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风云变幻(七)

烈焰红星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在帝国军事情报总局山东分局的审讯室里。 罗洋一边拼命回想一边说:“他有一次来电话说,打了胜仗,立了大功,有个什么长官,好像是什么政治部的比较赏识他,说要给他升官呢。” “嗯,他有没有说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具体是干什么的?”徐海觉得这是条线索。 “没有说清,第二次来电话说,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在帝国军事情报总局山东分局的审讯室里。

罗洋一边拼命回想一边说:“他有一次来电话说,打了胜仗,立了大功,有个什么长官,好像是什么政治部的比较赏识他,说要给他升官呢。”

“嗯,他有没有说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具体是干什么的?”徐海觉得这是条线索。

“没有说清,第二次来电话说,他已经到司令部工作了,还当了个挺重要的官,在大官身边工作了。”罗洋继续回忆着,“哦对了,那个提拔他的人好像姓张,我哥哥叫那人什么张科长的。”

“嗯,你继续,你哥有没有女朋友或者什么好朋友之类的。”徐海想把范围弄宽点。

“好像有一个女朋友。”罗洋不假思索的说。

“好,讲具体一点。”

“他说是个什么歌女之类的,只是人长得很漂亮。我妈叫他千万考虑清楚,说当兵的找个歌女说出去让人笑话,再说他又在大官身边工作了。”罗洋喝了口水,“我哥说他知道,那女的也叫他别出去说,后来发展的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他没说叫什么名字?”徐海有点失望了。

“没有,上礼拜,他打个电话回来,说有很重要的任务,可能回不来了,说寄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回来,让我们尽快找个地方搬家。”说到这里罗洋忍不住哭了,“当时妈妈叫他千万小心,还让他放心去执行任务。我当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唔……唔……”

后来,徐海又问了一些别的问题,调查了一下罗涛一家在济南的社会关系。

26日上午,就在刘仁俊安排完了174团的部署后,徐涛用保密电话联系到了刘仁俊,把自己在济南调查到的情况告诉了刘仁俊。刘仁俊又问他遇到保安总局的人没有,在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后,刘仁俊明白了,肖克勤的主要目的是要把康正业和军队和刺杀牵上关系,而罗涛已经畏罪潜逃,似乎肖克勤对他的兴趣不大。

接着,刘仁俊叫徐海把罗洋秘密押送到平壤来,然后叫徐海马上带人去北京,主要监视康正业和李运,还有要密切注意在北京各个驻军部队的动向。

而在平壤,26日一天过去了,对罗涛身边的战友进行询问,居然都得到的答复是罗涛没有女朋友,至少他们都不知道。关于罗涛为何得到晋升,政治部的人说他是因战功正常晋升。但是刘仁俊还是叫调查姓张的、主管人事行政的科长,这就找到了政工科长张贤亮。可是张贤亮一口咬定罗涛的晋升使得到了温尚武首肯的。这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温尚武那,等于没有调查。

刘仁俊和江美娜这边毫无进展,可是肖克勤那边可没闲着,一连传唤了五十多名将军和大校级军官到保安局的审讯室,温尚武和杜宇衡以及刘仁俊的老战友们就在其中。

在昏暗的审讯室里,肖克勤不慌不忙的抽着烟:“我说,老温啊,别死猪不怕开水烫啊,什么都不说,那怎么行啊。”

已经被动过刑的温尚武看着他冷笑着:“你,你他妈的还不配和我讲话,老子什么也没干,我交代什么?”

“哈哈!嘴硬啊,老子是大将,你算什么东西,老子还没资格?”

“你他妈别笑掉我的大牙!老子肩上的三颗星是一仗一仗打出来的,流的也是自己的血。你呢,个王八蛋,四颗星又怎的!全他妈是害人不浅,背后暗箭伤人,流的是别人的血。我呸!”

“好好好!你他妈的听好了,这次你的警卫参谋就是刺客,我已经调查过现场了,就是他在下午最后一个离开的包厢,包厢里的炸弹就是他放的。”肖克勤狞笑着,“你敢说跟你没关系?反正皇上是龙颜大怒,老子有尚方宝剑,你不说,行啊,来点高级的。赫成明,给他上电刑。妈的,那些不说的军官也给老子用刑。”

“局座,这些都是高级将领啊,最低的也是师级,还都管着兵呢,不好用大刑吧。”赫成明倒是个胆小的。

“怕什么,这件事军队难脱干系的人多了,这几个人算什么,这次有皇上和卢总理给咱们撑腰,怕什么,动刑!”

一声声惨叫从监狱里传出来,但是,这些铁血的军人们没有一个开口,没有被屈打成招。

27日一天,刘仁俊的专案组仍然没有进展。

对于各方来说。皇帝一来伤没痊愈不便远途劳顿,二来为了镇住驻朝鲜的部队让下级军官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没有离开朝鲜。卢敬倒是三天两头的去皇帝那里早请示晚汇报,说什么有的军官已经承认了,但有的还在死硬狡辩,肖克勤正在连夜审讯,不日就可破案。

康正业被软禁起来后,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有种不好的预感,既然自己被软禁,那就是皇帝没死或者皇帝死了而卢敬或者林项东等人在互相掐脖子。这时李运也快坐不住了,在禁卫军里的人也在催促李运,可是没有康正业的消息李运又怎么敢动呢。

山县敏夫一伙已经把罗涛扔进海里了,正等着看下文,由于唐帝国迟迟不敢公布遇刺事件,所以他认为皇帝死了,就算没死也是离死不远了,现在唐帝国高层正在争夺皇位。自己算是大功告成了。

林项东和徐仲承每天都与邢文军、季献捷联系,现在许期忠死了(25日因抢救无效许期忠死亡,外交部长孟希文也死了),季献捷主持国防部工作。皇帝逾期未归,北京也是谣言四起,邢文军、季献捷坐镇北京胆子也不轻啊,还要面对卢敬一派的人扇阴风点鬼火,头都大了。而林项东和徐仲承在27日夜,冒死晋见皇帝,向李玄说明,现在大量高级军官被抓,部队军心浮动,希望能够去探监,看看将领们,卢敬死活不让。后来刘仁俊赶到了,向皇帝说为了调查案子必须审问一下部分被保安总局关起来的军官。李玄本来连这也不想答应,可是想想,万一这些军官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也说不过去,肖克勤的手段他自己也清楚,于是才极不情愿的同意了,但只准刘仁俊的专案组去三个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