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时尚寂寞 正文 第四章 爱美人也要爱香车4.4

凨声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URL] 丽姐终于一扭身子,朝自己的小房间走去,顺手向马晓跳打了个手势。在这杂志社里,就主编和行政部各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另外再加一个小会议室。因为行政部要和钱以及账本打交道,所以有个独立的办公室,显得比较安全。 马晓跳知道她的意思,也跟着她到了行政部的办公室。 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


丽姐终于一扭身子,朝自己的小房间走去,顺手向马晓跳打了个手势。在这杂志社里,就主编和行政部各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另外再加一个小会议室。因为行政部要和钱以及账本打交道,所以有个独立的办公室,显得比较安全。

马晓跳知道她的意思,也跟着她到了行政部的办公室。

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小白这几天都没有影子,据说是老板把他召唤过去了,而财务则去了银行。现在只剩下丽姐和一个司机。丽姐附在司机的耳朵上嘀咕几句,最后连司机也走了,顺手还把门给带上。

马晓跳有些紧张:“是不是我的工作出什么问题了?!”

丽姐笑了:“你的工作要是出了问题,也不用我找你啊,自有杨为健找你。他不找你,还有宋芒找你。”

不过,马晓跳还是担心,是不是自己上期杂志的稿费统计失误了。

每月出了杂志之后,丽姐就要督促杨为健,赶紧让记者编辑把自己发表了的稿子、编辑过的版面统计好,然后交给臭男人打分,这样好相应地算出他们应得的奖金。因此,丽姐每次来编辑部,都是跟记者编辑一圈圈地打听:“统计好了没有?统计好了没有?”谁要是统计不及时,造成了自己的奖金被拖欠,“这样可不好,我们都不希望这样。”

另外,丽姐还提醒记者编辑,那些写手的稿费、摄影师的稿费……反正因这期杂志而产生的费用,都要抓紧整理好,交给臭男人审核后,汇报给她。然后,行政部的财务会按时发放,该汇款的汇款,该打进银行卡的打进银行卡。千万不能因为拖欠别人的稿费,冷了别人给我们杂志服务的心。

“吃亏的不是我,是你们这些记者编辑,到时候可没人愿意帮你们。”丽姐老是这么说。

“那到底是什么啊?!”马晓跳沉不住气了。

丽姐犹豫了一会儿,开门见山:“很沉痛地告诉你,你的辞职没有被接受。但是,你被开除了。”

马晓跳“啊啊”了老大一会儿,居然啊不出话来。

“我跟你们的私人关系都还不错,也不愿意看到我们杂志社出现这种情况,但你们自己也知道……”

不用丽姐说得那么明确,马晓跳也能猜得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不过,她想确认赵丰有没有被开除。

“是的,你和他一起。”

这下马晓跳就彻底清楚了。不过,她又觉得有些委屈。这些天来,自己并没有再和赵丰一起商量过辞职的事情,也开始把心思转移到杂志上去了。怎么到最后,自己还是为赵丰陪了绑。要怪,也只能怪赵丰如此多事。这下可好,以后再找工作就麻烦了,对方若是问,你为什么没有继续做上个工作呢?!自己又如何面对?!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马晓跳依旧抱有侥幸心理。

丽姐却没有正面回答:“不管怎样,我们做不了同事,但希望以后还能做朋友吧。”

“好吧!”马晓跳像被霜打过的茄子。

丽姐很怜悯地笑了笑,转过身去,又抽出一张纸来,然后推到马晓跳的面前:“这是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你看看,如果没有什么不妥,就请签个字。”

马晓跳竟觉得自己的感情有些接受不了:“怎么?现在就得签?”

“对,就现在!”

“那我签完,明天就不要来了?!”

“应该是这样的。”

马晓跳心里痛苦地叫了一声,本来还指望自己可以在杂志社多待几天,这样也好有个心理的适应过程。另外,自己曾经联系过的美容产品客户,也得做做解释,不然答应人家的事情,结果却没办到,不就是放了他们的鸽子?到时候,自己还怎么好意思在这个圈子里混呢?!可是,宋芒居然一天都不给自己。

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其实很简单,只有一张纸,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甲方,也就是杂志社,和乙方一致同意,自即日起正式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甲方将支付乙方工资到什么时候为止,而各项社会保险也缴至什么时候为止。另外,乙方应于即日按照甲方的要求办理工作交接,将相关文件资料全部交付甲方。同时,乙方不得将公司任何文件资料及信息透露给任何第三方。该协议书还特意注明,由于乙方在工作期间,严重违反甲方的劳动纪律或规章制度,甲方将不给予任何经济补偿。”

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却显得如此无情。而“一致同意”这几个字更是刺眼。马晓跳拿着笔,却不知道如何落下。

丽姐指了指乙方的签名处。

马晓跳像签自己的卖身契那样,很艰难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丽姐收拾着这份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像完成了一项重大任务,动作显得别致、轻盈。嘴里还不忘叮嘱马晓跳,要是赵丰回来,让他别忘记也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不管怎样,就是亲兄弟,我们也要明算账的。省得以后麻烦,你说对不?!”

马晓跳很无力地一笑,她觉得自己连这个笑,都像是挤出来的。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不该恨宋芒?!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