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转战山东:许世友大敌当前

963586 收藏 63 2869


在敌人对山东最强大的重点进攻即将发起的时候,不能不提到一个人的特殊贡献。他是胶东军区派出的一位孤胆英雄,一位深深潜伏在敌营中的英雄,那就是时任范汉杰“胶东兵团指挥部(位于青岛市馆陶路22号)联络参谋”的田敏。作为杰出的地下工作者,他在敌人即将发动进攻前,将范汉杰的作战计划全部抄给了我军,使得我军先于敌军的师、团乃至以下的基层官兵,掌握了最详细、最宝贵的第一手情报!


但是即使如此,在面对敌人的重兵进攻时,摆在东线兵团司令员许世友面前的情况却极其不乐观。


首先面临的问题是,胶东根据地遭到的敌人严重破坏。在几乎全部由胶东子弟兵组成的九纵,在年初出发到鲁中参与莱芜战役,开始征战的时候,根据地仍然保持着相当的稳定。无论海港,还是内陆,一切灿然。早在许世友率领九纵出发前的一九四七年一月,他就在烟台港组织了功能相当完善的“海防办事处”,负责整个胶东半岛南北各港口与旅顺、大连地区各港口间的海上运输任务,主要从事海防与海上的军用运输等。


海防办事处更是分为两个大队,一个是航运大队,也就是海上运输大队,主要承担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间的军事运输任务;其二是护航大队,主要任务是护航、护港,同时出海护送军事物资的运营等。因此,华东局从位于大连的东兴公司,以及北朝鲜采购的军火弹药,得以顺利转运到胶东半岛,胶东地区已经发展成为了我党、我军重要的交通要冲。可以说,许世友对烟台港的成功建设与维护,在华东野战军与整个华东区的物资保障,与东北地区的人员输送上,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从这一点上说,许世友作为曾经创建我军第一支有正式番号海军部队的将军,他对海军与海运的发展史有自己独特的贡献。


而胶东根据地各县,对于曹漫之为首的胶东行署,与许世友的胶东军区,是真正的民心所向。胶东人民贡献的各种物资,从海上运来的各种物资,又在人民群众的运送下,源源不断的到达华野作战前线,到达东北地区。部队的伤病员也被支前民工们运送至作为大后方的胶东军区各地,进行疗养。而胶东军区所组建的几十万地方武装与民兵所组成的武装队伍,也成为了华野主要的后备兵源。


由于许世友在胶东的长期经营,作为从抗战时期就逐步强大的革命老区,其良好的群众基础和革命传统是难以取代的。再加上胶东根据地拥有亚洲最大的招远金矿,而黄金本身就成为了我党我军的重要财政资源,这一点更是任何根据地都不能比拟的。以雄厚的群众基础为依托,胶东军区本身就拥有十几处兵工厂和军用被服厂等后勤基地,所以,在鲁中根据地失陷后,胶东为当时华东地区仅存的主要兵源、军火、医药、电料及各种军需器材补给地,从而成为了华东区的总后方。而且在沂蒙山根据地失去后,华东局机关也跟随九纵迁移到了这里。因此,在我军予以充分重视的同时,敌人也同样重视胶东根据地的战略地位,正如前文中陈毅所说的那样,“特别是胶东,由于把蒋介石‘重点进攻’主力吸引过去,斗争会比渤海更紧张更残酷”。


所以,许世友参与创建并亲手发展壮大的胶东根据地,成为华东局关注的直接重点,并且进入军委高层的视野,绝对不是偶然的。


事实确实如此。


但是此时的胶东根据地,在敌人的重兵进攻下,却变得支离破碎。各地土地被分而流亡各地的不少顽固地主们组织了“还乡团”,跟随在国民党部队的后面,对于参与过我军工作的各种人员进行残酷的杀戮。由于他们熟悉情况,因此残杀我基层干部乃至普通民众的惨烈程度,实在是难以名状!直接的结果是,导致了我军原本充实的大后方根据地,呈现出极为艰难的境地。


另一个干扰是东线兵团内部的纷争。


东线兵团成立之初,按照华野总部的意愿,是以谭、许为首,也就是谭为首,许为副。而军委并不认可华野这样的排列,之后军委直接改为了“许谭”,也就是许为司令员,谭为政委。


当时的东兵团虽然仅有几个纵队,但是却兵分两处。一处位于诸城,是谭震林率领的2、7纵等部队;另一支是许世友率领的9纵,位于胶东的内地。


除了兵分两处之外,各部队的情况丝毫不乐观。如作为主力的九纵,在南麻临朐战役中的伤亡相当巨大,部队减员达到了八千多人,兵员与装备均严重不足。驻在诸城的7纵的司令员成钧,在南麻战役中所受的重伤,此时仍未痊愈。2纵的情况也毫不乐观。当时,部队政治部在驻在诸城的2纵6师18团7连做调查,在战前全连131人,其中党员59人;二此时,全连仅剩下了39人,其中党员仅有22人。


除此以外,许世友还有另外的而一个重大损失。那就是从抗战时期就与他长期搭档的胶东军区政治委员兼九纵政委的林浩,此时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回到部队,这也使他失掉了一个坚强的臂膀。这样,九纵也好,山东兵团也好,都面临重新组建的问题。


就九纵本身,由于许世友担任山东兵团司令员,要指挥全兵团的作战,因此,其九纵司令员的职务改为原九纵参谋长聂凤智代理,刘浩天接替林浩,暂时代理九纵政委。


因此,由于胶东的兵力严重不足,因此许世友再次以胶东子弟为主力,组建了一个新的纵队。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华野十三纵(“济南第二团”所属纵队)。这也是继吴克华带领前往东北的部队、九纵的成立以后,基本完全以胶东子弟为主要成员组建的第三个正规军团。


但是十三纵的组建显然带有明显仓促的特点。当时在七月下旬、八月上旬,胶东军区尚正在组建胶东第七师,也就是分别由北海军分区新建独立第一团、滨北军分区独立第二团、东海军分区独立第二团组成的一支新部队,师长由杨洪才暂时代理。而到了八月中旬,胶东军区原有的五、六两个师,加上新组建的第七师,却全部编入同样刚刚成立的十三纵,番号分别为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师,各师师长分别为高锐、徐体山、傅绍甫担任。十三纵司令员为原五师师长周志坚,政委廖海光,总人数约为两万三千人左右。


就这样,刚刚遭受重大创伤才回到胶东的九纵,与刚刚组建的十三纵,在胶东的内线承担了阻击敌人二十余万兵力的胶东兵团的进攻,保卫胶东根据地的艰巨斗争中。



第三个干扰来自作战方向的选择与兵力的调配上。


在敌人的进攻即将发起的时候,东兵团内部再次发生了争执,虽然在保卫胶东根据地上,各方的意见基本一致,但是在具体的做法上,却大相径庭,因此,东兵团内部形成了“南下”与“北进”的争执。


跟随九纵一起进入胶东的华东局,出于对胶东根据地战略地位一集对未来发展重大影响的的考虑,主张在胶东内线实施作战行动,而许世友也主张两处的军事力量合二为一,增强力量,形成拳头,在胶东与敌决战。在八月二十四日,华东局领导人致电军委:


“如我集中4个纵队在胶东内线作战,则群众补给条件均好,且可直接保卫胶东补给基地,我们对此有信心,... ... ...”


而另外一方的观点,则提出外线作战,也就是在胶东根据地外围展开作战为主的方针。基于此点,甚至于提出了要求二纵、七纵南下临沂地区,或者淮海地区,以便打击整编第28师、83师的方针,并要且已经在胶东内陆的九纵越过胶济铁路实现会合。这一战略的出发点,是以东兵团的再次分兵,形成大军南下作战之势,依次来分散争准备实施重点进攻的范汉杰“胶东兵团”的力量。


这样一来,战端未启,争执已经再次展开。到八月二十六日,我军已经成功得到了田敏送出的机密情报,在局势万分危险、情况刻不容缓的情况下,许世友与华东局相关人员饶漱石、黎玉、袁仲贤等再次向军委发出了电报:


“9纵因天雨阻止,二三天恐无法过铁路,同时在敌集结后过路有遭截击危险。在目前敌情水情条件下,9纵过路与2、7纵会合可能性不大。如果9纵仍久留路旁待机南下,则妨碍尔后作战甚大。因此向你们提议取消9纵南下计划,并于明晚向13纵靠拢,立即进行胶东内线作战准备。”


面对此紧张局势,许世友与华东局主要领导饶漱石于八月二十八8日再次致电军委与东兵团外线领导人:


“南面部队应采直接配合胶东作战方针,不宜过早向临沂、陇海方向行动”,待敌“深入诸城附近,求得在运动中歼其一部或一路”,“你们集结现地休整,即可吸引胶东一部敌人,减轻我们压力,并待敌深入胶东腹地,可谓地攻击高密、胶县和其他两翼,求得在战斗过程中配合歼敌,整齐持久。”



在此电发出仅仅一天后的八月二十九日,面对紧急形势,军委迅速回电,明确指出:


“华东局及九纵被迫留在胶东,震林率二、七两纵在诸城,这样,实际上比饶黎许率九纵到诸城,或震林率二七纵到胶东都要好些。这样,胶东有九纵、十三纵及广大地方部队,可以逐步形成有力的内线作战兵团,直接保卫胶东,可以采取于运动中半歼灭半击溃之作战方针(即对敌一个或二个旅,以歼灭其一部、击溃一部为目标而部署战役作战,注意多打小胜仗)。震林在诸城应完全遵照饶黎指示休整待机,在胶东外线直接配合内线,目前不要南下临沂或陇海。作战时应注意打小规模歼灭战,每次以歼敌一团一旅为目标,不打无把握之仗。”


军委的电报一锤定音,终止了再次的争论。东兵团凭借弱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弱兵力,在许世友司令员的指挥下,由此拉开了第二次胶东保卫战,也是最后一次胶东保卫战的序幕。


当然,这也是最精彩的一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