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十五》山口血战(3)

武者2009 收藏 8 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再说已转移到山顶石人洞里的老少娘们,听着山口那边炮火连天,个个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默默地祷告老天爷发善心保佑自己的丈夫儿子平安无事。


王玫瑰从早上挺着大肚子跟娘和嫂子跋涉到这五里外的山洞,经过一路颠簸,这时感到肚子一阵阵痛,王张氏见女儿依在洞壁上一声不吭,额头直冒汗,心里就嘀咕开了:莫不是女儿要生了?伸手摸摸她的肚子,问:闺女,你感觉不舒服吗?王玫瑰看了母亲一眼,点点头说娘我没事,可能是走山路累的,躺会就好了。


山洞外面的二楞子听到枪炮声可呆不住了,他爬上一块高石,伸着脖子眺望山口,想象着那边酣战的场面,心里直埋怨师傅王元宝不让他参战,要不凭他打猎的枪发和深厚的武艺功底,打死几个小鬼子那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而顺子却坐在洞口闭着眼美滋滋地想心事,原来他的脚崴的并不严重,他怕打仗,要知道,枪子是不长眼的,一不小心小命就的报销。他不想死,家里人早已给他定了亲,女方是山外黄家庄的,顺子见过,姑娘长的很漂亮,双方都把婚期定好了,来年春天就办婚事,就是为了自己未过门的媳妇他才不想去冒险打仗。


这时枪炮声突然停了,洞里的人楞了一会,突然炸开了锅:鬼子跑了,小日本死光了。


大家挣抢着跑出了山洞,纷纷向山下奔去,刚跑出二里地,山口那边又响起激烈的炮声,众人又拖儿带女的跑回了山洞。


山口这边,日军新一轮攻势又开始了,山本这次聪明了,他把机枪手安排到半山腰,机枪前面遮了块钢板,只留个小洞瞄射击。这样山上的狙击手就打不到了。只要一发现山顶有人露头子弹就招呼过去。


大山这边,虽然五个狙击手刚开始打到了七八个伪军,但自己也被鬼子的机枪射中了三个。眼看着伪军离山顶越来越近,只要山民冲出来搏杀,鬼子肯定要用炮弹连纠缠在一起的伪军一块轰掉,怎么办?


大山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兄弟爷们手里的扎枪,脑子一机灵,有了,早上山民们不是带了很多尖木棍吗,他立即下令几个臂力猛的伙伴站在战壕里埋头用劲向外扔,瞬间几十条尖厉的扎枪嗖嗖地飞向十多米外的伪军,这些家伙没料到对方会来这一着,躲避不及,连连中招,几个伪军背上插着木棍惨叫着滚了下去,更多的是就地卧倒,静等对方棍尽,有个伪兵脑瓜反应灵敏,刚擦影看到有尖棍飞来,立即就地卧倒,可身上还是中了一棍,那棍不偏不移正中其屁股,就象一面旗杆高高地直插在他屁股上,那家伙刚开始还挺勇敢,强忍巨痛,咬着牙等棍尽好伺机逃跑,可没想到尖棍扔完了紧接着各种七棱八角的石头又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草,这不是要人命吗?哪有这么玩的,那伪兵忍受不住如此的连续打击,嗷地一声跳起来就向山下蹿去,趴在地上的家伙们被砸的头破血流,但没人敢动,突见有兄弟屁股上拖着旗杆逃跑,也哄地爬起来叫唤着跑下了山。


大山见这办法很管用,正高兴着呢,发现战壕远端有一汉子特别卖力,伪军都跑远了,他还在那一个劲地扔石头。他定睛一瞅,靠,这不是二楞子吗,他怎么上来了?


原来,炮声一停,山洞里的人都往村里跑,二楞子跑的最快,等枪炮声复又大作,老少娘们又跑回山洞。但二楞子没返回,他直接奔向了山口,他要上战场去看看鬼子到底长什么样。冲到山跟,他没敢上王元宝那里,怕挨骂,而是蹿上了大山守卫的北山坡。刚跨进战壕就看见大家伙向鬼子扔石头,伪军们被砸的鬼哭狼嚎,他也赶紧摸起石块加入了战斗。大山猫着腰跑到二楞子身边问:二楞子,你怎么来了?二楞子见是大山,嘿嘿一笑道:大哥,俺在洞里憋的难受,上来跟你打日本鬼。大山突然脸一沉,怒吼道:赶紧滚,这里不用你。我爹今早怎么对你说的?二楞子见大山没有半点缓和的样子,就嘟囔着很不情愿地爬出战壕向山洞方向走去。


二楞子脾气虽犟,但脑瓜却很活泛,他边走边想刚才用石头打鬼子的事,鬼子的大炸弹就是厉害啊,他们怎么扔过来的?把炸弹从山下往山顶扔也没人有那么大的力气啊,那他们用的什么方法?真他娘的怪。咱也有炸药,要是也能扔到鬼子头上就好了,他边走边琢磨,不小心被路边一个废弃的破木水桶绊了个趔趄,差点摔到,他气恼地踢了那水桶一脚,木水桶应声骨碌了好远,他看着那滚动的破木桶,刚要骂是谁家扔路上的,脑子猛然一激灵:靠,若用木水桶装上炸药往山下鬼子群里滚,那不是一炸一大片吗?肯定比他们从山下往山上扔的那炸弹厉害。二楞子想到这里,高兴的一蹦三高地向山洞蹿去,他要发动各户老少娘们把自家的木水桶集中到一块,做木桶炸弹炸鬼子。


山口这边,鬼子的第三轮进攻又失败了。


这时,太阳已落到西山尖,天快黑了,山本见取胜无望,自己也泻了气,一声令下,扔下几十个伪军尸体,抬着被打死的鬼子机枪手退出了战场。


他不明白为什么中国正规军队都被日军一触即溃,望风而逃,而这些山里人这么不要命地硬拼。


明天他要请示田中,带更多更有战斗力的大日本皇军来扫平王家山里,决不能让这些支那山民挡住皇军的威武铁蹄。


山民们见鬼子撤了,都从战壕里跳出来连声欢呼,纷纷跑到下面去拣伪军丢下的武器弹药。


王元宝心里松了口气,但他却高兴不起来,这一战虽然鬼子失败了,但己方也伤亡大半,怎么跟山洞里他们的家属交代?打仗要死人大家都明白,可一旦落到自家头上,那些女人能受的了吗?即使她们承受住失去亲人的打击。但现在能战斗的人越打越少,鬼子也肯定不能善罢甘休,明天那些杂种再来怎么对付他们?


王元宝想到这些,望望身边的两个儿子,对众人说:咱别忙着高兴,大家伙先把归天的兄弟爷们抬到山坡上埋了,记住每个人的坟头,以后好让家里人逢年过节送纸钱。


大家分头行动去了,他们心里有喜有悲,喜的是终于挡住了鬼子,没让那些杂种闯进村里烧杀奸抢,悲的是那些朝夕相处的兄弟爷们们眨眼就没了。


他们不知道,明天等待他们的会是怎样一场恶战,也许这些抬尸体的人中,明天也会被人抬。悲戕的气氛笼罩在了山民们的心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