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九十一 学校最终决定送我去工读

梅戈 收藏 1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吃着张红雅给我煮的鸡蛋挂面,我感觉自己的心思很乱,吃过几口之后我就不太想吃了,问她道:“家里有烟吗?我都一天没抽了,憋的难受!” 张红雅摇了摇头:“我爸他们都不抽烟,所以家里没有烟!”说完她又看了看表,催促我道:“韩永,你快吃面吧,马上就到上学的时间了,再不吃咱们就晚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吃着张红雅给我煮的鸡蛋挂面,我感觉自己的心思很乱,吃过几口之后我就不太想吃了,问她道:“家里有烟吗?我都一天没抽了,憋的难受!”

张红雅摇了摇头:“我爸他们都不抽烟,所以家里没有烟!”说完她又看了看表,催促我道:“韩永,你快吃面吧,马上就到上学的时间了,再不吃咱们就晚了!”

瞅着淋了香油的鸡蛋挂面,闻着也是真香,可我现在真有些吃不下去,但张红雅的一番心意我不忍辜负,拿起筷子我就又吃了几口。说实在的,我是挺饿的,但我就是吃不下去。

瞧着我吃的有些勉强,张红雅凑到我身边小声问道:“怎么?不好吃?”

我强笑着摇了摇头:“好吃,就是心里有事吃不下去!”

张红雅试探着问我:“韩永,你就不能不再打架,不再和那些人混,好好学习吗?”

我放下筷子,望着她的眼睛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出来混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我现在踏踏实实回学校去读书,恐怕马上就有人要来打我,甭管以前是因为什么事,我是得罪了许多人,我现在有一帮兄弟还好说,如果没了这帮兄弟,来找我打架报仇的人绝不会少!”

张红雅听罢叹了一口气:“大家这是为什么呢?你打我,我打你的!”

我轻轻道:“什么原因都有,其实许多事都是鸡毛蒜皮,还有许多事更是毫无来由!”

张红雅握住我的手微笑了一下:“好了,那就不说了,咱们走一步说一步,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掂量着办,现在你既然不想吃了,我就把碗刷了咱们去上学吧,如果下午你从教导处出来的早,你就在校外等我,如果我出来的早,我就等你,你说好不好?!”

我明白张红雅的意思,点了点头。


两点钟我准时到了教导处,可教导处里除了王主任,校长和其他老师们并没有在,看我准时来了,王主任指着一把椅子对我道:“韩永,你坐下咱们慢慢说!”

我点点头,但出于礼貌我并没有坐,王主任对此也没有再说第二句,他瞧了瞧我语气平和道:“韩永,昨天中午你被公安人员带走后,下午学校就到你家找到了你父亲,把你的事情都跟你父亲详细地谈了谈,我想今天中午回家你父亲想必也和你说了,我就不和你罗嗦了,作为学校,我们觉得你作为一名学生,没有很好的在校进行读书,而是屡屡在校外惹是生非,可以说是屡教不改,作为老师,我们觉得很是失望,不知道你是怎么想?”

瞅着王主任,我低声道:“我还是希望学校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王主任微微一笑:“韩永,你说学校给没给过你机会?”

“给了!”我低头道。

“但你珍惜了吗?”王主任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很严厉,“上次学校就警告过你,所以你那次被抓后学校都没处分你,为什么?学校那是觉得处分你都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当然,作为学校老师,我们也是有责任的,可我们不能死盯住每一个学生啊?!那样,学校得需要多少老师?每一名老师盯住一名学生,那还是学校吗?就是公安局的监狱,也不是一名警察看一名犯人啊!”王主任瞅着我,“韩永,你已经不小了,不能总给学校、家长惹事吧?昨天我和校长几个人跟你父亲一谈你的事,你父亲是非常生气,可学校已经做到仁至义尽,是你自己不争气啊!昨天校长等几位领导已经跟你父亲说了,这回说什么也要把你送到工读学校去,不然你就退学!学校绝不再有通融的余地!”王主任说到最后,加重了语气,表达了学校的坚决,那口气真是丝毫有不得一丝通融商量。

看着王主任,我觉得我的心思在一点点地下沉,王主任继续道:“今天中午,校长、副校长、我,还有其他几位老师,包括你们的班主任,大家最后又开了一个会,觉得学校如果再对你姑息下去,不但不是对你的爱,相反到是对你的纵容,所以今天学校痛下决心,决定下周就把你送到工读学校去,希望你能在那里彻底反思一下,当然,学校为了彻底、真正地帮助你,在你在工读学校学习表现好后,学校还接受你回来,不过短时期内是不行的!”

我的心先是紧张了一下,后来听王主任说我在工读学校学习表现好后还能再回来,我的心马上又松弛了下来,王主任瞧着我道:“韩永,你说你学习也不错,本质也很好,可为什么总要跟那些坏孩子、坏学生混到一起?你不知道这样会毁了你自己吗?!昨天我和你父亲谈了谈,你父亲也说了不少你的事,我觉得你们家对你寄予的期望很高啊,所以我觉得,你为了你们家,为了你自己,还是好好多想想吧!”

王主任话说到这里,不禁让我想起了从前的往事,如果没有被陈军打、没有被章老师冤屈,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可我现在跟王主任说这些有用吗?我在自己的心里摇了摇头,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既然走到今天这一步,再想退回去绝对是不可能!想着要到工读学校去,怎么对付在工读的王金泉又是一个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

看我站在那里不说话,王主任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学校对你的处理意见目前就是这样,昨天跟你父亲也说了说,你父亲本来是非常不赞成把你送到工读学校去,可学校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如果总是对你这么姑息迁就,对其他学生,学校就不好管理了,跟他们的家长,学校也觉得不好交代,所以你自己还是多想想,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学校总的来说,还是希望你能在工读学校学习表现好后再回来!”

对王主任的许多话,我也不知道是该信还是不该信,后来索性就不想了,最后王主任问我:“你自己还有什么说的没有?有什么想法和意见现在都还可以对我说!”

我用眼睛翻了翻他:“没有,既然学校都决定好了,我去工读学校就是了!”

“那先就这样吧,学校已经在和工读学校联系了,下星期一就派老师送你过去,你的书包现在在你们班主任那里保管,你现在就过去取吧,下星期一到学校里来就是了!”王主任虽然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不满,但他对此未置可否,只是告诉我书包在哪里,让我下周一先到学校里来,我答了声是,转身去了班主任办公室。

赵老师这时正在办公室里备课,看见我来了又是摇头又是叹息,足足又训诫了我半个多小时。对于他的那些陈年旧调,我是几乎早就听腻了,但看在他一向对我关爱有加的份上,我是硬着头皮把他的话听完了。赵老师估计也看出了我的不耐烦,最后叹了一口气道:“韩永,不管怎么说,我也还是希望你能回到正道上来,总和那些坏孩子混在一起,你不是不会有什么好出路的,国家现在是越来越好,需要的是人才,但你们总是在外面生事惹非,经常被公安局抓进去,你们能学到知识吗?我的话你多想想,希望你能早日从工读学校回来!”

我诚恳的向赵老师点了点头,赵老师从办公桌的柜子里拿出我的书包递给我道:“回家好好听听你父母的话,向他们认个错,下个保证,以后不要再惹他们生气了!”

我答了声是,接过了我的书包,赵老师瞧了瞧我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回去好好想想,也不要有什么太多的思想包袱,到工读去以后要好好学习,我跟学校已经说了,如果你在工读能够表现好,还让你再回来,还在我这个班上课,你说好不好?!”

我冲赵老师一笑,道:“好,赵老师,谢谢您,我会记住您的话的!”

赵老师瞅着我也是一笑:“那你今天就先回家吧,希望你能早日归来!”

我给赵老师鞠了一个小躬:“谢谢您,赵老师,那我就走了!”

赵老师站起身道:“好,韩永,我送送你,马上同学们也都放学了,我去教室看看!”

我点点头,跟着赵老师出了办公室。

等走到楼梯口,赵老师站住了脚步,我对赵老师告别道:“赵老师,那我就走了!”

赵老师瞧着我道:“韩永,我还是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背着书包转身走下了楼梯。


在车棚里找到我的自行车,我把书包挂到了车把上,想着爸爸这时多半还在家里生气,我决定拖到晚上六点多再回家,那时母亲和大哥、二哥他们也已经下班回来,爸爸生起气来多少也有个缓冲,又想起和张红雅还有个约会,我决定出去后先去买包烟然后到路口去等她。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骑车才一出学校,庆阳、谢二、张建设几个人就喊着叫着我迎了过来,这一下是让我大喜过望。

我招呼着他们去了路口,还没等我张口问,张建设就一迭声地把我想问的都说了:“你才走了一会儿没多久,立强他们学校就把立强也保走了,你们这些主角一走,我们这些人押着也就没意思了,所以看着立强出了派出所,最多也就五分钟,来了一名警察训了我们一顿,最后让我们交了点钱和粮票也把我们就都放了,回到这边我们吃了顿饭,下午没事大家就来看你了!怎么样?学校那些老师想怎么处理你这问题?”

听着张建设的话,我接过谢二递给我的烟点着后先深深地吸了一口,但还没等我答复张建设的话,庆阳就问我:“韩永,还没放学呢,你怎么就出来了?!”

我长长的吐了一口烟,把学校下周就送我去工读的事跟他们几个就都讲了,最后我不放心地对他们道:“我这去工读学校的事,暂时先不要跟立强说,你们明白吧?!”

谢二几个连连点头道:“明白,明白!”

这时学校放学的铃声响了,我对他们几个道:“咱们先在这儿等会儿张红雅,我和她说几句话,然后咱们去看看建国他们,我今天等到六点多再回家!”

庆阳、谢二他们点点头,我们几个就在路边上边抽烟边等张红雅。

张红雅放学出来的很快,学生们还没走出来几个,她就骑着车出来了,看见我和庆阳、谢二他们在路口边站着,她就冲我们笑了一笑,可却没下车,我知道她是想让我们离开这里,就招呼着谢二他们都骑上车,我则径直骑车追上了她。

张红雅问我:“真送你去工读?”

我答了声是:“就是下礼拜,礼拜一学校送我过去!”

张红雅嗨地叹了一口气,我看见她张了张嘴最后却没说话,知道她是觉得不方便,就对她说道:“你先回家吧,我们几个还有点儿事,有时间我再过去找你!”

“你整天就知道和你那些哥儿们一起混,就不能和我多呆会儿吗?”张红雅一听我又要走,明显地生了气,语气里带出来一股火,同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此时心里也是很不痛快,看她这样子,就也很没好气地答道:“我自己有我自己的事,哪能整天围着你转?你不要动不动就耍脾气!我可不吃你那一套!”说完,我把车把一扭,对谢二他们喊道:“走,去找建国他们!”扔下目瞪口呆的张红雅,我们是扬长而去。


晚上六点多,我悄悄地回了家,家里人正准备吃饭,看见我回来,我爸爸把筷子往桌上一摔,瞅着我骂道:“你还好意思回来啊?!就在派出所住着不是挺好吗?那还省事呢!”

我瞅着父母,低声道:“爸,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给您们惹事了!”

我父亲拍着桌子骂道:“这话你不是第一次对我们说了,可你哪次做到了?上个月在电影院帮人打架,这回又跑了半个北蓟城去打架,这北蓟还装的下你吗?”父亲越骂火气越大,“人家养孩子都是给父母脸上增光,可你呢?!整天吃饱了不想着怎么好好学习,到处是惹是生非,我们老家儿的脸也都被你丢尽了,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母亲和韩军看父亲的火气很大,就忙上前去劝说,韩诚也及时地走过来想把我拉出去,但我不能出去,瞅着父母我继续道:“爸,妈,我这回说到做到,绝不再给您们惹事了!”

父亲瞪着我继续骂道:“你是狗不了吃屎,不打架你会死啊?”

说实话,我这时很想让我父亲打我一顿出出气,可他没有,只是站在桌子边不住口骂我,这一骂,足足骂了我半个小时,最后才在我母亲和哥哥们的劝说下住了嘴。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