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八十九 警察到我们学校把我抓了

梅戈 收藏 1 1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第二天到了学校,还没上早自习,班主任赵老师就让人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他这一喊我,我就知道了是什么事,肚子里立刻就想好了一套说词,可赵老师并没有直接问我,在我喊完报告走进教师办公室后,赵老师看了看我,然后道:“韩永,我也不想问你昨天下午旷课是去干什么了,因为我问你,你也是会跟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第二天到了学校,还没上早自习,班主任赵老师就让人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他这一喊我,我就知道了是什么事,肚子里立刻就想好了一套说词,可赵老师并没有直接问我,在我喊完报告走进教师办公室后,赵老师看了看我,然后道:“韩永,我也不想问你昨天下午旷课是去干什么了,因为我问你,你也是会跟我说瞎话,编一套理由,但我想跟你说的是,你不能这么随意任波逐浪,这么做会最终毁了你,可能现在你觉得这么做没什么,但你真正长大了以后,会最终有你后悔的一天!昨天我没事时到教室里去看了看,全班同学都在,唯独只有你不在,我要是想省心,随你自己任意,我就直接报到学校,按照上回学校说的,直接把你送到工读学校去,但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后果吗?我是省心了,但你以后怎么办?以后你会越陷越深,你总以为你在校外的事我不知道,是,我是不了解,但你别忘了我是当老师的,猜,我也能猜出来你是干嘛去了!何况对你在校外的所作所为,我多多少少也有些耳闻,韩永,今天我再奉劝你一次,悬崖勒马,好自为之,凭你的底子,我觉得在本校考上大学你还是有一线希望的,也许,白沙中学从没有人考上大学的历史就是将有你打破,所以我劝你,别再和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了,人还是要走正路!……”

赵老师苦口婆心地说着我,我心里也是百爪挠肠,左右反思,最后赵老师瞧着我道:“韩永,我不是向你显情买好,昨天你没来上课校领导其实已经知道了,本来他们就想通知你家长,让他们来学校谈谈,这谈谈的意思你明白吗?是我恳求他们再给你一次机会,别的话我不想再多说了,你回教室好好想想吧!人生漫长,可一步走错,那闹不好就是终生遗恨啊!”

望着赵老师已经略显花白的头发,我心里也是充满感激,但许多时候我有的选择吗?朋友们为我也是不惜一切,尤其是邢立强,帮了我也不知有多少回,每回我有事,他从来就没说过一次不,一打架,他总是冲在最前面,难啊!等赵老师说完,我感激地望了他一眼,赵老师挥挥手:“你先回教室上课吧,没事儿自己多想想,以后再有事,我也帮不了你了!这学校、这班里,不是只有你一个学生,我为其他学生也得多想想!”

“是!”我低声答了一声是,转身出了老师办公室。

本以为这件事就如此过去了,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临到中午放学,我们学校突然来了几名警察,这几名警察都是邢立强所在的机械局技校的管片派出所的,他们一来,就直接找到校领导,指名点姓的要找我,校领导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问他们有什么事,这几名警察就一五一十地把我昨天带人去机械局技校打架的事都说了,这一下,把几位校领导都吓住了,他们慌忙找到我们班的赵老师,又从教室里把我喊过去,等我一进校长室,看见那几名警察,我就知道昨天的事发了,这次,说什么也得去工读学校了。

原来昨天我们打完架后,我们这边的人都没什么事,可胡凯他们那边却有好几个人受了伤,他们到医院一看病,大夫见这么多受伤的,跟着来的人又有二十多个,马上就打电话报告了派出所,派出所一接到电话,马上去了十几个人把胡凯他们就全抓进了派出所。

胡凯这些人开始都还很硬,说是闹着玩儿自己打的,但这哪里能蒙的住经验丰富的警察们,审到下半夜,有人吃不住劲儿就把下午打架的事儿说了,警察们听罢没有怠慢,立刻又去技校里抓邢立强他们,邢立强是死也不说,最后审到早晨,苏力杰绷不住把我交代了。

这下警察顺藤摸瓜,先奔了我们学校,直接在校长室里就审了我,开始我也是死扛着不说,最后带队的警察告诉我:“你不说可以,但你一天不交代,这案子就一天不能结,你,还有邢立强那些人就全得在派出所押着,另外因为你拒不交代,态度顽固,派出所将考虑对你加重处罚,所以你现在可以选两条路,一,配合我们把参与这件事的人都交代出来,我们会根据事实秉公处理;二,继续顽抗,但我们最终还是要把那些人找出来,现在是两条路摆在你面前,你自己好好想想,要想尽快结案,把这件事了结,你就赶紧把那些人交代出来,我们把这件事弄清后,该怎么处理我们就怎么处理,处理完后我想你们也就都踏实了!”

我瞧了那警察一眼,道:“那我想想!”

警察点点头:“行,给你三分钟时间!”

低着头我想了想,警察说的挺有道理,不把宋建国、谢二他们交代出来,这些人不到了案,这事就结不了,那样就更麻烦,何况打架这事也不大,最多关个三五天也就出来了,……但我怎么躲过家里和学校这两关呢?……

警察们瞅着我,看我迟迟不出声,有个年轻点儿的警察就有些急了:“你怎么回事?到底交代不交代?如果不交代,现在就跟我们去派出所,先关你几天再说!”

此时他这一吼,我顾不得再想以后的事,把牙一咬,道:“好,我说!”

带队警察一听,笑了:“好,今天算你态度不错,这一点我要向所领导汇报,尽量对你宽大处理,所以你今天也不要让我们再多费事,你也看见了,我们也没那么多人手,你现在把昨天参与打架的人先交代了,然后带我们挨家去找,让他们今天下午就自己去我们派出所,去了的,态度好,也许当天就能回来,我们说话算数,好了,你现在就先交代吧!”

我点点头,开始交代昨天参与打架的人,但我也还是没全说,有十几个家里管的比较严还在上学的我没说,就这样交代完了带队的那警察感觉挺满意,对我道:“现在你就带着我们挨家去找人,越快找完这事了结的越快,你听明白了?!”

我点点头,警察们押着我就出了校长办公室。

在校长办公室隔壁的教导处,校长、教导处主任和班主任赵老师三个人都还在听候消息,从开着的门看见警察们押着我出来,三位老师连忙走出来,其中校长对带队的警察说道:“王同志,已经中午过了吃饭的时间了,我让食堂给你们留了饭,你们就在学校里凑乎吃点儿吧,你们不是这边的人,对这一带也不熟悉,出去再找吃饭的地儿我们觉得也挺麻烦!所以我们没征求你们的意见,就让食堂给你们留了菜饭,东西很一般,你们也别客气!”

教导处主任和赵老师也跟着说让他们在学校里吃,这时我才知道带队的警察姓王。

这王警察看了看他的同事,这些人跑了一上午也是早就饿了,而且下午他们还要押着我去找人,所以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看大家都表示同意,王警察笑着对校长道:“那这就太麻烦你们了,既然你们是给我们留了饭,我们就不能浪费,不过我们得交钱!”

校长瞅着他一笑道:“我们的学生给你们添了麻烦,请你们在这里随便吃点儿东西哪能还要你们的钱?你们也别客气,学校也没什么好的,就是普普通通的饭菜!”

王警察正色道:“校长同志,一码事一码,这些事不能混为一谈,如果你们坚持让我们白吃,我们只好是不吃了,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校长和教导处主任还想和他们争竞几句,但警察们坚持不收钱就不吃饭,两位领导没办法,只好答应按食堂的标准收他们的钱,实际上每人也不过是四毛多钱,这在学校食堂已经算贵了。班主任赵老师看了我一眼,也给我打来一份饭,我没客气,和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一下午,警察们开着一辆破吉普押着我找到了三十几个人,这三十几个人几乎全是三五成群地被找到的,王警察对此还算满意,他给我的这些哥儿们讲了政策,让他们自己去到派出所报到,对于没能找到的,或者给家里留了话,或者让别人帮着去找,同时把情况、政策也向他们做了说明,等到天快黑时,这几名警察押着我回了他们的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后,那几名警察去休息,换了两名警察又审了我一遍,不过这次审的时间很快,最后他们看问不出新情况,就把我关进了他们的会议室——临时拘留所。

等我进了会议室一看,我那帮哥儿们有不少都关在这里呢,邢立强、谢二等等都在,他们看见我有不少人就乐了,毕竟大家都是几进几出的人物了,知道打这么个架多着也就是关几天,所以大家也不在乎,看见我被押进来,等警察一走,谢二就笑着问我:“吃饭了吗?”

我摇摇头,邢立强赶紧就给我拿过来了两个窝头:“还热着呢,吃吧,反正最后咱们也得交钱交粮票,不吃他们也算钱,饿坏了就是自己的了!”

我这时也真饿了,没说话抓过来一个窝头就咬了一口,邢立强急忙道:“韩永,不是哥儿们不仗义,我抓进来是什么都没说,刚才谢二、庆阳他们进来时我已经跟他们说了,是苏力杰那孙子扛不住全给撂了,这事我跟丫没完,出去后我就得揍丫挺养的!”

把嘴里嚼着的窝头咽下后,我瞅着邢立强摇了摇头:“算了,这事都到这份儿上了就算了,反正就是关几天,那孩子怕事,也不能怨他!”嘴上是这么说,我心里其实是又气又恨,这回回到学校,我这工读学校十之八九是去定了,但我不能和邢立强说这事,他那火爆脾气,要是知道了我是因为这事去的工读,他不把苏力杰打死,也得打个半死,所以我早已经打定主意,绝不和任何人说是因为什么送的工读,到时别人问就撒个谎。

邢立强嗨了一声,道:“没想到因为我害大家都折进来了,这我多对不起大家伙啊?!”

谢二他们全是呵呵一笑:“你丫说的那是什么话啊?咱们哥儿们谁跟谁?要都是像你那么说,大家别过了就是,我们这些人还都是韩永带着警察去找来的?要照你这么说,我们都得恨韩永对不对?你丫说的那话有点儿不对路子!”

邢立强还想再说什么,这时门一响,警察把宋建国又推了进来,他的话就被打断了,大家瞅着宋建国也被关了进来又乐了。等警察一走,庆阳走过去笑着问道:“你丫怎这么晚才来啊?我们晚上饭都吃完了,还以为你丫吓跑了呢!”

宋建国呵呵一笑:“咱们上午过来不是没找到力强就回去了么?!我是四点半到的家,到了家里我弟弟说韩永带警察来找我了,让我来这边的派出所报到交代昨天打架的事,还给我留了张纸条,我一看纸条,知道是不来不成了,想着这事也不大,顶多拘几天,所以我赶紧坐着车就来了,一会儿也没耽误,没想到你们都来的早,呵呵!到这儿来以后警察问了问我打架的经过和知道都有谁,我就把那天的经过说了一遍,至于都有谁,我说大多数都不认识,就认识韩永,呵呵,我估计你们是不是差不多也都是这么说的吧?!呵呵,二十多分钟审完我就把我又弄这儿来了,他妈的,有烟和吃的吗?我还是中午吃的饭呢!”

谢二从桌上装窝头咸菜的盆里给宋建国拿了一个窝头和一块咸菜:“给,警察知道来的人多,东西搁这儿就没往回拿,至于烟,你丫又不是第一次进来,进门就全都收了!”

宋建国咬了一口窝头:“嗨,我还盼着有漏网的呢!”

庆阳一笑:“你也不想想警察是干什么的?能让咱们有漏网的?!”

宋建国咽下嘴里的窝头,答了声:“也是!”我这时才有机会问大家:“你们都过了一堂?”

邢立强和张建设异口同声道:“不过完堂能把咱们关一起吗?”

我一拍脑袋:“看来我今天是有点儿迷糊,糊涂了!”

屋里人听罢,全都小声地笑了起来。


等从我和宋建国之后一直陆陆续续到半夜,警察又送进来七八个我们的人,这一夜大家是谁也都没睡好。这会议室本身就不大,拥拥挤挤几十人是只能都坐在地上,但等好容易熬到第二天早晨还没吃早饭,好消息就来了,警察是叫着名字把大多数没什么事的人一大早就都放了,当然,临走之前的教育是免不了的,还有就是收昨天晚上的饭钱和粮票。

可等这大多数人一走,这屋里只剩下我和邢立强、谢二等六、七个人时,这屋里立刻就显得空荡了许多,尤其是宋建国因为没动手打架也被放了,这屋里没了他就显得更是极为冷清,瞅着他们陆续走出派出所,我们这些剩下的人互相看了看,不知道是什么命运在等着我们,真的就是关几天就完了吗?过去的经验还灵不灵?我们彼此看了看,心里也都不由得画了一个大问号,但愿天随人愿,今天就能出去回家!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