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圈大圈

lk015 收藏 1 246

“2002年的第一场雪”之后,眼看“夏天夏天”又要“悄悄过去”……。苏经人介绍,到我院实习进修。进修的时间快要结束了,我们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们却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一如既往地各自工作着,或者白班,或者夜班。在我们的办公室里,苏的办公桌和我的并排相连,紧紧挨着。时间久了,我们两人之间竟然还“留下小秘密”。


这天晚上,我们同一办公室的几个人依旧在一起执夜班,谁也没有多留意谁几眼。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苏偶尔朝着我笑笑,笑的那样迷人,笑得我心里发热、发慌。


我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便笺,在上面写了“你真好看”几个字,然后把便笺滑向苏。不一会,是把便笺推到我的面前,上面多了一行字,“我也喜欢你。可惜,来不及了,我已经有老公了。”我沉默。一会儿,便笺又被苏抓了过去。稍后,便笺又滑到我的面前。上面写着“但愿有来生。下辈子吧,下辈子我一定跟你。”我的脑子里一下子空落落的,就像黄山上笼罩着的茫茫云海,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我郁闷,我茫然啊!


我在便笺上写下了几个字,“难道就没有机会了?”然后把便笺推到苏的那边。当便笺再回到我面前时,上面又多了“相见恨晚。恨不相逢未嫁时。”之类的文字。我“唉”了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少顷,苏又把便笺推到我的面前。上面画了一大一小两个圈子,圈子的上面写着“在我心里”,大圈的注释是“你是这个”,小圈的注释是“他是这个”。接下来我们究竟谈了些什么,我也不太记得清楚,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什么也记不起来。


苏把便笺上的这一页撕下来,揉作一团,握在手里,站起来就走出去了。


我坐在办公室里,心里像猫抓似的,一点也不踏实。一会儿看看窗子外面,一会儿又胡乱地翻着桌子上的东西。坐了一会儿,我假装着上厕所,便也站起来走向室外。这时,我才发觉外面已经下过了一阵小雨。


苏站在球场那边的一棵树下,看到我从门楼里出来时,她转到了树的那一面去了。


我来到苏的面前。刚刚站定,苏便迫不及待的扑向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我。她的“唇是那么热”,她的“吻是那么甜”。我也紧紧的抱住她,生怕稍一松手就会失去。


过了一阵子,我们才走进小树丛的后面,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苏的背靠着我,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向后,环在我的腰胯之间。我的双手从两侧伸过去抱住苏,在她的前面不住地探索、搜寻。苏的手也在我的身体两侧抚摩,温暖极了。苏那柔软滑嫩的肌肤,让我触手难忘。我的手摸遍了苏的全身,也不知道要找寻什么,总觉着摸不够。


苏的头向后仰着,脸颊和脖颈不住地与我摩挲。虽然是一阵小雨过后,夜风微微有点凉,但我却感觉到身体一阵阵地发热。


我实在有些忍受不了了。我便对她说:“我想要你?”


苏几乎没加思考,脱口就说:“今晚不行,我们出来好久了,免得被别人怀疑。明天吧?明天我什么都给你。”


我们从球场边的小树丛后面走了出来,各自从球场的一端先后回到了办公室。


两天之后,苏圆满结束了她的实习期,带着简单的行装即将乘车离去。我和其他同事一样给她送行。她没有看看我,我也不敢看她只是同别人一样的和她握手道别。


我失望地转回头,心里空落落的,漫无目的地走着。手机突然响起。打开一看是苏的号码,我的脑子里“嗡”的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偷看了其他同事一眼,我便装着上厕所,朝着大院的那一头走去。


“我真不想离开。”刚一接通电话,苏带着哭音的话语就传了过来,“你还会记得我吗?”我一下子懵里懵懂的,除了“嗯嗯”两声之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离去,我们便相隔千里。也许,今生今世我们再也见不到对方。虽然她现在的“他”得到她完全是钻了空子。在苏初恋失败之后,还没有调整好心情他就钻了进来“补缺”。但苏现在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许多事实让她无法脱身,更不能随心所欲。


此后,我们一有机会便在电话里聊了起来。我们仍然像初次接触的那天晚上一样,甜甜蜜蜜,情意绵绵。我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想要说给对方听。每当我们通话谈起我们自己的事情时,我们的血一样地沸腾,我们的心一样地狂跳,我们的思绪一样地飘向远方。


这样浓情蜜意、窃窃私语的聊天大约坚持了一年。有一天,电话刚接通,苏对我说话的语气突然就变了。“见是见不着,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这样下去有哪样意思!”我又一次懵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如何面对。


此后,我们的电话越来越少了,我们聊的内容也越来越少,涉及我们之间的话题更是越来越少,聊天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我不知道,是苏变了心,还是我失去了信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