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警察,我勇敢 正文 第十八章 所有枪口都对准了所长

小小梅子 收藏 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size][/URL] 提出了叫李佳的女犯人,因为我发现这两天她情绪不太好,值班同事也反映她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佳,女,汉族,文盲,现年42岁,因涉嫌包庇罪被刑事拘留,入所三天。她的案情相当简单,丈夫在外面杀了两个人,回到家后李佳得知此事,不仅不劝其丈夫到公安机关自首,在公安机关查处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


提出了叫李佳的女犯人,因为我发现这两天她情绪不太好,值班同事也反映她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佳,女,汉族,文盲,现年42岁,因涉嫌包庇罪被刑事拘留,入所三天。她的案情相当简单,丈夫在外面杀了两个人,回到家后李佳得知此事,不仅不劝其丈夫到公安机关自首,在公安机关查处时,还故意隐瞒其丈夫的去向。家庭关系也比较简单,夫妻二人都系外来人口,目前二人有一两岁的女儿。

第一次与李佳谈话及其不顺利,她要么哭泣,要么沉默,基本上不说话。我想这次谈话无论如何得多说话,争取能打开她的心扉。

“李佳,我知道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是你女儿,对吗?可是你不开口讲出具体情况,我没办法帮助你,你明白吗?”看看低头的李佳,我心有不忍,她四十二岁才有一女,我虽然还是个女孩子,但能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我知道女儿在她生命里的位置。

刚进看守所的犯人对我们都有一定的抵触情绪,这我能理解,所以我希望能与她沟通,真正让她理智的面对她目前的处境。


李佳还是低着头,不说一句话。

“李佳,我希望你能端正态度,你目前只能勇敢一些面对现状,配合办案机关的工作,早点把自己的事讲清楚,这样不讲话是改变不了什么的。”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说服她能跟我讲话,只要能开口讲话,后面的工作就会好开展许多。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们夫妻都是外地过来的,在本地没有亲戚,所以我很担心你女儿的处境。我想知道办案人员带走你时,你们是如何安排女儿的?你讲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我坚持认为她女儿就是打开她心扉的突破口。

李佳慢慢抬起了头,嘴张了一会又合上了,我不知道她内心里在挣扎什么?终于她还是没开口。

“李佳,我知道你在心里是担心女儿的,那为什么要有顾虑呢?难道你不相信我?”

李佳虽然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我还是能看得见,我相信她会开口的。


过了几分钟,李佳终于说话了。

“管教,我想问你一句话,可以吗?”她迟疑了一会儿说。

“当然可以。”

“你会帮我吗?会帮一个犯人吗?”她有些不相信,有质疑的口气问道。

“当然会帮,在看守所,警察和犯人的人格是平等的,况且你们虽然是犯人,但依法享有的权利还是有的,这些权利已经告诉过你了。你应该相信我们,除了办案人员,你现在能接触到的人只有我们了。”我很诚恳的说。

“你说的对,我们夫妻都是外地人,在本地没有亲戚,办案人员从家里带走我的时候,我丈夫已经被他们抓起来了,他们没有给我时间安排我的女儿。我现在很担心她,我走了三天了。”说着李佳又哭泣了起来。

“就是说,这三天的时间你们两岁的女儿是不是一个人在家你都不知道?”我有些紧张和担心,急促的问道。

“对。”

“李佳,那你为什么不早报告?这几天你还一言不发,有什么比女儿的安全更重要吗?”我责备李佳,对她的行为甚至有些生气。

“我恨警察,当初带走我的时候我苦苦哀求他们让我安顿好女儿再走,哪怕给我十分钟的时间也好,可是他们根本不理会我提出的要求,硬是把我带走了,听到女儿在后面的哭声,我心都要碎了。你们警察心可真够硬的。”说到最后李佳显然气愤了。

“我一会去你家看看,我看过你的家庭住址,离这不太远。这样会放心一些。”

想都没想我直接说出了我的想法,我话音刚落,突然监所内的警报铃声大响起来,我一惊,莫非出什么事了?

赶紧把李佳送回监室,赶到办公室去询问,其他同事全副武装也全部冲出来。

“快,这是有人闯入看守所警戒线以内的信号,所有人按照二号方案迅速到位。”有同事大声叫道。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而且还没有经过任何训练,不知道所谓的二号方案是什么,所以茫然的看着四处分散的同事,自己有点不知所措,我能干点什么?

“果果,快点到自己的监室天窗口去。”有个声音在叫喊着,却不知道是谁了?起伏不断的警铃声让我有点分不清方向了。

稍顿了一会,赶到自己所管理的女犯人监室上方窗口,这样可以查看到监室内的一切活动。

一时间,监室的报数声此起彼伏,我大致明白了,这是在清查各监室的人数。

我看了看女号监室,一人不少,心里松了口气。这倒底发生了什么呢?


不一会,肩上的对讲机响了

“注意了,所有人都注意了,是武警那边发现了问题,他们发现我们监室的楼顶上方出现了一个男人,所以请处在二楼的人速上楼顶方向汇集,一楼的同事原地待命。”

我正好在二楼,虽然来看守所一段时间了,却还没有上过楼顶,听叶所长讲,在楼顶能看到整个看守所和武警的方位。

不一会,二楼的其他四个同事全都到了楼梯口,虽然他们全副武装,但还是不敢冒然上去。因为通向楼顶是很窄小的一个类似天梯一样的钢筋简易楼梯,一次只能供一人上去。在搞不清楚楼顶发生什么状况的前提下,谁都不敢冒然上去。

一个同事打开了对讲机,其他同事的枪一秒也没敢离开那个通向楼顶的窗口。

“队长,看守所需要你们的帮助,请告诉我目前楼顶的情况,楼上男人现在所处的位置离天窗口有多远?是否持有枪支?我们能否上楼?”

“你们可以上楼,楼上男人未持有枪支,所处的位置靠近我们院内的方向。”武警那边传来消息。

“果果,你不能上去,我们四个上,注意安全。”一个同事吩咐道,因为我什么装备也没带。


虽然很想去看看什么情况,但在这时候还是不能捣乱。看着同事陆续上去了,没有听到枪声,应该是安全的。

过了一会,肩上的对讲机响了

“所有人注意了,警报解除,警报解除,。是我们张所长着便衣上楼查看情况,事前未与武警打招呼,造成了误会。”


原来如此。看来在看守所干什么事都得思前想后,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