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拿破仑和毛泽东的差距

步兵上尉 收藏 20 57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有个外媒评世界十大军事家的博客,毛泽东排第七。是唯一入选的亚洲人。成吉思汗都未入选。这说明,1;抗美援朝给西方国家留下了多么深刻的烙印。2西方人的无知。当孙子兵法问世的时候, 欧洲还在原始社会呢。

就排在第五的拿破仑来说,和毛泽东相比,简直是小儿科。如;

第一,艰苦卓绝的建军历史

毛泽东自一九二七年“八七会议”后拒绝当时中共中央负责人瞿秋白婉留他在中央做“官”的建议,要“结交绿林朋友”开始,九月九日,发动秋收起义,首次打出“工农革命军”旗号(按:南昌起义仍是打国民党旗帜),从千余人以农民为主要成份的队伍基础上,经过艰苦卓绝、九死一生的奋斗,发展壮大,建立起数百万兵力包括当今世界军事力量全部军兵种的强大的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而拿破仑则没有如此光荣的建军砺炼。一七九三年,拿破仑在奉调到阿尔卑斯军团任炮兵连长的路途上,非常偶然地被他的同乡、朋友,时任政府特派员的萨利希蒂推荐给土伦前线部队司令官卡尔托将军,担任平叛部队炮兵指挥官,初露锋芒,被破格晋升为炮兵准将。从此一颗耀眼的“战星”在欧洲冉冉升起。

第二,形式多样的作战类型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不打无准备之仗”等等,这些都是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毛泽东兵法箴言。在长期战争实践中,毛泽东均能够以其超拔盖世的军事指挥才能娴熟驾驭不同类型的作战方式,并最终赢得辉煌胜利。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助理菲利普•戴维逊在《毛泽东的战略》一书中,公正而客观地评价:“图书馆里的书架都被那些称颂毛泽东为卓越游击战权威的书本压弯了。但是毛泽东何止是一位游击战士!他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初期,他在一系列的辉煌的游击战中,把蒋介石及其国民党政府弄得苦恼不堪。十年后,他以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在中国打败了倭国人。四十年代后期,他在一系列得心应手的运动战中征服了中国。最后,他的部队在朝鲜阵地战中顶住了美国。哪个领袖能像他这样在这么多的不同类型的冲突中长期立于不败之地?”

而拿破仑一生几乎也是在“马背”上度过的,在长期的戎马生涯中,他总共指挥了大小50多个战役,但几乎是青一色的“阵地战”。

第三,威武雄壮的战争规模

毛泽东指挥的战争,“大军纵横驰奔”,疆场广袤,气势磅礴;变幻莫测,霹雳惊雷。如“抗美援朝战争”,敌我双方投入兵力均在100万以上,在狭长的朝鲜半岛麇集武装部队达200余万;“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神定乾坤,同时指挥南北方数个战场,国共双方厮杀的兵力更是多达几百万之巨。

而拿破仑在其指挥的规模空前的“征俄战争”中,拼凑起来的法军(包括附属国军队)总兵力也不过68万,即使加上当时西班牙战线,拿破仑同时指挥的作战部队总兵力也不到100万。

★两个供参考的硬指标(不精确):

1、毛泽东统率的军队歼敌总数在1000万以上;而拿破仑即使秤杆往猛里打,也不足200万,即不抵前者的1/5。

2、毛泽东统率的貔貅猛士驰骋地域在980万平方千米以上(960+朝鲜12+韩国10*30%+越南33*30%,未计缅甸、印度、老挝等国);而拿破仑充其量也不到700万平方千米(欧洲总面积1016-(英国24+冰岛10+俄罗斯总面积1700*俄罗斯欧洲部分*20%*80%),未计埃及等国)。

第四,以劣胜强、以少胜多的光辉典范

毛泽东以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的恢宏气度指导战争,即使在力量对比极度悬殊的险恶情况下仍能挥洒自如,气定神敛,不愧为把握战争艺术的巨匠。仅就抗美援朝战争而言,当时美军一个军装备大炮1500门,我军却仅有36门,其他装备亦如此或更加悬殊,美军还牢牢地掌握着制海、制空权。两军装备和现代化程度几乎是龙王与叫化子相比。但是,大智大勇的毛泽东硬是指挥我英勇善战的志愿军将所谓的“联合国军”击退到三八线,歼敌113万(据美韩方公布资料)。

从战场态势而论,朝鲜战争最后将战线稳定在爆发前的三八线,可谓平局。但对于两年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却是从鸭绿江边两军交火,将世界头号强国劲旅击退500千米,挽救朝鲜兄弟邻邦于生死存亡关头,无论从军事战略角度还是从政治目标来评价,都是一次伟大的胜利。此战使中国由“东亚病夫”一跃而成为世界军事强国。此战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扬眉吐气的一场自卫战争,用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元帅的话来讲:西方列强在东方架几门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而拿破仑虽也不乏以少胜多的战例,但他与对手相比的“少”仅限于兵力人数,在军队武器装备上基本上都是处于同一技术水平。同时,拿破仑的法军在火力强度方面往往优于敌方(这得益于拿破仑炮科出身)。我们无法想象拿破仑会对“小米加步枪”与“飞机加大炮”对阵的战争抱有何种态度和看法。

需要强调的是,毛泽东的“劣势”绝不仅仅是他率领的那支衣衫褴褛、食不果腹、武器装备完全取之于敌的军队,更大的“劣势”则是有着一个世纪半殖民屈辱历史,任人宰割、肆意蹂躏、一盘散沙,毫无现代工业经济,两万八国联军就可以长驱直入北京,两万日军仅用四个月就吞下了三倍于倭国本土的中国东北……亡国惨剧随时都可能上演的欲哭无泪、奄奄一息的国家极度的虚弱。

试问:拿破仑的法兰西何曾有过如此“劣势”?!

顺便说一句题外的话。抗美援朝战争确实让中国付出了沉重代价,但并不像有人讲的“使出了吃奶的劲”。我们都是从吃奶的孩子成长起来的,很多人后来也目睹过其他的孩子吃奶的情景。倘若那样,我国怎能够全面恢复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怎能顺利实施,剿匪战斗怎能胜利推进,进军西藏又怎能一天没耽搁呢?

第五,战争的正义性

毛泽东作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xxx语),和“永不屈服的反帝斗士”(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龚雨村语),他所指挥的战争没有一场是非正义战争。

而拿破仑,除了其战争处女作土伦战役及其后的平叛战斗,和极少数为了阻止敌方对法国的入侵而主动出击外,他所进行的战争基本上都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如果不承认这一点,我们也就没有任何理由谴责鸦片战争、倭国侵华战争等战争的罪恶了。因为,相对于当时的中国的经济状况,诸列强国内均实行着代表先进的生产力方向的资本主义制度啊。

第六,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毛泽东身经百战,战略层次上没有失败和失误。战役战斗层次的败仗屈指可数,也远不到溃不成军、土崩瓦解的程度。例如,一九二九年的兵败大余城,是他戎马倥偬岁月最为险恶的一次。但也在与刘士毅的一场激烈战斗后扭转了败局,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四年后,毛泽东重过旧战场,感慨万千,吟《菩萨蛮•大柏地》词一首,可见他对这一仗的印象颇深。再说遵义会议不久的土城战斗,由于情报不准,碰了硬,朱德总司令都披挂上了阵。但后来,毛泽东主动撤出战斗,主动权须臾未失。

毛泽东近半个世纪军事统帅生涯,以一九七五年许世友上将具体指挥的我军陆海空军联合进行的西沙之战的胜利而获喜剧的尾声

而拿破仑在任何层次上都有彻底的兵败山倒、束手就擒的惨败。战略上的如一八一二年的征俄战争,虽然被库图佐夫牵着鼻子进了莫斯科,但最后拿破仑侵入俄罗斯的法国60万大军撤回的竟不足3万!战役上的如一八一五年的滑铁卢战役,更是被惠灵顿、布吕歇尔以一剑断喉彻底结束了拿破仑的军事生命,为其曾经响彻欧洲上空的叱咤风云乐章弹奏出令英雄遗憾千古的悲哀音符。

第七,军事理论的丰硕成果

世界军事史上几乎成为定论的是,著名的军事统帅大都没有系统的军事理论著述,而著名的军事理论家又大都没有当过统帅(如著有被西方奉为军事《圣经》的《战争论》的克劳塞维茨)。毛泽东却兼而有之,集数百万武装力量最高统帅和军事战略理论家于一身。过去,我们往往强调毛泽东的皇皇军事战略著作,许多人尚不知毛泽东还有军事战术的传世之作《游击战争》一书(有兴趣的朋友可参见:谭一青.军事家毛泽东(上).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3.)

面对军事理论,拿破仑是如此苍白,他连一篇象样的军事文章也拿不出来呀!他委实是个驾驭战争的高手,但却瘸了军事理论这条腿,即使有后人摘编整理的《战争语录》,实事求是地讲连根拐仗的作用起不到呢。对此,欧洲人也直率地讲:“无论在战略思想还是战术思想上,拿破仑都没有任何创新,他也的确从未宣称自己在这两个方面有所突破。”(某些嘴上挂着“实事求是”,却喜欢吹牛或被捧的人应该向拿破仑学习)

第八,核威慑下的战略思维

军事艺术的最高殿堂是战略思维。自一九四五年美国在倭国的广岛、长崎分别投下原子弹后,世界末日的阴影一直笼罩着宇宙中我们这颗湛蓝色的星球。战争骤起,将不仅是在头顶掉下来炸弹,留下几具血淋淋肢体残缺的尸体,而且可能是整个城市瞬间消失的恐怖。两强相争,再难像打常规战争那样从容对弈了。这必然促使着军事家们的战略思维发生着质的变化。

拿破仑再悲观再被动,肯定也不必担心巴黎会顷刻间化为一片废墟,卢浮宫珍藏的大师们的油画和雕塑一眨眼灰飞烟灭。而毛泽东自解放战争时期,即被迫将核威慑纳入了自己的战略思维。这对于他的决策决心、计划策划、判断决断等等过程无疑会起到相当的作用。从这一点来讲,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的军事大师都因无法实现军事战略思维的这一质的飞跃,所以,对于毛泽东,他们似乎只能望其项背了。

毛泽东是世界上最高明的核战略家。从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抗法援越、金门炮战,为了我们??慨、极其罕有的心理承受力,硬扛着美国的核威慑;以后的抗美援越和珍宝岛反击战,我们有了一定能力的“等效威慑”。美苏两霸曾多次妄图以核讹诈压服中国。毛泽东除了宣布原子弹是纸老虎之外,还有一句震聋发聩的经典论述:“原子弹威力再大,投到中国来,把地球打穿了,把地球炸毁了,对于太阳系来说,还算是一件大事情,但对于整个宇宙来说,也算不了什么。”《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美国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无奈地耷拉下脑袋,勃列日涅夫胆怯地收回了伸向核按纽的手。

然而,毛泽东是一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明白“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为此,他下令狠抓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我国尖端武器的研制。于是,我们拥有了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地球卫星、核潜艇!我们中国人民至今不仍在毛泽东时代建造的核保护伞下安居乐业、改革开放吗?

关于所谓的“核冬天”对人类整个思维状态(包括生理、物理、心理等多方面)的强烈影响,以至激发嬗变的学术理论研究,比较沉寂而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基辛格似乎有所研究和领悟,于是他在哈佛大学让他的学生读毛泽东的著作,而当他面对八十高龄垂垂老矣的毛泽东时,仍禁不住感到一种电磁波般的“震颤”。遗憾的是,基辛格尚健在,中国的毛泽东已安卧在中国心脏地带的水晶棺里二十七载,再也不必服用安眠药了……

第九,天才大军事家

作为唯物主义者来讲,自然是不会相信什么“天才”。但在此不妨破例使用一次西方人士喜欢的这个形容词。

毛泽东上师范学校未进军校半步,他耍笔杆子不愿摸枪。据陈士榘上将回忆,他只见过一次毛泽东挎枪。那是一九二八年二月,中共湘南特委周鲁奉党中央之命来井冈山批判毛泽东“右倾逃跑”、“烧杀太少”,把中央关于开除毛泽东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决定误传为开除党籍。不是党员了,毛泽东不能再担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只好改任师长,他引述《论语》的话自谦道:“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四月,与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会师后,曾戏谑地对朱德说:“挎上盒子枪,师长见军长。”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也未读过《孙子兵法》。

而拿破仑,十岁入法国布里埃纳预备军校,十五岁时以优异成绩毕业,然后进入位于巴黎三月广场的军官学校深造。拿破仑学的是炮科(蒋介石在倭国也是学炮科)。如此说来,拿破仑就是块打仗的料。但是,正如毛泽东自己所说的,他只是一个小学教员,从来也没有想过会领兵打仗。比较起来,要说“军事天才”,毛泽东是绝对的,他是“天降大任”、“天马行空”,不但仗打得好,而且军事著作写得也棒;而科班出身的拿破仑,即使勉强扯上“军事天才”,也是相对的,并且还“稍逊风骚”。

第十,军事思想及经验的世界影响

毛泽东思想的世界影响已是不争的事实。其军事理论更是在世界遍地开花,闪烁异彩。从印度支那的热带丛林,到南美洲的崇山峻岭,再到非洲的茂密雨林,一支支身形矫健的游击队,令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分子丧魂落魄、抱头鼠窜。可以说,正是在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光辉照耀下,终于敲响了横行于人类社会几个世纪的惨无人道、毫无人权可言的殖民主义体系的冰山土崩瓦解的丧钟。

看到有人谋划从美国的后院点火,此观点颇具战略远见。六十年代,毛泽东就是在那里燃起了一堆堆冲天大火,把山姆大叔烧得狼奔豕突。当年,一位叫冈村昭彦的倭国军事记者,去了一趟中南美洲,行前他特意访问了美国五角大楼。开始时他不相信多米尼加革命运动是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以为是卡斯特罗搞的。可是他一进入多米尼加革命部队的营地。他惊异地写道:“哪知道那里的战士一见我这张东方人的面孔。就认为我是中国人,兴奋得把我高高举起,欢呼‘毛泽东来了!中国人来了!’”在委内瑞拉、在哥伦比亚,在智利……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正如“星星之火”熠熠闪亮。被世界公认的游击战大师、在玻利维亚陨命美国中央情报局枪下的切•格瓦拉在毛泽东面前谦称“小学生”。于是,曾在加勒比海危机中胆气十足地逼迫赫鲁晓夫的苏联退缩,撤回古巴导弹的美国总统肯尼迪捧起了《毛泽东选集》;败走阿尔及利亚“麦城”的法国总统戴高乐把“与毛泽东的会见”作为回忆录的压轴章节;抗日战争时,一个被俘日军高级军官曾奉“武士道”精神欲剖腹自杀,但读到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后放弃了念头,他根本不相信中国人能写出如此伟大的军事战略著作,至今,倭国给予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评价是极高的,据笔者所知,首先完整提出毛泽东核战略思想的也是倭国人……

而拿破仑,虽然世界各国对他的军事实践的研究和歌颂的文字汗牛充栋,但毕竟局限于书斋学堂之中。这可能与其“战略战术”缺少创新又没有传世的军事著作有关。对此,拿破仑本人似乎也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他自己就讲:“我的光荣不在于打胜了40个战役。滑铁卢会摧毁这么多的胜利??但不会被任何东西摧毁的,会永远存在的,是我的民法典。”拿破仑说得不错。这便引出以下的话题。

二、摘掉拿破仑头顶的神圣光环

我们或许有这么一种感触和印象,就是关于拿破仑的书籍、影视等铺天盖地,而且是除了滑铁卢的那么一点点刚愎自用之外,拿破仑是100%的正确伟大,真是异口同声的一片叫好;而对于毛泽东,却是毁誉参半,甚至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就连毛泽东一手培养、提拔的领导人也怂恿、放任对伟大领袖的诬蔑和攻击,这究竟是为什么?

理由并不复杂。拿破仑以战争手段沉重打击了欧洲大陆封建主义势力,以革命的暴力手段强行推进了先进的资本主义制度。拿破仑统率法军南征北战,把资产阶级革命的火种燃遍欧洲大陆。“在这些刚被解放了的农民子弟的冲击下,不仅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土崩瓦解了,而且贵族和僧侣的封建统治也分崩离析了。”(恩格斯:《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之后,资产阶级革命在世界风起云涌,最终战胜封建制度,将人类社会推进向空前的进步阶段。时至今日,资本主义仿佛一统天下,这种态势,资产阶级不歌颂拿破仑这位曾为其披荆斩棘、冲锋陷阵的勇士,岂不忘恩负义?所以,在欧洲大陆曾被拿破仑铁蹄蹂躏的国家的民族主义者偶然发出几声微弱的对拿破仑的诅咒我们也根本听不到,因为那种声音会倏地被宛如惊涛骇浪般的对拿破仑的歌功颂德所湮没。

而毛泽东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打下并巩固了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与资本主义制度有着尖锐矛盾的社会制度,所以一直被资本主义世界看作眼中钉肉中刺,以彻底颠覆为快事。目前,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论述的比资本主义更为先进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尚未完全显现,特别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变质瓦解,加之我们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发展道路上不可避免的某些失误(古今中外,我们知道有许多神童,四、五岁写诗出书的;但有谁听说过婴儿开始学步时一跤不跌的?),使得社会主义事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总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无论是和平共处还是激烈斗争,和当年拿破仑及其之后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的斗争有着完全不同的主客观因素。而在当今社会主义事业处于低潮,我们或欲以退为进,甚至退守失据的窘迫情况下,资本主义怎能不处心积虑、千方百计地妄图拔除毛泽东这面社会主义革命的大纛帅旗,以最终攻破中国社会主义的堡垒?此时此刻,被资产阶级豢养的“毛瑟精兵”难道会为毛泽东大唱赞歌吗?于是,国外的资产阶级理论家和文人墨客,与国内摆弄着话语特权的资产阶级买办谮诉之流、丧家争宠之辈沆瀣一气、遥相呼应,不实诬蔑之词、跳梁小丑之伎俩如“风烟滚滚来天半”了。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在的毛泽东与被流放在圣赫勒拿岛上的拿破仑有相似之处,区别在于拿破仑是被囚身体的自由(因为他只有行动的力量没有思想的奔放),毛泽东则是被抹杀思想和英名的万丈光芒。??处于这样一种信息包围之中,若不善于思考和分析,抱有诸如那位网友的偏见就不足为奇了。 这就要说几句那部《民法典》了。一七八八年,拿破仑服役的炮兵团移防索恩河谷的奥松,奥松便成了拿破仑的“湖南省立图书馆”。在那儿,拿破仑如饥似渴地学习十八世纪启蒙学派的政治和哲学著作,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对他的影响很大,加深了他对封建制度的认识,开阔了他的政治视野。可以说,这段时间,奠定了拿破仑在今后成为政治家和国家领袖的知识基础。一七八九年,巴黎人民举行起义,攻占了作为封建制度象征的巴士底监狱,揭开了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序幕。从此,拿破仑作为一名军人为革命洪流所裹挟,逐渐从不自觉到自觉,坚定地走上了资产阶级革命的道路。令人佩服的是,拿破仑在一八○○年统治稳定后,不失时机、顺应历史潮流,立即着手制定了《民法典》。并在其中贯彻了资本主义原则,至今仍闪烁着不朽的光辉。诸如“私人财产所有无限制”、“契约自由”、“过失责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部后来被称为《拿破仑法典》的民法典是资本主义社会第一部法典,它用法律的形式巩固了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成果和资本主义早期社会的经济基础,具有深远的影响。但是,需要说明的是,拿破仑的这种“以法治国”绝非他的独创,而是一以贯之的欧洲民主法治传统,他不过是如法炮制而已。法兰西虽然是吹起现代五彩缤纷的文化先锋的号角之地,但她并非联合国确定的文明古国。其文化渊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在此仅举一例即可窥豹一斑了。如公元前五○九~五○八年间(同时期,我们的圣人孔夫子正拼死搂着奴隶制度的僵尸,抱残守缺呢!),雅典的500人会议,即雅典划分为10个选区,各选50名代表组成500人会议,管理财政、外交、为民众大会准备议案和执行其决议案,成为最高政权机关,掌握最高一级的管辖权,形式上每个雅典公民均可参加,享有选举权;而在此前的公元前五九四年,梭伦就颁布了《雅典宪法》。这些,对于二十一世纪的我们中国人来说,仍似乎是在捧读阿拉伯人的《天方夜谭》吧。文化传统不同嘛,西方的民主法治思想根深蒂固。而我们历朝历代都是重儒轻法,法也是重刑而轻民,即使法家思想也缺少“民主”的内核。这就是我们的传统!难道我们因此而否定自己的五千年??和精华,改造摈弃其中的腐朽和落后。但是,如果一味照搬人家的“先进”,则无异于把玫瑰花嫁接到牡丹花上,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再无由观赏洛阳的牡丹姹紫嫣红的艳美,玫瑰花的刺儿说不准还会让我们满手流血呢。在此说一句或让我们略感气短但又必须承认的事实,我们中华上下五千年至今没有一位萨维尼那样的法学大师呢!

然而,我们也应该知道,“法治”也不过是人类社会与时俱进的社会管理方法,而绝不是什么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儒家也并非不能治国平天下。君不见,我们在强调法治同时,不还在高呼“以德治国”、“以民为本”嘛。

建国以来,我们的法制建设似乎有些迟缓,至今还没有一部《民法典》问世(颁行的是《民法通则》)。这与我们的传统和长期战争积习不无关系吧。但是,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可是毛泽东带领胡乔木、田家英、陈伯达与一九五四年一季度在杭州刘庄亲自起草的。当时有人提议定名为《毛泽东宪法》,被他断然拒绝。

三、午夜咖啡的余谈

不排除有人会搜肠刮肚搞出个相反的“十大比不了”。但是,可以肯定,与以上“十大”相比,其他的任何“十大”乃至“百大”都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五十步笑百步”。再说,本人此处也不见得就这么一个“十大”库存嘛。所以,此“十大”即使遭受糖衣裹着的千万吨级的氢弹攻击,也一定会岿然不动;因为嚼在嘴里,至多硌掉半颗牙,到底也不会听到个屁响??臭弹一枚!对此不磨嘴皮子了。


5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感觉你们都他妈的像汉奸啊,特别是五楼的,你说毛泽东打败的都是地方军阀,那你说蒋介石是地方军阀吗?联合国军是地方军阀吗?拿破仑那时与敌人的军事实力基本是相同的,怎么能和毛泽东时代相比呢?我们是小米加步枪,敌人是飞机大炮,这个情况你们不会不知道吧?哦,我明白了。你们还是个婴儿吧,你们的父母也是个文盲,所以你们也不知道,就不能怪你们孤陋寡闻了。

最没有意思的比较之一了,两个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国度、不同人生遭遇下成长起来的伟人怎么能这么比较!其实从两个方面尚就能比较完了:

1、毛泽东与拿破仑都是善于利用环境与自身资源条件,加强自身优势并削弱敌人优势的人,不然的话两个人不可能成功。主席的事情就不用去说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拿破仑的经历,从他发迹到成功,可以这样说,敌人强势的时候远远比弱势的时候多,拿破仑本身也是以弱胜强的高手。但最后双方的不同遭遇,可以明确的看出这方面究竟是谁的能力更强了。主席一生虽然艰苦,但也算是有始有终,拿破仑就不行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拿破仑对于自身所处环境的应变以及改造能力远远不及主席,就这一条,两个人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如果有人非要说这个东西有偶然因素在里面的话,我也承认,毕竟运气也是人的天赋之一,比如说,你处于主席或者说拿破仑的境地下,估计你早就被人弄死了,一个是你本事不行,也不排除你的运气比上面的伟人差,就算是拿破仑命比主席差,那他也只能认了)

2、成就。这个东西很难说,就像是前面的网友说的,拿破仑最大的功劳在于利用法国强大的影响力,极大的推动了资本主义在欧洲地区的影响力。这方面来说,主席的表现并不差,别忘了,就现代世界来说,主席领导的这场革命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以弱胜强、以游击战取得胜利的经典战例,此后的古巴与越南无不是按照这个思路来进行的,建国后,中国的道路更是充分体现了主席在战略的高明之处,别忘了中国建国后的环境远比当时的法兰西恶劣。战略上讲主席肯定比拿破仑高明,至于战术上,拿破仑的步骑炮协同基本上成为了欧洲战场的战争典范,在坦克未能毕竟登陆战场之前,这种战斗方式基本上决定了欧洲战场上所有战争的成败。拿破仑作为职业军人出身的政治家,在这方面确实比主席高明,综合比较下来,两者的成就可以用平分秋色来形容。

至于结论,我看就不用写了,主席明显比较高明。但毕竟我和坛子里面的各位大哥也有不同的环境和评判标准,别人去说什么我不是很在意,反正各位老大也是来这里说说自己的想法,谁也不会把谁说服。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就完了。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