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人》在“中国不称霸”之前先称霸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司馬平邦”




《熊猫人》在“中国不称霸”之前先称霸



去年夏天,我第一次看到周杰伦策划的这部意识极为大胆的《熊猫人》简介时,就为它捏了一把汗,故事里的超前想像或者可能成为它以电视剧的形式普及于中国观众层面的第一道障碍。


熊猫可以拯救世界,这个问题的源头差不多就是开始于好莱坞的动画电影《功夫熊猫》,虽然《功夫熊猫》在中国上映,尤其在内地上映后反映超好,但――如果《功夫熊猫》的制作和出品方都是中国人,可能会出大麻烦――当然,看过《功夫熊猫》后我更不相信现在的中国人能编得出一只中国动物可以打遍天下的故事。


熊猫是什么,我们天天和时时都看得道,是憨态可掬一步三晃的一个大肉团,它们哪里有练出如来神掌的资本,但好莱坞的电影家们就敢让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蜘蛛成为上天入地的蜘蛛侠,成为现代都市的街头霸王,这种想像力上的巨大落差决定着中国人不可能把大熊猫和少林棍僧放在一起。


想像力,是中国电影、中国电视剧和中国文化目前的最大痼疾,治好了想像力的病,中国文化的病好了一大半,诺贝尔文学奖会如探囊取物,如果央视的春晚充满了想像力并容忍想像力,则何必天天只能把自己绑在赵本山和小沈阳的裤腰带上呢?


中国人一直以为的世界和平和人类未来不干自己鸟事,不过2009年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变化大会,这样一种惯性思维多多少少被打破,在“全球变暖”的大前提下,全世界都需要中国和美国这样在全球工业中占领导地位的国家出来当拯救者,中国这只大熊猫也被骚扰得狂吼过几嗓子,表达不满,但那仍然只是出于本能的不满,其实至今为止,中国人仍然不相信自己能成为拯救全球气候的第一义士,我们的骨子里可能还没生出这种基因来。


周杰伦把《熊猫人》里的那个代表未来人类的城市称为光明,这当然不会只是台湾和台北,而是整个中国,而这部电视剧里讲述的中国熊猫和中国人拯救世界的故事就是从一个叫王虎的中国土大款想通过掌中的高科技控制和毁灭世界开始的。


这样的故事,在好莱坞稀松平常,似乎每一个有头人格分裂的美国有钱人都有吞灭世界的狂想,但在中国,这样的人从周杰伦《熊猫人》的王虎开始。


我们不相信自己能拯救世界,源于在中国亦没有人在发吞灭世界的狂想,有邪才有正,有毁才能救,由田京泉先生饰演的王虎(虎哥)其实是《熊猫人》英雄狂想的源头,不过我相信就是饰演王虎的田京泉先生自己可能――不,是一定――也是在接到这个角色时才敢想像中国人一样可以吞灭世界的吧,不信你去问问九州文化传播的这位老板就是了。


《熊猫人》以好莱坞式的创作思维,妄想施之于中国普通大众家庭的想法,本身就存在着太多的不对位,如《熊猫人》这样靠中国动物、中国功夫和中国能力解决世界危机的想法,即使在中国电影这样一个崇尚大胆的想像力的领域还是一个不可能被认同的超乎于想像之外的,何况,周董想把这样的超乎想像之外的内容施之于根本不需要想像力甚至是排斥想像力的中国电视剧观众群里,那样的麻烦当然就更大。


现在,中国的电影和电视剧观众群发生着明显的分野,虽然一少部分年轻人正在往铁杆的电影粉丝上靠,但大部分更大群落的成年观众仍然沉浸在免费分享的电视剧里不能自拔,这是《熊猫人》收视率遇到的最大障碍。


1980年代初,当我们忽然看到一个长着腮的外国人(《大西洋底来的人》)出现在荧屏上时,那时的我们实际上正处在文化饥渴中,如果《熊猫人》那时降临或者可以征服千万亿万中国观众,这就是为什么当时万人空巷的那些电视剧十几二十年之后再看我们总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我们当初就是为这样的剧情痴迷的吗?


2月9日,在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针对有记者问中国近期在美国售台武器事件上反应强烈、态度强硬是否表明中国随着国力增强在国际舞台上将越来越强势、在国际事务中将寻求领导的地位时,发言人回应说,“国强必霸”的权力政治逻辑是站不住脚的。中国从不去欺负别人,从不干涉别国内政,现在不称霸,将来发展了,也永远不称霸。而之前一天,中国前外长唐家璇也在在第五届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记者会上说,那种认为中国“强大”后会变得“强硬”的担心既无依据,也没必要,关键要看中国采取的实际政策和行动,中华民族自古崇尚“以和为贵”、“亲仁善邻”。


强而不霸当然是美好的愿望。


但世界上通行的道理却是强者必霸。


即使真是一只熊猫,在它的观众和粉丝眼里,也不能一往无前地成长下去,如果有朝一日,这只熊猫长大为一头大象甚至是一头恐龙的块头,恐怕在它的那些观众和粉丝们的眼里,它的憨态可掬就要消失了,站在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他们只会有一种感觉,就是恐怖。


这不是这只熊猫自己想不想制造这种恐怖就能决定的事。


什么时候,我们能从这个方向上想事情,我们也就会相信自己能够拯救世界了。


那时候,《熊猫人》也就有了普通的意义和价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