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 正文 滇之解救20

陆开宇 收藏 0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7.html


一个绝对出乎意料的情况让王风头嗡一下就大了。


就在队伍打扫战场准备通过渡口时。负责后路警戒的弟兄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在离渡口二十里外发现了一队日军,更要命的是这队日军押着大约二三百的国军战俘,刚才渡口的枪声已经惊动了他们,原本不是向渡口方向来的这队日军已经停止了前进,派出了一部分日军向这边快速的查看过来了,按日军的速度应该还有一个时辰就到达这儿。带队的弟兄不敢轻举妄动,让一个弟兄赶快回来报告,其他人在监视着日军的行动,让王风赶快拿个主意。王风也犯愁了。


这,真的是一个始料未及的情况。


要是王风现在命令队伍快速通过渡口,就算日军赶到了这里也追不上自己了,可是身后的日军手里押着的是中国军队,是自己的袍泽手足,他们跟自己一样也在浴血奋战,或许只是自己的命运比他们好一些而已,要是现在自己不管不顾的走了,那么留给这些一样与小鬼子舍生忘死拼搏战斗的弟兄只有死这一条路了。日军对待战俘的残忍每一个中国军人都恨不得食其肉嗜其心。


不管他们是属于哪一支部队,王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把他们从日军的手里抢出来,他相信自己的弟兄们会理解自己的决定的,因为他们一样都是军人。袍泽手足岂能坐视。


王风一旦下了决心,马上就开始了营救的安排布置,日军应该很快就会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时间很紧。简单的跟孔六他们几个主官商量交代了一下,队伍开始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做起了准备。


孔六让人隐藏在日军必经之路后的两侧,等待日军通过之后把他们的后路断了,他要把日军完全放进到渡口,然后利用日军的工事前后阻击争取把前来的日军歼灭,几个机枪射手已经进入了日军的机枪阵地,靠山这一面也安排了二十多个弟兄,一个三面设伏的口袋形成了,日军只要进来,除了子弹他们的唯一出路就只剩下江水。


王风挑了二十多个腿脚利落身手敏捷的弟兄正在换穿日军的军服,根据刚才的报告,负责押送战俘的日军并不多也就一百多人,现在又分兵过来查看,留在原地看守的日军大约就50多人,出其不意的话这二十多人能够解决掉他们。王风领着他这二十多人隐蔽进了树林,二十个弟兄先过了江,在江对岸建立了接应的防线,其余的人由马金彪带领跟王风一起隐进了路旁的树林。


一切安排妥当,大约半个时辰的样子,一队日军出现在来路的方向,很谨慎呈搜索队形慢慢向渡口方向小心翼翼的搜索前进。日军因为不清楚前面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小队拉得很开。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把身体埋得更底。当日军终于全部小心翼翼的走进伏击圈,后路被彻底的封上时。王风他们静悄悄的顺着日军的来路溜了出去,在脱离了日军的视线确定没有惊动伏击圈里的日军后,已经换上日军衣服的王风他们开始了拼命的奔跑,向着押解的日军方向。


已经能够看见在原地等待的日军了,王风嘴里大声的叽里哇啦狂叫起来,与日军打了这么多仗了,多多少少记住了几句日语,反正这时候日军正在纳闷呢,怎么会有自己人拼命的在奔跑?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枪声,马金彪带着的弟兄们向王风他们一面不紧不慢的追赶一面开枪射击着。子弹离前面奔跑的“日军”头顶始终距离两三寸。距离前面的日军越来越近了,留守的日军有些迷糊,纷纷原地卧到哗啦啦推膛上弹。


犹豫之间王风他们已经跑进了日军的队列,二十多个弟兄分散开来,甚至留守的日军还礼貌的跟他们招呼着,对面的马金彪已经收住了脚只在噼里啪啦的继续放着枪。


就在日军迷迷糊糊摸着脑门发楞的当口,王风一梭子把面前的两个机枪射手打得翻滚出去,顺手拽过了机枪对着身边的日军就是一通狂扫,其他人也一起开始了让日军出其不意的射杀,很多日军至死也没明白怎么死在了自己人枪下。几个负伤没死的日军很快就葬身在身后被捆绑成串的俘虏们疯狂的脚下,没有一个日军脱逃,这一次王风的计划又成功了。


在王风他们狂奔的时候,进入渡口的日军也没能逃脱生还的命运,孔六的伏击圈布置得很周密,50多个日军被像打靶一样打成了筛子,侥幸跳入江里的几个也被对岸的弟兄一一收拾了。死了两个弟兄,战况很理想。


被解救的弟兄身上的绳索已经解开了,一个军官模样的弟兄跑到了王风面前。


“谢谢这位兄弟,我们是川军27集团军杨森部的,部队被打散了,我领着几百个弟兄突围,弹药打光了,被日军围住,死了很多人剩下的被小鬼子。。。。。。。”来人一口浓重的川音,说着话眼里的眼泪不住的开始向下掉。


“我们是滇军60军的,也是被小鬼子打散了留在后面,联系不上部队,现在准备到长沙去,刚好遇上你们,幸亏小鬼子人不算多,现在好了,没事了。”王风回答着来人。


“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部队在什么地方,要是不遇上你们,恐怕我们都活不下来了,一路上小鬼子挑了我们好几个弟兄,真是谢谢你们,我叫黄高建,弟兄们私下里都叫我黄三,是27军84团的副团长,我们团长死了,所以只有我带着大家,却把弟兄们差一点都带进了死路,请问你怎么称呼?”黄三经过了一番劫后余生话语里显得格外的挚诚。王风连忙向黄三敬了一个礼,虽然不属于一支编制,但是在部队里上级永远是上级。


“我叫王风,是60军183师1082团3营营长,黄团副不必客气,我们都是军人,相信要是换了是你们也会这样做的,更何况我们历来就川滇一家的嘛,请问黄团副下面怎么打算的?”王风回答道。


“我们现在还剩下两百多个弟兄,只是都赤手空拳的,如果这样走要是遇见日军一样是死路一条,如果可以我想领弟兄们跟王营长一起走,有战斗我们也可以帮帮忙,总比这样窝窝囊囊好,就看王营长你们方不方便了?”黄三期待的看着王风。


“没什么不方便的,一起走,到了长沙再说,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走,前面渡口已经让弟兄们拿下了。”王风很干脆的说道。川军的弟兄们都喜形于色的跟上了部队。


到了渡口王风简单的跟孔六介绍了情况,孔六忙着把打扫战场的枪支弹药分发给了川军的弟兄们,一面过江一面商量了行军的顺序,两支同样来自西南的部队在余辉里拖着疲惫的身影进入了湖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