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38.html


1945年开春,全国形势一片大好。赵龙生率新三团打下了涞源县城,团部就驻在县城里,日军似乎接受了这个现实,只派出一个小队和大部伪军前来攻城。赵龙生在城墙上一看就知道,这仗不用打了,伪军没有战斗力是早有定论,他说这话主要是针对这小股日军。三七年忻口会战,赵龙生第一次与日军接触,他发现这群唱着君之代昂头阔进的东洋鬼子作战相当顽强,他们历经日俄战争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无论是从单兵装备还是作战能力上,中国军队都处于下风。八年过去了,那些优秀的老兵或死或伤,能全身而退的寥寥。日本是个小国,人力资源和物质资源的缺乏决定了他们打不起持久战,经过连年的消耗日军已不能正常从本土募兵,只好把大量的中学生短期训练后发配到各个战场。赵龙生看着城外乱哄哄的日军娃娃兵,感慨道:“好歹也是个国家军队,怎么能拿一群孩子来交待,这不是自掘坟墓吗?你让他们打打游戏还行,你让他们抗枪打仗那就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了。看样子,小鬼子就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蹦哒了。”

打县城的时候,赵龙生集结部队,突然发现他的队伍一下膨胀到了六千多人,高兴的他一晚上都没睡着觉。没想到这两年在小鬼子大扫荡的残酷摧残中,部队越混越壮,竟然拉出一个师的编制,可他还委屈的当着团长。他手下那批营连级干部没一个省油的灯,天天跑到团部闹着要扩编。赵龙生大手一挥:“去去去,那凉快哪歇着去。要扩编你别跟老子说,有能耐你去找军区领导。老子还憋屈着那,谁给老子扩编?等着吧,老子向上面打个报告,等哪天老子当了师长,你们全都连升两级。”赵龙生说干就干,还真整理起了材料,他是个大老粗,写个申请什么的还真费脑筋,只好请政委帮忙,李一扬很干脆的回绝了:“你狗日的想当师长想疯了吧,咱八路军总共就三个师,你狗日的还想分一杯羹?前几年的咱打的那场仗为什么叫百团大战,一百多个团能编出多少个师来?为啥不编?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那。现在还是国共合作时期,大家都在这憋着,你少他娘的猪鼻子里插大葱——装相。这个我不写,谁写谁找骂。”赵龙生也懒得和政委理论,咱团会写字的多了,随便找个参谋就能把活干利索,老子找你是给你脸。下半晌,赵龙生灰头灰脸从军分区回来,刚进屋李一扬就发了难:“乖乖,我们的赵师长回来啦。”赵龙生拉着老长的脸,飞起一脚就把板凳踢翻了,把门一关就和政委狗血淋头地对骂起来。骂完,又拿出瓶汾酒对饮,几杯酒下肚,两人就跟从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似的,一句一句掏心窝子的话,李一扬说:“老赵,你别急,这个事急不得,你当师长是早晚的事。眼巴前日本鬼子就得完蛋,可中国的事还没完那,国民党跟咱形同水火,中国离和平还远着那。”赵龙生醉醺醺的说:“老李,你这话我爱听,国民党对咱的戒备之心已经深入骨髓啦,他们称咱是边区政府,没有合法性,你狗日的反动派就合法啦?赶明儿跟国民党干起来,我当师长,你还是政委,咱兄弟俩能在华北把小鬼子闹翻天,咱照样能折腾国民党一把。”

45年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北非战事已经平息,苏联红军和美英盟军南北呼应,一路高歌猛进,直逼柏林城下,希特勒大势已去。而在太平洋战场,美军频频得手,开始对日本本土实施战略轰炸,日军不得不收缩防线,做垂死挣扎,种种迹象表明,轴心国败局已定。

5月8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苏联红军把鲜红的旗帜插上了国会大厦。8月6日至9日,美军先后在日本广岛、长崎投掷了“小男孩”、“胖子”两颗原子弹,巨大的蘑菇云顷刻间吞噬掉数以十万计的日本平民,那强大的杀伤力令全世界的军人为之侧目,他们惊呼核武器的出现将会导致人类的自我毁灭。8月8日,苏联红军单方面宣布解除《苏日中立条约》,对日宣战,以三个方面军150万人在东北数千里的边界线上展开八月风暴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日军的王牌关东军,日本军队战败就在眼下。

接下来,就是国共双方抢占胜利果实,在日后的和平谈判中争取主动权了。远在延安的中共中央高瞻远瞩,一眼就相中了东北这块宝地。

赵龙生很快得到指示,要他向北发展,如能进至冀热辽一带则甚好。八月初,一纸任命状发到赵龙生手里,限他三天内把队伍改编为独立师,携冀西两千干部出关抢占地盘。命令一下来,全团就忙着整编,收集粮草。杨若飞正在禁闭室里睡得滋润,就被两个叫嚷的士兵吵醒了。几天前,杨若飞也看出来这场战争已进入尾声,但他在东北的事还没完那,他还得去找当年那几个老混蛋报仇,于是当了逃兵,密谋要带一个连的东北弟兄回来家,不想被政委李一扬堵个正着。因为北上的计划没有得逞,他这会憋着一肚子气,跳起来就喊:“吵什么吵,没看见老子睡觉那。给老子滚蛋。”那两个兵在屋外被吓了一跳,笔直的戳那,回道:“是,团长。”杨若飞一听不对劲,把他们喊住:“回来,你们刚才喊我什么?”两个士兵彼此对望了一眼,没错啊,是团长。

“团长,我们说错什么啦?”

“少他娘的怕马屁,老子是营长。”

“感情您还不知道啊,咱团扩编成师啦,所有干部都连升两级,您现在是团长了。”

杨若飞一怔:“那作战任务是什么?”

“师长还没传达战任务,但听师部参谋说,好像咱要去东北。”

杨若飞一听就乐得合不拢嘴:“好,东北好,老子早就想去拉。老子当年在东北可是与人有过约定的,早晚有一天得带着队伍杀回去。”

晚上,赵龙生掂了两个菜,一瓶酒,来禁闭室看望杨若飞。上了饭桌,赵龙生问:“你蹲这屋也有几天了,思想觉悟有什么提高没有,给老子汇报一下。”

“师长,一说这事我都愧得慌啦,早知道上面让咱去东北,我也就不当逃兵了。”

“你喊我什么?”

“师长啊。哦,这个事我已经知道啦,您就别瞒我啦,您给我说句明白话,咱是不是要去东北?”

“你狗日的还长顺风耳啦。扩编的事不假,可我接到的任务是南下,北边的事我可管不着。”

杨若飞仰脖喝了一杯酒说:“别介啊,不是北上吗,怎么这会儿又改南下啦?师长,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东北我必须去,大丈夫一言九鼎,我当初向人许诺过。”

“你真那么想去东北?”赵龙生试探地问。

杨若飞点点头,激动地说:“这么说吧,我的父母老婆孩子的魂都在东北,当年抗联里我的司令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的魂也在东北,我的根就在东北啊。师长,我就是死了,做了鬼,我也得望北飘。”

赵龙生也动了感情:“好,我就看中你这种血性啦。我正式通知你,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杀到东北去。咱师还缺个开路先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的禁闭就此结束,明天去师部报告。”

独立师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一个教导队,在加上临时编成的干部团,整个人马近万人。骑兵团是整个师的精锐,其营连级干部大都是当年跟随东北军逃难过来的,后来被赵龙生收编,当年一个团的东北健儿,经过八年艰苦的战争,如今剩下的也不多了。一听说要杀回东北老家,这些人一个个精神高涨,抢着要当先头部队。在独立师的行军序列里,骑兵团被排在最前头。一路杀过去,要经过许多日军封锁线,赵龙生给骑兵团的任务很简单;“给老子把进兵东北的路打通。”

“是!”杨若飞翻身上马,带着近千人马如滚滚洪流,奔腾而去……十万八路军出兵东北抢占地盘的序幕就此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