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美子在小夏建仁的亲自护送下,很顺利地就出了荣城的北城门,她出城向北,顺着大路走了几里地,直到城里的鬼子看不到她了,她才下了大路,转向东,爬上了山坡,山坡上根本就没有路,全是杂草灌木从和荆棘,高低不平,十分难走。

美子穿的还是日本和服,鞋子也是一般的软口布鞋,幸亏没有穿木屐之类的东西,要不然的话,就更难行走了。美子把和服的两边用力撕开,成了一个中国式的简易旗袍,爬山坡,下山坡,美子一直就这么走着,顶着头上巨大的火轮一样的大太阳,时间不大,全身已经是香汗淋漓了。和服的下摆也被挂的一道道的豁口,有的还被扯下一小块布条,破烂不堪了。

向东,再向南,美子向东南方面走,荣城就在山下,城墙还远远地能看见。

美子绕着荣城在山上转了个大半圈,才从山上下来,来到了荣城的南门的大路上,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连续四五个小时的爬山运动,把美子累坏了,她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槐树上喘口气,她是又饥又渴,身上的和服早就湿透,湿乎乎地贴在身上,很难受,嗓子针刺般地疼,像冒了烟一样的难受,想咳却又咳不出来,樱唇干巴巴地,没有了红润的色彩。只有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还是那么水汪汪的,那是躲藏在里面的眼泪,她强忍着,没有让它们流出来。

一直在南城门外的大路边的槐树下面等候秦克消息的突击班的战士们,老远地就发现了美子这个日本女人,美子刚来到大路上,一个叫刘小强的八路军战士就迎了上去。

“鬼子娘们儿,你这是要去哪里?看你的衣服都烂成啥了。”刘小强很不客气,对于日本女人,这已经是很客气的了。这也就是八路军,如果是国军或者土匪的话,早就二话不说,就把她掳走,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就把她给强奸了。

“我,我……”美子那干涩的嗓子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就是这一个字的单音也是沙哑的几乎听不到说的是啥。

“噢,你原来是个哑巴呀?真是可惜了,模样长的倒是怪俊。这里马上就要打仗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呀?”刘小强说,“真是的,问也是白问,你是个哑巴。”

美子这个着急呀,她说不出来话,也就不说了,她就一直向南走,向张鹿集走去,因为秦克给她说的清楚明白,荣城南门十里地就是张鹿集了,八路军的吴营长就在那里。

“哎,你个鬼子小哑巴娘们儿,你给我站住,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说清楚呢,你这就跑呀?”刘小强急了,追上了美子,拦在了她的前面。

美子也急了,她伸出手来,一把就把刘小强推到了一边儿,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其他的几个八路军战士见状,也走了过来,

“刘小强,这个日本娘们儿是咋会事儿?”张大虎问。

“是个哑巴,一句话也问不出来,脾气还不小,要不是八路军有纪律,我早就把她给胖揍一顿了,小鬼子娘们儿倒挺厉害的。”刘小强斜眼看着远去的美子。

“哑巴?我看不像,一定是装哑巴,说不定还是个日本探子,她现在可是向张鹿集方向去的,如果让她把我们的啥情况都摸清了,再回去告诉小鬼子,那就坏事了。把她抓起来。”张大虎把眼睛一瞪。

“可她,她是个女的,咋抓?”刘小强犯难了。因为从当兵到现在,还从来没有抓住过日本女人,一时之间,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要不,派一个人,把她押回张鹿集,交给吴营长,让他处理好了,就说,这是我们抓住的日本女探子。”张大虎的点子还真是多。

“我看行,派谁去呢?姚康回张鹿集送信,现在还没有回来。”刘小强说。

“刘小强,我看也别派别人了,还是你去吧,把这个日本娘们儿押回去,说不定还是一件小功劳呢?等秦连长回来了,一高兴,教你一招枪法,让你一辈子受用不尽。另外,把姚康叫回来,这小子,还真是滑头,让他去送个信,竟然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张大虎笑着说。

“那好吧。我去。”刘小强一听,还真是这么个理儿,他就很高兴地答应了。

刘小强再次追上了美子,把她拦下,并且掏出了盒子炮,说道:“鬼子娘们儿,我可告诉你,我是八路军,我现在怀疑你是给小日本鬼子当探子的,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走,向前走,别想跑,否则,我手里的枪可没长眼睛。”

美子身上难受,嗓子更难受,也说不出话来,听了刘小强的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不理他。对刘小强手里的盒子炮也视而不见,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害怕的意思,因为秦克说了,八路军对待日本女人是安全的,是不会伤害日本女人的,她心里有底儿。但是,她连着跑了四五个小时的山路,来给八路军送情报,却又遭到八路军的误会,把她当成日本探子,还拿 出枪来威胁她,她的心里觉得有些委曲,她的眼睛一眨,泪水点点滴落。

刘小强见美子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他一下子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哎,你可别哭呀,我可没把你怎么样呀?”

刘小强说着,把手里的盒子炮收了起来。

“走,跟我走,把你交给我们营长,让他处理你得了,我可管不了,乖乖,还没有上刑呢,你就哭了,唉!”刘小强向旁边踏了一步,把路让开,美子又瞪了他一眼,就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刘小强把美子一直押到了张鹿集,实在是走不动了,她的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刘强一看急了,说:“唉,你这鬼子娘们儿,我可没有动你,你咋摔倒了?”

刘小强这么说,可是,他却不敢伸手去扶美子,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思想在他的脑子里还是根深蒂固的。

美子倒在地上,手在地上一抓,却抓出了一道痕迹,她灵机一动,用手指在地上写出了“我要找吴大力营长,有紧急情况。”

刘小强看了,他却不认识几个字,他只认识一个“大”字。

守在张鹿集的哨兵见了,马上跑了过来,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回去报信的姚康。

“哥们,你可真够牛的,把这个日本娘们打翻了,头功一件,头功一件呀。”姚康嘻笑着说。

“姚康,你小子最不地道了,让你回来报个信儿,就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现在还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她是自己摔翻的,我可没有动她。快去报告吴营长,就说,我抓了个日本女探子,还是个哑巴,她还在地上写字儿,我又不认识,现在不知道该咋弄?”刘小强说着一把抓住了姚康的胳膊,说,“哎,姚康,你来看看,她写的这是啥字儿?”

“刘小强,你就别恶心我了,这些字都认识我,我可不认识它们。我还是替你去报信儿吧,我对报信这事儿倒很在行。”姚康挣脱了刘小强的手,转身跑走了。

吴大力接到姚康的汇报,听说又来抓住了一个日本女探子,还是个哑巴,他的眉头就是一皱,现在是怎么回事儿,日本的女人也加入了战争了,而且,还是个聋哑人,上次来的这个渡边小杏可是帮助中国人的,这个日本女探子可是给鬼子干事儿呢。

由于是个女的,吴大力叫上了花如月,有个女人在身边,对付日本女人会方便一些。

吴大力和花如月来到了张鹿集的路口,看见一个日本女人还趴在地上,旁边站着刘小强和两个哨兵。

“刘小强,这是怎么回事?”吴大力问道。

“报告营长,我抓了个日本女探子,还是个哑巴,她自己摔倒了,不是我推倒的,她还在地上写字儿,我不认识字儿。”刘小强报告完了。

吴大力一听,这才注意到美子身前地上的字迹。

吴大力一看,就愣住了,又是找他的,说:“如月,快把她扶起来,有情况,一定又是秦克派来的,这小子,还真行,一连就搞了两个日本娘们儿,我看他回来之后,咋向我交待。”

花如月听了,脸上就是一红,好像秦克也把她搞了一样。

花如月把美子扶走了,来到了吴大力的营部,花如月见美子的嘴唇干巴巴地,马上给她烧了开水,让她喝。

美子喝了水,感激的很,嗓子舒服多了。

“他就是我们吴大力营长,有什么情况你就写出来吧。”花如月还真把美子当成了哑巴了。

“吴营长,我叫美子,我是秦克秦连长派来的。”美子开口说话了,把吴大力和花如月都吓了一跳。

“原来,你会说话呀?不是哑巴。刘小强这小子,回头再找他算账。”吴大力看着美子说。

“秦克让吴营长今天晚上攻打北门,而不是南门,时间不变。”美子说。

“噢,为什么又改成北门呢?”吴大力心里产生了疑问。

“吴营长,你有所不知,渡边深井拆了城里的民房,用砖头瓦块把东门西门和南门全都给堵死了,城门根本就打不开了。”美子见吴大力不相信,就解释说。

“如月,你去通知李九松营长和我们的副营长常红马上集合队伍,准备好干粮和水,你们的独立加强连也要准备好,天一擦黑,马上出发。”吴大力看着花如月,由于秦克不在,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吴大力对花如月是越来越喜欢了,可是,看样子,花如月好像对秦克是情有独钟,他要想吃到花如月这个又香又甜的大美女,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是!”花如月答应着,婉尔一笑,扭着肥美的屁股就走出了屋子。

吴大力的神态让美子看的是清清楚楚,她在心里笑着,男人怎么全是这个样子,对漂亮的女人都是这么趋之若鹜。她想起了秦克对她的无限的温存,脸也红了,心跳也有些加速,丰满的胸脯也随之起伏不定。


兵贵神速,天一擦黑,吴大力的一营,李九松的二营,和秦克的独立加强连一起出发,吴大力留下了三个八路军战士,让侯小玉带着,照顾渡边小杏和美子。吴大力和李九松的两个营,和独立加强连一起翻山越岭,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急行军,终于在子夜之前,到达了荣城的北门外,张大虎他们接着,就在玉米地里埋伏起来。

吴大力看时,心里就暗叫不好,北门外的鬼子的小炮楼还在高高地耸立着。

“重机枪!”吴大力叫道。

“报告营长,重机枪还没有到,山路不好走,落在后面了。”刘小强报告说。

“这是怎么搞的!眼看就要到时间了,秦克在城里一打响,我们就要打到城下,这炮楼不早快点儿拿下,怎么能行,城里可就只有秦克一个人。”吴大力就有些急眼了,骂起了娘。

“刘小强,你带一个班,去接重机枪。”吴大力说,他的心里现在就像着了火一样。

“是!独立连一班跟我来!”刘小强带着一班走了。

刘小强走后不久,却从南边传来了密集的枪声,而且,还有小钢炮的爆炸声。

吴大力就是一愣,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刘小强和其他的鬼子撞上了,还是?还是这个叫美子的日本女人送的根本就是一个假情报。不对,如果是假情报的话,鬼子要伏击的应该是我们这个大部队,只打刘小强的一个班,这可不合情理。

“九松呀,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吴大力问身边的李九松营长。

“现在天太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很可能是荣城以外的鬼子从山里摸过来了,我们在荣城这边也不能放松,我带着一个连过去看看。”李九松说,“二营一连跟我来。”


第九十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