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中印战争 第三卷 大战前夕之宿命对决 第一章 暗剑(二)

抽烟的咖啡 收藏 17 2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08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5.html


第一章 暗剑(二)

PS:本章除了北京之外全部都是虚假地名,写书所需,谢谢!

在北京的金山路天籁花园小区四号楼1206号房的客厅内,四名中年人围着一张桌子噼里啪啦的玩着“国粹”,两名美丽的中年女人正打着毛衣唠着家常,要是不知道底细的人,看到这样的场面,说什么也不会怀疑他们有什么问题……

“一筒!”坐在北方的王冰打出一张牌,而自己的左手也同时有意无意的在桌面上敲打了几下。只是微微让人奇怪的是,他本来一对一筒,此时却拆开了。王冰,38岁,北京某公司的策划总监。

“三条!”坐在西方的刘雷随手扔出来一张牌,然后顺手点燃了一支烟,眼睛却没有看自己的牌,而是不停的看着牌桌上,每个人面前那个看似无意又有意摆放出来的麻将长条。刘雷,35岁,北京一家政府单位的公务员。

“九筒!”坐在南方的王遂山大大咧咧的扔出手中的牌。王遂山,36岁,职业不详,天天游荡在西祠胡同和古玩市场周围。

“碰!”坐在东方的赵白是唯一一个面无表情的人,抓起王遂山仍出来的九筒放在自己的面前,然后扔出一张三条道:“听!”赵白,32岁,职业公关。

“吗的!”王遂山明显有些生气,不由的骂道。而他的两只眼睛却丝毫没有看自己的牌,而是看着牌桌中间那几张麻将牌,站起身道:“运气真被,不打了!”其他的几个人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纷纷站起身,刘雷一把抓着王遂山的道:“每次都是你喊着打牌,到最后你还不打,不行,今天的晚饭你请了!”王遂山哈哈一笑道:“行啊,要不要吃完以后,我们去潇洒一下呢?”王遂山的声音惊动了两个坐在沙发上谈话的美妇,其中一个美妇站起身,直接走到刘雷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打完了,看来挺潇洒的啊!”刘雷急忙摸摸自己头上的汗水,面对自己家中这个母老虎,自己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急忙陪着笑道:“我们不是说说,好了,我们先回去了!”说着,急忙拉着自己的婆娘离开。

看到刘雷已经离开,赵白什么话也没有说,招招手喊着另一个中年美妇也告辞离开,整个房间内就剩下王冰和王遂山两个人。二人来到沙发前坐下,王冰点燃一支烟道:“货收的怎么样了?”王遂山直接摇了摇头道:“不太顺利,这两天过往的很严,几乎无孔不入。”

王冰点了点头,抬起头看看日历道:“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咱们必须快一点,如果到时间交不了货,你我都担待不起!”“这个我知道!”王遂山一脸的不耐烦道:“上次损失了一些货物,公司已经不耐烦了,我会想办法的!”王冰此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那些人无孔不入,上两次都险些露了马脚。王遂山站起身道:“资料我已经那到了,这两天我就会动手,你放心吧!我先走了!”王冰点了点头,目送着王遂山离开不禁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国安局

“有什么发现?”杨军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冷冰冰的问道,并不是他愿意在冷冷,而是在这样的地方,无论是谁都会养成这样的习惯,严肃、认真。加上事情进展的不顺利,所以杨军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对方隐藏的太深了,我们调查了所有的出入境人员的情报,发现了一些可疑人员并监控起来,但并不是上两次发生事情的元凶。我们可以判断这帮人已经这里隐藏了不下十年之久,所以我们暂时没有办法找到他们。”其中一个人犹豫了半天着终于说道。

杨军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看来这一次敌人是要动老本了,要知道这些长期潜伏的人,根本不会去执行什么任务,而是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刺杀行动的特别组织。如果不是在日本的谍报人员得到了一些消息,知道对方这次要刺杀王炳生,自己就算想找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看来敌人是下本钱了,但是说什么也要组织他们!这次我们处于被动的位置,根据上两次事件分析,对方可能只有一到两个人,你们必须严加防范!”杨军明白在敌人没有下手之前,自己要找到这些隐藏极深的人,还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你们现在立刻把十年前到十五年前入籍北京的人全部调出来进行排查,对方既然动用了杀手,按照年龄大概在三十五岁已经,加上在国内训练的时间,差不多就是2004年左右派来的!”不亏是老国安,立刻就从几个人说的话中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是!”杨军面前的几个人大声的喊道。

北京王爷胡同,这里虽然已经是高楼大厦住宅和商业的密集区。但是,老北京人还是称这个地方为王爷胡同,一方面这里以前住着大清朝和明朝的王爷,另一方面就是现在北京的一些高级官员也住在这个地方,王炳生的儿子王明就住这个地方。王炳生虽然事务繁忙,但是每到星期天比来这个地方看看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王遂山右手提着鸟笼漫步在这里,过了王爷胡同,就是一个鸟玩市场,这些都足够隐藏他的目的。王遂山一边逗着鸟,一边仔细的观察着每一处可能用到的地方。那天王冰、王遂山四个人打牌打到最后,牌桌的中心的几张牌分别是“白板”、“六条”、“九万”和“七筒”。白板代表着胡同;六条是说有六个保镖;九万的意思代表着国安九局,而七筒不言而喻就是指星期天。当然,他们每次的暗号都有所不同,要通过《易经》的周天运算才能够得到这些数字。如果说刘雷和赵白两个人是情报官的话,那么王遂山和王冰两个人就是杀手。上次王冰险些失手,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这次就只能有王遂山来执行这次行动。而那天他们口中的货物,指的就是王炳山的生命。王遂山、王冰四人并不是中国人,他们的真实姓名是井上田中、渡边一郎、犬养靖山和山本忠一,就在十五年前,在国内经过特种训练的他们秘密来到中国,通过一系列运作之后,成为了中国公民,一直潜伏在北京,等待着上面的命令……

王炳山的儿子住在这个地方的天泉小区,井上田中走到小区的门口,看着门口精神抖擞的保安,不由的心中一笑,从保安的眼神和脸型上可以看出,这名保安绝对不简单,虽然脸上看起来有些神游太虚,而且身体有些向右倾斜,但是眼神中无不透露着犀利,不停的观察着街面上行走的人,而微微倾斜的姿势可以看的出来他是一个左手用枪的好手。只不过他带了白手套,自己暂时还不能够肯定。

井上田中吹着口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通过了天泉小区的门口,然后拿起鸟笼嘻嘻哈哈的抖了两下,而眼睛早已经通过鸟笼看着街对面的五十六层高的金立大厦,这座大厦刚好在天泉小区的正对面,井上田中虽然知道这个地方是最好的伏击地点,但是他也明白,国安局的人一定在那个地方,看来自己这次行动不会太顺利。

井上田中并不知道自己的行动已经被泄露出来,就在他停留的这一分钟,一直严密监视此处的国安局人员已经盯上了他。事后,井上田中才知道,他的掩饰行为并没有露馅,只是国安局这次真的被他们上两次的行动给气坏了,加之这一次又是王炳生,所以不惜一切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调查这件事情,任何一个通过这个地方的人都会得到国安局的秘密调查,而正是如此,井上田中才被发现。

国安局

“今天发现了什么?被杨局痛骂的滋味可真不好受!”白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起桌子上的水一饮而尽道。“早点把他们找出来,我一定要让他们好受!”

“今天一共有十三万人通过了天泉小区的门口,我正在一点点的排查,这样大海捞针真累!”坐在电脑旁边的刘峰用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抱怨道。“要是让我找到了他们,我非好好教训他们一下!”白天点了点头,端着一杯水,走到刘峰的面前,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道:“咱们还是加紧努力吧,前方的将士在浴血奋战,我们要是拖了后腿,我们这些精英可要丢大人了!”刘峰拿过白天端过来的水,一饮而尽,然后用手在电脑键盘上敲打了几下道:“还有一万多人没有查完,看来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白天微微一笑道:“想想咱们的先辈,没有电脑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工作,我们比他们幸福多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