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平民行动 正文 17.采购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李云心里对这一仗并不满意,打赢那些东西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因此他也没感到很高兴,吃过饭就屋里去了。其他人早都为胜利和缴获乐疯了,吃过饭不是去看战利品就是谈论仗打得多过瘾,竟然没人记得躲在屋里的李云。

李云心里思绪万千,愁肠百结。一方面对自己以前的坎坷身世伤心,自己身处低层处处小心,处处碰壁,事事不顺,虽脚踏实地百般努力,任劳任怨依然处于人生低谷徘徊。而面对目前的现实,自己更加忧心。

虽说现在陈庄和豹子岭合起来有两百多条枪,人数也有五六百号,粮食之类的也不缺乏,自己目前总的来说还有些威望,也赢得了一定的民心,可几个月之后日本人就攻进山西来了。闻名全国的平行关之战就发生在9月2日,之后115师在11月分家,聂带的在五台山建立起晋察冀根据地,林带人去创建晋西南根据地,不巧误伤回延安养病,之后按中央的部署由陈光代师长和罗一起到山东创建根据地。这八年漫长的抗战时期可不好熬啊,自己必须强在国共有动作之前,占好位置,拉起队伍,才能立足,否则分分钟会被日本人打散吃掉或者被根据地并入。自己只要人多地大,和日本人可以空间周旋,国共两方面特别是聂的根据地扩张时看到自己的势力也会在合作上有筹码可谈,毕竟他们当初分开后总共才几千人,部队还要保留作战的力量。他们又急于扩大影响拉队伍占地方,到各个地方的人员必然分得很开很散。自己这块地方已经形成气候,那就是既定事实,无论谁想插一脚进来,都要让自己三分。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哪种局面下,强者都会赢得尊重和更大的利益。

李云继续盘算着如何才能打开局面,突然想到下午缴获黄麻子的地图,心情好了许多。

刘天明他们都是本地人,根本不稀罕地图,这周边的情况他们知道的比地图标得还要清楚。李云说要,刘天明想都没想顺手就给了他。

李云展开地图,就着灯看,这才明白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是一幅小比例尺的昔阳县地图,标注并不很详细,李云想大概因为保安团出动都能找到当地乡镇的人带路,不需要标的那么详细吧。

李云先找到陈庄,原来陈庄位于昔阳县西北角,与平定县接壤,豹子岭看地图是在平定县内,只不过在山区也没个明确地界,土匪做事才不管你行政区划,李云估计剿匪是件生财的借口,两个县都会找借口去做,但谁都不会真的进山去剿。李云用手比划了一下地图,估算出昔阳县东西约一百四、五十公里,南北约四五十公里。

李云看到地图上没有铁路,也没有自己印象中的那些有名的公路,昔阳县东与河北省的井陉、赞皇、邢台、内邱四县毗邻,南隔蔡岭与和顺相望,西与寿阳县交界,地图上标注的山岭很多,特别是东片山连山,自己略松了口气,估计日本人应该不会把这当成进攻重段。

李云对着地图想了半天,觉得除了在豹子岭这布点外,东面山区更要当成重点,那边是两省交界,又是山区,更会成三不管地带。但不管怎么做,一定要有充分的物质准备,特别是1939年到1943年之间日本人扫荡很频繁,对根据地围困封锁极为厉害,没点东西怎么熬得过去呢。想到这里,他决定明天就找刘天明商量把手中的钱财迅速分头采购成生活、战备物资。

李云觉得自己的思路已经清晰了,就收起地图,吹灭蜡烛,满意地上床睡觉了。

早晨起来,李云看窗外下着小雨,就没下炕,把被子推到一边,做起了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一样做了40个,这才下地。

李云洗脸漱口完,接着在屋里做原地跳、蹲下起立,等到周身发热,脱下长裤和外衣,看看表上的时间,原地跑了半小时,算是补个五公里。

李云跑完已经全身热汗直流,他不愿停下来,做着放松运动。

菊花进来看到一早起来李云就穿着短裤背心浑身是汗站在地上,踢腿摆臂,摇头晃脑,也不知道他在干啥,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云给她一笑,就不好意思做了,干脆说:“你找人给我打水洗个澡。”

菊花说:“早上洗合不合适啊?”

李云说没事。

菊花出去了。

李云用毛巾擦擦头上身上的汗水,穿起衣服。

过了一会,菊花让人打来热水,自己端碗南瓜粥进来,李云让她放在炕桌上。自己找了身干净衣服去洗澡了。

李云泡进大大的木桶里,热气缭绕,顿时觉得自己娇气了不少。

在部队他可是坚持一年四季洗冷水澡,记得有年冬天傍晚,天上飘着雪花,寒风吹得树木呜呜直想,他依然坚持洗冷水。几瓢水浇遍身上后,人冷得跳起来,牙齿咯咯直响,全身起鸡皮疙瘩,两腿哆嗦个不停,就这样他还咬着牙打上香皂狠狠搓身体发红冒热气,再浇冷水冲掉香皂泡沫。

抗日战争是场不对称的战争,确切地说是场硬耗的战争,自己是弱的一方,必须多吃苦多跑路和鬼子周旋,否则只有被打死或投降做汉奸两条路走。

想想以后艰险贫苦日子还多,李云暗暗下决心要慢慢开始恢复训练,锻炼自己的体能、耐力,提高枪械操作水平和战术动作,自己还要适应吃苦,甚至挨饿,过富贵日子容易,过苦日子可就难啦。

他边想边洗,等到爬出大桶水都凉了。

换好衣服,吃完稀粥,李云就去早刘天明。

昨晚高兴睡得晚,李云进屋刘天明才起来,酒气未消,睡眼迷离,见到李云就说:“你是惦记昨天缴来的东西吧,等会我让猴子给你张清单,你喜欢啥先挑,剩下的再归我。”

李云见他误会了,连忙说:“那些东西又跑不了,我又不缺东西,你自己处置就好了。我是为别的事来的。”

刘天明说:“好,那你就说说吧。”

李云说:“上阵子咱们不搞了些钱吗?我思量着,还是换成东西稳当。要不然,鬼子一来怕有钱也没处花,守着钱财去要饭呢。”

刘天明说:“成,就按你说的办。钱财都是王八蛋,花光了再去干呗。”

李云说:“回头我们先弄清楚家底,你再找多几个人合计合计,看看缺啥,还要添置些啥,县城买不到就去太原、石家庄买,争取一次买够,几年不用再跑远处去买。”

刘天明吃了一惊,说:“不用买那么多吧?”

李云说:“没办法,我估计日本人一进来,就会赖着不走了,我们只能从长计议啊。

刘天明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就叫小猴子找人来他这里商议。

不一会,陆陆续续来了9个人。

刘天明把李云的计划说了一下,根据缓急轻重,11个人先讨论了一番,拟了个清单出来,再按购置东西的难易程度,初步决定分五个采购小队,太原一队买枪、子弹、手榴弹等武器,一队到石家庄买炸药、药品,重点是伤药,其他三队就近在周边县城、集镇买布匹、粮食、盐、蜡烛、火柴、以及各类大家用的上用不上的日用品,按刘天明说的话,先买回来,用不上做二道贩子再卖掉。李云想到以后少不了用铁的地方,就加上生铁,想想可能不好带,干脆改成铁钉,回来再融化加工。

东西列清楚,然后在钱财分配上按远近和 购置难易分了分,选好熟悉线路又精明可靠的人,5、6个人一队准备好就出发。

11个人讨论到吃饭前,终于理出头绪,最后确定下整个采购计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