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印尼-中日碰撞 二士争锋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挑选五百敢死队夜袭日军阵地!王琼少校恶狠狠的扔下一句让周遭在场的军官无不惊讶的话;以现在这种情况夜袭根本不可能获得成功,同时日军在阵地上装备的夜视器材也可

以轻松的发现夜袭的解放军士兵,到时候上百挺机枪和迫击炮一起照这些敢死队的身上招呼,这五百名敢死队员能有多少人可以活着回来都是未知数。


黑夜中解放军的炮兵倾泻的炮弹在日军阵地上爆炸溅起点点火光,日军为了防止遭到更大损失前沿各阵地上的部队只留下少数部队监视,主力部队都撤退到了二线阵地上躲避解

放军的炮击,在白天的对射中日军炮兵受制装备的原因在于解放军炮兵对射中不占优势,其75式105自行榴弹炮以及FH77型155毫米榴弹炮在对付解放军83式152毫米榴弹炮、PLZ-05

式155毫米52倍口径榴弹炮丝毫不占优势,即便解放军122毫米榴弹炮也都可以和日军炮兵群打对射,加之解放军使用的炮兵监测雷达和无人炮校机的修正弹道,日军炮兵群几乎需

要频繁的更换发射阵地,如若不然就会被解放军的反炮兵部队消灭掉,这也是日军吃了几次炮战的亏之后从战争中总结经验的来的。


两个小时以后,时间指向了午夜零点,东南亚的湿热天气在午夜时分突然凉爽起来;五百名表情肃穆神色间颇有几分悲壮色彩的敢死队员集中到了司令部门前整齐的排列成一块

块小方阵等待检阅。


王琼少校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是默默的给每一名队员检查装备然后拍拍战士们的肩膀,青山处处埋忠骨胡须马革裹尸还;悲壮!敢死队员由自愿报名的士兵以及军官

组成,第一梯队全部由班排长和士官组成,军官敢死队每人一支56-2式冲锋枪、冲锋枪上了在黑夜中也感觉到十分铮明瓦亮的56式军刺;腰间六颗手雷和一支54式大威力手枪,一

身丛林迷彩脸上涂抹着掩护色。


加里曼丹国防军两个122毫米榴弹炮营和一个152毫米榴弹炮营为了掩护国防军敢死队突击开始进行了火力准备!而在另一侧空降第十六军的阵地上却死一般的寂静,但他们却没

有要袖手旁观的准备,解放军的第十六空降军炮兵群已经接到了第十六空降军军长陆水元的命令在加里曼丹国防军炮兵停止射击之后立即对纵深的日军展开拦阻射击并且压制二线

增援部队向国防军部队进攻。


同时第十六空降军第77伞兵团、第100伞兵团以及第十六空降军所属战车团投入战斗,多日来没有施展拳脚的空降兵们各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听着友邻阵地上的炮兵“咣咣”

的打起急促射击在战壕里的空降兵都默默的擦拭着自己的95式自动步枪、机枪手们则精心的保养自己的88式通用机枪而副射手则负责给88式通用机枪的弹鼓中压子弹,一发一发的

黄铜色5.8毫米机枪弹被压入弹鼓中,它们将在过一会儿之后射向日军士兵的身体上。


军官们则蹲在战壕中给自己的士兵打气,伞兵们此时正在抽烟的抽烟、吃东西的吃东西;他们正在享受着战前最后的一丝安宁,随着一大群ZBD-03伞兵战斗车和86A式步兵战斗

车的出现这些士兵开始井然有序的从战壕中猫着腰弓着身子快步在战壕中移动准备有序的上车准备冲锋,第七装甲旅的96A式主战坦克开着车前的大汽灯隆隆的开过来引起周围伞兵

们的一阵聚集。


陆水元虽然不赞同加里曼丹国防军的单独攻击行动企图把攻占泗水的功劳独吞,但怎么说这些人也都是华夏子民,他们的父辈也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劳作并且打拼出了一份天

地,客观上也一定程度上的增加了外国人对华人的认知和认可程度,而且加里曼丹国防军刚刚组建以后将作为这个自治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存在,都打光了恐怕北京和坤甸方面都不

好交代。


第十六空降军中不是没有人对加里曼丹国防军的做法没有意见,不过在陆水元的压制和政工人员的努力下还算可以得到稳定,但两军之间在阵前的阵中不合作和不默契的做法实

在是兵家大忌,深知此事的陆水元不想让两支本是同根的军队有什么磨合所以才在加里曼丹共和国国际防军自己独自进攻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日军时予以全力配合的原因,陆水元不

想让加里曼丹国防军的士兵感觉中国军队抛弃了他们一样。


在第十六空降军的炮兵阵地上由2C4“郁金香”240毫米自行迫击炮、PLZ-05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96式122毫米牵引榴弹炮(仿制俄制)以及59-1式130毫米牵引加农炮组成的

炮群在加里曼丹国防军的83式152毫米榴弹炮以及83式122牵引毫米榴弹炮停止射击之后迸发出了猛烈的炮火,一串串愤怒的炮弹飞向日军阵地,在二线阵地上准备拿起武器重新返

回一线阵地的日军士兵突然遭到了解放军空降第十六军炮兵群的拦阻射击,第一波次六十余发空爆弹在日军士兵的头顶上方不到五米处炸开,接着间隔不到两秒钟第二波一百多发

空爆弹则依次落在了日军侧纵深的阵地上,一时间日军士兵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炸昏了头。


日军二线部队上集合的大量部队遭到了密集杀伤,暂时日军失去了向第一线阵地增援的能力,看了看手表陆水元接通了前线的电话,他命令第七装甲旅立即投入到进攻当中去抢

先一步先于国防军进攻;陆水元这样考虑是考虑到了加里曼丹国防军实力薄弱,士兵接受正规军事训练较短掌握的军事知识以及战场积累不够,另一个考虑就是私心作古了,人不

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从几千年以前就流传下来,军人重荣誉又非常看重“第一”,所以陆水元还是希望自己指挥的空降兵以及第七装甲旅可以完成攻坚任务,至于加里曼丹国防

军,陆水元还是抱着先让他们积累积累经验在拉上去打的想法,毕竟战场上的东西不是几个军校教官可以讲得清楚的。


但这一举动却遭到了加里曼丹国防军不少军官的反对,不是什么道理不和只是因为他们这些草台子出身的军人从骨子里的那种自卑感在作怪,而他们这些思想无形中给予了王琼

不小的压力,连王琼都有些感觉空降兵盛气凌人看不起他们这些丘八了。


黑夜间上百辆坦克和装甲车隆隆的碾过了出发阵地的战壕,96A式主战坦克上的大汽灯开到最亮,坦克上面的夜战系统全力开动寻找着日军前沿阵地上的74式主战坦克的踪迹,

虽然没有能够有机会和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交手,不过对于第七装甲旅来说出国作战已经算是么莫大的荣幸了,想想在藏南的第九装甲旅以及空降兵们的表现,第七装甲旅全体上

下从旅长到普通一兵都有这一种狂热的战斗状态。


炮火不断的打着延伸的同时解放军空降兵的战车部队和第七装甲旅的坦克正在组成楔形队形打头由皮实肉厚的96A式主战坦克打头,两翼由第七装甲旅的96A式主战坦克以及86A

式步兵战斗车担纲,在队形中间的是装甲薄弱的伞兵ZBD-03式伞兵战斗车、以及PTL-05式轮式突击炮;步兵坐在86式步兵战斗车以及ZBD-03式伞兵战斗车中向前推进,在黑夜中的

红外夜成像系统发挥了作用,整个编队中差不多每辆车都可以在很远的距离上洞察到日军阵地上的动静。


人头涌动的日军前沿阵地上由125毫米48倍口径坦克炮上所发射出来的高爆榴弹紧随其后的在这些日军身边炸响,但整个编队仍然保持了良好的编队队形除了射程较远的主战坦

克坦克主炮在射击之外其他步战车以及伞兵战斗车上的主武器和副武器都没有开火并保持静默,一旦接近到三百米的距离上解放军的步兵战车和伞兵战车就要加速冲过主战坦克并

且用自身的武器压制日军步兵,同时在下车步兵占领日军第一道防御阵地之后再重新整队突击日军第二道防线。


日军仍然延续了白天的战术在五百米开外轻武器一律不得开火只用火炮进行拦阻射击,在敌方部队接近到三百米之内时使用反坦克兵器击中打击敌装甲运兵车和步战车,步兵在

三百米下车以后到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上则集中使用轻机枪和重机枪拦阻射击,剩下来的事情就是自由射击了,上次加里曼丹国防军的三个营就在日军的这种打击战法下伤亡惨重,

一个营甚至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人可谓被歼灭一样。


不过这次日军算是遇到了对手了,在进入三百米开始日军步兵冒着猛烈的炮火勇敢的将自己装备的一支支84毫米卡尔·古斯塔夫无坐力火箭筒以及87式中马特反坦克导弹射向就

解放军的96A式主战坦克。不过84毫米火箭筒发射的火箭弹不能打穿96式的前装甲板而87式中马特反坦克导弹在夜间发射受制于射手以及战场状态于日军不利,同时96A式主战坦克

上所装备主动红外干扰器可以有效干扰87式反坦克导弹的红外瞄准系统,同时本身96式上所装备的125毫米坦克炮所发射的高爆榴弹足够对付坚固工事和轻装甲的了。


咣当!一发84毫米火箭弹结实的打在96式主战坦克的前装甲板上动能耗尽它最终诱爆了一个碰炸式反应爆炸装甲板,而对坦克本身却只留下了在装甲板爆炸后的一片黑色的爆炸

痕迹,而96式主战坦克却丝毫没有被迎面打来的反坦克火箭弹所吓倒继续边加速边用坦克炮和航向机枪来压制正前方的日军反坦克小组,同时跟随在坦克后面的步战车和伞兵战车

也都将自己肚子里的步兵全部卸下来掩护装甲车突击。


第七装甲旅旅长题正义上校坐在自己的96A式主战坦克上密切关注着战场的局势,怎么没有见到74式主战坦克的踪影呢?这是他心中反复不断出现的一个词汇,对于那些如挠

痒痒一般的84毫米卡尔·古斯塔夫火箭筒以及87式中马特导弹96A式主战坦克在步战车和步兵的配合下至今也只有三辆96A式主战坦克被打坏了履带、一辆96A式主战坦克被一发87式

中马特反坦克导弹打坏了发动机舱而起火但完善的车体灭火装置正在紧张的灭火,虽然火光招引了更多的火箭弹打向这辆发动机受损的96A式主战坦克不过坦克兵们并不担心因为他

们知道74式主战坦克至今仍然没有现身。


不多时一名坦克车长就在通话器中高声喊道:“八点钟方向距离一千五百米,敌坦克出现!”题正义眼前一亮看着密密麻麻出现的日军装甲车辆他的肾上腺素在快速的分泌着,

小鬼子来吧你爷爷我在这里守着那!说完题正义上校就命令96A式主战坦克立即展开战斗队形朝日军74式主战坦克开来的方向冲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