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二十三节新岗位

wanglong6410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期末考试结束后在中学“勉从虎穴暂栖身”(平波借用《三国演义》语)的一帮大学生们关心起自己的二次分配了。即使如埋头复习准备考研的李卓也往人劳处跑,很上火的样子。荣飞说,反正你要考研了,到哪儿还不是混?李卓说,万一考不上呢?专业也他妈的荒废了。荣飞了解李卓是个极其自私的人,笑道,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期末考试结束后在中学“勉从虎穴暂栖身”(平波借用《三国演义》语)的一帮大学生们关心起自己的二次分配了。即使如埋头复习准备考研的李卓也往人劳处跑,很上火的样子。荣飞说,反正你要考研了,到哪儿还不是混?李卓说,万一考不上呢?专业也他妈的荒废了。荣飞了解李卓是个极其自私的人,笑道,凭你天大高材生的水平,考个北阳的研究生还不是手到擒来?这话李卓爱听。一高兴就和荣飞聊了一气,责怪荣飞不求上进,和杨兆军一帮人混在一起有什么出息?荣飞将话题转到起初,问李卓,你希望去哪儿?李卓来了精神,听说胡副总曾关心过你?能不能替我引荐一下?我希望到科研所去。荣飞说,沙成宝不是将科研所贬的一钱不值?你倒是看上科研所了。李卓说,老沙水平是有的,但就是过于愤世嫉俗了。他的话未免有些夸大其辞吧。搞技术,不到科研所去哪儿?技术处吗?技术处不过是搞搞现行的工艺,有什么搞头?听李卓的话,老兄是两手准备,能考上就继续深造,考不上就扎根北重了 。

同室住了近一年,荣飞对李卓的性情有了比较深的了解。李卓属于那种心气极高的人,说白了就是目空一切。他看人的唯一标准就是学历,低学历的人根本不愿意与之说话。这种人最好的归宿是搞研究,如果到基层将一事无成。人都爱听恭维的话,越是高学历者越如此。人性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大道至简,一些道理其实很简单,连不识字的放羊娃都明白的东西到了研究生那儿楞是整不明白的事比比皆是。

晚上荣飞常约邢芳出去散步,二人公开关系后别人反而不再指指点点。沿着北重生活区的围墙走一圈至少七华里,大约要四十分钟。邢芳发现荣飞非常沉稳,没有一丝猴急的样子,没有人的时候也就是将她拥在怀里,接吻都不多,更不用说是其他了。恋爱究竟该如何对于初涉爱河的邢芳是不懂的,她也就满足于与心爱的人散步,聊天。这段时间里,双方聊的最多的各自的家庭。在邢芳眼中,荣飞的条件确实比自己好了不知多少,于是隐隐产生担心。当爱情突破第一层关系后,家庭的影响便浮出水面,邢芳一直想问问荣飞,你家知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但一直开不了口。

荣飞走到幼儿园门前,“在这儿坐会?”两排哨兵般的杨树下,安有两排木制长椅,一共六只椅子,只在最东端的椅子上坐着一对年轻人在喁喁私语。荣飞用手帕擦擦椅子,示意邢芳坐下。

“我们的事,你家里不知道吧?”荣飞挨着邢芳坐下,左臂环抱住邢芳的纤腰。

“写信告诉大姐了。她让我自己拿主意。”邢芳低声说。荣飞知道她家主事的正是大姐邢梅,“授权给你了?”

“本来就是我的事嘛。我姐姐们很开通的。她们说过,只要人好就行。”邢芳向荣飞的方向挪挪,几乎偎在男友怀里。

“你爸的身体好吧?”

“还行。只是年纪大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荣飞微笑道,“你想在你父亲的晚年多尽孝。对吧?”

“对。家里的事几乎都是姐姐们操心,我------”

“没有问题。我一定满足你这个愿望。等我们结婚,就将老人接来。”

邢芳心里一阵温暖。“你呢?你跟你父母说了吗?”

“没。”荣飞握住女友的手,“别乱想。这是咱们的事,对吧?我家里是什么态度并不重要。”

“为什么不跟他们说呢?”算算他们已经二个多月了,不知道荣飞打的什么主意。

“不急。我们都不够结婚年龄呢。如果不是------你放心好了,我说过,决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想到你即将离开学校就觉得空落落的。”

“哈哈,不是还在一个厂里吗?每天都见的。只怕你过几年就烦了。”

“怎么会?我才怕你呢,我觉得我真的配不上你。”

“以后不说这个,刚才你说只要人好就行,你怎么肯定我人好?再说了,哪对夫妻成家前就知道对方人不好?人不好的话怎么会结婚?哪为什么总有吵架打架甚至离婚的?”

是啊。邢芳没想过这个。

“傻丫头。我对别人不敢保。对你绝对会好的。而且,我知道你的性子很适合我,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的那一半。”

“我真的说不清楚。你不要甩了我就行。”邢芳将另一只手也塞在荣飞的大手里。

“你说我到什么单位好呢?”荣飞自言自语、

“我哪里懂。厂里的单位那么多,电话本都看得晕了。你什么都懂,你再说,你自己说了也不算------”

按照记忆,荣飞应当去了科研所。当时科研所搞联合收割机项目,第二年失败下马了,荣飞则去了厂办,给主管经营的副厂长余梦福当秘书,一干就是四年------记忆真的会重现吗?

7月19号,关于他们一帮人的分配方案公布了,人劳处的肖科长到中学做了宣布。李卓没有去成科研所,而是到了七分厂,七分厂是军品分厂,玩的主要是焊接。平波和林恩泽到了基建处,荣飞的单位在其他人眼里最好,分到厂部办公室。

厂里给了这帮结束临时教师生涯的人们一个月的假期,到新单位报到的时间是8月19号。

林恩泽当然很高兴,他悄悄对荣飞说,我手里有个活,不是很急。麻烦你跟陶氏那边说说,我带回去干。几个月来林恩泽一直在陶氏兼职,但到现在也没搞清陶氏的大老板就在身边。

“什么活呢?”

“东城那儿接了个菜市场,现在正准备拆迁,至少要一个月后才动工,半个月我就回来了。”

“哦,放心走吧。”

有人欢喜有人愁。李卓对分配结果意见最大,当下就去找周敬了。荣飞有些迷茫,直接就到厂部了吗?这个结果是不是有胡敢的影子呢。

宣布的当天晚上,中学为他们举行了告别宴会,李卓没有参加,也不知道他找的结果如何。学校的领导们,包括教导处的主任副主任都出席了。算是对他们的慰问。郭星辰给每个离开中学的临时教师们都敬了酒,轮到荣飞时说,“你带的高一英语成绩比原来好了很多。不少家长找我要将你留下呢。厂里不同意,希望你在新单位干的更出色。”这是对荣飞工作的肯定,郭星辰思想有些僵化,但却是个很好的人,办事基本公道正派,也务实。荣飞诚心诚意地敬了郭校长,祝愿学校从此更上一层楼。跟在郭星辰后面的汪主任说,“小荣老师确实很优秀。他的收获不是带出一批好学生,主要是找了我们学校最好的姑娘。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酒?”自邢芳和那位匡晨吹了后,汪主任几次在例会上批评邢芳的工作。邢芳很委屈,但没有跟荣飞说。不知道内幕的人根本看不出汪主任的内心。初入社会的青年最恐惧汪主任这样的笑面虎,因而对社会产生不信任。其实这种人也很可怜,总想着报复刁难别人的人心理必定阴暗,受伤最重的恰恰是自己。荣飞了解汪主任的为人,记忆里她没少给邢芳穿小鞋,直到荣飞在北重混出了头,这边的态度才转了180°大弯。

“这种人杀不胜杀。不必和她一般计较。”荣飞回敬汪主任,“我年轻不晓事,冒犯汪主任的地方还请多多海涵。另外,请主任关照邢芳,她就是太木讷了。”

“哈哈,还没娶回家就知道疼媳妇了。”汪主任只是用嘴唇沾了下酒杯。

单珍,杨兆军等没有分入中学的朋友对荣飞的新岗位都感到满意,杨兆军认为一定是胡敢帮荣飞说了话。胡敢极爱才,荣飞写一手好字,性子又沉稳,到办公室当秘书是理想的人选。

邢芳要回空山老家,临别约好只住半个月,8月4号在北重见面。荣飞答应了。

就在荣飞放假后,荣之贵和魏瑞兰决定自费去天津杨柳青去看荣逸。叮嘱荣飞照顾好奶奶。因为这几天王老太身体有些不爽。若是在平时,王老太完全可以自理。荣飞调整工作到厂部办公室令父母高兴,但出于前面的参照物过高,荣之贵总觉得儿子脑子有些问题。所以喜悦也就像酒里掺了水,味道淡多了。荣飞考虑再三,决定将邢芳的事告诉母亲。他思忖着如何讲,魏瑞兰看荣飞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什么事你就说嘛。”荣飞说,“我在厂里找了个女朋友。”魏瑞兰放下手里的活,“找了个女朋友?什么时候的事?”荣飞说刚刚。魏瑞兰问,“她是哪儿人哪?今年多大了?干什么的?”荣飞如实说了。魏瑞兰说,“年龄和学历也罢了,空山是有名的穷地方,北新俗话,有女莫嫁空山人。她家是做什么的?”荣飞说是农民。魏瑞兰断然说,“不行。你不懂,农民,又是空山的,家里一定穷的要死。一辈子都压得你穿不过气来。你姥姥家是北新的好县城,什么条件你是知道的,缠了我半辈子,现在每月都得给寄钱。你傻了?”荣飞笑着说,“若是担心经济问题,妈你就不要操心啦。我有办法的。”“你有办法?你有什么办法?我是过来人,晓得其中的厉害。绝对不能找空山的。那是什么鬼地方,人说,穷山恶水,泼妇刁民。你今年才二十二岁,急什么?好姑娘有的是。咱排的小秀,记得吧,比你小一岁。前些日子她妈来串门,提起这件事。小秀虽然是高中生,已经顶她妈的班上了班了。知根知底的,我看就不错。将这个女孩回了吧。”小秀姓宇文,总是小飞哥的叫着,荣飞一直把她当小丫头看,魏瑞兰的话令他苦笑不得。早已预料到对邢芳的事不会一帆风顺,所以他也没着急,“小秀的事你就别再提了,我除了邢芳谁都不要的。”“你敢!”魏瑞兰生气道,“这是一辈子的大事,由不得你胡来的。等我和你爸回来再说。”他们当晚就去天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