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外传 〈十七〉悲壮山歌

武者2009 收藏 15 1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URL]   天阴沉沉的,北风也越刮越大,看样子要下雪了。   鬼子队伍一路开过来,所经过的村庄,村民们无一不望风而逃。田中就觉的奇怪:怎么山里那帮山民就不怕大日本皇军呢?他想不通。   王元宝在山顶上远远看见鬼子来了,就吆喝人别乱动,注意隐蔽。静等鬼子上来。   田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天阴沉沉的,北风也越刮越大,看样子要下雪了。


鬼子队伍一路开过来,所经过的村庄,村民们无一不望风而逃。田中就觉的奇怪:怎么山里那帮山民就不怕大日本皇军呢?他想不通。


王元宝在山顶上远远看见鬼子来了,就吆喝人别乱动,注意隐蔽。静等鬼子上来。


田中一行开到山前停下,他举着望远镜向山上观察了一遍,发现有人影晃动,就下令支起山炮,向山顶连续轰击,隆隆的炮声震的山谷直颤抖,这些炮弹比昨天的威力更大,山顶的战壕有几处被炮弹炸塌。硝烟弥漫中有人发出痛苦的呻吟,王元宝知道是被弹片击伤的山民。他预感到今天鬼子要发疯了。


日军的山炮轰了好一会,见效果差不多了,田中一挥手,鬼子赶着那些伪军嗷嗷地叫着往山上冲,王元宝猛喊一声:老少爷们赶紧放炸弹,话音刚落,几个木桶冒着烟骨碌骨碌地滚下了山,那些伪军看着这些乱滚的东西,以为是擂木呢,草,几百年前防城的办法也用上了?不怕它,一些伪军见木桶滚到眼前,也不躲闪,只靠边避让一下,谁知木桶突然接二连三地在鬼子群里爆炸,一时间整个山底一片火海,火借风势直冲田中而去,他赶紧闪到一大石后面,呜哩哇啦一阵叫唤。刚退回来的鬼子在机枪掩护下又冲向了山顶。


一场恶战开始了,战壕里几十个人一齐开枪,前面的敌人纷纷中弹倒地,眼看着鬼子又要顶不住了,田中急了,举起指挥刀跑到大炮跟前乱舞,马大全见田中疯了,也跟着蹿到面前瞎咋呼,鬼子炮兵也拼上了,两门山炮加六座小钢炮不停地喷着火焰,炮弹裹着嗖嗖地风声咣咣地砸在山顶上,飞蝗般地子弹在战壕前织成一道网,压的山民们抬不起头来,有个人点着木桶引信刚把桶推到壕沟沿上,一梭子弹飞过来,轰地一声巨响,木桶碎片四飞,瞬间倒下两个弟兄。


鬼子已嚎叫着冲到沟前,王元宝大吼一声跳起来轮刀就劈,那些山民一看见头领出手,纷纷跃出战壕跟鬼子拼开了,王元宝本是小刀会传人,舞起刀来只见一团银光罩身,鬼子的刺刀根本刺不进去,嗖嗖的风声里夹杂着叮当的刀枪碰撞声,几个鬼子还没看清人影脑袋就没了,靠,这是人吗?是一个大银圆球啊,旁边的伪军都看傻了,纷纷躲避其锋芒,转身挑那些不会刀术的战,狗子的大舅握着钢叉跟两个伪军干上了,他毕竟是庄户汉子,平常土里滚爬早已练就了一身蛮力,一个高个子伪军看他不会刀术,上前就刺,狗子大舅用叉一拨拉,顺势一脚猛踢在其老二上,那伪军嗷地一声惨叫扔了枪捂着独子躺在地上疯狂打滚,另一伪军见这汉子也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忙后退几步举枪砰的一声打中了他的胸脯,狗子大舅身子一个趔趄,奋力扬起钢叉唰地扔向了他,那家伙还没来的及卧倒,钢叉的两股尖齿就扎进了他的脑袋,连哼没哼就见了阎王。


王元宝一连砍掉七八个鬼子的脑袋后,他渐渐发现,这些日军不同于伪军,说白了,伪军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一见刀就吓的屁滚尿流撒丫子蹿,而小鬼子则非常勇猛,训练有素,几十个山民,轮着大刀砍翻一拨,又涌上来一拨,渐渐地,山民们顶不住了,死伤越来越多,后面的敌人还在不断地往上涌。


王元宝意识到再这样拼下去他们几十个人恐怕要消耗殆尽。但也不能往后退,后面就是生他养他的山村啊。


几乎在王元宝他们跟鬼子血拼的同时,他的两个儿子大山和小山那边也展开了激烈的肉搏。小山双手举着大刀在鬼子群里横冲直撞,哪里情况紧急他就冲向哪里。杀的鬼子哭爹喊娘,狼狈不堪,然而他的勇猛也招来了鬼子机枪手的照顾,他刚把一伪军拦腰砍成两截,还没站起来,一串子弹打中了他的胸膛,小山挣扎着向父亲那边望了一眼,手一扬扑倒在地,一条血性汉子带着无尽的仇恨,走完了他最后的生命里程。


大山这时也负伤了,右胳膊从弯节处被鬼子战刀齐唰唰地砍掉,腿上也挂了彩,他身边的战友只剩下了三娃子,还在硬撑,鬼子举着刺刀嗷嗷叫着奔大山而来,他一转身滚进战壕,抖动着用左手点燃了盛满炸药的木桶引信,望着扑面而来的鬼子们,他发出了糁人的狂笑声,一声巨响,一片惨叫,裹夹着七八个肢体横飞的倭鬼,大山魂归西天。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为了保卫他身后的那片热土不受外寇侵辱,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


三娃子一看头领与敌人同归与尽,也急忙撇开两个鬼子的纠缠,滚进战壕抱起一炸药桶就扑向敌群,本来这炸药桶没点燃,即使蹿进敌群也爆炸不了。可鬼子被大山炸昏了,见三娃子也来这一招,哪敢放近?砰砰几声枪响准确击中了炸药桶,轰的一声,火光冲天,山摇地动,10多个鬼子被气浪砸回了山底。


王元宝这边也只剩下他和狗子,鬼子越聚越多,他已气力不支,毕竟50多岁的人了,全身上下血肉模糊,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鬼子的血。狗子用刀一连劈死几个伪军后,见王元宝只有招架之功,已无还手之力,大吼一声抄过去砍翻一个,拉着王元宝翻身滚进壕沟,几步蹿到放置炸药桶的猫耳洞前,用身边着火的木头点着了一引信。抱着王元宝就滚下了后坡,一声天蹦地裂,夹杂着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后,阵地死一般宁静下来。


狗子爬起来,锤着被震昏的王元宝大叫:叔,小鬼子被炸死了,你快起来啊。


王元宝慢慢睁开眼,看了看狗子,又望了望上面的战壕,他知道他们完了,山民们都战死了,他感觉对不起跟随他战斗的乡亲们啊。


狗子见王元宝掉泪了,自己也忍不住大声哭着喊:叔,咱怎么办啊,快说啊。


这时王元宝猛地一个激灵,怎么办?跟鬼子拼死?自己到无所谓,可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呢?撤进村里?那不是引狼入室吗,关键还有西山洞里的老少娘们啊。


不能让鬼子进村,要把他们引开。王元宝倏地从地上站起来,对狗子说: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把鬼子引上南山。


狗子坚定地道:不,叔,你上哪我跟到哪。咱爷们死也要死到一块。


两人正在争执着,鬼子又爬上了山口,发现有两个人还活着,就嚎叫着冲下来要抓活的。


王元宝急忙领着狗子向南山顶跑,鬼子在后面紧撵。这时天空已飘起了雪花。


两人跑到山顶已累的呼哧呼哧直喘,他们的体力跟鬼子肉搏的时候拼尽了。


王元宝向前望了望,已没路可跑了,脚下就是几十米深的悬崖。


狗子急切地问:叔,咱再往哪跑?


王元宝看着狗子被烟灰熏的黝黑的小脸,突然泪如泉涌。


狗子一看叔这副表情,知道已走到了绝路,忍不住小声哭泣起来。这时鬼子已撵到了距他们脚下几十米的地方。哈哈狞笑着奔他俩而来。


王元宝突然猛喝一声:狗子,咱爷们不能在鬼子面前装熊,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今天死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说完扯起嗓子仰天长啸,铁镢山谷回荡起他高亢的吼声:两狼山----战胡儿呀----天摇地动---,好男儿----卫家园啊-----何惧----死生-啊----他一边吼着一边走近悬崖一头扎了下去。


狗子见王元宝跳崖了,面朝西山洞口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哭喊一声:娘啊,儿不孝,先走了啊--,说完转身滚下山谷。


一老一少用自己悲壮的方式捍卫了英雄的铁镢山儿女的尊严。


老天用一场暴风雪赶走了残剩的倭寇,巍峨肃穆的铁镢山亲眼目睹了她哺乳出来的这群英雄儿女的壮举,他们没给大山母亲丢脸,她为拥有这样的好儿女而自豪。


她还要继续目睹她的另一群儿女为保卫神圣的家园而战。


在暴风雪中,大山怀抱里又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