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尽忠、死尽孝,少将周世忠寻母

攻占新德里 收藏 1 1441
导读:缭绕在红土地上的一曲亲情绝唱   [img]http://www.1927-08-01.com/admmin/UploadFile/200878103652482.jpg[/img] 周世忠,原名周诗忠,乳名海清。1918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二程镇周家院子村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父亲周茂银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母亲李少青是二程镇楼子李家人,自幼送到周家当童养媳,婚后为周茂银生了两个儿子。沉重的家庭负担,使周茂银感到步履维艰。为了生存,他带着次子周诗海随同村的人一起到汉口洋人烟厂做工。

缭绕在红土地上的一曲亲情绝唱

生尽忠、死尽孝,少将周世忠寻母


周世忠,原名周诗忠,乳名海清。1918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二程镇周家院子村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父亲周茂银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母亲李少青是二程镇楼子李家人,自幼送到周家当童养媳,婚后为周茂银生了两个儿子。沉重的家庭负担,使周茂银感到步履维艰。为了生存,他带着次子周诗海随同村的人一起到汉口洋人烟厂做工。

“娘,我想去参加红军……”李少青愣住了,虽然说周诗忠成天在外搞儿童团工作,也总是不归家,可真要出去当兵,做母亲的心里还是割舍不下。毕竟儿子才满十二岁。在富足的家庭里,这么大的孩子,还在母亲的怀里撒娇哩!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部队毕竟不同于地方,再说打仗也不是闹着玩的。想到这些,李少青不禁泪流双颊。

“娘!”周诗忠用手轻轻地扳着母亲的肩膀。

“娘懂道理,只是你年纪太小,部队会收吗?”“只要娘同意,他们肯定能收我,前天,我在去王家田的路上,就看见队伍里有我这么大年龄的小伢……”

天刚破晓,李少青就起床在湾里东拼西凑了一点挂面和鸡蛋。她是想让儿子在临走前能吃上一顿鸡蛋挂面。鸡蛋挂面现在来看算不了什么,可在当时,它却饱含着母亲对儿子的关爱。长长的面条是吉利的象征,也是慈母对儿子的祝福。从此,周诗忠踏上了坎坷漫长的革命征途。

儿子随部队走了,家里的日子越过越艰难,李少青只好前往汉口的洋人烟厂寻找丈夫周茂银。 

周茂银自从带着次子周诗海到汉口洋人烟厂打工以来,生活也十分困难。非人的童工生活让幼小的周诗海严重的营养不良,后来又染上瘟疫,不治身亡,周父也因为患上肺病被洋人烟厂除了名,没有办法他只有拖着重病的身子返回到故乡周家院子。正在这个当口,李少青前往汉口寻夫,夫妻俩就这样相互错开了。周父回家不到半年,因病重得不到医治,凄惨地离开了人世。而这些情况,正在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浴血奋战的周世忠却全然不知。

光阴荏苒,新中国成立了,人民翻身做了主人。周家院子的穷苦人扬眉吐气,开始在战争的废墟上重新建造自己的美好家园。就象当时战乱中所有不幸的家庭一样,每年清明,除了周茂银的大哥周茂金和侄子周少山还为他烧一堆纸钱,在坟上培几锹新土外,所有属于周茂银这一家人的印象已渐渐地在村民的印象中淡漠了。

1950年的一天,周茂金家突然收到一封信,信封上写的是:黄安县出西门25里路周家院子周开焱老人收;周开焱是周茂金的父亲,也是周世忠的爷爷。当周少山打开信封后,才知道当年出去当红军的周世忠还活着,并且现在还是解放军某部的军参谋长。信中,周世忠还问自己父母兄弟的情况怎么样,并托周开焱老人将他的情况转告家人。周茂金听了这封信后又惊又喜,马上嘱咐周少山回信,将周世忠参军后,家里的变故如实地告诉他,并希望周世忠能抽空回家乡看看。

1953年6月, 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兵团战术教授会主任,高等军事学院合同战术教授会主任的周世忠,经刘伯承院长的批准,回乡探亲。 吉普车在通往家乡的简易公路上行驶着,周世忠的心情就象颠簸在公路上的汽车一样不能平静。整整20年啊!当年的放牛娃如今已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位高级将领。在这20年中,他失去了父亲和兄弟,再加上还有下落不明的母亲。晚上,在昏暗的梓油灯下,乡亲们都涌到了周茂金家来看望这位离家多年的将军,望着济济一堂的乡亲们,周世忠动情地说:十分感谢各位父老乡亲对我的关心,我在外从军多年,家里的事多亏你们照应,现在我父亲和兄弟都已不在人世了,唯一可能活着的就是我母亲,根据我大伯和少山兄弟的推测,我娘如果健在的话,很有可能就在武汉市内。这次,我回南京时,准备请《武汉晚报》登一则寻母启事,同时也拜托你们在乡下继续打听,我相信我娘一定还活在世上。

周世忠走后,周少山等人也在家乡积极寻访李少青的下落。经多方查找,终于从二程区新寨大李家村一个名叫韩精灵的生意人那里获知,韩在两年前曾见过李少青,说老人住在江边的茅棚里,生活十分艰苦。

李少青的确就在武昌。当年她随乡人一起来到汉口,不仅寻人未果连盘缠也被人偷走了。兵荒马乱的岁月,她有家不能归,只好流落在武昌一带给人帮佣维生。后从同乡的口中得知丈夫和儿子的死讯,她大病一场,从此断绝了回乡的念头。

周茂金几经周折,于1954年夏天在武昌大岸咀附近找到了李少青,并将她接回周家院子。得知母亲健在的消息,周世忠忙让夫人张英赶回红安,将母亲接到了南京。 

“娘”李少青刚被张英扶下火车,就发现一个高大魁梧的军人扑了过来。她一愣神后,马上认出扑过来的军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儿子。母亲用双臂把儿子紧紧地抱住,泪水湿透了衣襟。当晚,母子俩整整谈了一个通宵,说不尽的酸甜苦辣,道不完的悲欢离合,儿媳张英陪在一旁也流了一夜的眼泪。 9T/<x-FD

母亲来后,虽然工作很忙,但周世忠每天都亲自过问老人的衣食起居,一有空闲,便同老人坐在一起拉家常,忆往事。尽管儿子、媳妇十分尽孝,可老人却不适应荷枪实弹,紧张神秘的军营气氛,住了大半年,便吵着要回老家。周世忠见母亲实在留不住,只好给二程区政府寄去500元钱,请他们在周家院子盖两间瓦房。安排妥当后, 才将母亲送回老家,并且每月准时给老人寄去生活费。此后,无论周世忠走到哪里,即使自己不能回红安,总忘不了吩咐妻子、儿女到红安看望老人。

1969年的冬天,周世忠将军利用在河南考察战备通信工作之便,回故乡探望母亲。汽车由河南省新县驶入红安县后,周世忠将军显得十分兴奋,不时指着这座山、那条河,向张英和随行人员叙说当年在部队中转战于此的情景,车到二程区时,将军十分激动:“快到家啦,老人家还不知道我要回来看她噢!” “哎,你说这时候娘在忙啥呢?”将军向夫人张英说。将军让汽车泊在公路边后,徒步走向了周家院子。

当周世忠一行迈进家门时,发现母亲正埋头忙着喂猪。周世忠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轻轻唤了声:“娘,我回来了!”母亲放下猪食盆,惊喜地打量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儿子和媳妇。 “噢,真的是海清呀!”老人兴奋地喊道。周世忠忙伸手紧紧地搂扶着母亲。此刻,周家院子的乡亲也都闻信赶来看望周世忠将军。老人高兴地招呼大家坐下,然后说:“我去烧茶喝……”周世忠想让母亲坐下休息,但犟不过母亲,于是就和母亲一起忙乎开……周世忠从中午进家门直到第二天离开,没有离开家半步,一直陪伴着他的母亲,入夜后,母亲房里那盏温馨的油灯伴着母子俩的乡音直到很晚、很晚。

1975年9月,周世忠调到武汉军区担任副司令员的职务, 他再次将母亲接到了身边,谁知老人在武汉住了一年多时间,便又嚷着要回家。不久,二程区委的阙裕安同志来汉口看望周司令员。在老人的一再要求下,周世忠只好同意母亲回乡居住。

临行前,周世忠将阙裕安拉到一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说道:“现在条件好了,我想伴着我娘度过她的晚年,既然娘决意要回家去,那也只能按娘的想法去做。只是老人年事已高,这次回去后,我想让她一个人在周家院子住怕是不可能的了,这只有麻烦区的同志,看是不是请你们帮忙,给老人在区里租个地方住,然后请个人招呼她,按她自己的生活习惯过,钱不够就跟我打招呼,这样的话,老人有什么事离区里近,与我联系也方便些。”

“此外,老人如果有病,你们要敦促她上医院,她不爱吃药,而且忘性大,这些你们要给招呼她的人交待清楚……”此刻的周世忠,完全不像是一个统兵的将军,而是一位多情、耐心、细致的孝子。 

老人回乡后,便住在区政府里,莫看老人的儿子是个司令员,可她的生活却十分简朴。平日总是粗茶淡饭,奢移的时候,恐怕也就是菜碗里多一点皮子、豆腐。两个月后,将军在公差途中,又顺便到二程区政府看望母亲,这也是将军最后一次见到母亲。在区政府里,将军向招呼老人的姑娘艳伢,详细询问了母亲的生活情况,陪在一旁的阙裕安笑着对将军说,回来后,老人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就是日子过得比较简朴,前天我还笑着跟她说:“老人家,您儿子当司令员有钱咧!您使劲地吃、不要紧的。”可老人家说:“没得钱咧,世忠屋的一大家子人,开销几大咧!再说有点钱也都是把得我了。”

听着阙裕安的一席笑谈,将军却没有笑。此刻,他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齐都涌上心头。他转过脸,对母亲说:“娘,你都这把岁数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从这个月起我每个月寄40元来。”老人刚要推辞,将军马上对她说:“娘,您不要说了,我这个当司令员的,如果连自己的亲娘都养不好,不光是我的良心过不去,就是在世人面前我也不好交待。”

1978年2月,老人无疾而终,消息传到武汉, 年近六旬的周世忠哭了。当他问及老人去世前有什么交待时,得到的回答是老人死前只说了一句话:“我想睡棺材。”将军沉默了,是啊!老人苦难一生,从没有向谁提过什么要求。然而老人临终的唯一要求却又难倒了将军,让他左右为难,这位正准备回家的将军,只好让儿子周昌顺和周卫明回家乡去给奶奶料理后事。为了老太太的遗愿,将军却不能最后再看母亲一眼,这是将军的原则,同样也是一种无奈。

1988年3月,周世忠又一次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乡红安,期间,在红安县委副书记傅德辉的陪同下,他回到了周家院子,给父母亲扫墓。

整整的10年啊!母亲坟上的草绿了又枯,枯了又绿。年届古稀的周世忠老将军毕恭毕敬地肃立在母亲的坟前,声泪俱下:“娘,我是世忠啊!是您的海清呀!您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我好想您呀……”将军的一系话,让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最后,周世忠在警卫人员的连扶带拉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母亲的坟头。

1992年清明的一天,一辆普通的军用吉普车停在周家院子周少山家的门口。遵照周世忠将军的遗愿,周昌顺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家了。“叔,爸爸生前特别交待,让我把他的骨灰带两把回来撒在奶奶的坟前……”周昌顺哽咽着对周少山说道。

从此,李少青老人的坟前多了两棵柏树,在每棵树的下面,都撒了一把将军的骨灰,周世忠和母亲终于能够永远的在一起了。如今,柏树蓬勃地生长着,它用勃勃的生机向人们讲述着一位共和国将军“生前尽忠,死后尽孝”的故事。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