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时尚寂寞 正文 第三章 上天的宠儿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


赵丰一开始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表达自己对这位青岛姑娘的喜爱。

他知道,时尚圈的爱情都是不可靠的。一如时尚,今天还流行,大家喜欢得死去活来,明天就成昨日黄花了。每个人的心思都那么活泛,就像小跳蚤一样,在你的衣服底下蹦来跳去,弄得你哪里都在发痒,却死活找不到它的踪迹。如果爱情可以用时间划分,分为一生的爱情,或者阶段性的爱情,那么,时尚圈的爱情大多是一段又一段——如果这里还有爱情的话。

赵丰现在就非常想拥有这么“一段”爱情。

有一天,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就是一种“特权”。模特不是想要上杂志吗,那他们就得央求自己。他们要是想央求自己,就得……不想了,不想了,赵丰这样一想,都觉得自己很肮脏。但在内心里,他却感激陈哥把自己安排在杂志社这个位置上,让他有了关照青岛姑娘的机会。

在一次酒会上,赵丰正和自己的同事——另外一位专题编辑到处递名片,恰好又碰到了青岛姑娘。

趁着与人交际的间隙,他就特意向她示好:“只要你愿意,以后我们杂志一旦有需要拍大片的时候,我一定会记得叫上你。你可以给我手中负责的专题板块拍,也可以给我们杂志的美容板块拍,还可以给我们杂志的时装板块拍。如果你的脚也长得很好看,照样可以给我们杂志拍拍鞋的片子啊。你看如何?!”

青岛姑娘能捞上这样的机会,自然很高兴:“那敢情好,还是哥哥关心妹妹。”说完,连看赵丰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让赵丰的内心有些激动,还有一些躁动。以前见青岛姑娘时,她都很正经地称呼自己为先生,先生来先生去的,显得格外有距离,转眼之间,两人就“哥哥妹妹”的关系了——想到这里,赵丰又有些懊丧,原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往往会掺杂很多功利的因素,有的变质了,有的却改善了。但这种改善,总让人如鲠在喉。

如果不是给青岛姑娘进行推广,她还会叫自己是哥哥吗?!可是,这样一来,也让赵丰不好意思提非分要求。他怕就怕,一旦自己开了这个口,她会不会以为自己是以关心她为诱饵,来钓她上钩而已。到最后,又没得哥哥做了。

赵丰只好讷讷地说:“那是,那是。”

青岛姑娘也同样迟疑了半天,最后才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给你们拍一次片子,能付多少钱?我给一家企业拍宣传片,一天是两千块。”

赵丰有点被问住了,他不好意思跟喜欢的模特说没有。一分钱都没有。

其实,这是不对的。模特不管给企业还是给时尚杂志拍片子,都付出了自己的劳动,都应该得到相应的劳动报酬。

但是陈哥却说了:“我们不能开这个口。对,我们是让模特付出劳动了,但她们也因此得到推广自身的机会了呀。她们的形象出现在我们杂志上,有的还是整P整P的出现,这叫什么?这就叫广告,给她们做的广告。我们不反过来收她们的钱,就已经对她们够意思了。”

说完,陈哥还敲打其他的记者编辑:“要是那些模特一定要钱,就别和我们合作。要是愿意合作,就别要钱。当然了,我们也不能白使唤人家,拍片子的时候,一瓶矿泉水、一顿便饭,我们还是应该要掏的。到时候开发票,拿到我这里,我给签字报销。”

青岛姑娘不明白赵丰到底在想什么,还追着补充说:“我和你之间的合作不告诉经纪公司,不让他们抽成,你们少给点都行。”

赵丰憋着一股气,就是没吭声。

青岛姑娘有些识相,知道这钱的问题,是个问题。她不敢再跟赵丰谈条件,生怕再说几句,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赵丰这才吭吭哧哧地开了口:“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我给你问问主编吧。”

青岛姑娘半是忧虑半是期盼:“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行,到时候让你也见见我们的主编,大家熟悉了,好办事。”

赵丰却没料到,自己还没来得及跟陈哥汇报这件事情,陈哥却被宋芒给挤走了。

赵丰看了看眼前不断弹出的MSN对话框,又不停地将它关闭。他知道青岛姑娘肯定又在拐弯抹角地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合作之类的。但自己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他突然问她:“你晚上会待在一个男人的家里吗?”

青岛姑娘有些生气:“你瞎说什么呀!”

他的心里说,这就对了。

宋芒到老板家里应该是晚上吧?!干吗不光明正大地选择在白天呢?是不是有什么鬼?连一个模特都不会这样,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不然,老板怎么这样痛快就让她坐上了主编的宝座……

赵丰的脑袋一直没怎么清闲,就在这些问题上绞尽脑汁地想,想得自己都快以为那些都是真的,而自己就是那发现真相的人。不行,赵丰想,我不能就拉马晓跳一起辞职,我要多拉几个人,我要让宋芒成光杆司令。

赵丰的手指在键盘上上下翻飞,他要煽动大伙起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