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4月25日凌晨4点,平壤顺天机场。

刘仁俊带着一个加强营在机场等候从北京飞来的专机,在另一边,帝国保安总局朝鲜局局长赫成明,带着身穿黑色军装的保安部队武装警察也在等待着飞机的降落。

很快,他看到一架运—6飞机出现在天空,不一会儿飞机下降了。

走机舱里走出的人是帝国军副总参谋长兼总政治部主任徐仲承大将和帝国保安总局局长肖克勤大将(保安总局是唐帝国的内务部队、除了穿的衣服和帝国军不同、其余和帝国军完全一样,是一支一线的武装力量)以及其他二十多人。

“爸爸!”刘仁俊早在去年回北京时就改口了,“一路上还顺利吧。”

“嗯,仁俊啊,你的伤不要紧吧。”徐仲承一眼就看到刘仁俊绑着绷带的手。

“没事,爸爸,咱们快上车吧。”说完,就打开车门。另一边,肖克勤也上了赫成明准备的红旗轿车。

坐在车上,刘仁俊把整个事情详细的向徐仲承说了一遍,徐仲承也是听得眉头紧锁,顿了一下才开口道:“仁俊啊,这几个月,你不在北京,很多事情不是很清楚。康正业和皇帝的争执越来越大,至于这次他要来朝鲜,我原来以为是向皇帝低一下头罢了,可现在看没这么简单啊。还有,刑副总长这次没来,就是留在北京坐镇的。这几个月许期忠完全倒向卢敬啦,卢敬也趁机在军队大肆活动,拉帮结派无法无天啊,皇帝也是默许了。”

刘仁俊倒是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北京的政治气候变得这么快,还有让他更想不到的在后面。徐仲承继续说:“这次肖克勤来,不仅仅是为了调查刺杀这一件事情,他和卢敬穿连裆裤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而且,剧院的安保工作又全是我们军队负责,他们这次是来者不善啊,你要做好准备。”

刘仁俊点点头,又问道:“爸,一个小时前,卢敬从病房里打电话给温司令,说什么为了将强在朝鲜的戒备,他要调保安部队进朝鲜,规模很大估计有几万人。温司令也没办法,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加上内务部队本来就是内阁在管,就同意了。”

“这个,怎么能同意啊!算了,就算是皇帝恐怕也要这么做啊。这帮人一来,恐怕没军队的好日子过啊”徐仲承摇摇头。

当天晚上,李玄的情况基本稳定,在征得医生的同意下御前会议在李玄的高级病房里召开了,主要当然是调查刺杀案了。

“皇上,这次剧院的问题主要出在军队身上,安全工作是他们在一手负责,结果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臣以为,应该让保安总局彻底调查驻朝鲜的部队。”卢敬可是抓住了这次机会。

还没等皇帝开口,林项东就等不及了:“皇上,臣治军不严,出了这种事。但是请皇上相信,在朝鲜的百万帝国军队都是忠于您的啊,这里面也许会有一两个败类,但绝对不能就这样向部队搞调查啊。”

李玄这下冒火了:“项东啊,上次进攻朝鲜的事情就不说了,只是这次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在军队是最安全的,可是没想到。算了,先让温尚武他们停职反省,这件事你们就不要管了,我已经把肖克勤叫来了。”

李玄转过头:“克勤啊,你把队伍调过来,好好调查调查这件事。刺杀一案就由保安总局负责了。”

“是,臣一定不负皇上信任。”肖克勤朗声道,“只是事关军队,臣觉得有点不好办啊。”

“怕什么,朕叫你把武装警察部队调过来就是给你撑腰的,军队嘛,既然连朕都敢刺杀。那你该查就查该抓就抓,别管那么多!”李玄这次是气疯了。卢敬听得很得意。

“皇上,三思啊,千万不要寒了将士们的心啊!”徐仲承也进言道。

“你们就不怕寒了朕的心!就这么定了。”李玄看来也是痛心疾首,他万万没有想到军队里有人会行刺他。

“那皇上,臣恳请让总参军情局也来调查此案。”林项东见无法挽回了就换了条思路。

“皇上,不可啊,他们自己怎么会查自己呢,这绝对是掩耳盗铃!现在的军队,在调查之前还说不准能信任谁呢。”卢敬马上反对。

“卢敬,你什么意思,难道数百万忠于皇上忠于帝国的军队在你眼里就都成了叛徒?”徐仲承也不客气啦。

李玄一时为难,肖克勤出言道:“皇上,不如这样,微臣负责对军队进行审查,从内部找出凶手的爪牙;外面的通缉和调查保安总局也要抓紧。军情局就单独成立专案组负责缉拿凶手,只是这人选不好办。这样,军队也不会怪我们一手包办,但是又避免了军队因私废公的情况。”

李玄一听,马上就同意了。至于军队专案组组长人选李玄让刘仁俊来担任,毕竟没有他的提醒,自己恐怕早就见阎王了,要说军队还有谁值得信任,至少他刘仁俊就算一个。

但是林项东等人却是把肖克勤在心里骂上了一万遍,这样一来看似合理,实际上军队仍然由保安总局来调查,这下,军队又免不了大换血了。可是还有一线生机,刘仁俊需要抢在保安总局罗织罪名前把案子给破了,不然,就全由着卢敬和肖克勤去定罪名了。

当然,吵归吵,在有一个问题上双方的态度是一致的,那就是彻底调查康正业,彻底扳倒李运。毕竟这个老头嫌疑也很大,而且平时就和林项东、卢敬和不到一起,而李运在康正业的影响下,也对军队高层不感兴趣,同时又是李正的潜在竞争对手。所以军政两方在这个问题上倒是完全一致。

对于打仗算是行家里手的刘仁俊,破案可是谁都不看好他,毕竟隔行如隔山啊。可是现在危急万分,必须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否则对于军队高层来讲,后果不堪设想啊。

于是刘仁俊被任命为总参军事情报局副局长主抓刺杀一案。当然,他还得到了两个助手,绝对可靠的两个助手——徐树铮和徐海。刘仁俊的发小徐树铮此时已经调回总参,是总参军情总局侦察局少将副局长;刘仁俊的大舅哥徐海也在总参军情总局高升了,担任对内调查局少将副局长。有了他们,刘仁俊觉得自己有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