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王教官非常难得的脸红了一下,最后只好摆了摆手,把大家给解散掉了。瞬间的自由,所有人都得意的忘乎所以,各自抱成一团,激烈的讨论着鸟蛋刚才的反应,甚至还讨论了造成鸟蛋那样反应的原因,有他想到的也有他想不到的。连可能是尿裤子了,所以不敢坐下来,被王教官指名道姓后才迫不得已而坐下,所以才会有刚才的那种反应也被想出来了。

鸟蛋身边无可厚非的围了很多人,有的甚至是鸟蛋根本不认识的,而美中不足的是没一个女的。不过他们大部分都没上来和鸟蛋搭讪,只是在外围看着热闹,只有一个人比较例外,他是鸟蛋第一个在实验结识的异地同班同学,除去寝室的部分。

那人不同于其他那些在外围游荡的人,而是直接走了上来,拍了拍鸟蛋的肩膀,等吸引了鸟蛋的目光后才道:“这么牛逼的啊!”

鸟蛋友好的对他笑了笑,他也以傻笑回应了一下,然后就这样离开了,后来,鸟蛋知道这人叫轮胎。

其实,外人所不知道的是,这其间,鸟蛋已经牢牢的锁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伊。

鸟蛋因为一直练武的缘故,所以视力想当的棒,虽然伊现在已经走过了风雨篮球场,还跨过了人工河流经的那个区域,开始沿着河岸往食堂的正门走去了。眼看伊已经有走进鸟蛋的视眼盲区,消失在他的视眼里的可能,他再也把持不住了,对旁边的风油精道:“去食堂买东西吃!”

“好啊!”风油精马上道。

“就等你这句话了!”小强大概打算从此追随在鸟蛋的身边了,听到了这话后急不可耐的带头往食堂方向走去。

“去去去!”最后大家浩浩荡荡的往食堂走去,这样一来,鸟蛋又可以看到伊了。

据传言称,但凡得斗鸡眼的,虽然看上去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可实际却只能看到很小的一个区域,而现在的鸟蛋虽然不是斗鸡眼,但也只能看到伊一个身影,所以无外乎就是一个斗鸡眼。

最后鸟蛋如愿以偿的跟着伊的屁股从操场跟到食堂的小店然后又跟到了操场,最后因为已经走到自己的营地,所以不能再跟下去了,可鸟蛋也很会划算,朝着伊的方向坐了下来,用的还是王教官刚刚教的姿势。

王教官在食堂里爽够了后,屁颠屁颠的回来了,等看大家三三两两的围成一圈,显然是休息的差不多已经开始闲聊了,于是就又开始了训练。

鸟蛋千万分不情愿的收回了沾在伊身上的眼球,但仍不忘将自己的眼球移到左边眼框的边缘地带,可不小心被风油精看了一下,马上就装做很认真的样子,用手拍了拍没半点灰尘的肩膀。

“怎么了?”风油精很关心的问道,显然,鸟蛋的不正常是白痴也能知道的,但其实风油精也暗恋着伊,所以鸟蛋所做的事,风油精也都做了,他刚刚因为看伊而被左边的人瞄了一下,只好讪讪的收回了对准了伊的眼球,可活动了一下脑袋却碰巧看到鸟蛋那龌龊的眼神。

“没什么!”鸟蛋淡淡的道,不敢再看伊了,毕竟风油精和他可是一点也不陌生,如果被他一宣传,那将来他和伊的关系就很尴尬了。

王教官兴奋的在大家面前讲述着什么,可鸟蛋一句也没听到,他现在满脑子里只有伊的身影,伊已经占去了他所有的思考空间。可突然间大家爆发出了排山倒海似的大笑声。

鸟蛋被大家的爆笑声给吵断了思绪,只好暂时停下来,问旁边已经笑的快不行的风油精,道:“笑什么?王教官说什么了?”

本来正笑的半死不活的风油精被鸟蛋这么一问马上就没半点笑意了,然后竟有些无奈的对鸟蛋摊了摊手,“我也没听到!”

“**你老木!!!”鸟蛋大骂了出来。

这时候一个叫淫贼的人笑了起来,他一笑,其他人的笑声马上被掩盖了过去,结果连王教官也被他的笑声给逗乐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笑是会传染的吧?只要自己肯舍生取义,当然了,能笑出这种傻笑的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王教官最后觉得不能不收拾一下这帮学生了,不然照这样下去,大家不把学校拆了才怪。

淫贼看到王教官朝自己走来,马上变得乖巧无比,笔挺挺的站在那里不动如松,动起来如什么还不知道。

“你很可爱啊?”王教官走到了淫贼的身旁。

“还好!还好!世界第三!”淫贼心里其实也很没底的,可既然王教官已经放马过来了,那当然不能不接。

“哈哈哈哈哈哈哈……”其他人都跟着起哄,目的是很明确,为了让气氛更加的热烈,可大家失望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大家很受不了。

王教官笑眯眯的拍了一下淫贼的后心,结果淫贼马上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就是这一声嚎叫,大家都不敢再有所造次了。

“你很帅了嘛!”王教官继续调戏着淫贼。

这次淫贼变乖了,不敢再接了,刚才程口舌之利换来的代价已经尝试过了,可遗憾的是王教官还不想就这样放过他,这也只能算他倒霉。

“你说我很笨!”王教官这样对淫贼下命令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笑那个激动啊,碰过贱的,没碰过这么贱的。

“快说呀!”王教官催促道:“实在不行就说,我很笨,不过我很帅。”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笑的前仰后伏的,连鸟蛋也感觉太刺激了,忍不住多笑了几笑。

王教官等了很久没等到淫贼的声音,忍不住催促道:“快说呀!”

这次大家并没有跟着起哄了,显然大家都是聪明人,不然不也会进入这传说中城里最牛逼的学校(除城府等等好几所学校外)。所以大家很理所当然的想到了,如果自己刚才怎么怎么样了,那面对的将是怎样的结局?

有了这个明悟后,大家都不再嘲笑他了,王教官毕竟是已经在滚滚红尘里打滚了好几十年的人了,在达到自己所想收到的效果后就放弃了,然后走到大家的前面,开始了下一轮的教育。

度过今天的训练后,生活开始步入正轨,接下来的几天中,完全就是最最平凡的训练。基本上都是鸟蛋学过的,当然其他人也都学过,因为初中的时候,就曾经被这么训练过,只不过经过三年的磨练,大家基本上都忘光了,所以一切只能重新来过,然后就有了这所谓的高中军训。

训练的内容没变,可人却变了,这就是每一个人在进入高中后会发的第一个感慨。鸟蛋也是如此。

当然这些天,鸟蛋时时刻刻都不曾忘记练他的斗鸡眼,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他必须定时观察伊的位置,这就会发生很多让鸟蛋非常亢奋的事情,这当中最刺激的并不是被伊看到了,而是被王教官抓到了。

那时已经开始练走路了,结果鸟蛋在原地踏步的时候一时没注意伊的位置,等他再次去注视的时候,伊以及她所在的班级都没了,鸟蛋一着急,竟忘了当时的任务,直接转动脑袋,开始在操场上全方位的搜索伊的身影,这时候,王教官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等鸟蛋看到他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可王教官并没有马上出击,而是静静的跟在了鸟蛋的身后,鸟蛋身后多了这么一个超级大poss后不敢再造次了。非常卖力的往前面走去,然后悲剧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王教官一拍鸟蛋的肩膀,本来料想鸟蛋就算没事也要‘啊’一下,可他失望了,鸟蛋什么声音也没发出,只是傻傻的笑着,这让王教官感到神奇的同时也让其他人爆发出了哄笑声。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大家都这样想到。

“都告诉你不要踱地,不要踱地。你们就是不听!”王教官又多拍打了几下鸟蛋,可怜的鸟蛋,从小被他爷爷训练出了近乎完美的体质,王教官的这几下轻击,哪里能撼动他分毫。

“你是不是也想说我是傻子?”王教官等确定确实不能让鸟蛋发出惨叫声后就又拿出了这套,最近,因为老是有不听话的学生,王教官已经用这种很贱的手段震慑了这个班级。

鸟蛋没说什么,他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用傻笑来回应,这样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是不是想说我很笨,不过我比其他人更帅?”王教官问道。

鸟蛋被那么多人看着,且看王教官还不打算就此罢休,只得用摇头来回应王教官的热情。

王教官在看到鸟蛋总算还算有良心,没让自己的所有的努力化为虚无,不然如果他一句话也不说,那王教官也丢脸丢到家了。所以就用力的拍了拍鸟蛋,然后让他继续走。

这次,鸟蛋没再那么用力的踱地了,而是像在闲庭里漫步似的,王教官上来提醒了两三次,可鸟蛋就是只按自己的路走,走起来轻飘飘的,好像马上就要死掉的老太婆似的。

王教官最后实在拿鸟蛋没办法,只好将他和第三组的一个陌路人给掉了包,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明天就是会演了。

鸟蛋被调到第三组里后压力轻了不少,因为这样走进会场时就没自己的多大事了,反正上面的领导看的是最右边的女生,而广大观众看的又是第四排的人,所以鸟蛋就等于混了个悠闲的职业,以后的日子就很舒适了,不必很刻意的要求怎么怎么自己了。

到了现在的这种地步,明天的会演成了所有人谈论的话题也成了王教官嘴边的口头禅,没事就拿会演说事,被这样渲染着,大家想不紧张都难。

当然,万幸的是,会演已经要来了,这让大家看到了回家的希望,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会演结束就是回家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