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十五章 强暴

a81363686 收藏 2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URL] 青春少女总是有许多烦恼。 她们为容貌身材烦恼,也为穿着打扮烦恼,还为所崇拜的偶像烦恼,更为心中那个中意的人儿烦恼,但却偏偏不会因为明天而烦恼。 吕玲绮也是个青春少女,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美丽的青春少女,所以她也有许多烦恼。 她从来不会因为对面的敌人随着时间流逝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青春少女总是有许多烦恼。

她们为容貌身材烦恼,也为穿着打扮烦恼,还为所崇拜的偶像烦恼,更为心中那个中意的人儿烦恼,但却偏偏不会因为明天而烦恼。

吕玲绮也是个青春少女,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美丽的青春少女,所以她也有许多烦恼。

她从来不会因为对面的敌人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增加感到烦恼,她只是烦恼自从来到一一五师之后,自己竟长胖了两斤。

“都怪这群兵痞!”吕玲绮如是想。

自从她弄明白一一五师官兵们所喝的“酒”其实并非真酒之后,她的心才稍稍好受了一些。那“酒”名为“类酒”,顾名思义,“类酒”实则为一种类似酒的保健饮料。其色、香、味均模拟高度白酒,又不会让人喝醉,此酒是由华夏酒业龙头老大——五粮杏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推出,专供戒酒之人享用。贪狼星全师官兵人人喜好喝酒,却又碍于军规不能饮酒,于是兵痞“狼头”便走后门搞来了一大批“类酒”,好让兄弟们解谗。

吕玲绮虽已明白其中原由,但贪狼星众官兵留给她的印象实在太差,以至于她至今仍然认为贪狼星官兵从上至下全是一群兵痞。由一群兵痞组成的部队还配称为王牌部队吗?这样的部队还是那支广大国民心目中的传奇之师吗?这群卑鄙的骗子蒙蔽了上级,辜负了广大国民的期望,实乃是可忍,孰不可忍!

作为一名优秀新闻工作者,“尽揭天下不平之事,还社会一片晴朗天空”是吕大记者的工作格言。现在竟有如此荒唐之事出现她眼皮下,当然不能视而不见,因此她要留下来揭露这群兵痞的真实面目,给上级和广大国民一个交代,却不料这一停留就是二十几天。

或许是由于龙五的烧烤技术太好,也或许是想亲身论证这群骗子的痞性,更或许是因为嘴谗,所以吕玲绮义无返顾地也投入到如火如荼的“师部重地”烧烤大业之中,短短二十几天内不知不觉间就长胖了两斤。

“都怪这个兵痞!”吕玲绮随意坐在地上,一手揉捏着扭伤的右脚,一手轻抚着有发胖趋势的小腹,恨恨地想道。两道凶狠目光从那双水汪汪的勾魂大眼中标射而出,直直投向对面的龙五。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这兵痞早已被她杀死了几十次,以报这长胖两斤之仇。

龙五斜靠着一株大树,完全无视少女杀人的眼神,眯着眼假寐,心中不住嘀咕:“他妈的!‘胸大无脑’这句千古名言还真没说错。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傻妞弄走啊?真他妈的麻烦。”

俩人就这样静静地一句话都不说,腹诽着对方。

显然,吕玲绮的耐性远远比不上龙五,在无声对抗中败下阵来。沉默良久,她终究还是未能忍住,说道:“喂!我俩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傻傻的等小月月回来?”

在吕玲绮心中,眼前这个一天到晚都嬉皮笑脸的贪狼星狼头,纯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兵痞,称呼他一声“喂”,已是给了他很大面子。

“傻妞,是谁又哭又闹非跟着来打猎不可的?是谁连走路都走不好,才走几步就崴了脚,不能行动了的?现在你问我,我却问谁去?”龙五没好气地回道。

其实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想说,却又没敢说:是谁胸大无脑的?

梦回林是一小片森林的名字,这片森林就在一一五师驻地以东二十公里处。

今天和风习习,阳光灿烂,正是烧烤好时节。龙五和张月月准备出来狩猎野味,吕玲绮借口说龙五给这片森林所取名字太俗,所以她决定跟着来见识下这片森林,然后为它另取个好听一些的名字。

在众多兵痞集体反对声中,吕玲绮大耍无赖,要死要活,又哭又闹,却仍然被丝毫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的众兵痞无情否决。无奈之下,她只得施出杀手锏,拿出了张小亮录制的精彩节目——几个杂碎在“师部重地”烧烤的光碟,并且威胁要上传回电视台,于是她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这片森林。

被龙五软软顶了一句,吕玲绮更觉这兵痞根本就没有半分绅士风度,丝毫不像一个男人。而且他眼睛肯定也不好使,不然怎会见到自己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崴了脚,也不来献献殷勤,反而在那里冷眼冷语。

“如果不是这兵痞带来霉运,我会长胖吗?我会崴了脚吗?”吕玲绮愈想愈委屈,她认为龙五是引发这一切倒霉事的罪魁祸首。她刚想至这里,突然发现龙五猛地扑了过来,把自己死死压在身下,朝旁边的一块大石后滚去。

“眼力也不算太差嘛,还知道本小姐是个大美女。”这奇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瞬间就被恐慌、愤怒、惊悸所取代,吕玲绮奋力挣扎起来,张嘴就要开喊。

她刚刚张开嘴,还未能喊出声,就被龙五用手死死掩住。然后她惊恐地发现龙五的嘴朝自己脸上缓缓凑来。无论她怎样拼命挣扎,在身壮力强的青年男子蛮力之下,一切都显得那么徒劳。

龙五的嘴越贴越近,让吕玲绮在恐慌、愤怒之外还带有一缕羞意。虽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但她显然知道龙五想做什么。

龙五的嘴近了,凑到吕玲绮耳边,紧贴着她的耳廓,呼吸间带出的一股子热气直冲耳内,沿着耳朵蔓延至脑门。从来没体验过的奇妙滋味让吕玲绮的身体骤然软了下来,浑身无力,也不再挣扎。

“不要乱动!前面有敌人。”龙五异常严肃地警告吕玲绮。他只敢紧贴着她的耳朵悄悄耳语,不敢发出半分声响。

龙五非常清楚,敢于在眼下敏感时候来到这片森林的人,肯定是敌军派来侦察地形的斥候,而能做斥候的人一般都是部队中最厉害的特种兵。有的王牌特种兵还练有一手听风盲狙的好本事,即便没有亲眼见到目标,但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迎面而来的就是无情的狙击子弹。龙五就有这种本事,所以深知其中厉害。

不过龙五的叮嘱似乎有些多余,吕玲绮此时根本就无须提醒,她的身体早已软得动也动弹不得。紧压身上的青年男人所散发出的强烈男性气息让她迷迷糊糊的,那股直冲脑门的热气更是让她心神迷失。

“敌人还未发现我们,你就躺在这里,千万别乱动,也不要出声,我去去就来。”龙五悄声嘱咐完毕,随即宛如猎豹般攀上树梢,潜行而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吕玲绮犹如做梦一般,根本就没有听见龙五嘱咐,也没有注意到龙五已离开自己身体,更没有注意龙五离开之后瞬间就已不见人影。不过即使她注意到了,也认不出那就是超级特种兵才具备的五十米消失潜行绝技。

龙五悄悄拔出插于脚边的军刺,好似狸猫一般穿梭于行树之间,急行纵跃,有如兔起鹘落,又如白驹过隙,不带丝毫声响。他速度极快,不一会便急奔出两百余米,这时异动声渐大,料知敌人就在附近,于是静静潜伏下来,一动也不动,耐心等候。

约莫过了十余秒,敌踪倏现。只见一身形灵巧之人全副武装,手持特种热能探测仪,小心翼翼地缓缓搜索、前进而来。龙五见那人身形、步法,就知所来之敌实力不强,登时松了口气。也知此人仅为头排尖兵,其后定还有队友尾随,因而并不着急,静心监视。果不出所料,不一会又有五人纷至现身,据五人装备判断,计狙击手一名、火力手一名、突击手两名、队长一名,加之先前那头排尖兵,所来之敌乃是一个标准六人斥候小队。

这斥候小队一边摸索前进,一边四处打量、测绘,一眼便知他们正执行探察地形的任务。龙五不欲打草惊蛇,腾身后跃,鬼魅般朝回飘了五十余米。这里是他的最后警戒线,他决定只要敌军斥候小队摸近至警戒线,即便打草惊蛇也要除掉他们。虽然那傻妞很是让人心烦,但龙五可不愿她受到损伤,更不想被“剥皮军长”剥了皮。或许是那斥候小队已完成任务,也或许是双方运气都好,几分钟后那斥候小队缓慢地退出了这片森林。

见敌人撤退,龙五舒了口气,又回到吕玲绮身边,见这傻妞竟还愣愣躺在地上出神,心中一乐,不禁笑出声来。

“还傻躺着干嘛?起来吧。敌人已经撤退,没事啦。”龙五以为她被吓坏了,连自己回转都不知道。出于对弱者的同情,他决定安慰下这个傻妞。不过,仅仅一分钟之后龙五就弄明白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弱者。

“你想强暴我!!!你这个肮脏的、龌龊的人渣!!!”

“你这个流氓、杂碎,竟然敢占老娘便宜!!!”

“你这个下流、无耻的兵痞,居然敢以假装有敌人作为欺凌少女的借口!!!”

“有敌人?人呢?在哪里?他们自己回去了?你这个下作的、丑恶的骗子!!!”

“有敌人,你怎么会没事?你没动手?你这个胆小的、猥琐的垃圾!!!”

“你见到他们怎么不动手?尸体呢?带我去找!你这个卑劣的渣滓!!!”

。。。。。

额上的汗珠好像黄豆粒般大小一颗颗滴下来,龙五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在这世界上论个人战力最强的根本不是那些有着SSS级别称号的顶级特种兵。就算来三个这样的顶级特种兵,也绝不是一个愤怒的、不讲道理的、胸大无脑的、又有一些文化的傻妞的对手。他也终于明白了原来华夏国骂中还有如此多精彩词汇,句句精辟,全不重样。相比眼前这傻妞的骂人功底,龙五发现他一一五师那些兵痞连小学生都算不上,勉强能算就读幼儿园,还是没毕业的那种。

眼泪、口水、叫骂声四处飘洒,八方游荡。短短十几分钟内,龙五从头至脚全身直冒冷汗。他认为就算执行最危险的任务,那铺天盖地的枪炮声也远远没有眼前这叫骂声来得那么密集,那么难挨。

龙五正处水深火热之中,忽察觉到前往执行狩猎野味任务的张月月已然转回,心中大喜,喝骂道:“小月月!!!你他娘的还藏着看戏?还不立刻给老子滚过来!”

“嘿嘿!五哥,这是杂回事?”张月月满脸谄笑,手提一只斯兰卡亚野猪,从一颗大树上飞跃而下,好奇地问道。

张月月狩猎回转,远远便听见一阵劈头盖脸的怒骂,不由大奇,藏身树上偷窥。见吕大记者骂得精彩纷呈,自家五哥脸黑如墨,不由乐开了怀。自家五哥见到漂亮女孩就喜占人便宜的臭德行,张月月最清楚不过,心下暗笑:“五哥啊五哥,虽说这小娘皮模样儿挺俊,但她那脾气岂是一般人惹得的?竟敢占她便宜,合该被骂。”

吕玲绮越骂越精彩,张月月越听越高兴,忘形之下,一不小心弄出些许声响,登时就被龙五察觉,喝破形踪,无奈之下只得现身,暗自大呼倒霉,心知非但看不成热闹了,定还要被当作挡箭牌。

张月月不带丝毫声响,鬼魅般突然出现在面前,可把吕玲绮吓了一大跳,呆呆定住,一时间竟忘记哭闹,既而又眼泪汪汪地、委屈地看着张月月,抽泣道:“小月月,这兵痞想强暴我!!!”

吕玲绮自从听见龙五喊过一次张月月小名之后,便理所当然地也称呼张月月为“小月月”。 张月月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拳头还没上去,她的眼泪就在那漂亮眼眶中滴溜溜地打转,让人感到即将面对一个好似被恶婆婆欺压,委屈之极的小媳妇。在这一点上,张月月认为自己和吕记者有许多共同语言。张月月甚至想,要是吕玲绮下次再敢称呼自己小名,就抢先趴在她身上哭上几小时再说,不过这一宏伟计划每次都胎死腹中。

张月月斜眼瞟一下黑脸五哥,想笑又不敢笑,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委屈的小姑娘,只得傻傻憨笑。 哥儿俩就在吕记者伤心哭骂中苦苦煎熬,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龙五见吕大记者意犹未尽,不知还要哭闹多久,渐感不耐,眼珠儿一转,计上心来,干咳两声,正色道:“敌情忽出现巨大变化,我必须立刻赶回师部与参谋长商谈对策,就先回去啦。你俩接着玩,老七,你负责把吕记者安全带回来。”话音甫毕,也不等张月月答应,龙五扭头就朝回跑。仍下目瞪口呆的救命恩人和饱受残害的苦主。

一一五师师部还是那副悠闲模样,参谋们依旧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聊打笑。正聊得高兴,大伙忽然发现英明神武的师座大人黑着一张脸,两手空空,气冲冲地步行而回,一同出行狩猎的张月月和吕记者却不见了踪影。大伙暗暗称奇,不过所有人都清楚黑脸师座大人的可怕性,万万惹他不得,如在这种时候去触霉头,必倒大霉。众人纷纷装着没见到龙五回来,转头继续聊天。

“果然来啦!你确定对方军服上印有蔓佗罗花?”凤文抿着茶,不紧不慢地问道。他现在已完全融入这个集体,悠闲得像个老人。

龙五点点头,肯定地道:“确定。我看得非常仔细,绝不可能弄错。”

凤文依旧神情轻松,淡淡一笑,说道:“有资格在军服上绣印蔓佗罗花的部队只有号称婆罗联邦陆军最精锐部队‘八部众’之一的紧那罗。好家伙!婆罗阿三竟连这类王牌部队都派遣而来,看来是铁下心要把我们留在这里做客咯。”

他嘴里称厉害,心中却无丝毫担忧。这连他自己都感到非常奇怪,如是原来的他知晓即将面对如此劲敌,或多或少总有些紧张,现在却觉得世上也没啥大不了的事,即便天塌下来,也不必大惊小怪。

凤文移步至沙盘边,仔细观察敌军斥候出现的坐标,又问:“你能确定敌人军服上仅印了一朵蔓佗罗花吗?”

龙五肯定地道:“确定只印有一朵。而且那几个斥候水平很一般,至多比普通野战部队强一点而已。我没惊动他们,以免让敌人有所防备,影响我军计划。”

凤文依然还是一副漫不经心地神情,轻笑道:“如只印有一朵蔓佗罗花,那森林对面的应该就是紧那罗第五军,一个混编装甲军。嘿!算上前几天抵达的三个军,敌军新增兵力已达四个军,看来要不了多久,敌人就会动手。师长!这次可有大场面玩啦!”

凤文心知自从自己成为贪狼星一员,几个月以来自身变化实在太大,他不知这变化是好,抑或是坏,不过他很享受现在这个集体。

龙五盯着沙盘,沉吟半晌,说道:“老凤,我认为婆罗人如想在这里站稳脚跟,必定会继续增兵,看来我军计划需要调整一下。”

“嗯,我已做过调整并上报军部。这次就让我们再为贪狼星创造个奇迹吧!”虽然自身变化很大,虽然贪狼星与心中印象大不相同,但凤文并没忘记自己的誓言。

在凤文豪言壮语中,贪狼星“狼头”和“狼脑”相互微笑,肩并着肩,火热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一种同生共死、不离不弃的情感在他们目光中绽放。

这对这对在后世名扬天下、为世人津津乐道的 “贪狼双星”,即将迎来平生第一次合作,共同迎接第一场重要战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