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不撤退 二十师继续进攻

张海祥 收藏 0 1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五十七章 不撤退 二十师继续进攻 用计谋 抛石机抛射火球 在指挥所里,听到西面传来的枪声后,郭丁山的心一下揪了起来,“莫非敌人的援军到了?这么快?”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镇子东面负责警戒的赤卫队打来的,他们报告说,有一股敌军,大约五百人,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五十七章 不撤退 二十师继续进攻

用计谋 抛石机抛射火球

在指挥所里,听到西面传来的枪声后,郭丁山的心一下揪了起来,“莫非敌人的援军到了?这么快?”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镇子东面负责警戒的赤卫队打来的,他们报告说,有一股敌军,大约五百人,突破了他们的拦截,冲进了白水镇。

“五百人?为什么只有五百人?”郭丁山有些疑惑,不过他很快明白了,“这一定是敌人的先头部队、行军能力强的先头部队,他们的大部队肯定还要再过一天才能赶到。”

“郭师长,我们现在应当撤退了。”关秋红说道,“这五百敌人与李志来汇合后,李志来的实力便增加了一倍,我们很难在敌人大部队来到之前消灭他们。”

郭丁山想了一想,反对道:“不,我们不应该撤退,现在形势对我们很有利,敌人的坚固工事已全部失去,他们不得不在同等条件下与我们作战,敌人的实力虽然增加了一些,但仍然弱于我们,我们有把握在敌人大部队来到之前歼灭他们,连他们的援军一起歼灭。”

“这样太冒险。”关秋红坚持道:“如果明天天亮之前不能结束战斗,我们会陷入合围的。”

“不,不会陷入合围。现在黑土岭在我们手里,只要我们手里握有黑土岭,敌人就休想合围我们。”

关秋红不服,她提议进行表决,表决的结果是,多数人支持郭丁山,关秋红的提议被否决了。

郭丁山向三团长陆宏志下命令,要他把部队一分为二,陆宏志率两个连进出到白水镇的东面,在那里警戒和拦截敌人的大部队。其余部队交给龙铁军,用来加强二团的攻击力量。

“陆团长,你的两个连只有二百人,加上赤卫队也不过四百人,这么一点人用正面拦截的方法是拦不住敌人的,你应当把部队放在道路的两侧,用骚扰的方法来迟滞敌人前进,为我们争取时间。”郭丁山嘱咐道。

“好的,就按你说的办。”陆宏志答应道。

郭丁山接着给黑土岭上的习大章打电话,要他赶修工事,准备坚守黑土岭。

“习团长,你在黑土岭上放了多少人?”

“一个连。”

“一个连不够,要再加一个连,用两个连来坚守黑土岭,你那里是关键,一定要守住。”

“好的,再加一个连,放心,我一定守住黑土岭。”

调整完毕后,红军继续进攻白水镇。

在白水镇的镇政府里,方永锋和李志来、迟有成会面了。

客套一阵之后,双方各自通报了情况。

得知黑土岭和城墙都被红军占领之后,方永锋深感震惊,他想了一想,提出了一个建议。

“李团长,我看我们还是突围吧,放弃白水镇向东突围,和刘团长带的大部队会合,会合后再一齐打回来,这样保险,既能够打败共军,又没有任何风险。”

“这样好,这样好,既能够打败共军,又没有任何风险。”迟有成对这个建议非常赞成,红军冲进镇子后,他的肚子就一直在闹腾,闹腾得他不停地上厕所,“李团长,我们按方营长的建议去做吧,不就是让共产党占一天白水镇吗?没事的,我们认了。”

李志来却另有打算,他想打好这一仗,以提高自己、还有28师在蒋介石心目中的地位,二次围剿时,28师一万多人被红军轻松歼灭,战后,陈诚等人认为28师打仗不行、扰民有余,极力向蒋介石建议取消28师,蒋介石觉得这样做会让其它杂牌看了寒心,因而还是恢复了28师,但从此就把28师当成垃圾、不理不踩了。

李志来盘算了一下,觉得打好这一仗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现在形势对自己极为有利,只要刘致中能够在明天清晨及时赶到,国军就极有可能重创甚至歼灭红军。

“我不走,我要坚守白水镇,我一定能守住白水镇。”思考一阵之后。李志来做出了决定。

“坚守?这太冒险了吧?”迟有成的肚子又闹腾起来了,他又想上厕所了。

“是冒险,但风险越大,胜利就越大,这个险值得冒。”

“李团长说的对,风险越大,胜利就越大,迟团长,我们留下来打好这一仗吧。”方永锋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既然你们要守,那就守吧,唉呀,我要上厕所。”捂着肚子,迟有成跑了出去。

李志来把方永锋的五百人一分为二,一半派出去与红军打巷战,另一半留下来保卫镇政府。

由于是巷战,因此,红军大白天也继续进攻,双方在白水镇里逐屋逐巷地激烈战斗着。

在红军的压力下,国军步步后退,傍晚时分,李志来丢掉了大半个镇子,可用之兵只剩下四百多人。

李志来要拚命了,他下令缩小防区,把剩下的官兵集中到以镇政府为中心的一个不大的区域内,为了清除射界,他把镇政府周围二百米内的房屋全部拆掉或烧掉,为了照明,他在镇政府周围点起了十余堆大火,熊熊火焰让四周变得亮如白昼。

龙铁军对李志来的收缩防守束手无措,他在指挥所里召集干部开会,寻找破解的方法。

参谋长提议用火攻,他说道:“白天的战斗中,我们缴获了敌人不少没来得及使用的汽油,我们用这些汽油放火,镇政府及其附近的房屋都是木结构的,很容易起火,我们用火把敌人烧出去。”

参谋长的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但跟着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如何放火?

一连长提议收集瓶子,用瓶子制作成简易的燃烧瓶,用这些燃烧瓶把房子点燃。

一连长的提议很快被否决了,理由很简单:敌人的火力非常炽烈,红军根本接近不了镇政府。

这时,二连长提出了一个很新颖的建议,“过去听三国时,知道古代有一种抛石机,这种抛石机能把石头抛出很远,我建议马上建造这种抛石机,建好后,我们把汽油装在陶罐里,用抛石机抛射出去,把敌人的房子点燃。”

二连长的建议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大家热烈讨论起来,讨论之后,认为这种方法可行。

“二连长,你把抛石机的图样画出来,我们马上叫人照着样子建造,今晚,我要火烧赤壁。”龙铁军命令道。

这时,郭丁山打来了电话,询问攻击的进展情况,龙铁军报告了李志来收缩防守的情况。

“你们打算怎么进攻?”

“我们打算火攻。”龙铁军报告道,他把刚刚商量好的火攻计划向郭丁山做了汇报。

“这个计划很好,我同意这么做,抛石机的样子我也知道,我画出图样来叫师部的人也帮你造一个,造好后马上运到你那里。龙团长,现在时间紧迫,敌人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你抓紧时间,天亮之前一定要结束战斗。”

“知道了,天亮前我一定消灭李志来。”龙铁军保证道。

四点多的时候,二连长第一个造出了抛石机,他叫人把机器扛了过来。

“龙团长,我的抛石机造好了。”

“真的?太好了,试过没有?”

“试过好几次了,用陶罐装水试的,能抛二百二十米。”

“快!快到上风的地方装起来,我要火烧赤壁。”龙铁军兴奋地说道。

镇政府里,李志来、方永锋、迟有成向外边眺望着,红军连着五六个小时的不攻不撤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李团长,赤匪既又不进攻又不后撤,光向我们喊口号,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迟有成问道。

“我也不知道。”李志来回答道,他举起望远镜向外边看着,希望能找出红军下一步行动的蛛丝马迹。

“援军什么时候赶到?”

“快了,离这里只有三十里了,两个小时内就能赶到。”

“两个小时内就能赶到?太好了,太好了,这下我们有救了,阿弥陀佛。”迟有成大为高兴,他双掌合十,向佛祖表示感谢。

上风处,红军以一栋被烧毁的破房子做掩护,在破房子后面装好了抛石机。

抛石机的结构很简单,下面一个支架,上面一个杠杆,杠杆搁在支架上,短的一端系着几条绳子,长的一端系着一个筐,筐的下面系着一条绳子,这是制动用的。

两个红军抬来了一个陶罐,陶罐里装满了汽油,外面还缠上浸过汽油的草绳。

所有人就位后,陶罐被放进了筐里,士兵用火把点燃了陶罐外面的草绳。

陶罐熊熊燃烧起来。

二连长一声令下,前面六个人用力拉动绳子,杠杆长的一端便翘了起来。

后面的士兵拉住制动的绳子,杠杆停住了,燃烧的陶罐则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条火的弧线。

陶罐没能打中房子,在离房子十多米远的地方落了地,炸开了一个大火球。

“天哪!他们有大炮!” 迟有成惊恐地大叫。

“大炮在哪里?”李志来问道。

“那里,那里,就在那里,他们在那里开炮,想放火烧死我们!”指着上风的方向,迟有成大叫道。

“方营长,快,快把迫击炮搬来,瞄准那里开火,把赤匪的大炮打掉。”李志来急急忙忙地向方永锋下着命令。

破房子后面,二连长命令道:“刚才的力量小了,抛的近了一些,这次要增加力量,拉绳子的人增加两个,八个人拉绳子。”

所有人就位后,燃烧的陶罐又被放了进去。

“一、二、三……拉!”二连长大叫道。

八个人一起拉动绳子,这时,“嘎”的一声,杠杆断了,燃烧的陶罐没有向前飞,而是垂直向上飞。

“快跑,快跑开。”二连长大叫道。

所有人都慌忙地四散奔逃。

陶罐落在了抛石机旁边,爆炸后形成了一个大火球,火球点着了木制的抛石机。

二连长跑了回来,望着熊熊燃烧的抛石机,他的神情非常沮丧,“龙团长,没掌握好力度,这次过猛了。”

“没事的,坏了这一部,还有另外的,我们的抛石机多着呢。”龙铁军安慰道。

天空中传来了炮弹的尖啸声,他们急忙卧倒,然后跑开了。

过了十多分钟,师部送来了另一部抛石机,这部抛石机的样式和二连长的基本一样,只是更漂亮一些。

“这一定是政委带人造的,一眼就能看出来。”二连长评价道。

“别说那么多了,快,快找地方组装起来。”

在上风处,他们另找地方组装好了抛石机,第一次抛射近了一些,第二次则准确地落在了房顶上,陶罐爆炸后,房子变成了一支大火矩,国军士兵惊惶地从房子里跑出来。

抛石机移动方位继续发射,第二栋、第三栋房子相继被点燃。

点燃第三栋房子后,国军发射的炮弹击中了抛石机,抛石机被炸坏。

龙铁军不再关心抛石机,现在他不需要抛石机了,他观察着火势,火势小下来后,他发出了冲锋的命令,突击队员穿过火网,和国军绞杀在一起。

镇政府里,李志来命令方永锋指挥部队向红军实施反冲击,同时,他向刘致中发出了十万火急的求救电报,告诉他红军已冲进镇政府,要他加快速度,一小时内一定要赶到白水镇。

这时,白水镇的东面传来了枪声、炮声,这是刘致中的援军在和陆宏志的阻击部队战斗。

郭丁山听到了白水镇东面传来的枪炮声,他的脸色严峻起来,情况严重了。

郭丁山打电话向龙铁军询问情况,龙铁军报告说,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全歼敌人。

郭丁山接着给陆宏志打电话,告诉他白水镇的情况,要求他无论如何要把敌人的援军拖住,拖住至少两个小时。

“师长放心,我们一定把敌人拖住,不让他们靠近白水镇。”电话里,陆宏志保证道。

白水镇外十多里的地方,刘致中指挥部队一面前进一面肃清沿途的红军。

接到李志来的求救电报后,刘致中觉得问题严重,部队不能再慢慢吞吞地边走边打了,必须加快速度。

刘致中把地图摊开,借着手电的光亮,他在地图上研究了一阵,

刘致中叫来了三营长马国平和机枪连连长丁杰。

向两人简单介绍白水镇的情况后,刘致中说道:“敌人的阻击部队力量不大,他们想用骚扰的方法迟滞我们前进,为他们在白水镇的战斗争取时间,我们不能上他们的当。”

接着,他向马国平下命令,“你带二营和三营跑步前进,从敌人的火网里冲过去,记住,不要理踩敌人的射击,不要理踩部队的伤亡,冲过火力网后,你的部队一分为二,二营进入白水镇支援李志来,三营由你率领,绕过白水镇直扑黑土岭,一小时内,必须把黑土岭拿下来,我要给共军来个包饺子。”

跟着,他向丁杰下命令,“丁连长,带上你的机枪连随马营长的部队一同前进,用你的机枪压制敌人的机枪,不要理踩敌人的步枪。”

马国平和丁杰开始行动了,近千人的部队分成三排跑步前进,丁杰在左,马国平在中右。

两侧的红军开枪射击,队伍中不断有人倒下,但部队没有停下,他们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

师指挥所里,郭丁山接到了陆宏志打来的紧急电话。

“郭师长,敌人拚命了,他们出动了一千人跑步前进,直向白水镇冲去,根本不理踩我们的射击,我们无法拖住他们,半小时内,这股敌人将进入白水镇。”

情况一下变得万分危急了。

郭丁山拿起电话,向白水镇的龙铁军命令道:“龙团长,敌人的援军半小时后将抵达白水镇,现在我命令你:立即停止战斗,部队交替掩护,从镇中撤出来,半个小时内撤出白水镇。”

跟着他向陆宏志打电话,命令他立即率部队分散突围。

最后,他向黑土岭上的习大章打电话。

“习团长,敌人的援军来得太快,我们现在必须撤出战斗,为了防止被敌人合围,我命令你在黑土岭上坚持一小时!坚持到六点钟,六点后,趁着天还没亮,你迅速撤出黑土岭向西转移,龙团长在后面五里的地方接应你们。”

“知道了,坚守到六点钟,请师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放下电话后,郭丁山问参谋长:“关政委在哪里?”

“在镇里,在那里安排后送伤员。”

“快派人通知她,叫她赶快撤退。”

“好的,我马上派人通知她。”

安排完撤退的事情后,郭丁山坐了下来,他的脸色十分苍白。

“哎,功亏一篑。”他喃喃地说道。

师指挥所里忙碌开了,收电话线的收电话线,拆地图的拆地图,人人都在忙着撤退的事情。

黑土岭方向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

“敌人进攻黑土岭了?这么快?”

他想给黑土岭上的习大章打电话,但电话拆了,他无法与习大章通话。

他走出指挥所,忧心忡忡地凝望着不远处的黑土岭,那里,枪炮声响成一片,每当炮弹落下时,爆炸的闪光便照亮了黑土岭,映出了正在战斗的士兵。

参谋长向他跑过来,“师长,我们快走吧,敌人离这里很近了。”

郭丁山摇了摇头,“你带着指挥所先撤吧,我在这里等一等关政委,还有龙团长。”

参谋长带着指挥所撤退了,郭丁山和几个警卫员仍留在原地。

过了一阵,龙铁军带着一些人从镇子里退了出来。

“你的人全退出来了?”郭丁山问道。

“快了,再有十来分钟就能全部撤出。”

“敌人呢?没有追击你们?”

“追了一阵,被我们的反击打回去了,李志来的力量很弱,他对我们的威胁不大。”

“龙团长,你现在到黑土岭后面五里的地方构筑工事,准备阻击敌人,阻击兵力至少是两个连,习团长在黑土岭坚持到六点钟后撤退,你在那里接应他们,习团长到达后,你们交替掩护,向苏区撤退。”

“好的,我马上去办。”龙铁军答应道。

“看到关政委没有?”

“没有,她还在镇里?”

“是的,还在镇里,现在你马上带人撤退,我留在这里等一等关政委。”

“郭师长,跟着我们一块撤吧,让其他人等关政委,敌人马上就要到了。”

“不,我在这里等她,你们先走。”

劝说无效之下,龙铁军带人匆匆西撤。

黑土岭下,刘致中带着主力与马国平汇合了。

“马营长,怎么现在还没攻下黑土岭?”

“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马国平辩解道,“来到黑土岭后,我马上组织部队攻击,可是,连攻了两次都没成功。”

“为什么没成功?”

“三个原因,第一,敌人的工事坚固,第二,我们不熟悉山上的情况,第三,我们不擅长夜战。”

“唔……”望着不远处的黑土岭,刘致中开始思考,过了一会他命令马国平道:“部队停止攻击黑土岭,严密监视山上敌人的动静,我估计,天亮前山上的敌人会撤退,那时你再进攻黑土岭。”

“好的。”马国平答应道。

“苗营长。”刘致中叫来了炮兵营长苗大林,“把你的大炮小炮集中起来,向撤退的红军轰击,大量地杀伤他们。”

白水镇外,郭丁山等人还在等着。

天空中传来了炮弹的尖啸声,有人大叫卧倒。

几颗炮弹在郭丁山等人身边爆炸,滚滚硝烟吞没了他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