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灵的救赎 第一章

汪乐 收藏 6 140

“邱干事,庞主任让你下午来了到他办公室去一下。”

“嗯,知道了。”

又是一个温暖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沏上一杯热茶,坐在办公桌前,悠闲地打开办公电脑,开始琢磨老庞找我究竟会有什么事。

最近几天右眼皮总是跳个不停,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好在我这个人天性乐观,天塌下来也就是当层被盖,多年的机关工作让我把这种天性发挥得淋漓尽致。遇事不慌,是政治机关干部起码的素质之一。我把桌上的文件简单整理了一下,抿了一口茶,又想了想最近的确没接到比较重要的上级通知指示,应该不会是什么要紧事。定了定神,这才去见庞主任。

“报告!”我敲了敲门。

“进来!”庞主任的声音在办公室里悠然传出。

我进了门,把办公室门带上,“主任,您找我什么事?”

“邱律师来了,快坐。”庞主任站起身笑脸相迎,我心里“咯噔”一下猛地一沉,心想大事不好。

我从毕业以后除了进院校培训和学习以外,就一直在师里机关工作,零零碎碎加到一起也有五六年的经验,各个领导的脾气秉性早就摸得一清二楚,庞主任是我的老首长,2001年我到单位的时候他还只是副科长。这个人向来心口不一,有肥差给下属的时候,面孔冷得要命,十足皇恩浩荡的官相;一旦有不好的任务给你,必然相当客气。上个礼拜,干部科的小赵给他起个外号叫“庞太监”,我听了心里笑得差点没把茶喷出来。

心里笑归笑,可表面不能露出来,否则以后怎么在这帮年轻人面前树立威信。不过人这种动物确实奇怪,不当官则已,一旦发达,马上比川剧的变脸还要厉害,几年前他还一直“邱老弟”的叫我,一当上主任马上就改称小邱了,今天居然太阳从西边出来改叫我邱律师,一准没什么好事儿。

我晓得这里的利害关系,赶紧应付说,“主任您别寒碜我,我只不过运气好,前几年通过了司法考试,一直还没机会去律师事务所实习,够不上律师资格。最近事务比较多,上个礼拜军区要求的‘送法到基层’活动刚刚安排好,而且正在组织筹划基层法律知识竞赛的事情,科长都跟你说了吧,您……您找我有什么事?”我瞟了一眼他的表情,等着他怎么回应。

庞主任眼睛一闪,嘿嘿笑道:“别找借口应付我,我还不了解你,你们保卫科能有什么事,我这次真有重要任务分配给你们,不,确切地说是给你的任务,年轻人不要怕麻烦,多干点活儿对进步有好处。”

“主任您可不能这么说,保卫科一年干的工作可不少,对保卫部门来说,不出问题就是最大的成绩。再说今年奥运安保期间我们可没少出力。您看是不是也让别部门的年轻干部出出力,给他们提供一些表现的机会。”

“你少转移话题,”庞主任轻拍了一下桌子说,“我报告已经写好了,这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去,去哪?”我一脸疑惑。

庞主任伸手把桌上一份材料扔给我,“去上海,陈政委已经跟那边联系好了,你过去就是负责采访,对外就说是我们单位的宣传干事。咱们单位还有三个月新兵就要入营了,这个资料你务必要在十二月份前写好。”

我简单翻了翻材料,说这应该是宣传科的工作,怎么让我一个保卫干事去?

庞主任说,“现在正准备政治教育考核,负责文化工作的林干事又休假了,别人的文字功底我信不过,现在实在抽不开人手。最近你们保卫科工作不是很多,你就当是去上海休假好了,反正三个月后,你只要把材料整理好就行。”庞主任语气一转,“让你去也是组织对你的关心,你在那个学校上过学,总比别人熟悉一些,正好可以拜访一些老朋友。再说,你是我的老部下,别人去我还不放心呢。”

这明显是打你一巴掌还对你说你脸上有蚊子,打你是为你好。我笑了笑说,主任,我又不是第一天当兵,您用不着拿这种话忽悠我,我去就是了。

主任笑了笑,走到我跟前拍了拍我肩膀说,“那这几个月就辛苦你了,你这几天就准备出发吧,十一国庆前报到,放心,回来以后差旅费按最高标准报销。”

我知道这个任务是死活推不掉了,摇了摇头,讪讪地回到办公室。

我们单位属于B集团军下属的训练师,主要以培训新兵和预选士官为主要任务,平时出差机会倒是不少,但是类型档次就完全不同。档次最高的出差是考察见学、吸收兄弟单位的训练经验,这种考察一般都是领导带队,不是一般人可以入团的,基本都是各个部门领导,这些人出马差旅规格自不必说;其次就是接人接兵,有人的地方就有猫腻,比较适合中低层干部的口味,这种出差名额也是炙手可热;再下一档次就是接武器装备,挨累不说,风险还大得很,摊到谁都不乐意。记得我刚下单位那年带车拉了一卡车新训用的手榴弹,足足让我担惊受怕了几个月。

像我这种出差不在这几列之内,属于最次的那种,原因不在待遇,关键是费力还讨不着好。按主任说的差旅标准来算,除了路费,每天食宿可以报销120块钱,三个月也就一万左右,听着像是不少,其实是得不偿失。时近年底,人不在单位,奖金福利肯定是泡汤了,评功评奖更是轮不到我,而且上海的花销我也知道,请顿像样的宴席怎么说也得个三五千,这些都得自己消化处理,想想就让人心痛。

回到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把能收拾的收拾掉,把工作交接给小陈干事,安排公务员小李这段日子帮我照看房间,紧接着打电话订了第二天的机票,然后晃晃悠悠回到房间,刚想眯一会,收到丛菲来的一条短信,“哥,晚上一起出去吃饭,给你介绍个女朋友。”

我无奈地笑了笑,拨通了她的电话。

丛菲接到我的电话似乎很吃惊:“哥,没在上班么?怎么有空给我打起电话来了。”

“上个鸟班,后天我去上海。出三个月的差。”

电话那头静了大概有十几秒种,我正纳闷是不是线断了,丛菲才说:“哥,你多帮我定张机票,我也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