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上饶一名交通协管员(协警)猝死 引发罕见劳动争议

龙泉利剑 收藏 2 1331
导读:2007年07月18日 来源:新华网  江西频道   核心提示   6月29日傍晚,交通协管员杨章盛下班,回到上饶广丰县洋口镇青桥村的家中不到半个小时,突然倒地,再也没有起来。截至记者7月12日中午离开上饶,杨章盛的遗体,仍然静静地躺在上饶市殡仪馆内。   对于死因,究竟是中暑致死还是突发疾病死亡,杨章盛的家属与用人单位存在分歧。而且据了解,协管员突然死亡,这在与之签署劳动合同的单位中尚属首次遇到,目前,处理方法仍在积极协调当中。   “零就业家庭”的交通协管员   杨章盛身份证上的住

2007年07月18日 来源:新华网 江西频道

核心提示

6月29日傍晚,交通协管员杨章盛下班,回到上饶广丰县洋口镇青桥村的家中不到半个小时,突然倒地,再也没有起来。截至记者7月12日中午离开上饶,杨章盛的遗体,仍然静静地躺在上饶市殡仪馆内。

对于死因,究竟是中暑致死还是突发疾病死亡,杨章盛的家属与用人单位存在分歧。而且据了解,协管员突然死亡,这在与之签署劳动合同的单位中尚属首次遇到,目前,处理方法仍在积极协调当中。

“零就业家庭”的交通协管员

杨章盛身份证上的住址虽然写的是“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东新巷272号附4号”,但他实际上住在广丰县洋口镇青桥村慈坞2组,一栋50平米左右的低矮平房,住有父母妻儿一家7口。

4年前,因为上广公路开工,杨章盛一家的3亩地被征用,包括杨家在内的许多村民,一夜间便成了“城里人”,但杨章盛一家人因为没有工作,成了“零就业家庭”。

公开资料记载,2006年下半年,上饶市政府常务会研究决定,为切实解决该市交警部门警力严重不足的现状,面向信州区“4050”及零就业家庭等就业困难人员,委托上饶市就业局所属的上饶市劳动力市场公开招聘了100名交通秩序协管员。经过严格的考试、体检,杨章盛成为当时招聘的100名交通协管员之一。

2006年11月20日至12月19日,杨章盛在上饶市就业训练中心接受“交通协管员”培训合格。后与上饶市劳动就业服务管理局下属的上饶市创新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一年,从2006年12月30日至2007年12月29日,工资实行固定工资,每月580元。杨章盛后被派遣至上饶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一大队,安排在该市溢洲岗位维护道路交通秩序。

下班回家几分钟就倒下

“那两天,天气相当的热,坐在店里,2台电风扇开到最大档,仍止不住冒汗。”提起6月底那几天的天气,熊志明记忆犹新,熊志明是杨章盛的妹夫。杨章盛死后,这个妹夫,忙前奔后,马不停蹄。

公开资料显示,6月28日到29日,上饶地区气温28℃~35℃。随后,江西省出现持续晴热高温天气,各地气象部门多次发布高温黄色预警信号。

“那几天,很多村民都出现了中暑的症状。”30多岁的乡村医生林上青回忆。这位广丰县洋口镇青桥村南石村民小组的乡村医生世代行医,自称有十余年的行医经历。

6月29日一大早,跟过去的大半年时间一样,5点20分左右,时年34岁的杨章盛便起床了。

早上6点,杨章盛穿上“警服”,推出摩托车,进城上班。回想起丈夫出门上班时的一幕,33岁的妻子周爱鲜依旧痛苦,“当天走他并没有什么异样”。

杨章盛骑的摩托车,算得上家里仅有的一件值钱物,这还是去年下半年因为杨章盛当上了交通协管员,向亲朋借钱购买的二手货。

两名不愿透露身份的杨章盛生前队友证实:“6月29日早晨7时20分,杨章盛到广场中队集合。7时30分,杨章盛到溢洲红绿灯上早高峰至8时30分。8时30分至9时30分休息。9时30分,杨章盛到‘五三’延伸段执行警卫任务,至11时30分警卫任务结束。11时30分至12时10分,杨章盛吃饭和休息。中午13时在广场红绿灯上班至15时30分。休息2个小时后,从17时30分上晚高峰到18时30分下班。”

这两名队友的说法,记者从上饶市交警支队与上饶市劳动就业服务管理局向上饶市常务副市长朱荣辉出具的一份《关于交警协管员杨章盛同志因病去世的情况汇报》上得到了证实。

妻子周爱鲜说,杨章盛到家的具体时间她记不清了,只记得大约下午7点左右,她正在家里准备做晚饭,杨章盛骑摩托车到家,“他当时的气色很难看,平时一到家,他总会抱抱儿子,逗逗他们,但那天他很反常。”周爱鲜回忆,杨章盛停好摩托车,把围上前的儿子打发走,对她说“今天头痛、肚子痛”后,径直去了厕所。几分钟后,杨章盛从厕所出来,刚迈进堂屋,周爱鲜只听“扑通”一声,跑出来一看,丈夫已然瘫倒在地。

“我当时就慌了神!”这位羸弱的女子回忆起当时一幕,说话断断续续,“儿子一个劲地蹲在地上叫爸爸”。很快,有人拨打了120,半个小时后,救护车来了。

大约晚上8时,杨章盛停止了呼吸。

中暑致死还是突发疾病?

《关于交警协管员杨章盛同志因病去世的情况汇报》这样描述,“2007年6月30日上午7时30分许,杨章盛爱人打电话给交巡警一大队民警黄凯,称杨章盛于29日晚上20时许突发疾病死亡”。

对于“突发疾病死亡”的描述,杨章盛的家属表示强烈反对,“尸检都没有做,怎么可以这么草率地说是死于突发疾病?”杨章盛的姐姐杨秀英说,杨章盛生前从未得过什么病,“况且,当时招人的时候都做了严格的体检。”

杨章盛的家属更多地认为死因是由中暑所引起,杨父在给记者的一份《报告》中称,“我儿中午12点多被通知加班执勤,由于正值中午酷暑,我儿在执勤过程中突感肚子痛、头痛,并告知在一起执勤的队友,队友说‘你可能中暑了’,并劝我儿请假休息,但我儿认为工作要紧,坚持执勤,直至下午6点30下班。到家后,我儿头痛、肚子痛的现状更加厉害……等120赶到,我儿已经死亡。”

杨父的说法,记者从杨章盛生前一位队友处得到证实,据其介绍,“杨章盛17点30分上高峰时曾表示,他的肚子有点痛、头有点晕,很不舒服。”

据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乡村医生林上青回忆,他带着氧气瓶赶到杨章盛家时,“屋里已围满了人”,而根据杨章盛当时头发热、大汗虚脱、昏倒在地的情况,“可以基本上判断属于中暑的症状”。

上饶交巡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郑金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正在派员了解旁证杨章盛当天工作时的身体状况,“目前还没有听说中暑的情况,最后会以路面民警调查的结果为准”。

杨章盛去世后,家属向有关部门提出了认定工伤的要求。因工死亡和因病死亡,在补偿标准上存在差异。目前,上饶市交警、劳动就业服务管理局等正在准备材料,积极帮助杨章盛家属按照有关程序申请认定工伤。

谁为协管员之死买单?

杨秀英说,弟弟初中文化,刚开始修过三轮车,后来又帮人开过面包车,“对于这份协管员的工作,他非常珍惜”。即使那份存在争议的报告上,也有这样一句,“杨章盛生前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杨章盛一家7口人,父母妻子均无工作,还有3个小孩,最大的9岁。杨章盛做协管员每月的600元的收入,就是全家生活的惟一来源。熊志明记得,他赶到杨章盛家,岳母从口袋中仅掏出5元钱,“杨章盛的丧事,全是亲朋凑钱办的”。

家属告诉记者,杨章盛死后,妻子周爱鲜几度昏厥,甚至曾偷偷一人跑到离家2公里远的山塘欲寻短见,幸被村民及时发现。

杨文生说,儿子死后,他和儿媳等亲属最先是到了上饶交巡警支队一大队,“被告知其工资人事关系,不在交警部门,要我们找签合同的上饶市劳动就业局”。可来到劳动就业服务管理局,杨文生却得到这样的答复:“合同虽是就业局签订的,但这是受上饶市政府委托签订,劳动就业局没有钱也不可能负这个责任”。

据了解,家属提出了包括认定工伤、配偶及子女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在内的4点要求,上饶市交警支队、就业局商议后,作出了会按程序解决问题的回应。

12日,上饶市交巡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郑金车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杨章盛确实从事交通协管工作,但劳动合同是与劳动就业局签订的,交警只负责协管员的监管。死者家属第二日找到一大队时,大队领导高度重视,立即接待并做安抚家属工作,同时号召全体民警职工向死者捐款,大队领导和相关人员6月30日中午即上门吊唁慰问。

“合同是跟我们签的,但用人单位、受益单位却并非我们,”12日,与杨章盛签订劳动合同的主管部门上饶市劳动就业服务管理局一位吕姓主任称,“协管员突然死亡,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我们协调、处理此事的态度一直是积极、主动的,”这位吕姓主任介绍,11日,该局一位副局长代表全局上门看望慰问了死者家属。

“市政府正就如何处理此事召集各部门开协调会,”相关负责人均证实,上饶市政府正在牵头处理此事。据了解,上饶全市类似杨章盛者(4050人员且属于零就业家庭成员)有1000余人,有工作人员建议,“政府应该针对这一群体的特殊性制定相应措施和办法,一旦再有类似突发事件发生,也好有章可循。”

7月12日下午,杨章盛的遗体被火化。熊志明说,“我们对政府还是有信心的。”这句话,或许代表了死者绝大部分家属的心声。

杨章盛最后的15个小时

5时20分 起床

6时 进城上班

7时 到中队集合

7时30分 上早高峰

8时30分—9时30分 休息

9时30分—11时30分 执行警卫任务

11时30分—12时10分 吃饭、休息

13时—15时30分 执行警卫任务

15时30分—17时30分 休息

17时30分—18时30分 上晚高峰

19时 回家后昏倒

20时 停止呼吸

(新法制报)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