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中国市场的虚与实 从三个方面大剖析(图)


韩媒:中国市场的虚与实 从三个方面大剖析(图)


中国有13亿人口,是日本的10倍多。简单一算,给每人卖一个牙刷就是13亿个,给每人卖1双鞋就是13亿双。发达国家的企业,不说经济萧条,也就因为市场的成熟和人口的高龄化而苦恼,这些企业打出“从生产基地走向消费市场”的旗帜,加快走进中国的步伐并非偶然。


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这样的走势与把经济增长的重点从出口转向消费的中国经济模式的变化也一脉相承。最近欧洲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发表的长达240页的《中国消费者报告》预测说:“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的关键词为‘出口热潮’、21世纪前10年则‘住宅和基础设施’,那么今后10年将会是‘民间消费’。”


然而其间的中国市场与“13亿市场”难以同日而语。下边探讨一下中国内需市场的虚实及其展望。


一、中国果真是“13亿市场”吗?


中国民间消费只有美国的六分之一,但储蓄率很高,现在仍然是“低消费国


中国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经济大国之后,估计很快赶上日本成为世界第三经济大国(《中国日报》预测2009年已赶超了日本)。然而其间中国仍然是“储蓄率很高,但不敢打开钱包”的典型的“低消费国”。


瑞信银行估计,2009年中国的民间消费继美国、日本、德国之后位居世界第四。消费大国美国的消费占全球消费的30.3%,相比之下,中国只有其六分之一 (5.2%),差距很大。就是与人口为中国十分之一的日本相比,其消费也只有三分之二。


中国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率为37%.与美国(71%)和英国(67%)等主要发达国家无法相比,就是与日本 (55%)和韩国(48%)等其他亚洲国家相比也低。在20国集团(G20)国家中,除了石油出口占GDP大部分的沙特外,也属于最低。


而且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消费在GDP中所占比率一直下滑。消费在GDP中所占比率下降也是以出口和投资为主的其他亚洲国家的共同现象。但即使考虑到这一点,中国的“低消费”现象仍比其他国家突出。中国出现低消费现象的原因被认为有以下几点。


首先,由于中国其间采用了以投资和出口为主的发展战略,所以很多优惠政策都集中在企业,并对民间投资产生了“挤出效应”(crowding out)。一直以来,中国企业不把大部分利润分给股东,而是扣留下来或进行再投资。


但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相比创造就业岗位的效果低,雇用或家庭收入增长率低于总体经济增长。虽然中国的家庭收入一直在增加,但家庭收入在GDP中所占比率却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72%下降到了2007年的55%.


其次,中国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机制一直都不完善,个人都需要承担医疗费,并为了防老多存钱。另外,中国的住房贷款和助学贷款等消费信贷比较落后,中国消费者无法预测将来的收入并提前消费,只能拼命地攒钱。


2009年4月全球知名咨询期刊《麦肯锡季刊》以783名中国人为对象,提问“为什么储蓄?”时,受访者(可以重复选择3项答案)回答“教育”的最多,占了52%,此后依次为“应对疾病”(41%),“供养父母”(36%)和“购房”(23%)。此外,中国的流通产业比较落后,农村地区的消费机会更加受到限制。


韩媒:中国市场的虚与实 从三个方面大剖析(图)


二、中国能否成为世界经济的引擎?


家庭消费10年来增长10%,2020年有望成为第一消费大国


尽管如此,世界关注中国消费市场是因为其发展速度快。近10年来,中国的家庭消费年均增长10.9%.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资深董事Richard Dobbs接受本报电子邮件采访时预测说:“中国的民间消费若按目前的走势,到2025年将继美国、日本之后成为世界第三大消费市场。”若此,中国的民间消费在GDP中所占比率将提高到39%,按购买力评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标准,中国中产阶层人数将增加到目前美国中产阶层的2倍。


还有比这更乐观的展望。瑞信银行的首席经济师董涛展望说:“到2020年,中国的消费市场规模将达到15.94万亿美元,占全球消费市场的23.1%,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消费大国。当然这样的展望有前提,即,年均经济增长持续达到7.5-9.8%;物价上涨率保持5%;到2020年人民币升值到1美元兑换3.75元人民币(目前为6.8元)。尽管如此,这表明对中国内需市场的发展持乐观的态度。


2008年和2009年,因全球经济萧条,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出口遭受了很大的打击。在此情况下,中国的消费市场起到了“救星”作用。2009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7.6%,其中居民消费(包括政府消费)贡献率达到4个百分点,全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52.6%,这足以抵消了出口(扣出进口的净出口)降低(3.6个百分点)所产生的损失。同期,投资贡献度为7.3个百分点,远远超出消费。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自2005年以38.5%触底后,连续四年保持增长势头。


历史上看,大多数国家人均国民收入达到两三千美元时,消费者就开始打开钱包。中国2006年人均国民收入就超过了2000美元。据瑞信银行报告,2009年中国八大城市收入前10%的人群年均收入达6万美元,比2004年剧增了255%.收入后20%的人群的收入也比2004年增加50%,约达到4000美元。据同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人的储蓄率也在明显下降。2006年家庭储蓄率占可支配收入的25%,2009年则跌至12%.


此外,中国的城市化发展快速,消费倾向积极的“80后”、“90后”进入消费市场,得力于此,中国的消费市场进一步扩大。据预测,中国的城镇人口从 2008年的约6亿人增至2025年的10亿人。中国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改革开放后,实施了一个家庭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如今80后、90后已完全进入消费领域。专家预测,他们与“高储蓄,低消费”的父母一代不同,将成为消费的主要人群。


全球咨询公司贝恩公司的专家何弘基于上述消费增长展望预测说:“具有巨大购买力的一级城市目前只有3个(北京、上海、广州),但2020年将增至20 个。”他还认为,今后10年是中国企业和跨国企业争夺中国内需市场这一全球最大市场的时期。据认为,今后10是中国在构建本国品牌上取得重要发展的关键时期。


三、“新泡沫说法”是否阻碍中国经济发展?


通过紧缩政策调控发展速度,经济软着陆的可能性较高


作为“世界市场”,中国面临的主要危险之一是“新泡沫说法”。伯克利大学教授巴里-埃森格林指出:“上海房价比去年上涨了25%,北京仅在去年下半年就上涨了35%.中国市场已出现了典型的泡沫迹象。”


就在这种“泡沫”之忧下,中国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并控制商业银行信贷等,发出了紧缩政策的信号。受此影响,全球股市呈下跌趋势。


主要投行的经济学家们认为,这是中国为防止经济以“泡沫破裂”的方式硬着陆,所采取的“经济调速”措施,而且在政策干预下,中国经济软着陆的可能性很大。


欧洲投行瑞银集团(UBS)负责中国业务的经济分析师汪涛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解释说:“中国政府已在去年12月初将各家商业银行的新增贷款目标从2009 年的30%降至2010年的18%,把宏观政策的方向从‘积极扶持经济’转向‘顺应经济’。”但他又说:“今年年初中国上调存款准备金利率,第二季度将上调利率等,这一系列‘退出战略’的时期早已预料到的,因此,不会影响今年的经济增长。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利率,会产生降低过度流动性的效果。只要中国政府控制贷款奏效,会有助于减少资产泡沫风险。”他还预测,今年中国经济会增长率将达到9%以上。


野村证券负责中国业务的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评价说:“中国开始采取货币紧缩政策,是为了避免硬着陆(资产泡沫及其破灭)的先发措施。”他说,中国将在3月上调利率0.27个百分点,并以此为始,作为退出战略今年将三次上调利率,共达0.81个百分点。尽管如此,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还有望达到两位数 (10.5%)。


来源:中评社 2010-02-13 09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