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十四章请君入瓮

犍为李聚 收藏 5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看到几个讨厌的汉奸在我们的面前消失的无影又无踪时,我的心情才不由舒畅起来,我赶紧走了过去,马上给两个女游击队员松了绑,并招呼她们坐下来吃饭,但不知我在那里得罪她们,她们是不分青红皂白地骂我,看不出来她们两个人的年纪不大,脾气还挺大的,她们还抓着桌子上的菜盘子就向我扎来,开口大骂道;“小日本鬼子,今天我们跟你拼了。”我又没有给她们起逮猫儿心肠,不知道她们怎么这样的恨我……!世上好人难做啊!

我伸手抓住飞来盘子,然后把它们轻轻放在桌子上,对她们说道:“女孩子家干嘛生这样大的气,生气的美女就不漂亮了。”我是嘻皮笑脸,是想冲淡我们之间的对立和她们对我的仇恨,我看到她们还在发脾气,还在向我的身上发来,我只有点了她们两人的穴道,把她们扶在板凳上,两个女游击队还是怒视着我,她们的凶恶样子,好象是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好象我借了她们的大米,还了她们糠似的。桌子上的饭菜就摆在她们的面前,随便她们吃不吃,她们不吃的话,又没有饿着我的肚子。今天我终于舒舒服服吃了一顿饱饭,吃得我是直捶胸口儿,真舒服……,好象全身充满了力气。

苍蝇就是苍蝇,一看到就是令人讨厌,这时狗日的汉奸特务南队长带着十多个日本宪兵冲进了饭店,他们持着枪对准了我们三个人,南队指着我们的鼻子说道:“队长,就是这一个皇军打伤了我们,还从我们的手上抢走了两个女游击队员。”南队长捂着嘴巴,指认着我们三个人。想不到我没有要他们的狗命,他们却跟老子搬来救兵的小日本鬼子,还敢指认我打伤了他们,好可恶的东西些啊,气得我是咬牙切齿也不解恨。

一个象小日本宪兵小队长贼头鼠目的家伙是走到我的面前,他歪起个脑袋站在我的面前,两个只眼睛是仔细地打量着我,难道说狗日的小日本鬼子从我的眼神中和身体上了看出什么破绽,可是我并没有露出了什么破绽啊,我怎么能轻易地让他看出我的来历,这时我看到他的手指触着下腭,低着头在沉思……,如果今天让他龟儿子瞧出了破绽,看出了我的来历的话,今天我们将就走不出这一家饭店,更不说回到美丽的成都市啦!

我不等日本宪兵小队长回过神来,我是凶神恶煞走在他的面前,一只手抓着他的衣领,一只手“叭”“叭”地就给他几个重重的耳光,打得他是晕头转向,不知道我的这一招“先发制人”管不管用,唬得住他们不。

“长官,您是那支一部队的或者是那一个部门的。”宪兵小队长马上在我的面前是低头哈腰,客客气气地对我说道。几个响亮的耳光还真管用,有时候动手就是比动口好。煞、煞狗日的小鬼子的威风也不错。

我马上潇洒自如地从身上的衣服里,掏出一个蓝色的证件本在他的面前是一闪而过说道;“这就是我的证件,我是帝国特工,编号是IBI12345……!今天你们的赶快离开,不要坏了我的大事,谨防小心你们的脑袋。”

“对不起长官,我们差一点就坏了帝国的大事,我们马上就走,”宪兵小队长挨了我的几个耳光,走在汉奸南队长的面前就怒骂道:“你这一个龟儿子,你的眼睛长在屁股上,连我们的长官也认不到,简直就是找死。”宪兵小队长骂完还不懈气,还命令宪兵对汉奸南队长是一阵拳打脚踢的,打的狗汉奸是衰声惨叫,遍体鳞伤。我向日本宪兵挥了一下手式,小日本的宪兵马上拖着南队长的衣领,就象拖死狗一样把他拖走,他们又很快在我们的面前失去踪影……!看到小日本鬼子的离去,我吓得“咚、咚”地直跳的心,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才让我微微松了一口气,也让我不停地拍着胸口;“好险”。

走在大街上,小日本宪兵队的小鬼子才慢慢放开南队长,南队长哭些些的样子,象受了天大的委曲似的,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往周身搓揉,狗汉奸被日本宪兵打得是鼻青脸肿,现在象变成了一块猪头,“队长今天你们为什么毒打我,还有我们要走,也该把那两个女游击队带走啊,”南队长的嘴痛得“嘶”“嘶”地说道。

“狗日的杂种,你差一点就坏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好事,你的狗眼瞎了,他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最高级别的优秀特工,他可能是正在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如果这一件事情失败,他找到我们宪兵司令部,就是我也吃不了兜着走,今天想不到你龟儿子还敢害我,”宪兵队长愤怒地又伸一只手,又给南队长几个耳光。

南队长捂着被打的脸,吓的连退多步,他的双手捂着双脸,惊惶失措喊道;“队长算我这一回做错了,您千万不要再打我,您们刚才也把人家打惨啦!队长今天晚上,我请您们喝酒陪礼道歉。”

“喝酒的很好,不过要有女人,晚上我就去你家里喝酒,女人吗,就是你的老婆还可以。”宪兵小队长扶着南队长的肩膀,淫笑小声低咕道。

这时南队长的脸色是青一阵,白一阵,汉奸就是汉奸,小日本鬼子日他的婆娘,他还一堆笑脸媚言。南队长是一边走一边在思索,我今天怎么牛年不利,在饭店被“日本特工”一脚踢出店外,跑回去想搬来救兵捞回面子,却又遭到小日本宪兵队的一顿毒打,我给小鬼子赔礼道歉,他妈的B,今天晚上还说要干老子的婆娘,南队长的心里是气得直吐血,怒火冲天,但他也只敢在心里大骂小日本鬼子,“你们小日本鬼子想干老子的婆娘,老子就干你们天皇的臭婆娘,”南队长想到这里,会心地笑了,可能是他暂时找到心灵上的一点点平衡吧。

“你龟儿子又在笑什么,还笑得那样的阴险,”小日本宪兵队长又一掌拍在他的脑袋瓜子上。

“队长阁下,刚才在饭店里的那位大日本帝国特工,我好象在什么样地方看见过,”南队长搓着脑袋深思说道。

“日你的妈呀,你龟儿子又在我们的面前胡说八道,你龟儿子怎么会认识我们的帝国特工,他们一个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不是他刚才亮出特工证件,就连我也不知道他是我们帝国最神秘、最优秀的特工人员,看来今天你的皮子要好好地松一松!”宪兵队员又挥着枪杆扎打他。

“太君……队长饶命啊!您们的那位神秘特工我是在那里看见过,我不会骗您们的太君,”南队长痛得在地上,遍地打滚求饶道。

宪兵小队长马上弯下身,伸手抓着狗汉奸的衣领,愤怒的大骂道;“你在那里见过,说不出来,我今天毙了你。”宪兵小队长愤怒地掏出手枪,就对准了南队长的脑袋。

“队长啊,我好象是在布告、还是通缉令……不知还是在报纸上,不过我是一下子记不清了,总之我在那里看见过,太君,我是不会骗您们的,您们要千万相信我,”南队长遍体粼伤哭诉道。

“布告、通缉令……近几天我们大日本帝国只是在缉拿犍为李聚。还有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特工,你杂种怎么会在布告、通缉令上看到,”说着……说着又一两拳打在南队长的脸上。南队长“哇”的一声,嘴巴里就掉出一把牙齿,也吐出一大滩血来。

狗汉奸还是不死心的拉着宪兵小队长的衣服说道;“队长阁下,您刚才的话提醒了我,此人就是犍为李聚,李聚在冒充大日本帝国的特工,队长我们快回去,捉拿李聚吧。”

宪兵队长听到南队长说我是犍为李聚,他仔细地回忆我的像貌,他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也不由大怒,“八格呀噜”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他就是李聚,今天要是跑了李聚,我们的脑袋都不保,马上向宪兵司令部发电报,向陆军部请求支援,”宪兵队长向身边的一个士兵令道。

这时南队长想趁起身来,以为他这一回是立了大功,但宪兵小队长的正在气头上,心中的怒气正找不到地方出,看见南队长的熊样,又给他一顿饱打。然后他亲自率领宪兵队向饭店追来。

捡了一本小日本特工的证件,想不到今天还排上了用场。“两个美女,你们吃了饭,我们也该走了吧!”因为有了游击队帮助的话,我就能更好脱离小日本的魔掌,早日回到我心爱的人身边。看到游击队就仿佛看到一根救命的稻草,我岂能错过。

“小日本鬼子你今天跟玩什么花样,耍什么样的阴谋诡计,你要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想不到今天我是犯桃花劫吗,请了两位美女吃饭,不但她们不领我的情,还破口大骂我。

“今天我的心情好,放你们回去,还不快走……!”我是想她们前脚走,我就后脚跟在她们的屁股后面找游击队。

想不到她们又识破了我的计谋。“我们才不会上你小日本鬼子的当,放我们回去,就是要我们给你引路,好消灭我们游击队,你卑鄙无耻的阴谋只有去做梦吧!”简直好心没有好报,现在情况末明,我又不敢随便表露身份,就是说出来,只怕她们也不会相信我,只怕我更陷入泥潭,动身不得。

“如果你们两个美女不想走的话,等一下让我改变了心意,到时你们想走,恐怕也走不了啦!”我假装用色迷迷的眼光在她们的身上直打转,让她们感到恶心、讨厌,果然她们就听到我的话后,又看到我用色迷迷的目光看着她们,她们是马上站起身来就要走。就这样对啦,她们走,我才好跟在她们的屁股后面,寻找游击队。

“小日本鬼子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们也不怕你,飞雪我们走,”她们的话声末落,两名女游击队员象风一样的奔出饭店。“老板算帐”我向饭店的老板丢下十块大洋,就马上向两名女游击队员追去,如果失去了她们的踪影,今天我不是又白忙碌了一场,我肯定不会让她们脱离我的视线。

两个女游击队员带着我是穿街过巷,总想甩开我,想到我对敌占区的情况也不是好熟悉,要回到九战区和美丽的成都市,还得依靠游击队,我只有对她们紧跟不舍。她们是越走越快,一下子就闪进了这个市镇边上的一条小巷子里,我也快步跑进小巷子之中,顿时失去了她们的踪影,我才发现这条巷子中是另有一番的情景,好热闹一片,人来人往,胭脂香味浓浓,原来是一条烟花小巷子。

小巷的两边站满了擦脂抹粉的妓女,她们向来往的“嫖哥哥”是抛波送媚,打情骂俏,投怀送抱的。而“嫖哥哥”就象一只只蜜蜂见了花朵,猫见了鱼腥一样的好色,在妓女妹妹的身上吃豆腐,卡油。这两个女游击队员还真会找地方……,竟然能找到这种烟花之地脱身,我是不得不佩服她们。虽然失去了他们的踪影,但我还是集中心神在人流之中,仔细搜索她们的踪影。

“皇军啊!您要找谁,您要找的两个美女小妞在我们的“飘香院”,一个妈妈桑看见我在小巷中找人的神情,走到我的面前是嗡声嗡气地拉着我的手喊道。

“你知道我要找什么人吗!”我对妈妈桑厌恶地反问道,我怕她耽搁了自己的正事。

“皇军啊!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们今天来了两个水灵灵的小妹妹,她们肯定是您要找的人,皇军您看了,包您满意。”

听妈妈桑的口气,好象她知道这两名女游击队员似的,难道说这是她们的据点,我看电影和看书多啦,知道有好多的组织都利用烟花妓院作掩护,也许这“飘香院”就是我找的地方也说不定。我马上跟着妈妈桑走进了妓院。

我走进妓院,我选择坐在靠窗子的一把椅子上,打杂的看到顾客上门,马上一脸的微笑跑过来,赶紧给我泡了一杯茉莉花茶。这时妈妈桑喊出两名叫“春花”“秋月”的年青妓女,她们扭着屁股,向我走来。我端起茶杯,看见面前的这两个妓女不是我要找的女游击队员,我的眼睛一悚。

这一个妓院的妈妈桑还会察言观色,见我不悦,马上跑过来赔礼道歉;“皇军啊,这两个小姐您不满意,我马上给您换两个。”

想到老子今天又不是来嫖娼的,是来跑路的,浪费了老子的宝贵时间,我不由一阵勃然大怒,“八格”皇军是来这里找两个女游击队员的,你敢戏弄皇军,你的良心是大大的坏了的。”

妓院的妈妈桑听到我这样一说,马上给我下跪求饶道;“皇军饶命啊,我不知道您有公事,以为您是来高兴的……!”

“我给你一个机会,要是明天我再看见你在这里开妓院,我就枪毙你的全家!”看见她就生气,坏了我心中的大事。

如果说我的威慑能让她关上妓院的大门,也可以解救一些无辜的妇女,帮助她们脱离苦海。我走出妓院的大门,心情都好象开朗舒畅的许多!

“小妹妹,你们多少钱耍一次!”一个嫖客的声音从我身边不远的地方传来。“让开,瞎了你们的狗眼,我们又不是妓女,你们是认错了人。”这声音好象是那两名女游击队员的声音,我是赶紧避开人群,寻声而去,心想这一回千万不能让你们再从我的眼皮底下逃走啦!

“小妹妹,来这里的都是卖的,看你们两个长得水灵灵的样子,是没有婆家吧,还是想男人想疯了,来这里找老公的,今天就让我们当你们的老公,包你们舒舒服服的……”一群嫖客围着两个女游击队是下流无耻淫秽道。

“放你们妈的屁,我们是堂堂良家少女,不是妓女”,她们对嫖客甩身大骂道。

“哇”我们放的屁,你们两个小妹妹都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哥哥的宝贝才是好东西,嫖客一边淫秽,一边就伸手去摸女游击队的娇柔香体。我这时也冲到他们的身前,我伸手就抓着一个嫖客的手一扭,痛得那龟儿子眼泪水直流,痛苦地不停向我求饶。其他的嫖客一见到我的威慑和一身的狗皮,是马上赶快散去。

两个女游击队员见我笑着脸,慢慢地逼近她们,吓得她们身体是不停后退,她们的身体是紧贴在墙壁上,神色慌张地向小巷的深处退走,想到把我当成魔鬼似的,那今天我就坏人做到底,我向她们是越迫越近。“小日本鬼子……你要干嘛”

“花姑娘……这一回你们跑不了吧,男人看见漂亮的美女,你们说要干嘛,你们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做起色迷色眼的样子,舌头在嘴巴上打转转说道。她们这时候看见一户人家的大门掩开着,赶紧推门跑进去,跑进去就想关大门,好“可恶”。

我是赶紧跑到大门口,用一只脚塞在门缝的中间,然后双手用力推开大门。我笑“嘻”“嘻”地盯着她们说道;“花姑娘这一个地方够我们三个人……!”这时忽然从大门的背后一根木棒向我劈头打来,我的头一偏,伸手抓着木棒的中间,一使劲的用力,木棒“叭”的一声脆响,顿时断成两截。

“打死你这一个小日本鬼子”。手持木棒的大汉又一拳向我的面门击来,我伸出一只手掌抵着他的拳头说道;“想给我动手,你也太不量力啦!”大汉的手马上痛得是拧牙裂嘴的。我正要询问他们是不是游击队,这时一把手枪抵着我的腰眼,我只有放开身前大汉的手,只有向他们举手投降了,考虑道他们是游击队,不然今天我早就动手啦!这时我才发现两个女游击队员的身后站着十多名游击队员,他们的身上都挎着枪,都双眼怒视着我,对我是咬牙切齿的。看来我这一回是中了女游击队员的计,她们两个女游击队员是一路上吊我的胃口,把我引进烟花小巷,发现没有我的踪影后,马上又用她们的声音把我吸引去,然后把我是请君入瓮……。虽然说是上一回当,学一回乖,可是人生又有多少个重来,我的心中是充满了懊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