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这社会谁都想做老大,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今天说说国家之间的有趣现象,欧洲人(包括美澳等传统的西方列国)最喜欢做老大,他们是团结起来做老大,属于狼群风格;在美国的带领下也是事实上的全球老大,但俄罗斯除外,他想做老大但没人跟,他是孤独求败,属于北极熊型,没有人陪他玩,只能一兽独大,只能欺负一些对他没有危害的鱼虾,可悲!随着气候的变暧北极的冰减少,北极熊生存的空间越小,咋办?再说亚洲,谁都想当老大,就象一只只家犬,依委主人的生威,到处欺负周边的生物,以为他最大,其实只是有钱人身边的一条狗。只有中国除外,中国就象是一只生活在森林里的大象,悠然的做着森林之王梦,只是他常吃素,只要你不惹毛他,让他做他的森林大王之梦,你做你的猴王、你做你的家犬,惹急了蹶你一脚,顶你个人仰马翻。说说非洲非洲就象个人猿他们也想做老大,只是没有融入现代社会,可以为一些小事大动干弋,争做大王,也可以远离尘世,与世无争,做他的番王,还有一些可以寄人篱下,做伏薪尝胆梦。最潇洒的是南美洲,正如米罗所说:快乐足球。他们陶醉在各自领域的大王,无人与争,无人可争,人曰快乐大王,他们也是大王。,本文纯粹戏说,无政治目的,只是娱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