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印尼-中日碰撞 二士争锋5

帝国骑警队 收藏 6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00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日军阵地上一百多挺米尼米5.56毫米轻机枪一瞬间突然发射出了致命的子弹,一发发滚烫的子弹从枪膛中被发射出来然后打在冲锋在前的加里曼丹国防军士兵的身体上,冲在最前面的国防军士兵在日军轻机枪猛烈的扫射下大部阵亡;


嗵嗵!轰隆!两发84毫米卡尔·古斯塔夫无坐力火箭筒打出的火箭弹结结实实的钻入了一辆M-113装甲车的前装甲在车体里爆炸,整辆M-113装甲车连同车上的乘员和12.7毫米M2HB重机枪和7.62毫米米尼米轻机枪一起被炸飞,整辆M-113缓慢的停了下来整车开始剧烈的燃烧浓烟四起。


日军的89式自动步枪炒豆子一般的连射声音压过了手持56-2式冲锋枪和81-1式自动步枪的加里曼丹国防军步兵,先头营在日军前沿阵地前一百米到八十米的距离上被日军猛烈的轻武器火力所压倒不时有中弹身亡的士兵仰面倒在地上,剩余没有死的国防军士兵则死死的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日军密集的轻武器射出来的子弹从加里曼丹国防军士兵的脑袋顶上嗖嗖的飞过。


日军的64型81毫米迫击炮不断的打来一阵阵空爆弹杀伤暴露在空地上的加里曼丹国防军士兵,至于兰芳装甲营他们的处境则要更加的不妙一些,日军抵近使用84毫米卡尔·古斯塔夫无坐力火箭筒以及87式中马特反坦克导弹击中射击兰芳装甲营AMX-30主战坦克的前装甲和侧后装甲,开战后即有三辆AXM-30主战坦克中弹起火,剩余的几辆AMX-30主战坦克则立即释放掩护边倒车撤退,同时车上的L7型105毫米坦克炮以及20毫米机关炮压制日军阵地上的反坦克小组。


105毫米坦克炮发射出来的高爆榴弹在日军阵地上空几米处爆炸,周遭半径十多米内的日军士兵大多鼻孔、耳朵流血头盔被高爆榴弹的破片打的七零八落,整个人倒毙在战壕之中,而20毫米机关炮则来的更为血腥一些,机关炮炮弹打在人身体上的时候击中躯干则躯干断裂被打飞,几个日军士兵的脑袋都被20毫米机关炮炮弹削掉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滚落到战壕中,剩余的身体也在一阵抽搐之后倒在战壕里。


日军的机枪火力猛烈的扫射先头营并且用M2HB重机枪割裂开第一梯队同第二梯队的联系,用反坦克火箭筒和导弹来摧毁加里曼丹国防军的装甲部队然后再慢慢的打垮加里曼丹国防军的第一波攻势;日军久未开火的75式105毫米自行榴弹炮群也“咣咣”的打起了急促射击,一时间日军105毫米榴弹炮的炮弹在加里曼丹国防军的阵线上爆炸炸的加里曼丹国防军士兵人仰马翻。


抵挡不住日军强大的近程火力先头营开始溃散,溃散的时候他们甚至连单兵烟雾弹也都忘记投掷掩护自己撤退了,不少士兵刚刚爬起来准备逃跑就被迎面射来的密集的米尼米轻机枪和89式自动步枪的子弹打倒在地,第二梯队的国防军战士则受到了日军105毫米和155毫米炮群的猛烈轰击,攻击梯队中的两个营还能拿起枪来战斗的人屈指可数,大量受伤的国防军士兵无助的倒在地上哀嚎。


呼叫炮火支援!王琼少校看着一波波的国防军战士冲入硝烟和炮火之中又一波波的消失在浓烟和烈火之中心在滴血,这个时候前沿的电话铃声响起来了,电话原来是国防军第一团团长打来的,内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要求增援和火力支援。


身边国防军第一师师长武佩梅上校铁青着脸站在王琼的身边,在解放军中王琼是少校而在国防军中他是少将司令;几乎和解放军军装没有什么区别的加里曼丹国防军军装从外表上几乎很难判别出来哪个是加里曼丹国防军制服,哪一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


司令,我带直属队上去支援吧!武佩梅是前越南人民军的一名少校,华裔;退伍以后来到印度尼西亚淘金当上了曾经是北京方面大肆扶植培养的曲宗涵的华人自卫军的一名地区负责人,暴动开始之后武佩梅成了新组建的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一师师长,他当上师长凭借的不是权谋而是真刀真枪的实干,在这里除了王琼之外军事素养和基本功最扎实的就属武佩梅了。


嗯!炮火支援三分钟之后就到,小心!王琼少校冲着武佩梅师长点点头表示敬意武佩梅提起自己的冲锋枪带着警卫班离开了指挥部,紧接着一阵阵的122毫米榴弹炮和152毫米榴弹炮就雨点般的落在了日军阵地上,两架加里曼丹国防军空军的OV-10“野马”轻型攻击机也加入了战斗,两架OV-10野马轻型攻击机上的12.7毫米双管机枪吊舱以及四个火箭发射卵巢将飞机上携带的弹药倾泻到日军的阵地上,随着一阵阵的爆炸声和浓烟升起日军阵地上一时间人仰马翻,碎骨和残肢到处散落在日军阵地上,日军的医护兵表情木然的抬着担架携带着急救包来回穿梭在阵地和后方医院之间。


他们将尽力救每一名伤员,但更多的重伤员只能得到牧师的祷告和祝福,可怕的燃烧弹几乎将日军阵地上的半个中队的士兵全部烧成炭,剩下来的士兵也被炙热的火焰严重烧伤和轻度烧伤。


OV-10野马轻型攻击机携带着燃烧弹再次低空掠过了日军阵地上空,燃烧弹在空中摇摇欲坠一般的落在日军阵地上然后发生一连串剧烈的火焰爆炸,一条长长的火蛇吞没了周遭半径几十米范围内的武器、人员,火焰过后在火焰中的人满身是火的乱叫、胡乱机械着走着,那种撕心裂肺哭喊和叫喊声让人再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呆上哪怕一秒钟。


四架苏-27SK战斗机携带着燃烧弹超低空掠过了日军阵地,由于缺乏空中掩护日军第二师团在泗水的防御战打得异常艰苦,但这些来自北海道、北九州的农民、大学生组成的雇佣兵却打出了坚韧不拔的战斗精神,全师团的阵地上没有一处阵地被加里曼丹国防军突破。


前沿阵地上一百多挺轻机枪配合二十余挺重机枪猛烈的压制着加里曼丹国防军的冲击部队!加里曼丹国防军的先头营仅仅一个上午全营四百五十名士兵仅剩八十三人;第一师三营上午上网一百八十六人,第六营伤亡九十八人,大部分被日军埋伏在前沿打来的轻重机枪火力扫倒,日军的多梯次、多方向配置的机枪火力极为合理显示了第二师团良好的战斗素养和训练水平。


同时第二师团的81毫米迫击炮以及105毫米自行榴弹炮、155毫米牵引榴弹炮部队则为日军提供了强大的火力支援,在和解放军炮群对射中达成平射状态的日军炮群已经算是有力的支援了地面部队的防御,不过由于解放军拥有空中优势所以日军炮群仍然无法阻止解放军用空军不断的猛烈轰炸前沿日军阵地,日军阵地上燃烧弹、高爆榴弹、空爆弹不断在日军士兵的脑袋顶上和周遭炸开。


猝不及防的日军官兵往往第一时间就会被突如其来的炸弹、炮弹袭击杀死,能留下全尸就已经算不错了,如果被空爆弹或者高爆榴弹碎片击中身体的话整个人身体甚至会被弹片削成碎片,而被燃烧弹吞没的日军官兵下场往往只有让自己的同伴给自己补上一枪以减轻自己的痛苦,被燃烧弹炸的满身是火的日军官兵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即便被送到了战场医院中也没有条件为他们做植皮手术,只能给其打止痛针或者对准他的太阳穴或者脑门扣动扳机结果他痛苦的一声。


枯嗵一声兰芳装甲营的营长段志军几乎是虚脱了一半被两名卫兵架入了指挥部,我的、我的营全、全完了!上气不接下气身上还有多处伤痕,段志军的兰芳装甲营尽到了自己的天职全营所有能开得动的车辆在第一天的战斗中全部拼光了,AMX-30主战坦克、M-113装甲车这样的装备已经永远的从兰芳装甲营的建制中消失掉了;而现在兰芳装甲营只剩下了一辆弹痕累累被打坏了发动机的“蝎子”轻型坦克。


原来印度尼西亚陆军所装备的PT-76水路两栖坦克在日军的阵地上变成了固定炮台,虽然装甲很薄弱不过其76.2毫米主炮所发射的炮弹仍然可以威胁加里曼丹国防军的装甲车以及轻型坦克,同时PT-76水路两栖战车上的76.2毫米主炮发射的榴弹也能够杀死暴露在外边的国防军战士。


作为仅有的一个国防军装甲营“兰芳”装甲营身背了太多太多的责任和象征,开打仅仅一个上午就打光了装备并且成员损失大半无疑狠狠的抽了王琼的一个耳光,一个白天的攻势只让日军付出了有限的代价的同时只向前推进了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几乎就是靠人堆出来的前进路线,一天之内加里曼丹国防军就损兵近八百多人,栗田口廉也陆将则在战报中吹嘘一般的评价自己的异国对手“虽然他们悍不怕死不过我们仍然能够可以轻松的把他们杀死”。


陆水元没有出现在加里曼丹国防军的指挥部中,傲慢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因为陆水元从一个职业军人的角度去出发考虑问题,这些直接受过一个月突击训练就上战场的新兵根本不可能发挥什么作用,一天只伤亡八百人在陆水元看来都算幸运的了,按照他的想法和预计一天下来在这里的七个步兵营总计四千多人的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一师差不多就要打的差不多拼光了。


撤出战斗吧,这么打下去恐怕..........身边的参谋颤抖着声音说道。


王琼少校摆了摆手让卫兵扶着受伤的段志军离开指挥部返回医院救治,没走多远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王琼少校心中一惊心下想到莫非是日军的小分队摸到了我们的指挥部来了么?


索性王琼少校叫来的卫兵前去查看怎么回事,不多时卫兵跑了进来报告说段志军营长自杀了...............


王琼少校眉头紧锁,点燃一支中华香烟王琼少校眼前浮现出了上午的一幕幕情景;不断的国防军士兵倒在了日军阵地前而他这个司令难道就真的没有责任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