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回春谷南峰高有五百余丈,通体由一块块润泽的绿色玉石构成。玉石之间,生有矮松奇柏,其间又点缀着三五片云芝、两三茎参花,大片的藤萝上,一株株吊钟似的兰花寄生其上,兰花盛开时馥郁的清香能飘出数千丈远。山体之中有无数相互贯穿的拳头粗细孔洞,一缕缕如雾如烟的紫气自山体周身数万个孔洞慢慢的升腾而起,将山体整个拢在了里面。


林逍、药儿在一名身穿杏黄色道袍的道人带领下来到山前,林逍只觉一缕缕凉气主动的钻进了身体,一时间通体舒畅。这座高峰之下的地脉蕴藏的灵气,实在是惊人到了极点。大罗丹道的丹房,就在这座妙不可言的高峰之下。一丝丝的紫色雾气不断的自天空坠下,在那一进进的丹房屋顶上溅起了一团团紫色的气团,缓缓的随风涌荡。


带路的道人道号青兀,是一名在大罗丹道修练了有近百年的老人。前些日子,青兀才借助丹药的力量结成了金丹,容貌正处于从苍老向中青年转变的关头,他的头发已经恢复了漆黑光亮,上半张脸蛋也变得皮肤致密光洁,但是下半张脸却依旧是皱纹处处密布着老人斑,看起来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因为刚刚金丹大成的关系,青兀的心情极好,他一路向林逍指点着各处丹房的布置,详细的介绍每一处丹房的功效。


大罗丹道的丹房共有八进,自内而外分别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等级的丹炉。其中天字号丹炉只有一尊,地字号丹炉只有三尊,玄字号丹炉只有七尊,黄字号丹炉则只有十三尊。宇、宙、洪、荒四个等级的丹炉,则从数十尊一直到近千尊,数量多少各自不等。每一等级的丹炉,都对应了一个品级的灵丹,其中天字号丹炉,就传说能炼出神妙无比的仙丹。


当然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的丹炉,已经有接近两千年无人能够使用了。


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正在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急速消散,两千年前,还能找到修为接近仙人的修士开启天字号的丹炉。但是如今,大罗丹道中“丹”字辈的长老里,也只有丹翎道人一个人能够开启宇字号的丹炉,其他的长老最多也就只能开启宙字号丹炉。


大罗丹道典籍中记载的无数灵丹妙药,也因为这个关系而绝传了一大半。所有的丹方典籍中都有记载,炼丹的法诀也保存得很是完善。但是如今修道界的修为普遍低微,这是实力不济的缘故,却和那些丹房和法诀没有半点儿关系了。


青兀道人很是唏嘘的对林逍叹道:“正是这样,如今我大罗丹道在修道界的地位益发的重要。天地灵气稀少,想要让后进门人能够在寿限到来之前结成金丹或者元婴,也就只有大量的向我们大罗丹道采购各种丹药了。”


药儿突然一把拎住了林逍的耳朵,将他的脸扯得面向了自己。她很得意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笑道:“小师弟,这次元宗定制了许多许多许多的丹药,师姐也在里面炼制了很多很多很多。乖乖的向师姐学炼丹,嗯,嗯,师姐会好好的传授你各种法门的。”


青兀的脸蛋一阵的抽搐,歪着脸斜斜的瞥了药儿一眼。


没错,这五年为了给元宗炼制丹药,药儿也在里面出了很大的力气。但是她五年时间弄得七座丹炉裂开,她炼成的那些丹药换回来的各种材料,也就堪堪能用来修补那七座丹炉的。加上半年前她弄爆的那座丹炉……丹房的管事弟子,如今哪个见了她不头疼?


不等青兀继续指点呢,药儿已经一手拉住了林逍,拖着他飞一样的跑进了丹房里。她熟门熟路的在丹房中一阵乱转,最后到了一处长有近千丈、宽有近百丈,一字儿排开了一百座高有三丈许丹炉的大房间内。一百座丹炉,每一座炉内正是青烟缭绕、赤火蒸腾,扑面而来的热浪令得林逍通体“刷”的一下布满了汗水,随后随着那火力被吸入身体,林逍的面孔突然一红,只觉得浑身精力无限、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充满了力量。


“呼!”林逍猛的吐了一口气,离火真气在体内奔涌,他吐出的气息和扑面而来的热浪一阵冲腾,居然闪出了几线火星。


“哇!小师弟,你会喷火玩?”药儿大为惊讶的看着林逍,随后又摇了摇头,似乎喷火对于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太希罕的事情。她拉着林逍的手,围着这个大丹房走了一圈,笑道:“师娘说了,这里是荒字号丹房内最大的一个。平时常年要有一百多个火工道人在这里轮值照看炉火,但是你来了嘛……嗯,这个丹房就交给你一个人了。”


用力的拍打着林逍的肩膀,药儿学着丹霞的口吻温和的安抚林逍道:“好好干,这里的炉火对你的修为很有帮助。等你的真火诀修练到了第五层,就可以离开荒字号丹房,去洪字号丹房了。到了那时候,你一口气放三五个掌心雷,也不会晕倒了。”药儿对于林逍一道掌心雷劈出就晕倒在地的事情还是有点耿耿于怀,这个时候还不忘记用一口气多放几个掌心雷来安抚林逍。


静静的看了一阵眼前一百口巨大的丹炉,林逍很是平静的问道:“药儿师姐,大概我要用多久,才能修练到真火诀第五层?”


药儿飞快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歪着脑袋沉吟道:“唔,谷内传说中最快的用了一年不到,最慢的嘛……青兀师兄,最慢的一位同门,花了多少年才修练到真火诀的第五层啊?”


匆匆赶上来的青兀看到药儿拉着林逍的手老老实实的站在距离丹炉还有七八丈远的地方,并没有胡乱的往丹炉里丢什么稀奇古怪的药草进去,这才猛的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呵呵”笑道:“哦,最慢的么,是洪字号丹房中的一位师弟,他是六成的火性、四成的土性属性,他修炼真火诀,足足花费了七十九年,才突破到第五层。嗯,就是去年才升去了洪字号丹房。”


“七十九年啊?”林逍的眼珠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


药儿急忙拍了拍林逍的脸蛋,好像哄小孩一样轻言细语的安慰道:“小师弟别急,你比那个笨蛋师兄聪明多了,你也许不可能只花一年不到就修练到第五层,但是,想来也不用七十九年罢?”歪着脑袋想了想,药儿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嗯,也许你只要花三五十年,也就修练到第五层了。”


听了药儿的话,林逍的心中一阵的憋闷,他有一种想挥刀抹脖子的冲动。就在这个丹房里,什么事情都不做的修炼三五十年?林逍同样觉得自己的前路漫漫,看不到一点儿亮光。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一大把年纪了,白发苍苍的他还守在这丹房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烧火、烧火、烧火!


“不能这样的。”林逍用力的抿了抿嘴唇,他的唇线弯成了一柄很漂亮的小弯刀,使得他一时间变得英气勃勃,煞是有了点成年男人的味道。林逍想起了寂魔门,想起了无天令主,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不能这样的,我,一定要尽快的增强自己的实力!”


药儿歪着头看着林逍。林逍抿嘴的表情,给了她很大的——困惑。为什么林逍抿嘴的时候,她就觉得林逍是这么的好看呢?


“好看,嗯,是好看!”药儿笑得傻乎乎的,她觉得,林逍比她养的那几只小兔子什么的,好看多了。


青兀看到药儿那发傻的表情,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到了丹房角落里的一扇小门中。过了一会儿,青兀抱了足足有两尺多高的一叠书本走了出来,重重的将那书本往地上一放。青兀指着那些泛黄的书本笑道:“林逍师弟,这里就是荒字号丹房内所能炼制的所有丹药的丹方和它们需要的火候的记载。嗯,荒字号药房如今能炼制三百一十七种最常见的丹药,以后这些丹炉的炉火,就归你一人掌握,你得尽快的将这些记载给背熟了。”


歇了一口气,青兀又继续交待道:“药儿师妹,分配给你负责的丹炉,就在这间丹房内。你也得担负起教授林逍师弟入门常识的责任来。至于那些深奥不解的地方,丹浮生师叔也会向林逍师弟解惑的。”


“这间丹房最近半个月内不会开炉炼药,林师弟尽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将这些丹房和手诀、火候记下。”青兀微笑道:“林师弟无聊的时候,也可以自己尝试着炼制一下辟谷丹之类的基本丹药熟熟手。所需的基本药材,一旁的药库内有足够的储量,基本药材可以随意取用,却是无妨的。”交待清楚了一切,青兀又给林逍偷偷的叮嘱了几句,要他一定要小心和药儿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才有点担心的离开了丹房。


青兀一走,药儿就有如偷米吃的老鼠,偷偷摸摸的来到了丹炉边。


正待运功将丹炉的盖儿打开,药儿猛不丁的感应到林逍正盯着自己。有点气恼的回过头去,药儿皱眉道:“看着我干什么?赶快去背书,这些东西记得人头疼死了,我当年可是花了三个月还没背熟的。嗯,我上次弄到一张好玩的丹房,正好拿来‘熟熟手’!”


施展师姐的威风,药儿强令林逍去背书,自己则是从袖子里掏出了几份药材,兴致勃勃的按照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丹房开炉炼药。


林逍抱着一本书本儿啃了大概一顿饭时间,却突然想起了青兀临走前的交待,心中大是觉得不对劲。


抬起头来,林逍看向了正在炼药的药儿,一时间吓得魂飞天外!


也不知道药儿捣了些什么鬼,她面前的那座丹炉内的紫烟赤火冲起来足足有十几丈高,丹炉整体都被烧红了!药儿正手忙脚乱的施展灵诀压制火势,但是哪里能压制得住?


气喘吁吁的药儿最终绝望的尖叫了起来:“完蛋啦……又要炸啦……”


熟极而流的将手往腰带上一拍,药儿腰带上的一片灵符“啪”的一声闪出一片强烈的青光,将她牢牢的护在了里面。


丹炉剧烈的震抖起来,眼看丹炉就要炸开。


就这个时候,林逍却突然猛扑了起来,朝那丹炉飞扑而去。


药儿吓得魂飞天外的大叫道:“小师弟!你疯了?”


她手忙脚乱的想要抓住林逍,但是哪里来得及?眼看着林逍小小的身体,就这么扑进了呼呼喷涌而出的炉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