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舌战群“儒”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0 151
导读: [size=14]戴季陶舌战日本人[/size][size=16][/size] 戴季陶(1891—1949),原名戴传贤,又名良弼,字选堂,笔名天仇,佛法名不空、不动,晚年号孝园。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四川广汉西街一个经商兼儒医的家庭。幼年受传统的私塾教育,后留学日本并加入同盟会,曾做孙中山的秘书达12年之久。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积极参加“西山会议派”的反共活动,先后发表《孙文主义的哲学基础》、《国民

戴季陶舌战日本人

戴季陶(1891—1949),原名戴传贤,又名良弼,字选堂,笔名天仇,佛法名不空、不动,晚年号孝园。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四川广汉西街一个经商兼儒医的家庭。幼年受传统的私塾教育,后留学日本并加入同盟会,曾做孙中山的秘书达12年之久。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积极参加“西山会议派”的反共活动,先后发表《孙文主义的哲学基础》、《国民革命与中国国民党》等文章,是国民党内最有名的“理论家”之一。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历任国民政府委员、考试院院长、中央宣传部长等职。戴季陶擅长演讲,有出众的口才。

1927年2月14日,戴季陶偕夫人由上海乘“山城丸”号轮船,于25日到达日本东京。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对日本朝野上下进行公开演讲达60多次,主要内容是宣传反对武装侵略、提倡世界和平以及保持中华民族的尊严等。有一天,日本东京贵族院部分议员宴请戴季陶,这些贵族议员多属田中义一派。在宴会中,一位日本贵族议员突发奇论:“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东西就是‘领土’这个名词,尤其是‘领土权’这个名词。日本人口每年过剩了这么多,弄得没办法只好移民出去,移了出去,便要到处碰领土这个钉子。移民到美国美国说这是他的领土,不能听凭日本自由移民的;移民到南洋群岛,南洋群岛的主人说,他有领土权,不能任由日本人自由移民;中国的满州地方,空旷得很、人口稀少得很,日本去移民,为什么中国人也要反对?”

这番侵略者的奇谈怪论立即引起席间众多日本人的叫好,戴季陶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企图,立刻站起来反驳道:“论到人口问题,世界上最密的要算英伦,本部人口与地方的比例几乎是1000个人占1平方公里,其次便算南洋群岛,中国1平方公里住340人,日本也是一样。”戴季陶接着列举人烟稀少的地区,如北美、南美、加拿大、阿拉斯加等地方,质问道:“日本的移民为什么不移到人口稀少的地方去,偏要移到人口密度和日本相等的中国来。况且满州人口,从中日战争以后到现在,俄国移民共7万多、日本移民共18万多、中国本部移去1000多万人,中国始终没有禁止日本人移民,为什么日本人移了这么多年,只移了这几个人去呢?谁叫你们不去尽量移民呢?”戴季陶的话好像赞成日本向中国移民,让这些贵族议员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戴季陶接着又说:“假使要中国人允许你们尽量的移民,可以,只要这新进来的7万多俄国人、10多万日本人和1000多万中国人,聚在一起投票来决定是赞成还是反对日本移民,哪一方的投票多,就照哪一方的态度实行。”

戴季陶的这番话使在座的日本人感到惊讶,没容他们开口,戴季陶又进一步讲到:“要知道,世界民族对于世界文明,贡献最多的便是中国人,贡献最多而享受文明最少的,也是中国人。近代欧洲科学基础,无论是历史学家还是科学家,谁也不能否认中国人是替他们打了基础的,同时谁也不能否认中国人是享受科学赏赐最少的。中华民族的使命,便是和平,为救和平而革命,又为不和平而革命,中华民族在人类全体,既有这样的功绩,人类全体就应该承认中华民族自由发言,来决定关于自己一切的资格。”说来说去,还是不赞成日本向中国移民。戴季陶义正词严的演讲,驳得日本贵族们哑口无言,他们只好频频举杯来打圆场。

3月16日,日本大坂实业界在大坂俱乐部宴请戴季陶,席间又有人向戴季陶发难。他们根据北伐军已肃清浙江军阀,进攻淞沪已得捷报的事情问戴季陶:“照目前形势,国民革命军既然势力及于江浙,我们所极愿知道的便是:一是国民政府能否保障上海租界之秩序与外侨之安宁;二是国民政府今后对发展上海工商业有没有具体的政策。”戴季陶立即答复:“关于第一个问题,我的答复是:不能;关于第二个问题,我的答复是:没有。”对于他的答复,众人大惊,戴季陶解释道:“我虽然至今没有正式接到国民政府的训令,我至少可以代表国民党来答复你们。何以说国民政府不能保障上海的秩序与外侨的安宁呢?诸位想来都明白,根据政治原理和法学精义,保障地方秩序安宁的重要因素是什么?是统一的政府和主权。上海今日的政治情形,诸位翻开条约就可明了。几乎世界上任何一个主权国,就有它的一个代表在上海行使它的主权,所以上海的主权,不要说是不统一的,可以说是不可计数,是一个国际团体公有的地方。这不可计数的主权国代表,天天雇佣武装士兵,手里执着明晃晃的刀,在市街上杀人。今天我杀你,明天我杀他,这样昏天暗地胡乱厮杀的世界,还有秩序和安宁吗?还有方法可以保障吗?方法是有的,除非这不可计数的主权归于一个,换句话说,上海的主权完全让还给国民政府,那么你们的秩序和安宁,不用武装士兵、不用领事裁判权,保管可以保证你们安居乐业,各得其所。”关于保障上海工商业的发展,戴季陶也以国之主权和国民政府统一管理上海相论,所言有条不紊、有理有据。

戴季陶有智、亦有勇,敢于碰硬。在离开江户前,日本陆军部与参谋部联合宴请戴季陶。时值北伐军攻克南京,日军中的少壮派军官对中国国民革命军的胜利颇为不满。陆军大臣在致祝酒词时,傲慢地说:“敬贺戴先生,革命党已得南京,昔君等仅据广东一隅之地,不足以言天下。南京则是国际舞台,一国之建立,须具有实力,非恃空论。日本之有今日,乃武力战争而来,诸君以为如何,请干吧!”说罢,一扬脖子,得意地把一杯酒倒进口里。对于这种粗鲁的祝酒词,戴季陶已听出话外之音,稍稍停顿之后,缓缓地答到:“一国之能久大,自有其久大之渊源。中国立国五千年,强盛时代亦逾其半,非仅赖数十年富强之新兴国所能测度,将来如何,请看罢。”言毕,举杯相邀,刚柔相济,宾主顿时皆不吭声,日方的将官们都拉下脸,丝笑皆无。戴季陶则始终以冷静的态度应付场面,自始自终不失半点风度。

经过访问日本之后,戴季陶深深地认为日本必然要侵略中国。果然就在他回国之后3个月,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召开了臭名远扬的东方会议,制定了妄图征服中国的强硬对华政策。1928年春,戴季陶写下了《日本论》一书,详细地分析了日本国的兴衰史。他认为,自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之后,日本已成为彻头彻尾的军国主义国家,其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和教育,皆为其军国主义服务。日本的对华政策是不希望中国统一和富强,它将采取从辽东半岛、山东半岛两路进攻中国,而从台湾岛窥视中国华中、华南以及东南亚的“蝎形政策”。事实最终证明,戴季陶的分析和预测是基本正确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