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在市局正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wgiejg 收藏 1 3222
导读: 王立军在市局正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王立军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 同志们: 今天,参加会议的都是正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绝大多数都是各个部门的“一把手”。最近,就领导干部、民警队伍管理应当建立什么样的模式,我一直在思考。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些想法。 我明显感到,队伍建设的形势非常严峻。最近几天,我在几个场合,边研究案子、边给大家警示,我们党委的同志近来压力非常大。这些年来,我参与办理了很多大要案,发现我们


王立军在市局正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王立军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






同志们:


今天,参加会议的都是正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绝大多数都是各个部门的“一把手”。最近,就领导干部、民警队伍管理应当建立什么样的模式,我一直在思考。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些想法。


我明显感到,队伍建设的形势非常严峻。最近几天,我在几个场合,边研究案子、边给大家警示,我们党委的同志近来压力非常大。这些年来,我参与办理了很多大要案,发现我们的干部出了问题,处理起来感到很棘手,触目惊心,一次次感到身边的干部政治生命在瞬间就要滑落。这么多年,我也看到很多同志屡立战功,出生入死,战功卓著,我非常钦佩,但他们在某个支点或关键环节上没把握住,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这包括以前和我在一个班子的同事,也包括办理大案要案过程中看到的省部级干部、甚至更高级别的干部。我越不想感受的事情,越不想看到的事情,越要扑面而来,弄得我们措手不及、应接不暇。


现在,我们各项工作正在起步,在以前的基础上,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队伍建设、干部培养、业务系数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很多同志有干劲,风清气正。但有些不和谐的因素,也始终伴随着我们。极个别的干部还能不能穿警服?甚至还有没有自由?令我感到触目惊心,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虽然才来半年左右,对大家了解不是很多,但我通过看简历,了解到很多同志其实很不错,干了一些事,吃过苦,冒过风险,长期战斗在锋线,而且骨子里有对党的忠诚和社会责任感,在绝大部分时间表现出了良好的操守。绝大多数干部走到今天,不是偶然,是必然。大家都经历过多年的执着和艰苦奋斗,对此我深信不疑。今天,之所以把大家留下来继续开会,主要是考虑到队伍的形象,考虑到我们的领导干部必须要认识到队伍建设形势的严峻性。大家回去后,要马上召开党委(总支、支部)会议和中层干部会,尽你们所掌握的信息,根据你们的队伍形势和架构,跟班子成员、中层干部谈心交流。


一、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在干部使用管理上更民主、更规范


今天大家参与了民主推荐干部的程序,就是要改变很多人的猜测,让很多人放下“潜规则”,走更加规范的干部使用过程。这里面就要求大家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什么是政绩?不是你能背几篇讲话、能说一些理论性的东西,或者说开多少会、抓多少学习就是你的政绩。政绩和政治不完全雷同,就是我经常说的用业务支撑政治,要先看你的工作业绩,再来谈政治。树立政绩观,不要“潜规则”。今天的民主推荐是我们选干部、用干部的一个环节。在干部选拔任用、人才机制上有七到九个环节,至少七个。今天这个过程是民主的体现、民意的调查,体现的是大家的认同感。我们的政绩观应树立在你的工作业绩水平怎么样、带队伍的水平怎么样、大家对你的认同感怎么样。考核要横攀竖比,横要看和其他部门比工作怎么样,竖要和过去的工作成绩比。要改变过去的随机性,防止出现过去说的“机会主义”。抢抓机遇和“机会主义”不一样,抢抓机遇就是赶上我们大的循环、大的动作、大的机遇,实现竞争机制、竞争效果。我们干部的循环,今后将比较快。市委要求我们的干部在区县之间、机关和区县之间、机关岗位之间大面积交流,以及在政法部门之间交流,这个交流力度是非常大的。小平同志曾经说过,改革允许有阵痛,但是改革让大多数人利益受损,这个改革就是失败的。我们的干部交流、机构改革、体制改革、勤务方式改革也是这样,也有阵痛,但如果不能让大多数人赞同,就是失败的。所以政绩观,就要建立在业务支撑政治、能力水平决定职位、驾驭能力决定环境的标准上。


讲干部任用更民主、更规范,这是个民主的程序,谁都不能规避,谁都没有权力省略。民主和集中的过程是个链条,集中之前的民主决定集中的质量,集中的前提是必须民主,这是我们党的组织原则。推荐干部和知人善任不是一个概念,推荐干部是组织程序,知人善任是决策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的干部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能让组织更多地了解你,让同志们更多地知道你、认同你、支持你,最后组织上发现你、选拔任用你。这很关键,要求我们的干部工作要更民主,包括下一步的体制改革,我看七个或九个程序还不够,因为里面还包括勤务模式、以岗定位、以任务定人员,内容很复杂,至少要十几个程序。


讲干部任用更规范,就是要让干部队伍管理更透明、更有章可循,让“元规则”不变,“潜规则”没有市场。有的干部拍胸脯,拍完人就不见了;有的干部我安排了五项工作,做了两项就做不下去了;个别干部走到今天的位置,一段时间靠的是艰苦努力,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一段时间靠的是工作能力和“潜规则”,一段时间完全靠的是“潜规则”。“潜规则”导致的是什么后果呢?是完全淡化了责任意识,完全没有按照组织的要求干工作,走上领导岗位,工作就干不下去了。前不久,从部里到市里都反映我们公安有个人花钱“跑官”,我不知道也没去验证这些事,但至少要看他现在能不能干好工作。推荐自己不是“跑官”,这没有问题,找领导说自己干了多少年,表现怎么样,推荐自己千万不能认为是“跑官”。我理解这个问题非常宽泛,东西方的人力资源管理我学得比较深,这点不谦虚。但是,推荐自己、包装自己不能有经济“标的”和参数,那肯定不对,因为产出的是职位,而不是工作效益。你的投入都给了“二道贩子”,给了那些专门“倒腾”干部的“二道贩子”,完全是少数人的腐败行为。但这样做,受损害最大的还是我们的党,我们的组织。


在座85%的干部,我都安排过工作,至少有两三项,但我发现有的干部执行了三分之一,不能再执行下去,而且没有信息了。大家知道管理学的末端就是执行力。比如说战争,不光靠将军多么英明,还要靠在战场上、战壕中的执行力怎么样,能否达到最佳效果。而我们有的干部没有执行力,管理学最要害最基本的要素没有了。有的同志拍胸脯说一定要把事办好,后来办不下去了。我经过了解,举一反三发现这么几点:其一不是你能力不行,这个事情对你来说是轻车熟路,但是要劳时费事不想办;其二,这件事情是你应该干的,但不能尽职尽责,左顾右盼,“和稀泥”;其三,就是大家说的“潜规则”,你曾经的投入产出的是职位,不是能力。所以不必对我们班子负责,更不必对我负责。


下一步,干部工作要更规范,而且要尊重历史、看重现实、展望未来。尊重历史,我相信经过历史检验延续下来的,绝大多数是合理的;看重现实,是指我们面临的职务、队伍、体制改革和机构改革;展望未来,现在怎么样改未来就会是怎么样,现在决定未来。我们不要像一些文人,笔下想怎样改就怎样改,可以把和珅曾国藩历史人物站起来、倒过来、侧起来说,随便说。我们要对现实和未来负责,对历史负责,要多深思,思考要有深度,在深度上去思考,善于突破过去的模式思维,改出一个符合科学发展观的体制、机制来。


二、明晰领导责任,强调业务标准、大局意识,确保有为有位


有为必然要有位,不能让干事的人都吃亏。在座的各位领导是重庆警方的决策层,你们的职务和市局党委在同一个层面循环。转回身去你们又是自己开着一艘战舰,你们就是船长,在政治上、业务上、环境上、人力架构上都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政治标准我不说,我要说的是领导责任。大家要真正地负起领导责任、职务责任、环境责任、业务责任。你们看一看,是不是每一个责任都是相关联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明晰领导责任。我说的明晰“领导责任”是什么意思呢?潜台词就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志所在的班子、所在的队伍出了问题,决不是与己无关。在座的各位都是单位主要领导干部,你是这艘船的船长,这个船进港湾或出海航行,都是由你来掌舵,千万不要认为出了事与己无关。从现在开始,队伍出了问题,就要严格按照党纪、政纪条例实行责任倒查,追究领导责任。负领导责任要负到什么程度?举一个例子,现在国家兴起了“问责风暴”。孟学农同志大家都知道,他做北京市长的时候,他肯定不知道SARS要爆发,他做山西省长的时候,他肯定不知道要垮坝,他下面还有还有好多层次,这与他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他两次都引咎辞职了。问责制就是这样,总得有人对此事负责。所以领导一定要负领导责任。我曾经讲过,什么是领导,领导就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不堪重负、酸甜苦辣都有的人,这才是领导。现在,我越发看到我们从局机关到基层的良性循环已经起步。我们局党委成员现在每天平均工作时间没有低于13到15个小时的,我也非常欣慰地看到在座接近一半的同志工作时间已经达到12小时。在你们的带领下,我相信各级班子再过一段时间会达到14个小时。在各位领导的率先垂范下和责任感的牵动下,我们基层科所队领导工作时间也会不低于10到12个小时,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工作效率就极高了。这就改变了我们的干部形象、组织形象和队伍形象。因为民警们看到他们的上级工作时间比他要长。但是不是时间长工作效率就高,我不敢肯定,但至少这十几个小时是在紧张地循环,工作任务在一个一个完成。这就是业务上和环境上的领导责任。关于队伍建设上的领导责任,我想请各位领导回去后,一定让有关同志把党风党纪条例、有关公务员法规,以及公安部关于领导责任的规定找出来,花20分钟自己先看看,看完以后动动笔签个字,再给班子成员看。班子成员看完以后也签个字,给每个科所队单位都发一份,让各级都明确自己的领导责任,真的有好处。


再谈谈业务标准问题。现在支撑我们队伍循环的,更大的层面和平台是我们的业务建设。我们的领导干部不懂资本运营,不懂得项目、不懂设备、不懂去争取,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钱已经来了却不知道自己缺什么、怎么花。不要像北京填鸭一样,只知道张开嘴,等人往嘴里填,不填还不知道张嘴。等待是不行的。同志们,市委、市政府建设“平安重庆”,准备投入上百亿,公安是平安建设主力军,大头当然在我们这边。如果有几十个亿我们竟然找不到“门票”,开不出“票”去取,出现这些情况难道不值得我们在座的各位领导深思吗?这就反映出我们的业务标准、业务支撑问题。现在我们的部门没有二线单位,都在实战,通过这几个月的运行,绝大多数的总队、处室的领导能上一线实战,比如谁能想到纪委、督察能够几夜不休息呢?事实上这段时间他们每个大案都直接上了一线。现在的大案子,都是几个总队同时站在一线上,总队长连夜加班,疲惫不堪。一个案子,所有的党委成员也都各把一条线,迅速带领干部民警深入一线。事实验证了,这就是业务。所以我特别强调业务标准。政治大局我相信大家能把握好,业务本领才是我们的看家本事。关于大局意识我就不再多说了,前不久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薄熙来同志视察公安工作的重要讲话、与局领导班子的谈话,刚才市委组织部杜和平副部长讲的那一番话,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一定要有大局意识,切不可搞逆向的帮派体系,那是不堪一击的。我们一定要按“元规则”良性循环。我知道我们绝大多数干部没有问题,但少数或极少数干部还在用区域文化和自我的感情亲疏,总是想另开一条线。我给大家讲,此路不通!我们一直在抓大局意识的树立。通过强化规范执法、加强队伍建设和开展“纠偏灭虚”,现在队伍大局意识的走势很好,但还需要强化。


确保有为有位是一个老话题,有所作为决定你的位置,包括我们党委成员也是一样。领导位子不是世袭的,不是按DNA划分的,要么干事,要么你就放弃。还有干部的任职年龄,针对我们公安特殊职业、特殊岗位、特殊群体的特点,市委对我们有一个特殊放宽。我们这段时间也在向市委汇报,对我们政绩好、业务强、有专业技能的,工作上确实需要,建议在年龄上考虑放宽。我们处总队、区县局班子干部,放宽的比例就是占到20%或30%,人数也是不多的。所以大家要以有为争有位,体现出你的业务能力和驾驭能力。


三、充分研判应对社会稳定的巨大压力,更要认识队伍的建设的严峻形势


今年以来,特别是6月份以后,我们围绕“奥运安保”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社会稳定。夏季社会治安综合整治之后,紧接着开展的几个专项的整治,就是我们研判和处置社会治安形势、应对复杂治安局势的一个过程。刑警总队牵动的治爆缉枪专项行动,以“大治安”架构为标准的打击“飞车抢夺”等街头犯罪,已经开始运作的“打击黑恶势力”、反扒等等一系列动作,都是我们应对复杂治安局势的一个过程。希望大家知道在做什么,要做什么,把方向找准、切入点找准。为什么说是巨大压力呢?大家知道,尽管我们破了很多案子,抓了这么多人,社会口碑稍好了点儿,但我们破案的标准、数量,在全国刚达到中等档次、第二阵营,距离第一阵营相距甚远,不要说不努力,就是努力慢了,马上就会掉入第三阵营。就这个标准,我们有的干部只能看排前5名的在哪儿,5名以后的就不管了,这是努力的目标。好多同志习惯于眼睛只看后面还有几个跟着我们,不看前面有多少领着我们,这样不行。我想这个压力是非常大的。


除了要看到治安形势严峻、压力巨大,更要认识队伍建设的严峻形势。这几天上级领导一直给我讲,包括检察院和市纪委跟我说:“你们的干部管理一定要加强,问题很严重。”就像我开头说的有点儿棘手,触目惊心,难以理解。一个是我们准备打击团伙犯罪,通过摸排,现在浮上台面上的、暴露出的队伍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令我们感到压力非常大。还有经过近一段时间几个大的案子,凭直观感觉,稍稍一查马上就有问题,每一个事件中都有我们的警察成为“殉葬品”。出租车停运与我们有多大关系?我们的工作充其量就是维护治安秩序、参与整治,但是有的分局领导干部为了蝇头小利,竟然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一顿饭、一瓶酒,握握手,举手之间淡化了法律,牺牲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这有意义吗?“11.23”案件,牵扯到分局、区县局、总队的民警,也是触目惊心。这些民警,也上有老、下有小,我们非常痛心啊!下一步,我们马上要展开的打击恶势力团伙犯罪,至少有十几起案子暂不能动。我在向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汇报,向光磊书记汇报,与局党委成员沟通时,都表明了暂不能动的观点,大家也赞同。为什么,就是牵扯到的民警、党政干部,包括政法部门的干部占到了一定比例,甚至有的副职领导罪行特别严重,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增渝同志为此寝食难安,昨天来找我,感到压力非常大,问我怎么办?我说去找市领导,去找组织,去协调,把一些干部尽量放在我们这里处理,我们有能力自己处理,就是说要保护我们的干部,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更多地采取组织纪律的措施,延续一些可以挽救的人的职业生涯。我们在一起共事,这没有什么可以隐晦的,应该实话实说,市局党委、我们的组织,是尽最大可能挽救我们的民警的。我前几天说了个保守的数字,我们队伍内部涉及违法违纪的科级以上干部三四十人,这两天一看名单,“质量”“提高”了,涉及好多个副处级以上干部。所以我说,队伍的严峻形势远远超过社会治安的严峻形势。这句话一定要向班子成员传达,一定要回去分析自己的队伍,分析自己的单位。其实社会治安我们不可怕,事情来了就加工,加工完了就进入司法程序。事情多了就累点儿,又加工又加班。加工是质量,加班是时间。但是队伍建设出问题就太可怕了,前几个月我们“淡化”出去的副科级以上的有30人左右,其中只有六七人被追究了刑事责任。如果按照公安部老方案,“三基”工程公安部来考核,我们立即就丢掉7分,队伍建设一分也拿不到,因为我们的违纪率高了,早超过了公安部规定的最低标准。因此,希望在座的各位,包括局党委成员,在全面抓工作的同时,要侧重抓好队伍建设,切实做到工作往前赶,队伍不出事,政治不停摆,业务要跟进,确保队伍很好地循环。我们注意到一种现象,现在社会上有些搞违法犯罪勾当的老板、商人,任何时候都是一转身首先把警察扔出来。这几天刑侦、纪委、督察部门的同志就看到,抓到的涉案人员开口就说每月拿了多少钱给警察,他们的手段、金钱、物质让我们的少数民警在人格上大大贬值。大家想想,我们有了今天的社会地位,有了职位、岗位,且不说为组织争取多少荣誉,也且不说承载了多少东西,但大家至少应该清楚,在家里自己是“一肩扛”,怎么能出问题?什么叫人性化?什么叫和谐?什么叫人文?守住人格底线、守住法律纪律底线,对家庭负责、对自己负责,然后对党、国家、人民、法律负责,这就叫人性化,这就叫和谐,这就叫人文。我们如果没有这个定力,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小家,小家守不住,怎么能为了国家。大家的思维要宽泛一点,左右互换以下,要认识到队伍建设形势非常严峻,不是不容乐观的问题,是问题已经成堆,怎么样向市委交代的问题,是怎样把一批干部和民警淡化出来的问题。所以,我们一再打招呼,要那些有问题的人好自为之,就是要让他们赶紧退出来。但可怕的是,有那么几个民警和个别领导干部还在拍胸脯,还在讲哥们义气、开“黄腔”、打包票,还在自以为是。就像南岸“11.23”案件,我第一时间说了,不必这么费劲,就在某个警种某个人身上,知道这些犯罪分子的信息。但不说,没办法,只好派人上。过了12个小时,第二时间,我又说凭职业的直觉和掌握的情况,告诉你就在我们治安口,你们某某人身上和派出所某民警身上,赶快向组织说,不必这么大动干戈,仍然不说。然后增渝、廷彦都在打招呼,但就是不说。24小时之后,我最后打招呼,还是没说。最后底线被突破,从市局机关干部到分局的干部、警种的干部都被突破了。昨天,我问了办案的同志,说抓回来的这些人,一半以上的嫌犯马上就把警察推出来了。老板被抓后,没超过48小时,和盘托出涉及的警察,多么可怕呀。我们在前面垒长城,但是后面有的人在自毁长城。我们前面在含辛茹苦、昼夜奔波,后面却有人在“安墩子”,跟我们撒谎,“麻广广”,以为我们的脑袋有“乒乓”。


我深信,大家有能力把队伍带好,现在出的问题,我们共同去淡化,拉一把身边的同志。我更希望,以后队伍不出问题或少出问题。我希望在体制改革、干部使用、勤务方式改革中,各位能很好地带领队伍建功立业,都有为有位、都能很好地在自己的政治价值取向、业务价值取向和人生价值取向上有个好的定位,有个好的发展方向。老同志在辉煌之中,要画好最后几笔;中年同志应看到承上启下,责任重大;青年同志成长到今天不容易,一定要好自为之,以事业为重。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