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行纪 正文 第十五章 情愫

飘雨时分 收藏 2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URL] 明月当空,稀薄的灵气自地缝中钻出,在空气中冉冉飘荡。 林逍盘膝坐在一块濒临悬崖的山石上,双手结印按在丹田之上,缓缓的吞吸吐纳。一丝丝极淡的灵气自他天灵之处钻入身体,一股润泽的红光自他体内隐隐闪现,一抹若有若无的热气在他周身三尺内飘荡,烤得山石边的几株小草已经发黄枯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明月当空,稀薄的灵气自地缝中钻出,在空气中冉冉飘荡。


林逍盘膝坐在一块濒临悬崖的山石上,双手结印按在丹田之上,缓缓的吞吸吐纳。一丝丝极淡的灵气自他天灵之处钻入身体,一股润泽的红光自他体内隐隐闪现,一抹若有若无的热气在他周身三尺内飘荡,烤得山石边的几株小草已经发黄枯焦。


得了真火诀,又蒙丹浮生赐下了一枚“三味离火丹”辅助,林逍耗费了七天七夜,终于将体内的长青诀真气全盘转化为了离火真气。在转化的过程中,长青诀真气损失了约有三成,但是真气全部转化为离火真气后,林逍不但不觉得自己的功力有所退步,反而益发的觉得自己的精力越来越旺盛、力量越来越强大,似乎随意吸一口气,就有一股爆炸性的力量能从体内喷涌而出。


果然,修习符合自己五行属性的功法,是最有益处的。


而长青诀也不愧是回春谷的奠基功法,性质最是温和不过,林逍转化真气期间,居然没有受半点儿痛楚,一身真气就已经完全转化完毕。


“呼……”自嘴里喷出一口浊气,一道淡淡的红光喷出数尺远,将悬崖边上几株枯萎的小草引燃。林逍收功而起,感受着体内那股热烘烘、暖洋洋的真气,又回想自己在回春堂熬药时感受炉火变化所带来的奇妙感觉,不由得暗忖道:“也许火工道人,最是适合我不过?嗯,掌门师伯和师尊他们能作出这个安排,也算是‘高瞻远瞩’、‘英明神武’不过了。”


“喂,喂,小师弟啊……”林逍正在出神呢,山岩后突然传来了药儿的低声呼唤。


急转过身,林逍愕然看到浑身灰扑扑的药儿手里拎着四只山鸡,正从一块山岩后探头探脑的朝他招手。林逍本能的看了看左右,急匆匆的几步走到了药儿身边,学着药儿的样子蹲在了山岩后,压低了声音问道:“药儿师姐,你这是干什么?”


药儿的嘴巴一瘪,脑袋一歪,很不快的说道:“你练功都练功了七天了,我快饿死了。”


“这……”林逍苦笑道:“谷内伙房……”


药儿阴沉着脸蛋,恶狠狠的说道:“掌门师伯让所有人闭关修炼,说是要所有人潜心参悟以前五年炼丹的心得。伙房都有好几天没生火了,我上哪里找吃的?”她愤怒的挥动着手臂,怒冲冲的说道:“尤其可恶的就是,伙房里就连一个馒头都没拉下来,哼!”


脑袋一耷拉,林逍认命的说道:“师姐,不用说了,我明白了。嗯,找个僻静的地方,我给你烤山鸡吃。唔,这辟谷丹……”


药儿惊愕的看了林逍一眼,她不快的说道:“辟谷丹?能有烤鸡好吃么?能有馒头好吃么?我为什么要吃辟谷丹哪?”


“呃,是!”林逍苦笑了一声,从药儿的手上接过了四只山鸡。


药儿欢喜的拍了拍手,然后又用力的拍了拍林逍的肩膀:“师弟,以后师姐的肚皮,可就交给你了。”


这话说得无比诡秘,林逍想笑笑不出来,倒是有点想要哭的冲动。不过,药儿拍他的肩膀的时候,他却看到药儿的手掌上,横七竖八的满是细细的却是很深的血口子。无来由的林逍心中微微一痛,他本能的反手抓住了药儿的手掌,低声问道:“师姐,这是怎么了?”


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满是伤口又糊满了灰尘的手掌,药儿的眼泪是说来就来。她一边吧嗒着泪珠儿,一边委委屈屈的看着林逍道:“呜,这些山鸡好可恶。我用掌心雷去劈它们,结果都不能吃了。我只能用手去抓,结果,它们总是往那些矮竹丛里钻,呜,痛死我了。”


白净的脸上挂着两串泪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水光,红润的小嘴就这么一撇一撇的,林逍的心儿也就这么飞飞扬扬的飘了起来。他不断的告诫自己,自己不应该动心,不应该再这样下去。但是,他却忍不住的丢下了山鸡,将药儿的两只手握在了手中,轻轻的对着她的小手吹着气。“嗯,也没多大的事情,擦点外伤膏,也就一天的功夫,就能结痂了。”


林逍温柔的安慰着药儿,就有如——就有如当年他的母亲安慰意外摔跤弄破了手掌的林逍一般。


一种温暖柔软的液体浸泡住了林逍的心脏,他握住药儿小手的手掌,不由得略微加了点力气。细滑有如没有骨头的手掌,让林逍本能的想起了药儿给他喂食那神奇的莲藕救活他的场景。那红润的小嘴,香甜的气息,林逍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一股股热血直冲脑门,冲得他眼前发黑,冲得他那颗少年的心一阵阵的发痛、一阵阵的惶恐、一阵阵的不知所措。


林逍在心里狂呼:“天啊,我这是怎么了?”


药儿却是看到了林逍脸上的那一抹让她同样为之心跳不已的温柔,更是看出了那一抹温柔背后的犹豫和害怕。她不明白林逍在害怕什么,但是她很率直的收起了眼泪,脏乎乎的小手用力的对着林逍白净的小脸捏了一把。“嗯,师姐知道你抓山鸡是一把好手,所以,以后师姐我吃的东西,就全部交给你处置了!嗯,嗯,师父说了,入门的功法什么的,都由我传搜给你,所以,你要听话!”


“啊?呃!不会罢?”林逍头皮一阵发炸,鬓角的短发不由得一根根的竖了起来。让药儿传授他入门的功法?这,可靠性能有多大?


瞠目结舌的林逍还来不及对丹浮生的这个安排发表任何的意见,药儿就已经站起来,左手拎着那四只山鸡,右手拎着林逍,一路嘻嘻哈哈的朝回春谷后山奔去。过了一会儿,回春谷后山的一处深谷中,就升起了一柱儿青烟,一股扑鼻的香气随风飘荡,紧跟着就传来了药儿被烤鸡的油脂烫得“哇啦”乱叫的声响。


“哇……好饱!”药儿满足的将手指上的油脂舔得干干净净,惬意的拍了拍肚皮,又是那样很没形象的躺在了地上。她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脚尖轻轻的晃动着,嘴里也不知道哼着一些什么山歌小调,一对大眼睛呆呆的望着天空高飞而过的雁群。


林逍一边掩埋篝火,一边静静的望着药儿。这个糊涂、迷糊的师姐,给予他林逍的,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和温馨。感觉就有如他本来欠缺了一块的心脏,突然被某件东西补充完整了,原本林逍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孤零零的一干人,就算丹翎道人和丹浮生他们,林逍也没有多大的感觉。但是药儿的出现,却让林逍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爱护的。


虽然药儿没说,但是林逍知道,自己选择了那处悬崖上的高石练功后,药儿这几天总是在那片悬崖边出没。林逍身边被洒满了驱除蛇虫的药粉,虽然药粉洒得有点多,林逍身边的地面上都被盖上了半寸厚的药末儿,但是药儿的这份心意,林逍是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的。这是一份没有参杂任何别的感情,纯粹是因为关心他林逍而来的关心。


除了自己的母亲和父亲,林逍再也没有在任何人身上感受到过这样的关怀。胡主帖和魏先生他们,他们对林逍也不是关心,而只是一种期盼,期盼他能接管回春堂,取代林遥这个浪荡公子而已。对于这些细微的差别,自幼敏感的林逍,是能清楚的分辨出的。


自己的母亲和父亲,都死了,如今这个世界上,还能这样近乎本能的关心他的,也只有药儿了吧?


丹翎道人和丹浮生收他入大罗丹道,可不是因为对他林逍有什么好感,也许纯粹只是出乎大罗丹道对于外门弟子的一种责任吧?


在一旁的小溪里洗干净了手,林逍坐在了药儿的身边。药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拔了一根长草,她将草杆叼在嘴里,舌头拨动着草杆儿,于是那长长的草叶就欢快的舞动起来。药儿自得其乐的玩这根长草,林逍同样是自得其乐的看着药儿。


过了许久,药儿才回过神来,她呆呆的看着林逍问道:“你傻乎乎的看着我干什么?刚才没吃饱么?我也不过是……”很罕见的,药儿的脸蛋微微的一红,她嘀咕道:“我也不过是吃了三只半烤鸡而已!大不了,下次给你留一只?”


“呃,我,不饿。”林逍一阵的发愣。修炼了真火诀,林逍突然发现,自己对食物的需求已经极大的减小了。方才半支烤鸡,还是他好容易才塞进肚子里的。倒是药儿,修为比他高了这么多,怎么还是这么贪吃?难道说,没心没肺的人,吃饭都比较厉害?


林逍看着药儿发愣,药儿也看着林逍发愣。


两人相互望了一阵,林逍突然醒悟过来,他急忙转过头,一张白净的小脸已经满是红晕。


药儿则是突然“嗤嗤”笑起来,她飞跃而起,紧紧的贴着林逍坐下。用力的对着林逍的胳膊拧了一把,药儿很是兴奋的问道:“师弟,你这几天应该已经把真气全部转化了吧?嗯,你以前学过什么法术么?你会不会什么实用的法术?”


“法术”?林逍的耳朵“唰”的一下竖了起来,他连连摇头道:“法术?我不会!”林逍心里一阵的紧张,同时又是一阵的期盼。“法术”这是传说中的东西。虽然已经拜入了大罗丹道,甚至曾经被药儿用掌心雷劈了一记,林逍依旧觉得“法术”这种东西还是那样的虚无不可捉摸。每个男孩的心中都有一个飞天遁地的梦,林逍自然也不例外。药儿的话,死死的扣住了林逍的心神。


“嘻嘻!”药儿眨巴了一下眼睛,用力的拍打着林逍的肩膀:“师父说,要等你的真气全部转化为真元了,才能传授你一些最基本的法术。不过,师姐看在你刚才那些烤鸡的份上,就提前传授你一招。”


低头思忖了一阵,药儿摇头道:“你是纯火性的体质,很多法术你是没办法施展的。嗯,纯火性的法术嘛,我也不会。只是,纯火性的真元和纯木性的真元一样,最是能发挥雷诀的威力的。嗯,还是传授你掌心雷好了。”药儿将胸脯一挺,很得意的笑道:“药儿我的掌心雷,可是在整个回春谷都出名的!”


林逍被药儿挺胸的姿势吸引,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向了她的胸口。但是转瞬间他就想到了林善训导过的“非礼勿视”一言,他拼命的扭过头去,结果却是用力过猛,脖子上猛的“咔吧”了一声,却把药儿吓了一跳,急忙抓着林逍的脖子追问他是不是中邪了。


林逍一阵的脸红,他急忙顾左右而言他的岔开了话题,干笑道:“师姐的掌心雷,想必是威力奇大无比,所以才闻名谷内吧?”


“呃……”药儿的小脸变得皱巴巴的,她有点气愤的望着林逍,怒道:“威力奇大无比?大你的脑袋!师姐的掌心雷……”


嘴角狠狠的扯了扯,药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气人的问题,愤怒的跳起来对着林逍的脑袋就是一通拳掌。林逍被打得抬不起头来,急忙抱着脑袋缩在了地上,大叫道:“药儿师姐住手,痛……”


“哼!”药儿气鼓鼓的对着林逍的脑袋狠狠的凿了几下,怒道:“师姐的五行属性极其平均,五行属性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所以师姐我可以修炼所有的法术。但是……”药儿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黯然,她有气无力的坐在了地上,苦恼道:“就是因为太平均了,所以,不管施展什么法术,师姐施展出来的威力,只是别人的三成不到。唉……”


林逍眨巴了一下眼睛,看到药儿暗然神伤的模样,林逍的心里就一阵的酸溜溜的。但是,他不知道要如何安抚药儿。对于五行属性啊、法术威力啊这些东西,他完全是个门外汉,他又能说出什么有道理的话安抚药儿呢?


不过,半年的相处,林逍已经习惯了药儿突然欢喜、突然悲伤、突然恼怒、突然迷糊的脾性。他急忙拉了拉药儿的一缕长发,笑道:“师姐,你还没有传授我掌心雷的法诀呢?”


“噢?是的哦!”药儿将脸上的眼泪一擦,突然又变得神气起来。她一骨碌站起身,用力的拍了拍身上裹着的灰尘,笑吟吟的背起双手,绕着林逍转悠了两圈。林逍莫明其妙的看着药儿,却见药儿摇头晃脑的说道:“小师弟啊,这个道法嘛,所谓天心那个啥?呃,师父当年怎么教训我的?我想想,我想想啊?”药儿刚刚摆了个谱儿想要教训林逍,却突然忘了词儿,一时间有点愠怒的拍打起自己的脑袋。


“呃,师姐,您放心。师弟学了道法,也不会胡作非为的。”林逍看到药儿一掌又一掌用力的打在了自己头上,急忙劝说了一句。


“哦,是的!”药儿恍然大悟般说道:“师父当年说,道法的威力过大,实在是不能用来为非作歹,否则,师门一定饶不了你。嗯,没错,是这么说的。嗯,现在听好了,我给你一道修炼掌心雷的雷引,你就可以慢慢的按照掌心雷的法诀,沟通天地之间的雷霆力量,发出掌心雷。”


药儿的脸色变得无比的严肃,她右手并成剑指,指尖隐隐有一道紫蓝色的电光闪烁。药儿一声闷哼,剑指狠狠的点在了林逍的眉心。


一道雷霆之力直轰入林逍体内,林逍只觉浑身寒毛直竖,那道雷力让他浑身每一处都剧烈的颤抖着,酥麻却又无比的舒适。


大罗丹道并不以道法闻名,和某些专修玄道的修士比起来,那些修士可以将自身修为炼化为威力无铸的天雷轰出体外,而大罗丹道的诸般功法都没有这么强悍的威力。大罗丹道的各种雷法,更多的是借用外界之力。师门长辈给晚辈一颗力量的种子,这就是用来沟通外界能量的凭借。以自身真元为驱动,以那颗种子沟通了外界的天地大力化为诸般攻击,这就是大罗丹道攻击道法的核心要旨。


这等攻击方式,其实却也符合道家天人合一截取天地之力为自己所用的宗旨。但是大罗丹道的法门却又有点似是而非,他们借来的天地力量,比起其他的修道之人借助天地力量的道法,却又弱了许多。


总之,大罗丹道的攻击性道法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但是对于林逍而言,已经是足够神奇了。


林逍的悟性本来就不错,纯火性的体质、刚刚转化完全的离火真气,以纯阳的真气推动雷霆之力,更是相得益彰。


按照药儿传授的手印和心法,林逍双手一翻,体内真气一阵鼓荡,推动那点雷引在体内流转了一个小周天,顿时林逍就觉得有一丝丝极细的让他浑身酥麻的力量快速的涌了过来,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他掌心中越聚越多,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真气也在急速的消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林逍就觉得丹田中变得空荡荡的,似乎自己所有的真气都化为无形,而自己体内的血肉,似乎也要被那股力量抽空、抽干!


正觉得不妙的时候,掌心那团能量已经强大到林逍无法掌控的地步。


“啊呔!”一声大喝,林逍张开嘴,一口血喷了出来。他掌心中一道筷子粗细、不过尺许长的蓝色电光飞射而出,将前方百丈外一块数尺方圆的山石炸成了粉碎。


巨响震得山谷“隆隆”回响,巨石炸开成无数碎片四处喷洒,药儿兴高采烈的鼓掌大笑道:“小师弟,做得好!唔,师姐当年可是用了半个月的功夫,才劈出第一道……呃,师弟?师弟?小师弟?”


可怜林逍口吐鲜血晕倒在地,浑身还在不断的抽搐着,就有如被扒了皮后还在不断搐动的蛤蟆。他的修为,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劈出掌心雷这种最为粗浅的法术,一道雷光,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精气神。


药儿吓得原地跳了起来,急忙扑到了林逍的身上,用力的拍打着林逍的脸蛋,眼泪又“吧嗒”的落了下来。


“小师弟……呜呜,是师姐错了……师姐忘记了,师父说过,真气还没转化为真元,呜呜,是撑不住的……师姐忘记了……不要怪师姐啊……”药儿将林逍的两个脸蛋抽得高高肿起,嘀嘀咕咕的叫道:“快醒啊,快醒啊?”


一通耳光抽得林逍嘴角喷血了,药儿这才突然一巴掌拍在了自己额头上。


“嘻嘻,糊涂了,受伤了灌药丸就是,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一边笑着,药儿一边从袖子里掏出了大把大把的丹药。仔细的对着各种丹药打量了一阵,药儿刚刚笑出来的脸上顿时又挂上了泪水。


“呜,怎么一颗疗伤的药都没有?我记得,我这几天……”歪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子,药儿才愁眉苦脸的叹道:“完蛋了,这几天都忙着炼制驱除蛇虫的药粉去了。疗伤药么,我本来也不擅长啊?”


“药儿!”一旁传来了温柔如水的声音:“用这颗‘回元丹’。”一只细白的手递了一颗淡金色的丹药过来。


“哦!回元丹?正好对症!”药儿傻傻的也没有看是谁给她递了这颗药丸,随手抓过药丸,暴力的掰开了林逍的嘴,将药丸丢进了他嘴里。


林逍一雷击出,却是将体内精气耗得干干净净,他口中一点涎液都没有,药丸丢进了他嘴里好一阵子,居然还是稳稳的停在他舌尖上吞咽不下。药儿皱了下眉头,自然而然的伸手掏出了药丸,放在自己嘴里用唾液将药丸化为一团清香扑鼻的灵液,随后嘴对嘴的喂给了林逍。


“呃……”递给药儿回元丹的,是一名面色雪白端庄美丽的道姑,身穿淡紫色道袍的她呆呆的看着药儿如此自然的举动,美丽的脸蛋不由得剧烈的抽搐了几下。道姑手上的拂尘轻轻的抖动着,显然她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波涛翻滚。


“药儿!”道姑又叫了一声。


“呃?”药儿茫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回过头看了一眼道姑。她挂着泪珠的脸上突然绽放开了灿烂的笑容,她飞扑而起,扑到了道姑的怀中,用力的一口吻在了道姑的脸上:“师娘……您出关了?呜呜,想死药儿了……师父他前一阵子还罚药儿,不许药儿炼丹咯!”


道姑的脸僵硬了,似乎,药儿的嘴上还沾着林逍的口水,道姑的心里,实在是说不清如今是什么滋味。


“呃!”轻轻的哼了一声,林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回元丹的药力正在急速补充林逍消耗的精力,他眼前一阵恍惚,狠狠的眨巴了一下眼睛,这才看清了那道姑和正腻在道姑怀里的药儿。


看到林逍醒了,药儿急忙叫了起来:“小师弟,这位就是我们的师娘丹……丹什么来着?师娘,你的道号是什么?”


林逍默然,道姑默然,过了许久,两人才同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在药儿无辜、茫然的目光中,道姑朝林逍微微点头笑道:“贫道丹霞,林逍,以后你也称我师娘罢。”


轻轻的揉了揉药儿乱糟糟的头发,丹霞微笑道:“你的真气已经全部转化为离火真气,明天你就可以去丹房担任职司了。”


林逍急忙朝丹霞行了一礼,毕恭毕敬的应道:“是!”


药儿则是在丹霞怀中翻着白眼,慢慢的从嘴角吐出了一个口水泡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