然后将成品运至江西上饶,由交通部门配合源源不断地偷运到汪伪政权控制的沦陷区,混入金融流通领域。这些伪钞与沦陷区新流通的真钞一模一样,连日本制币专家也难以鉴别。国民政府由此轻而易举地套购到了大量黄金、棉纱、布匹等紧俏物品,给日本沦陷区金融市场以沉重打击,加剧了日伪统治区的通货膨胀。1944年,“对敌经济作战室”关闭,伪造日伪货币的工作才停止。


其中我方并没有伪造多少日元,主要是些伪币和日军军用手票。当时日本唯一的发钞银行为日本银行,日元所使用的桑皮纸加入了若干日本特有的植物纤维,难以在其他地方仿造。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为净化货币流通环境,也开展了一系列如火如荼的反假币斗争。各根据地根据各自实际、因地制宜,采取了举办晚会、化装演讲、组织宣传队和张贴宣传标语等方式,譬如每到市集日,解放区银行就将假币粘在布上,悬挂起来,进行宣传并且将假币的具体特征向广大工农群众和学生一一讲清,以增强广大人民识别假币的能力,提高了人民反假斗争的素质。有的根据地还组织专门人员在粮市、布市、汇票市等 假币出现比较集中的地方进行巡回查缉。每发现一种新假币,便仔细找出其伪造特点,及时曝光,又发动群众跟踪收缴堵截,就地消灭,这对挫败日伪的经济破坏策略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