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纬国眼中最危险的“共谍”

浅红 收藏 1 470

核心提示:蒋纬国说他是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朱德元帅却不止一次称他“有奇功,功不可没”。他,就是传奇将军韩练成。在他功成身退之前,绝少提及个人经历。周恩来曾称赞他“要党员身份不要上将”。就连他唯一的儿子韩兢,也是经历了20余年的探索,才拨开了弥漫在他身边的重重迷雾。





他曾是西北军战将,又成了蒋介石的救命恩人,却和周恩来保持着单线联系。


蒋纬国说他是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朱德元帅却不止一次称他“有奇功,功不可没”。


他,就是传奇将军韩练成


在他功成身退之前,绝少提及个人经历。周恩来曾称赞他“要党员身份不要上将”。就连他唯一的儿子韩兢,也是经历了20余年的探索,才拨开了弥漫在他身边的重重迷雾。


不同寻常的葬礼


1984年3月7日,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韩练成将军的遗体告别仪式正在举行。36岁的韩兢与前来送别的长辈们握手致敬。这时,从小在军营长大的韩兢突然发现场面似乎有些不寻常,在这个简朴的葬礼上,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常委都送了花圈。“与当时其他去世的将军们的葬礼相比,这种规格不禁使我对此产生兴趣。”韩兢说。就是从那时开始,他做出追寻父亲足迹的决定。


当时在韩兢的手上,只有一份父亲写的自传。这是1962年,韩练成应中央军委要求写的10多页的自传,里面介绍了他从出生至1957年的主要履历。1970年,父亲将自传稿交给了儿子保管。而韩兢也一直将父亲的手稿带在身边。1973年,韩兢上了大学,这时“文化大革命”的余火尚在,为妥善保管父亲的自传稿,学机械专业的韩兢想出妙法,用液压、电工、半导体等专业符号,将文字翻译成只有自己看得懂的编码,原稿则烧掉。


父亲在把自传稿交给韩兢时,曾叮嘱他要对里面的事实进行核实,因时间久远,有些事情他自己记得也不是很清楚。父亲去世后,韩兢拿出那本“编码”版自传,反译回来,然后开始一一核实,在历史的迷雾中探索父亲的形象,由近及远,越来越清晰。


解围冯玉祥,勇救蒋介石


韩练成的父亲韩正荣是清军悍将董福祥的部将。董福祥被贬黜回宁夏后,韩正荣也随之来到宁夏安家。1908年,韩练成在宁夏固原出生。1925年投考马鸿逵陆军第七师教导队时借用了韩圭璋的中学毕业文凭,从戎后便以韩圭璋为名,直到1934年任镇江警备司令时才恢复本名。


1927年,韩在马鸿逵的军队里已当上了骑兵连长。5月中旬的一天,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司令冯玉祥的本部在北伐途中被敌人包围,韩率领的骑兵连误打误撞解了这个围,结果他成了冯玉祥心目中“共过患难”的人。


1929年,蒋介石与冯玉祥决裂。蒋介石收买马鸿逵等人倒戈反冯。马鸿逵部附蒋后改编为讨逆军第十五路军,马升任总指挥,驻守徐州,韩也随部跟从。


蒋冯爆发中原大战。冯玉祥的部队包围了蒋介石在归德(今安阳)火车站的“列车行营”,蒋介石成为瓮中之鳖。韩当时任马部第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守备归德。接到求救电话后,韩不等后援部队赶到就率部杀进重围。经一夜血战攻入车站,使蒋介石转危为安。


1930年,蒋介石给黄埔军校毕业生调查处下了一道“手谕”:“第六十四师团长韩圭璋(韩练成),见危受命,志勇可嘉,特许军校3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会知晓。”韩练成身披“黄马褂”,成了军中红人。


与周恩来同为“七哥”


在对历史谜团的抽丝剥茧中,韩兢还发现父亲跟周恩来一直保持着单线联系。


韩练成初次与周恩来相见是在1937年。当时国共两党正在商讨抗战策略,韩随白崇禧代表国民党前往。席间,周恩来以及中共的抗日态度给韩留下了深刻印象。而这期间,蒋介石及国民党的抗日态度却让韩非常不解。


1942年,韩练成已是国民党军第十六集团军的参谋长,中将军衔。此时,国防研究院成立,蒋介石指名调韩入第一期做研究员。其间,韩通过对国共双方投入抗日力量的数据研究深刻认识到,共产党是真正在抗日。当年5月,韩找人帮忙要求单独约见周恩来,阐述了自己的抗日主张,并想加入共产党。但在听了周恩来的解释后,为顾全大局,韩练成答应继续留在蒋介石的身边,隐蔽待机。


有意思的是,周恩来在秘密战线中被人称为“七哥”,而韩练成在朋友圈中也一直被人喊“七哥”,于是周恩来跟韩练成约定:“我的人来,会说是‘胡公’派来找七哥的。”从此,韩与党组织确定了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秘密工作。除了周或周本人指定的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等人之外,绝不允许任何人和他接触。


韩练成的夫人汪萍从这个时期开始,多次从经济、物资、住宿、交通等方面帮助李克农、潘汉年等人,被李克农誉为“后勤部长”。


“个人安危非所计也”


日本投降后,韩练成被任命为海南岛防卫司令,率部渡海受降。蒋介石要求他“彻底消灭共产党在岛上的游击队”。韩练成受命后,急忙将情况通过秘密途径转告给周恩来。在日后的“剿匪”行动中,韩练成总以“只发现零星游击队,没有发现主要目标”搪塞,有效地保存了我党在海南的武装琼崖纵队。


1946年秋,蒋介石发动内战。韩练成的第四十六军被调往山东战场。在这紧急关头,韩练成千方百计与党取得联系。1947年初,当第四十六军经海路途经上海时,韩练成秘密派人找到了董必武同志,在中央的秘密指示与具体安排下,韩练成与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商妥了秘密联系的方法。


在随后的莱芜战役中,韩练成将蒋介石的作战意图和完整计划,详细部署和具体指令向陈毅进行了秘密通报。此外,他还配合陈毅、粟裕大摆迷魂阵,将国民党军主力引入华野的包围圈中,经过激战,国民党军1个“绥靖”区指挥部、2个军部、7个师共5.6万余人,全部被歼,“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被俘。莱芜战役俘敌数量之多、歼敌速度之快,都创造了解放战争开始以来的最高记录。


莱芜战役结束后,韩练成谢绝了陈毅等人让他留在解放区的好意,他说:“只要能为人民有所贡献,个人安危非所计也……大谍之极,亦可无形。”随后,他毅然回到南京虎穴。蒋介石面对当年的功臣,心情很复杂,表面上还算客气,称他是“莱芜战役唯一生还的英雄”,但却再也没有给韩练成带兵实权,只委任他为总统府参军。1947年秋,韩练成的一名副官突然投江身亡。据韩兢说,韩练成与“胡公”以及李克农等手下人接头、联络都是由他来办理的。这件事对韩练成来说无疑是危险的信号。


事隔不久,白崇禧的外甥海竞强等在内的第四十六军一些被俘军官陆续被放回南京,韩练成的处境越来越危险。种种迹象表明,蒋介石听到什么了。


但是,连韩练成自己都没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白崇禧、张治中、关麟征等国民党要员纷纷出手相救,为他放行。最后,韩练成拿着“总统府”的一个中将参军唐君铂赠送的空白护照,从上海乘飞机到了香港,最后安全抵达解放区。


1948年10月,虎穴脱险的韩练成终于到达了中共中央所在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朱德、周恩来、李克农等领导亲切地同他谈心。当韩提出入党的要求时,朱德老总说:“完全可以。”周恩来表示:“如果需要我当介绍人,请把材料送给我。”后来经过中共中央批准,韩练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西柏坡的小砖房里,毛泽东在欢迎韩练成的简单家宴上,愉快地对他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新中国成立后,韩练成在军内外担任过许多重要职务,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