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泥湾垦荒决策前后 [转]


太平洋战争前后,由于日军以及国民党军对陕甘宁边区进行重兵包围和封锁,加上“皖南事变”后国民党政府中止了对八路军一切正常的配给等原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遇到了抗战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困难。各根据地出现了粮食、医药、棉布、子弹、食盐以及其它日常用品奇缺的状况。在陕甘宁边区这个中共中央所在地和经济落后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总后方,一度到了几乎没有衣穿、没有油吃、没有菜吃、没有纸用、没有鞋袜穿、冬天没有被盖的严重地步。

为解决各根据地面临的严重经济困难,中共中央于1939年2月2日在延安召开了生产动员大会,毛泽东在会上发出了“自己动手"的号召。尽管大家也在行动,不少人在住地周围的山坡、路旁、河滩等空地开荒种菜,还有的养鸡、养鸭、养兔,但由于规模小、经营分散,效益并不理想。

1940年5月,朱德回延安协助毛泽东指挥各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军事斗争,他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这时的延安城与3年前相比,人多了,机关多了,东西却少了。昔日红火热闹的延安市场如今虽然还天天有集,但冷清了许多,卖瓜果、蔬菜、肉蛋、蒸馍的少了,倒多了不少卖破旧家什、农具、牲畜的人,赶集人的脸色黧黑之中带着些许忧郁。朱德心想,如不采取重大措施,很难扭转困难局面。

采取什么措施才能搞活边区的经济呢?朱德苦苦思考许多天,也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于是,他邀请正在延安的中共南方局常委董必武、延安自然科学院院长徐特立和几位负责边区财政经济工作的负责人,一起到各地调研工、农、商的情况,以便从中找到答案。

他们逐一视察了中央在延安和各县政府在各地办的小工厂、商店、供销合作社及运输队,调查了各县的自然资源状况,不多久就摸清了边区的“家底”。犹如指挥作战一样,朱德很快就确定了主攻方向。他发现,发展边区经济建设最基本的困难有两个:一个是没钱,缺大量的流动资金;另一个是缺人,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还远不足以应付工作发展中的需要。

朱德早年留学时学过西方经济学,也研究过苏联经济,很快他就找到了边区的两大优势资源,即盐与羊毛,打算以此为突破口解决资金问题。当时,陕甘宁边区境内有5个盐池,产量很大,仅定边县的盐池就有几万亩,不仅蕴藏量大,而且容易熬制,盐质也相当好。朱德心里很清楚,自己在华北时由于日本侵略者的封锁和控制,食盐奇缺,老百姓不得不到盐碱地里收集泛起的碱霜,回去熬制又苦又涩的硝盐。他还听从河南回来的同志讲,当地约7米土布才能换到1斤盐。把边区的盐运到山西、河南、河北和西南各省,一定能换回大批急需的物资。

一个搞活边区经济、扭转边区财政困难的大计划在朱德心中形成了:目前,自力更生是全党全军最重要的任务。先从盐下手,定边盐池为陕北经济策源地,派军队全体动员,首先从盐井来冲锋,冲破这些困难。

兴奋之余,朱德给陕甘宁边区政府写了一封长信,信中提了6点意见:“一、开足5000亩以上的晒盐田,今年不必再多;二、修好通庆阳大车路;三、设置转运站、饭店、骡马店,统一管制出口商店;四、购足骡马;五、购足运输工具,备好大车、小车;六、开煤炭厂熬盐,运水运炭,在适当地点熬盐或引盐水到有炭的地方去。”很快,边区盐的年产量达60多万驮,约合1000万斤,盐业的发展拉动了边区经济的发展。

当时,全边区有羊200万只以上,仅绵羊产的羊毛每年就有250万斤以上,而边区不宜植棉,棉花较少。于是,朱德想到了利用边区羊毛资源丰富这一优势,提出“发羊财”,充分利用羊毛纺成毛线、织成呢子,不但可以自用,还可以出口。一时间,边区的羊毛产业红红火火。

在解决技术力量问题上,朱德强调也要双管齐下,一方面欢迎边区以外的熟练工人到边区来工作,另一方面在边区内要自己培养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他要求:“边区的熟练工人要安心工作,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更要耐心传教,教会其他工人和学徒真本事。我们的工人学徒要认真学习,每人都要下决心,在最短期间内使自己成为熟练工人。”“这里是工厂同时又是学校,他们(指边区工人)在工作和学习中能够锻炼和培养自己,在政治上和技术上不断进步,成为将来的干部和领导者,成为技师、工程师和各种专家。”

朱德这套切实有效的办法和雷厉风行、扎实苦干的作风,极大地激发了边区干部群众的工作积极性,使边区的经济出现了新转机。“百年积弱叹华夏,八载干戈仗延安。”抗战时期的延安,作为八路军的后方中枢,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这里地处陕北,土地贫瘠,人民生活艰苦,这样的条件下还要养活数万军队与干部,的确非常困难。

朱德回延安时,胡宗南二三十个师几十万大军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边区,不时进行挑衅活动。为了加强边区防务、保障中共中央的安全,朱德回延安后不久,就下令从晋西北调三五九旅回防陕甘宁边区,以对付国民党军队的突然袭击。这样一来,原本突出的粮食困难问题更为严峻。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朱德提出在不妨碍部队作战和训练的前提下,实行屯田军垦。

对于中国历史上的屯田,朱德是很熟悉的。早年他在读《三国志》时就很赞赏曹操“开芍陂(今安徽寿县)屯田"的做法,曾写下眉批“留薪办法”。他认为屯田是解决边区眼前生活困难的好办法,他设想的屯田在规模上比曹操的要大得多,不仅进行农业生产,还准备从事农、林、牧、副、渔以及手工业、商业、运输业的综合开发。

一天晚饭后,朱德正琢磨如何实施屯田计划,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康克清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康生,进门就说:“一直想来看望总司令,总抽不出时间,总司令不会见怪吧?”朱德连忙招呼康生坐下,说:“你总这么客气,干啥子嘛!我们党的大秀才,我还想请你指导指导我怎么做学问呢!”简单寒暄后,朱德说:“康生同志,我正有件事想请教你。”康生神色一怔,问:“老总,什么事?”

“主席要我协助他抓生产,这是关乎边区生死存亡的大事。我有个想法,你看行吗?”朱德刚开口,康生就紧盯着问:“老总快说,什么想法?”朱德边劝康生喝水边说:“《三国志》上记载过曹操军垦屯田的事,这你应该知道,你怎么看?”康生笑了笑,说:“我要说,那是不务正业,甚至是一种反社会发展的举动!”

“是吗,能不能仔细说说?”朱德一惊。康生开始卖弄学问:“社会分工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原始社会男子狩猎、妇女采集,就是最早的、也是最粗糙的社会分工;随着历史的进步,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的分工越来越细致、越科学,同时也标志着现代社会的逐步成熟与完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社会分工的程度就是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标志。在这个基础上,再分析封建时期的曹操军垦屯田,只能说是一种反动的‘实用主义’,甚至完全可以说,这是一种典型的‘机会主义’,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左派幼稚病’。”

朱德认真地倾听着,康克清冲康生一耸鼻,恶作剧地往他的水杯里放了几片红辣椒。待康生发表见解之后,朱德谈了自己的看法:“目前,延安地区的驻军主要是为防备国民党及日本人的进犯,并没有战斗任务,能边生产边练兵,岂不是一举两得?当前,边区财政困难重重,在这种时候,我们要发动一切力量,自力更生,这样才能战胜敌人,才能实现民主建国的革命目标,也才能最终推动历史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康生同志,你看有没有不妥的地方?”康生有些发窘,干笑了一下。

于是,朱德主动转移话题,找出一张地图指着说:“这里有块好地方,可以进行军垦,你看行吗?”康生顺着朱德的指点,看到上面有一处叫“南泥湾”的地方,失声道:“南泥湾?”朱德欣喜地问:“你知道?”

康生说:“那是延安县金盆区一个有名的乡,方圆数百里渺无人烟、一片荒芜、荆棘遍野,是不毛之地呀!”朱德笑道:“这不正是让咱们施展的好地方吗?”

“那里野兽成群,尤其是豹子,隐在深草里,见人就扑,凡进去的人,从来没有再出来的!”说着,康生喝了一大口水,顿时大咳起来,涕泪交流、满面通红。康克清在一旁开心地笑了,朱德似乎发现了什么,用手指了指康克清,笑着说:“你这个康家人呀!”康生尴尬不已,找了个理由溜之大吉……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呀一唱。来到了南泥湾,南泥湾好地方,好地呀方。好地方来好风光,好地方来好风光,到处是庄稼呀,遍地是牛羊呀……”这是由贺敬之作词、马可作曲的,传唱至今的著名歌曲《南泥湾》。如今,听着这首旋律欢快的老歌,仿佛穿越60多年的沧桑,把人们带回过去,回到了那个拿起锄头、喊着号子、垦荒种地的血火岁月……

南泥湾,陕西境内的一条狭窄溪谷,位于延安城东南45公里处。现在提到它,人们想到的自然是良田百顷、山岭葱绿、清波涟涟。但上个世纪40年代初,在那群战天斗地的拓荒人到来之前,这里却是一片荒山野岭,被老百姓称之为“烂泥湾",方圆几十里荒无人烟、荆棘遍地、野兽成群。当年最初的歌谣是:“南泥湾呀烂泥湾,荒山臭水黑泥滩。方圆百里山连山,只见梢林不见天。狼豹黄羊满山窜,一片荒凉少人烟。"对于当时的八路军来说,形势的艰难逼迫他们要在这一片荒芜之地上开辟出未来的希望。

穷则思变,这是抵抗国民党封锁的惟一出路。1940年,由秋至冬,朱德不知多少次到延安周边地区实地勘察,其目的是为遭受敌军经济封锁的陕甘宁边区部队物色一块可以垦荒屯田的好场地。

一天,朱德与警卫在树丛间、草莽中艰难地探路,走到一处山坡开始休息,朱德便给警卫战士讲三国时期曹操屯田的故事,大家听得入神。讲完后,朱德满意地笑了:“主席讲得好,只有生产才能战胜困难,我们很需要毛主席提倡的那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大家纷纷点头。

说着说着,朱德见这荒芜之地里飘出一缕淡蓝色的炊烟,他一摁大腿站起身:“有人家,走,访访去!”好不容易赶到一间破茅屋前,一个身材瘦小的老汉惊慌地站起来,打量着这些当兵的。朱德问:“老哥,你好啊,这地方是啥位置?”老汉木讷地说:“南泥湾。”

朱德拉老汉一起坐到一块大石块上,说:“你贵姓,就你一个人在这里过,好像附近都没人似的?”老汉见这个当兵的很友好,便如实说:“我姓唐,住在这里几十年了,这地方一直没人,兵荒马乱的,我孤身一人,只有与野兽作伴。”

“听口音你是四川人喽,我们应该是老乡哟!我家在川北,也有几十年没有回去喽!”老汉一听是老乡,高兴得流下了眼泪:“我是当年随父亲从四川逃难过来的,现在就我一个人,长官进我的破屋子里坐坐吧。”朱德忙说:“不用了,老乡哥,请问这里能打粮吗?”唐老汉说:“怎么不能!这里我很熟悉,地肥得很哟,只是这里没一户人家……”随后,朱德请唐老汉当向导,一起勘察南泥湾的山林野谷、沟壑腐潭。大概是因为土地太肥沃,野蒿居然长到一人多高。走着走着,一不小心,朱德被野蒿绊倒,跌入山谷,警卫好不容易找到他,只见他两手被树枝戳伤,脸也被野蒿划出血痕。唐老汉担心地问:“老乡,怎么样?”朱德一笑:“这一跤可是跌得好哟,你们都来看——”

大家顺着朱德的手指,看到眼前是一片开阔的谷地。朱德顺手拔起一棵野蒿,土很松软,野蒿带起一大坨泥土,黑黝黝的。朱德抓了一把土,凑到鼻前闻了闻,又攥在手里捏了捏,兴奋地说“好土,好土,开荒种粮完全可以!”再往里走,便是大片大片的灌木丛,长着尖刺的酸枣、沙棘扎得人无法迈步,只好靠砍刀开路。一些低洼地带,因常年受雨水浸泡,已成了沼泽,在日光照射下不时向上翻着气泡。朱德用木棍探了探深浅,又高兴地说:“这里的污泥并不深,可以改造成水田,看来我们不久就能吃上陕北的白米饭餑!”大家笑了,都为这次勘察得到的重大收获和对美好的开发前景激动不已。 朱德当即表示要请唐老汉做开垦部队的编外“顾问",唐老汉欣然接受,并把南泥湾的有关情况详细地向朱德作了介绍。

经过几天勘察,朱德对南泥湾的实际情形胸中有了数。他听唐老汉讲,传说这里的水有毒,不能喝,要喝要到远处找水喝。临走时,朱德特地取走当地的水样和土样。由于延安化验条件差,就把水样、土样送到重庆周恩来处,请他找人化验。

化验结果表明:南泥湾的地下水没有问题,地面水中的毒是枯叶败草长期腐烂所致,只要用挖池渗漏的办法把毒物滤掉,再投以适量化学药品消毒,就可以饮用。 与此同时,在陕甘宁边区政府建设厅工作的农林生物学专家乐天宇,专门了解了南泥湾、槐树庄、金盆湾一带的植物资源和自然条件,并收集重要植物标本2000多件,提出了《陕甘宁边区森林考察报告》,详细阐述了边区森林资源和可垦荒地的情况,提出了开垦南泥湾增产粮食的建议。朱德看了这份报告,十分高兴。不久,朱德派军委行政处处长邓洁找到乐天宇,专门了解南泥湾详细情况,并向他汇报。随后,乐天宇3次陪同朱德视察南泥湾。一次次的调研,坚定了朱德开垦南泥湾的决心。渐渐地,一个开发南泥湾的总体计划在他心中形成了。

一天,朱德来到毛泽东住的窑洞,毛泽东捧出红枣招待他。朱德把南泥湾考察的情况和准备调部队进行屯垦的打算向毛泽东作了详细汇报。毛泽东听完,连声称赞:“这件事你朱老总抓得好,抓得好哇!”

朱德提议调第一二○师三五九旅前往,毛泽东当即表示同意,并补充说:“光有三五九旅不够,我看延安的中央机关、军委机关、学校和留守部队,都要抽人进去,还可以动员逃难到边区的外地农民也进去,在那里开荒种地,安家落户。”朱德找到三五九旅旅长王震,向他传达了中央的决定。王震是个爽快人,表示坚决服从中央的决定,也明确指出了自己的困难,他说:“论种地,总司令和主席是行家,可我王胡子是个外行。我十几岁就到长沙做铁路工人,种地就怕搞不好!”朱德鼓励王震:“这不要紧,我们的许多干部战士都是种田好手,你不懂可以向他们学。只要大家动员起来了,团结起来了,三五九旅在南泥湾一定会干出名堂来!”

开发南泥湾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首先需要统一认识。不少战士从战斗前线回到边区,一心想打退顽固派的进攻,保卫边区,保卫党中央,可是到了边区却要他们拿起锄头去开荒,思想上一时转不过弯来。有人说:“当兵吃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有当了兵还要种地的道理?”于是,朱德深入到战士中去,了解大家的思想,解答大家的疑问,说明为什么要进行军垦屯田的道理。他经常引用毛泽东提出的一个问题:在严重的经济困难面前,我们是饿死、解散还是自己动手克服困难呢?他谆谆告诉大家,饿死、解散不是出路,只有自己动手,克服困难,才是我们的办法。

一些干部对指挥作战有一套,但组织开荒却没有经验,开始时也感到很不适应。朱德嘱咐部队领导干部:“要想把生产自给运动开展起来,必须充分做好思想动员和组织准备,要鼓起大家的信心。”

南泥湾究竟是块“香饽饽",还是烫手的“山芋"? 三五九旅旅长王震心里没底,但他深信“人定胜天"的道理。1941年3月,三五九旅遵照毛主席“一把镢头一枝枪,生产自给保卫党中央"的指示,在王震的指挥下,开始分批从绥德警备区开赴南泥湾,开始了“背枪上战场,荷锄到田庄"的垦荒屯田。6月20日,朱德写了一封长信给三五九旅七一七团、七一八团的领导,对南泥湾生产作了具体指示:“你们两团的生产有成绩,有了基础,望你们每天都向前推进,建立起模范的生产运动。你们要知道此工作的重要性,它不但解决了目前自给自足的生活,并且也为边区建立了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将来即是国家一部分优良的产业。目前你们的农业生产将告结束(指开荒),你们应当乘此机会,建立起下边这些事业来……”

在信中,朱德强调要抓紧畜牧业、运输业、手工业、商业这几项“抗战建国的伟大事业”,要求每月有生产总结,必须严格遵守纪律。一双双紧握钢枪的手,拿起了锄头镰刀,这是另一个战场。战士们披荆斩棘,风餐露宿,以丝毫不亚于前线战士浴血奋战的精神,开荒种粮、烧炭熬盐、养猪养羊、织布纺纱。

朱德在大生产运动中身体力行,他和身边的秘书、警卫人员组成一个生产小组,在窑洞里架起纺车纺线,并在王家坪开垦出约3亩菜园。清晨与傍晚,经常能看见他与康克清在菜园地劳动的身影。为了给菜地施足肥料,朱德几乎每天早起出去捡粪。他只身一人,手持铁锹、肩挎粪筐,穿行在延安城外的微微晨曦之中,俨然是一位地道的农民。

朱德有丰富的农业知识,他种的菜质量好、产量高,品种又多,他的菜园经常有人前来参观。朱德同他们交流种菜经验,向大家推荐蔬菜的新品种,还请人品尝。部下去看他时,他常留他们吃饭,用自己种的蔬菜招待大家。1942年5月底的一天,朱德正在菜园里浇水,突然警卫战士送来急件,拆开一看,他顿时泪水涟涟。原来,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遇日寇合击率总部突围时,不幸壮烈牺牲。

在朱德眼里,左权是党内难得的既有理论修养又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和优秀指挥员。突然接到前线传来的噩耗,朱德太心痛了,他眼睛湿润,嘴角翕动着。回想起左权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日子,朱德更为悲痛。他放下手中的水壶,默默地在心中说:我们一定要发展生产,一定要坚持抗战到底,誓把日寇赶出中国!

走进窑洞,朱德蘸墨悼左权:“名将以身殉国家,愿誓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7月10日,朱德和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续范亭等人视察南泥湾。他们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南泥湾农田,只见片片稻田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轻风徐徐吹来,田野泛起层层麦浪,山上到处是肥壮的牛羊,鸭子在水中欢快游嬉。接着,他们先后察看了纺织厂、鞋厂、肥皂厂、造纸厂、盐井、炭窑、营地、靶场、仓库,详细了解了开荒、生产、生活各方面的情况。

开饭时间到了,王震端来他亲手做的红烧辣味鱼和几盘炒菜。朱德一行人吃着这些香喷喷的饭菜,不住地夸奖。下午,有关负责同志为了让朱德冬天御寒,决定把部队打猎时剥下的最大的一张豹子皮送给他。朱德听后,风趣地说:“你们这是做啥子,给我进啥子‘贡’哟。”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见大家都笑了,朱德自己也不觉笑了:“我这个当总司令的要带头执行纪律,咱们共产党可不讲送礼哟!”有关负责同志还是继续说服他,说这不过是战士们打猎后剥下来的兽皮,又不是特意去买的。再说,这也算不上什么礼。

朱德理解地看着大家,边走边说:“现在还很困难,战士们非常辛苦,拿这张豹子皮至少可以换十几米布,我们又可以多做几套军装嘛!我当总司令,拿了它,当了剥削者还了得?”说话间,他自己先笑起来,逗得在场的人全都笑了。返回后,朱德感慨南泥湾翻天覆地的变化,赋诗称赞:“……去年初到此,遍地皆荒草。夜无宿营地,破窑亦难找。今辟新市场,洞房满山腰。平川种嘉禾,水田栽新稻。屯田仅告成,战士粗温饱。农场牛羊肥,马兰造纸俏。小憩陶宝峪,青流在怀抱。诸老各尽欢,养生亦养脑。薰风拂面来,有似江南好……”

这首诗是1942年南泥湾的真实写照。

说到变化,有这样一组数据是不得不提的。三五九旅进驻南泥湾的第一年,因耽误了农时,加之缺乏经验,虽开荒1.12万亩,只收粮1200石。1942年,情况好转,开荒2.68万亩,产粮3050石。1943年时,已经初步做到不要政府一粒米、一米布、一分钱,粮食和经费完全自给。到了1944年,开荒达到26.1万亩,产粮37000石,不仅粮食、经费自给自足,还积存了一年的储备粮,自给率达200%,真正做到了“耕二余一",而且第一次向边区政府上交公粮1万多石。这一年,牲畜家禽除吃用外,存栏的猪5624头、牛1200多头、羊1.2万只、鸡鸭数以万计,昔日的“烂泥湾"成了“米粮川"。

在屯垦南泥湾的3年中,三五九旅除开荒种地外,还挖了1048孔窑洞,建起了602间平房及大礼堂一座,置办农具、家具1万多件。 由于经济情况好转,1942年年底,朱德、彭德怀下令改善前方广大指战员的生活,自1943年1月1日起,每人每天增发食油2钱、每月增发津贴费5角、每年发洗脸毛巾2条。

陕甘宁边区在1942年渡过了难关,到1943年情况就更好了。这年春节,对延安人来说颇不寻常。刚进腊月,各种迎春锣鼓就敲起来了,扭秧歌、踩高跷、跑旱船、耍社火的排练也开始了;冷清的延安市场大集变得红火热闹,卖东西、办年货的人川流不息;站在延安城外的高坡上,不时会闻到一阵阵炖肉和蒸馍馍的香味……

1943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一,是中国人民传统的节日。一早,延安的群众就敲锣打鼓、扭起秧歌,到枣园给毛泽东等中央首长拜年。朱德特地从王家坪赶来,和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一起,同群众坐在广场上欣赏演出。成千上万的人围成一个大圈,秧歌队在圈里演唱:“正月里来闹元宵,金匾绣开了;金匾上绣咱毛主席,领导主意高……”

演出持续了3个多小时,每个节目结束时,毛泽东和朱德都与群众热烈鼓掌。当看到短小活泼、鼓舞群众生产热情的新秧歌剧《兄妹开荒》时,毛泽东称赞说:“这还像个为工农兵大众服务的样子!”并扭过头来问朱德:“你觉得怎样?”朱德称赞说:“不错,今年的东西和往年大不同了!革命的文艺创作,就是密切结合现在的政治运动和生产斗争!”

1943年6月28日,朱德给边区政府主席任弼时写了一封长信,认为边区财经工作是目前最中心的工作,延安生产运动不能以丰衣足食为满足,要为将来的各方面设想,从大发展的方向去做。 11月26日,为期21天的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召开。大会开幕式上,朱德号召大家努力生产,厉行节约,把发展生产和保卫边区结合起来。他指出,军队参加生产,这是惊人的创造。会议期间还举办了边区生产展览会,会上展出了朱德亲手种出的一个大冬瓜,大家看后都很感动。有一个干部看后,赋诗一首:“工余种菜又栽花,统帅勤劳天下夸;愿把此风扬四海,逢人先说大冬瓜。”

延安县劳动英雄杨步浩在会上听说朱总司令工作这么繁忙,还要每年生产3石细粮上交,表示愿为朱总司令代耕1石,使他有更多时间处理国家大事。第二年6月,他给朱德送来了为他代耕的1石新麦。朱德留杨步浩吃饭,并带他去参观自己经营的菜园……

1944年11月1日,在延安东关飞机场,5000多名战士列队伫立风中,等待毛泽东、朱德、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的检阅。他们是三五九旅南下支队的全体指战员。

“你们这次到南方去开辟新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这是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只要你们能像松树和柳树一样,保持坚定的原则性和灵活的机动性,就一定能取得胜利!"毛泽东主席的讲话,掀起了誓师阅兵仪式的高潮。

戎马疆场是军人的荣耀,但此刻三五九旅的战士人人心中却掠过一丝不舍。方圆40多公里的南泥湾,是三五九旅一手耕耘的“世外桃源",田野上还保留着他们的汗水与微笑。3年了,眼看荒山野岭在自己的手中变成了“陕北江南",即将分离不免伤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