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二百八十九章 黑色风暴(9)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你说什么?”克罗伊斯顿时又紧张的站了起来。 “上校!敌人刚才的冲锋其实是在故意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他们出动了一支特种作战部队空投到了我们的防线后方,现在已经夺取了好几座碉堡……” “不!”克罗伊斯顿时脸色煞白,他很清楚自己镇守的这条防线一旦有失,那就意味着普吕格尔的装甲部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你说什么?”克罗伊斯顿时又紧张的站了起来。

“上校!敌人刚才的冲锋其实是在故意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他们出动了一支特种作战部队空投到了我们的防线后方,现在已经夺取了好几座碉堡……”

“不!”克罗伊斯顿时脸色煞白,他很清楚自己镇守的这条防线一旦有失,那就意味着普吕格尔的装甲部队将长驱直入,完成对托马斯的反包围!

“马上组织反击!不惜一切代价消灭那些人!”克罗伊斯急了,他拿起一支冲锋枪跑出了碉堡,迎接他的是一幅令人震惊的画面,一队容克52轰炸机正继续忙着在自己的头顶上扔下一朵朵白色伞花,而在防御工事的四周到处都可以看到被丢弃的降落伞,许多碉堡内枪声大作,呼救声连绵不绝。

“该死的!”克罗伊斯这时才明白对手刚才发射的烟雾弹其实不是为了掩护步兵冲锋,而是在指引伞兵发起突袭,而自己却没有及时发现这一点。他心里此刻满是后悔,因为要是早一点听从部下的劝告,全面加强对空火力,那么对手无论如何也钻不了这个空子。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迟了,由于遭遇突袭后措手不及,好几座碉堡落入到党卫军手中,整条防线的火力网立刻被削弱了许多,普吕格尔的部队趁势发起攻击,转眼之间就将最后一道防线拦腰斩成几截,克罗伊斯虽然拼命催促部队发起反击,但是为时已晚,战斗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宣告结束。

当一队党卫军士兵冲进“雅利安堡”时,克罗伊斯已经恢复了平静,他凝视着眼前这群年轻的面孔,略显不甘心道:“你们赢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你们有能力战胜我们真正的敌人,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谢谢您的提醒,”一个年轻的党卫军上士站出来说,“但是我们会将今天这样的胜利一直保持下去,直到有一天我们站在故乡的天空下为止。”

克罗伊斯心头一颤,“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利特·吕克曼!”年轻的士兵做出了铿锵有力的回答。

“很好。”克罗伊斯点了点头,“吕克曼上士,我可以给托马斯将军打个电话吗?”

“当然可以。”

“谢谢。”克罗伊斯转身走到行军桌前,抓起一部电话用力摇了几下,“喂,请给我接托马斯将军。”

不多时,听筒一端便传来托马斯焦急的声音,“克罗伊斯上校,您那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出现彩色的烟雾,快回答我!”

“对不起,将军,我已经被击败了,作为您的参谋长,我对这一结局感到遗憾和失望,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对您说一声,好自为之。”

克罗伊斯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他望着吕克曼坚定的表情,突然露出了一缕笑容,“上士,我可以在你们的战俘营里受到优待吗?”

“您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吕克曼也笑了,“请随我来吧,普吕格尔将军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一杯热咖啡……”

“我们输了!”托马斯放下手中的电话,在一道看似固若金汤的防线被突破的同时,失望在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心灵。

“将军,克罗伊斯上校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司令部的军官们纷纷围了上来,一张张面孔上流露出紧张的神情。

“最后一道防线已经失守了,要不了多久,普吕格尔就会带着他的装甲师来为霍克解围,真没有想到,我们费了这么多心思制定出来的作战计划到头来还是失败了,唉……”

随着托马斯的这声长叹,司令部顿时安静了下来,总是喜欢发表意见的作战参谋们也无计可施了,因为他们知道在普吕格尔进攻正面的滩头防御阵地后面是一片平坦的地下荒原,非常适合装甲部队行动,而且目前那里也只有少量没有配置重武器的警戒部队,这就意味着正在山谷中陷入苦战的部队将面临腹背受敌的窘境。

“将军,普吕格尔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达这里?”威尔海姆突然打破了寂静。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吧。”托马斯下意识的答道。

“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威尔海姆喊道:“现在还不到举手投降的时候,我们要用这一个小时发起突击,彻底消灭霍克,然后再和普吕格尔决一死战!”

威尔海姆的建议点燃了军官们的热情,他们纷纷高举手臂,大声喊着决一死战这个口号,托马斯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命令,二十分钟炮火准备后,全军发起突击!”

“轰!”呼啸的炮弹像是冰雹般倾泻到被困在山谷中的党卫军头上,本已被缩小的包围圈再度后退,在山谷中苦战了八个多小时之后,霍克的士兵们终于露出了疲态,他们躲在笨重的坦克后面,用钢盔掩住脸庞,绝望的看着脚尖下的地面,等待着最后的时刻降临。

“不!难道失败真的无法避免吗?”霍克茫然看着四周,山谷中燃烧的火焰跳跃在他眼中,可是他身上却没有感到任何温暖。虽然他一直不停的大声鼓励部下们拿出勇气与对手决一死战,但是士兵们却用低垂的头颅回应了他。渐渐的,他感到全身发冷,一种不祥之兆笼罩在他心头……

“将军,普吕格尔将军要和您通话!”一声兴奋的呼喊顿时让霍克沉重的心情重新振奋起来,他迫不及待的从通信兵手中抢过话筒,带着颤音喊道:“尤里乌斯,你现在已经到了什么地方!我这里的情况很糟糕,恐怕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林德尔!你听着,我已经突破敌人的防线,正朝你们快速推进,你去告诉你的部下们,只要坚持一个小时,我们就可以迎来胜利!”

“好的!我就在山谷里等着你的到来!”霍克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再度出现在他身上,他拎起一支冲锋枪,冲身边的士兵们大声吼道:“党卫军的勇士们!我们的援军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只要我们再坚持最后的一个小时,胜利就将属于我们!”

霍克的承诺给士兵们带来了希望,他们纷纷撑着疲惫的身躯从地上爬起来,准备进行一场更为激烈的战斗。

二十分钟后,炮击停止了,山谷中顿时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托马斯亲自率领着他的部下们发起最后的进攻,霍克不顾战场上到处都是流弹,执意站在一辆坦克上指挥战斗,受到他这种顽强斗志的感染,党卫军士兵们咬着牙关展开了艰苦的防御,每当有阵地被突破时,他们就会疯狂的发起反击,直到把阵地夺回来为止,有些地方甚至还发生了肉搏战,仿佛这并不是一场演习,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战争。

但是面对兵力占据优势的对手,霍克的部下们还是渐渐被逼退向环形防御阵地的核心部分,托马斯精神大振,他仿佛看到了胜利在向自己招手,于是他高举手臂!

“勇士们!跟我来!”

“是谁在发起冲锋的命令?”托马斯放下高举的手臂,吃惊的向后方望去,只见山头上出现了一排密密麻麻的褐色身影,领头的是一位高大威武的将军,他手持一把利剑,做出了一个向下劈的姿势!

“不!”托马斯的眼神呆滞了,普吕格尔在他最不希望出现的时刻出现了,这就意味着这场演习实际上已经分出了胜负!

“看哪!是我们的援军!”环形防御阵地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紧接着,在一片震耳欲聋的“万岁”声中,霍克第一个冲出了防御阵地,他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同样十分激动的士兵们。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进行任何的战斗都已属徒劳,托马斯不得不下令部下们结束战斗,吞下了演习失利这颗苦果。

“林德尔!”

“尤里乌斯!”

普吕格尔与霍克像是一对老朋友那样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的部下们也学着这两位将军的模样热烈的庆祝胜利。

“尤里乌斯,这场演习是你赢下来的,警卫旗队师的称号非你莫属!”

“不!林德尔,如果不是你率领部下拼死抵抗,拖住了托马斯的主力部队,那么我们绝对不可能拿下这场演习的胜利!”

两位将军你一言我一语互相谦让着功劳,这让站在一旁的托马斯感到很不理解,他忍不住问道:“我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不久前你们两个还为警卫旗队师的称号争得头破血流,怎么没过几天居然又互相谦让起来。”

“只有团结才能让我们取得胜利!”普吕格尔兴奋的说,“比起那个称号来说,我和林德尔之间的友谊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托马斯将军,虽然我的士兵们现在很想揍上您一顿,但是我并不打算这样做,”霍克诙谐的说,“能够在一个英勇机智的对手身上取得胜利,对任何一个军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所以我打算请您喝一杯,您看如何?”

“我很乐意接受这个提议,”托马斯有些难堪的揉着肚子说,“这该死的演习打了一天,可是我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