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1月7日.我部奉中央军委之命.从铜梁赴云南老山前线对越防御作战.于当月13日到达云南边陲重镇…文山州。在这里.我们经历了三个月艰苦卓绝的强化临战训练.洒下了无数辛劳的汗水.

八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我们进入了老山战区的主战场——那拉口的小二线阵地——林冠哨所.担任营指挥所的警卫任务.在五月十三日.我有幸到了老山主峰.目睹了她的雄伟壮姿.其实她并不象人们所想像的经过几载的炮火的洗礼而变得满目淋疮.而是很美.群山连绵.山的线条丰满圆润.色彩深翠.清新.极像一群群宁静.典雅.秀丽的女人.但在山间隐蔽着的石洞.山下卧着一顶顶发白的军帐.使人联想起古话中古战场的雄武.悲壮.苍茫.

八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撤回一个群山怀抱的小村庄坪寨休整.十月.军队实行军衔制.我被授于上等兵军衔.

在十月二十八日.我们再次重返那拉口战场.坚守在称谓“特工阵地”的C44号阵地.我分配到三号哨位.由禹得文担任哨长.其哨员有:杨开锋.杨兆平.周训文.贺茂俊.程明.在11月25日.由于特殊原因.我调往二号哨位.我们阵地和越阵地遥遥相对.距不过几十米元.条件异常险恶.缺水断粮.时常出现.我和战友们一道齐心协力.打退了越军的多次袭扰.承受了上万发各种口径炮弹的轰炸.牢牢地守住了阵地.多次受到上级表彰.八九年元月十日.中越边境正式停火.三月十二日.撤回中国境内.驻在马店桥一带.进行“CD—1”工程施工.

八九年春夏之交.由于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在五月二十五日.我部再次奉军委之命.从战区紧急反川.到重庆执行重要目标的警戒任务.再次期间.还支援了江北县的抗洪救灾.受到了重庆市人民的称赞好评.在十月十五日.在重庆铜梁人民的夹道欢迎下.圆满返回铜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