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晚报:租的不是女友,是焦虑

fengyimin 收藏 2 177

近日,一位在重庆工作的北京籍“富二代”开出最高租金1万元、预计开销15万元的天价清单租一位“临时女友”回家过年,引来200多名应征者,还有男网友帮自己的女友报名前来应征。(2月10日《重庆商报》)


几年前,一个叫《租个女友回家过年》的网络小说非常火爆。故事讲的是一个成功的大龄单身男青年为了满足父母及家族长辈的愿望,无奈之下选择租了一个女大学生回家应付。故事的结局很圆满,两人最终从雇主与雇员的关系发展为情侣关系。但小说毕竟有着人为臆造的部分,现实中“租女友”显然不会次次皆大欢喜。


网络上对于租女友回家过年,争论一直很大。有人认为这种行为有点“无耻”,因为不但有人身安全问题,而且还糊弄了家长。也有人觉得这是一些“剩男”解除家长忧虑的无奈之举,不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事实上,租与不租,都有着各自的苦衷。而造成这种苦衷的根源在于传统思想与社会现实之间错位。换句话说,租女友回家过年的争论焦点,应该放在如何解决家长渴望孩子有个归宿的传统思维,和社会中工作压力大无暇顾忌情感生活的矛盾纠葛。


网络红人“凤姐”非北大清华不嫁之所以雷人,不过在于她的客观条件与现代都市女性普遍的择偶标准很不搭配。换句话说,如果“凤姐”美若天仙,她的择偶标准就会被视为正常,是一种社会普遍心理的表现。看看眼下动辄几十万的婚礼消费,瞧瞧越来越多女性择偶基本指标的不断攀升,这些现状无不在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没有“业”拿什么成家?



如果说租女友回家是一场闹剧,那么这个闹剧的主线就是因为更多的家长并没有从如今的社会语境中,考虑孩子们所面临的真正挑战。反倒是沉醉在过去年代的社会背景中进行思考和抉择。而缓冲这种落差,需要的不是租女友回家这种被动的应付手段,而是开诚布公的沟通,让家长们了解社会的现实以及“剩男剩女”们的内心焦虑。


或许家长们的思维与时俱进了,才能让“租男女朋友”尽快谢幕。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