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风云变幻(六)

烈焰红星 收藏 2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4月26日早上八点,平壤顺天机场。 刘仁俊带着徐树铮、王根生、江美娜一行以及一个警卫连在机场等着自己的增援部队——174特种作战团。 不一会儿,天空中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一大群黑影出现了。 “刑副总长是下血本了,一下子动用了一百多架运输机,一个特种团五千多人都给运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4月26日早上八点,平壤顺天机场。

刘仁俊带着徐树铮、王根生、江美娜一行以及一个警卫连在机场等着自己的增援部队——174特种作战团。

不一会儿,天空中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一大群黑影出现了。

“刑副总长是下血本了,一下子动用了一百多架运输机,一个特种团五千多人都给运来了。”徐树铮作为侦查局副局长正好管这支部队。

“好啊,他们来了我就放心了,不然还不让肖克勤那老小子压着我玩儿。”刘仁俊看到部队腰杆也硬了许多。

领头的飞机刚刚停稳,一个上校就下来了。

“报告首长,总参174特种作战团奉命赶到,请指示,团长蒋巨辉。”蒋团长大声报告。

“好的,蒋团长,一路辛苦。我就是刘仁俊,现在暂时指挥你们。你们团的编制是什么?”刘仁俊直奔主题。

“是,我们团按照800人一个营,共编有六个营,另外还有团部600人,后勤没来,全团共计5400人来到平壤。”蒋巨辉回答。

“好啊好啊,来的不少,而且都是精英。”刘仁俊上去一拍蒋巨辉的肩膀,“走,蒋团长,上车再说。”

在车上,刘仁俊把情况向蒋巨辉说明了,在按照自己的设想吧174团分布在平壤各个主要地点。174团警卫连和刘仁俊自己的警卫连都是精英部队里的精锐留在了身边。

整个帝国驻朝鲜部队都陷入了混乱,许多高级军官,特别是在朝鲜战争中立功晋升的军官都被肖克勤逮捕了,关在了平壤城外的监狱里。保安总局的审讯方法很简单,刑讯逼供就是拿手好戏,看样子,卢敬想把这些军官一网打尽,在杀鸡给猴看,想在军中立威多拉些人跟着李正。这一点,军队高层看的是一清二楚,刘仁俊更是如此,只是李玄似乎被遇刺的仇恨蒙住了眼睛,居然任由肖克勤胡作非为。

25日晚上,徐海带着人坐驻朝鲜部队海军的运输机到了青岛,然后在军情总局山东分局人员的协同下来到了济南。

根据总政治部干部部传过来的档案,罗涛一家住在城东的顺风街上,但是一到那条街才知道罗涛家出事了,就在24日晚上,罗涛的母亲在家里遇害了。但是他的弟弟罗洋没有死,据他说是到同学家里去了,没有回家所以才躲过了一劫。但是警察们从现场来看觉得不是一般人所为,加上案情复杂,所以把罗洋带回了局里协助调查。

“快,去市局,去晚了就完了。”徐海马上命令。

五辆吉普车在大街上飞奔,向济南市警察局驶去。到了警察局,徐海亮出证件,要求要调查罗涛一案:“叫你们局长来,这件案子有我们军情局接手了,我们要马上见罗洋。”

“局长不在,我是值班的,我做不了主啊……”值班警察吓坏了。

“我告诉你,事关重大,要是出了事,你可负不起责。”徐海把枪掏了出来指着警察,“说,罗洋在哪?”

“啊……额……楼上207”警察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马上给局长打电话。

徐海等人管不了那么多,一下子冲了上去。冲到207门口,门被锁了,里面传出一阵搏斗的声音。

徐海急中生智,朝门锁就是一枪。

“啪!”

徐海一脚踢开门:“都他妈不许动!”

只见房间里有三个黑影,其中两个正往窗户上翻,有一个还举枪还击。

“啪!啪!”

徐海迅速扑到:“给我上!”一群军情局的人冲了进去。双方对射了几枪,一个黑影被击中,另一个翻身跳下窗户。

灯被打开了,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手臂被刺了一刀躺在地上。一个穿黑衣的人肩上中了一枪倒在地上。

“去追那个跑了的!”徐海叫道,五个军官也翻窗户追出去了,“什么警察局,连个守门的都没有,死了人他们也不知道,马上审讯。”

通过询问,那个学生摸样的人就是罗洋,而另外两个人是来杀他的。通过对黑衣人的初步审讯他只承认自己是小偷,因偷窃不成起了杀机。正在这时,警察局长来了,徐海说明了情况。这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长怎么惹得起军情局的少将啊,满头大汗的局长于是立马放人把案子交给了徐海。

徐海又将人带回了军情局山东分局,徐海告诉罗洋:“你哥哥参与了一次很严重的事件,我们需要你的配合,这有这样才能救你哥哥。而且那些坏人害怕我们找到你们,所以才把你妈妈杀害,而且要灭你的口。现在,你把你所知道的关于你哥哥的情况告诉我们,我们才能给你妈妈报仇。”

罗洋和罗涛并不是同一个妈妈生的,但是一家人非常和睦,罗洋的妈妈也一直把罗涛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一家人感情很深。但作为一个高中生,罗洋还是被吓了一大跳,隔了将近十分钟才慢慢说:“哥哥自从去年在朝鲜打了胜仗之后,一直很顺利的,我记得前后打过几次长途电话回家,可是没怎么写信。”

“嗯,你好好回忆回忆,电话里他都说了些什么,越详细越好。”徐海追问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