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商业贿赂,中国人其实早已经见怪不怪了,瑞星行贿420万,其实也不算什么大数目。现在随便拎出一个腐败案件,受贿金额如果只有区区数百万,媒体都不好意思说,老百姓也没有兴趣听。即使像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受贿近2亿,也没掀起多大的波澜。腐败吗,多一个零,少一个零,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基本没有概念--都一样。

你行贿受贿,吃喝嫖赌,当然是自己爽了,但至少没有造成其他人身体、心理上的痛苦。但是,如果你把别人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那就不一样了。瑞星买通执法机关的腐败分子,报假案、造假证、出假报告,将竞争对手东方微点定性为故意传播病毒的刑事犯罪,导致微点的高官被非法拘禁11个月,一些微点员工在全国被通缉,被迫流离失所,背井离乡,逢年过节只能偷偷摸摸地到公用电话间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

因此,从这个角度讲,瑞星作为这个冤案的制造者,欠被害者一个道歉!

看一看田亚葵,就是被非法拘禁11个月的微点高管,原来头发是黑的,现在全白了。一夜变白头的,最著名的莫过于伍子胥了。头发由黑变白,那是气的,急的。气的是,瑞星无中生有,歪曲事实,颠倒黑白,造谣污蔑的手法纯熟,公众媒体纷纷上当,让受害者有口莫辩;急的是,这样的冤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有可能如同石入大海,永远没有辨明自己清白的机会,永远被定性刑事犯罪分子了。

2009年2月份瑞星发表官方声明,声称如实报道这个冤案的科技日报记者王学武“捏造歪曲事实、颠倒黑白”,诽谤瑞星公司。它的一个常务副总都被拘押起来了,而且瑞星心里面很清楚自己才是“捏造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那一方,但是不到最后一刻,它就像鸭子嘴一样,肉烂锅里嘴还硬。

证据确凿,铁证如山,现在,直到它买通的官员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瑞星也没有表示出一个道歉。相反,这个善于造谣、惯于造假的公司,在案件开审的前几天,故意挑起与竞争对手的口水战,意图把公众的吸引力转移到口水战上来。瑞星的领导肯定古文学的不好,这一招其实不叫围魏救赵,不叫声东击西,更不是暗度陈仓。记好了,这一招叫掩耳盗铃。

瑞星的计划很简单,把口水战的规模升级扩大,让老百姓一看到瑞星两个字就头疼,就心烦,就不愿意看。这样,既可以压倒媒体报道瑞星构陷冤案的报道,也可以顺带把竞争对手抹黑。

你说,一个公司不务正业,不好好在技术产品上下功夫,整天把心思放在造谣上,把造谣当做一项自己的核心业务来运营,这样的公司能不倒吗?

瑞星如同冲向悬崖的一头固执的野驴,我要悬崖勒驴,对瑞星大声疾呼:瑞星,为了让你恢复人性,我强烈要求你站出来,向被害者说一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