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时尚寂寞 正文 第四章 爱美人也要爱香车4.1

凨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URL] 宋芒的确是在夜里去老板家里的。说得更清楚点,是在19点。 那个时候,老板刚刚从俄罗斯飞回来,第二天又得飞香港,一去又不知道要待多少天。宋芒没有办法,只好连夜去会他。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传出来就走了味,变了形,根本都无视当时的事实。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说她找老板是在19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


宋芒的确是在夜里去老板家里的。说得更清楚点,是在19点。

那个时候,老板刚刚从俄罗斯飞回来,第二天又得飞香港,一去又不知道要待多少天。宋芒没有办法,只好连夜去会他。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传出来就走了味,变了形,根本都无视当时的事实。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说她找老板是在19点,而非得笼统地说成夜里?!

这难免会给人造成误解,以为自己晚上十一二点还待在老板的家里不出来!

只是,谁又是这谣言的“第一源头”?肯定不是赵丰,他根本都不可能知道宋芒去找过老板。那他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

和杨为健一样,宋芒也在苦苦思索着相同的问题。只不过,杨为健只需在编辑部找他的怀疑对象,宋芒则需在全杂志社找她的怀疑对象。

不管怎样,宋芒都经受不起这种折腾了。

她跟老板那边保证了,一定要在三年之内实现赢利。要是不赢利,她在这边的年终奖金可以一分钱都不拿。另外,还会给老板尽量压缩开支。不能不说,是她将自己逼上了绝境。但人往往是到背水一战时,才能激发出无限的潜力。

此前,那个臭男人就很有自知之明,他跟老板死活都在打马虎眼,只谈精神文明,不谈物质文明。

他对老板说:“您虽然花钱做了杂志,但也不是白做啊,以后等我们杂志做大了,在媒体圈混开了,您要是出去,不也觉得很荣光?!大家一说这本杂志的出品人是谁,都知道是您。以后我们再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不仅要做时尚杂志,还要做文化杂志,做财经杂志……最后做成一个杂志大托拉斯。以后您就是这个大托拉斯的掌舵人,还可以打包到美国上市。”

老板虽然被哄得很开心,以为臭男人大身材就有大气魄,还会有大智慧。可是老板也不傻,知道臭男人把饼画得那么大,但一时也不能充饥。

他只看见自己在半年之内,就已经投进了近一千万了——这些钱,也是自己勤劳赚来的、辛苦剥削别人剥削来的,不是政府白给的。等到臭男人实现他许诺的目标,他大概要沦落到和农民工一道乞食了。

所以,宋芒一跟他保证,他才觉得自己那颗心,从半空中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原先的位置,踏实多了。这几年,赵本山同志靠着《卖拐》将“忽悠”一词在全中国发扬光大,他才不愿意看到自己成为被别人忽悠的对象,而且还迈出了被忽悠的第一步。

幸好现在有了宋芒。

是宋芒主动找的老板,她的目的很明确,也是劝老板废掉臭男人。

臭男人似乎对做时尚杂志并不在行,他更像个文化投机分子,忽悠一些有钱老板投资做杂志,然后自己搭个班子,另外再花钱找一份刊号,于是一个杂志社就出现了。

反正市面上的杂志那么多,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就像娱乐圈里的明星,各领风骚三五天。有的更是连三五天都没有,悄悄地进入市场,然后又悄悄地从市场上销声匿迹,低调得让人意识不到他们的存在。

臭男人似乎也没有打算风骚的欲望,大概趁着老板有钱,能给他多花些就多花些,要是把钱花没了,再换个老板。

小白就曾在私下里讲,别看臭男人对手下的记者编辑,能少给一分钱就少给一分钱,抠得人家都以为他是在用心为老板负责,但臭男人一个人一个月的所有收入就比杂志社编辑部所有人的收入加起来都高,光每个月打到卡上的薪水就有好几万,还不包括他给自己设定的名目繁多的报销,什么打车费啦餐费啦汽油费啦……不一而足。除此之外,他还经常从记者编辑手中搜刮多余的发票用来给自己增加报销。

以上这话曾被丽姐听见过,赶紧制止住小白将这秘密外传的欲望,说这样容易引起内部矛盾。

宋芒也很奇怪,小白怎么这样嘴巴没把门的,喜欢挑事。不过她还是很感激小白能说出这些秘密,可以让大家进一步认清臭男人的嘴脸。

宋芒开诚布公地跟老板说,“如果我做这份杂志的主编,最起码在工资上,我不需要那么多钱。可以把钱省下来用到杂志的制作费用上,比如说找优秀的写手提供稿件,比如说找大牌的摄影师来拍摄时尚大片……”

老板对此也有很大的怨气。他说他自己也是越看那姓陈的越觉得不靠谱。他不要求这本杂志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名誉,他只希望,过个几年这本杂志能实现收支平衡,自负盈亏。到时候,可以用它作为平台,来推广自己旗下的几个品牌。老板说这话的时候,头一点一点的,就像小鸡啄米,带动得头上那顶帽子的帽舌也上下翻飞。宋芒注意到,这顶帽子是来自意大利一家品牌的,形状有些像MLB的棒球帽,在国内名气不大,但在意大利销售得还不错。不能不说,老板还是有时尚眼光的。

可是,宋芒后来才发现,老板在公共场合露面,包括和自己谈话,都是以帽示人,而且这帽子一直就没有更新过。

这就让宋芒心里犯嘀咕,甚至有些难受,就像做老师的,看到学生作文本上的病句,总会条件反射地抓狂。在她看来,戴帽子也是有讲究的,得和当天的着装搭配,搭配错了容易让人笑话。同时,也得看跟个人的形象是不是搭得来。

比如爱美的女孩都喜欢各种俏丽的时装帽,但要因人而异。虽然豹纹和方格图案是流行风中长盛不衰的经典,如果性格奔放豪爽的女孩着一款短至腰间的牛仔棉褛和紧身弹力牛仔裤,系带牛仔鞋,配一顶褐色豹纹的时装帽,当然是飒爽英姿中透着迷人的妩媚。可是如果换成是性情文静、具有淑女气质的女孩,那就得选择一款朴素的碎格帽,这样无论搭配裙装还是裤装,才非常得体。

宋芒于是设身处地替老板着想,身为老板,就不能不为自身形象负责。所以她就很想找机会,给老板灌输戴帽的知识。当然,他要是想戴绿帽子,不在自己的职责范围。

不久,宋芒就觉得自己冒失了,原来老板并不是对戴帽子感兴趣,而是他的头发稀少,需要用帽子来掩盖真相。

那天,老板的帽子不知道怎么戴歪了,很自然而然地,老板就把帽子从自己的脑壳上摘起来,然后摆正位置,重新给戴上。这动作前后不到半分钟,但足够让宋芒发现老板那头毛发的惊人长势。

自此后,宋芒再也不想这帽子的问题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