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时尚寂寞 正文 第二章 北京CBD的欲望2.4

凨声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URL] 马晓跳和赵丰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而是从前台那边拐了出去。 杂志社是在北京寸土寸金的CBD商业区的某大楼上,19层。 据说租金很贵,一年就要六十来万,当然是人民币,不是欧元,也不是日元。因为办公环境也是杂志社的硬件,让外人到时一看,就觉得我们杂志社有实力。所以在这上面,老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


马晓跳和赵丰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而是从前台那边拐了出去。

杂志社是在北京寸土寸金的CBD商业区的某大楼上,19层。

据说租金很贵,一年就要六十来万,当然是人民币,不是欧元,也不是日元。因为办公环境也是杂志社的硬件,让外人到时一看,就觉得我们杂志社有实力。所以在这上面,老板也很舍得掏钱。

不过,从杂志社的门口到电梯,需要经过百来米的过道,过道的两边开着其他公司。这些公司形形色色,充满着招摇撞骗和出人头地的喧嚣和骚动,有卖保险的,有做文化传播的,不知道有没有卖狗皮膏药的。

一叶知秋。整个CBD莫不是如此。头顶上,凝聚的都是欲望的云。

马晓跳没走出几步,刚要开口说:“我觉得我们这样对她……”嘴唇就被赵丰拿食指给压上了,“这里人多耳杂,我们先坐电梯下去再说。”

电梯刚刚下降了两层,像憋了一口历史悠久的气的马晓跳,就赶紧把自己未完成的那句话给接完:“我觉得我们这样对她不妥。”

幸好电梯里也没有其他人,赵丰也没有跟她多计较:“你咋又大发慈悲了?!”

“不是我大发慈悲,我也觉得我们这样做,是在拆台。”

“那她拆了陈哥的台,又妥了吗?不要忘记了,我们都是陈哥招来的人。我们生是陈哥的人,死是陈哥的鬼。”

“别说得那么瘆人。的确,我是很感激陈哥当初把我们给招过来,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工作机会。但是他在位的时候,我们也尽心尽力地为他做事情,这就够了呀。总不能他一走,我们也陪着走吧。这让我觉得像是殉葬呢。”

赵丰有些气急败坏地看了马晓跳一眼,“我说你是女人就是女人,办点事情就是婆婆妈妈的,而且这么不讲良心。不要忘记了,她也是陈哥招来的人。想当初,陈哥对她寄予了那么高的希望,以为她的到来能给杂志的广告带来起色。结果呢,还没见广告有什么起色,她倒在背后捅了陈哥一刀。”

马晓跳有些紧张:“你别瞎说,谁说她背后捅了陈哥一刀?”

赵丰望了一眼马晓跳,像看一个天真得有点不懂世故的孩子:“告诉你吧,有人告诉我,前不久我们杂志社有位美女跑到老板家里搬弄是非来着。结果没过几天,杂志社就变天了。你动动脑筋想想,那位美女不是宋芒,还能是谁?”

“有人?谁?”马晓跳敏感地抓住了赵丰话里的某个信息。

“这个,不能告诉你。”

这下马晓跳缄默不语了。随即,电梯门开了。一楼到了。

赵丰依旧喋喋不休:“反正打死我也不想在她手下工作。她不就是一做广告的吗?有什么能耐骑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来着?!她会码字编文章吗?!她懂得给文章取个好标题吗?!她知道文章什么叫好什么叫坏吗……好歹我们都是在编辑岗位上工作了多年的老兵,到今天居然还要接受外行人的领导。说出去,真他妈的丢人。”

跟在赵丰的后面,马晓跳有些心事重重,当她听到专题编辑懊丧地骂娘时,不禁插了一句:“你这样说是不对的。”

赵丰不禁面红脖子粗,“我哪里不对了。我就是瞧不起那些做广告的。当然,你要是有本事做好广告也行,干吗非要插手我们的业务。”

马晓跳盯着他好久才说,“她是做广告的。但你不要忘记了,人家也是外地正经大学的本科毕业,而且拿的是文学学士学位。”

这下赵丰倒是有些愣了:“是吗?!我只知道她被陈哥招来之前,是在酒吧卖唱的。我还以为是初中都没怎么毕业的小艺人呢。”

马晓跳这才笑了:“你不知道的也海了去了。不要以为,你什么都比我知道得多。我还要跟你透露一点,她在做艺人之前,还在外地做过酒店的经理,手下掌管200来号人,可比我们现在这个阵容大多了……”

说到这里,马晓跳想起自己,都活20多个年头了,还没有多少经历,人生空白得就像一张白纸。

小时候,是在父母的怀抱里健康成长,等读书了,还是走不出父母的视线。总之,这20多年来,根本不需要自己费心,一切都由父母打点好了。好不容易等工作了,她本以为可以正正经经地自主一次,找一份自己喜爱的工作,走自食其力的道路。

但父母说了:“不行,我们只有你这样一个女儿,不舍得把你放得很远,你得回到我们的身边来。至于工作的事情,我们会托人给你找个安逸的,让你一辈子都不会为下岗或者没饭吃发愁……”

她就这么耐心地听着,最起码在姿态上,她也要表现出听父母话的样子,哄也得哄他们开心。关键是,她这么多年都那么听父母的话,即使现在不准备听话了,这种姿态也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可是父母越说越就没边了,他们还说:“你的人生大事,我们也考虑好了。我们家属院里张大伯的儿子,跟你就挺合适的。别看那孩子小时候很木讷,但儿大十八变,现在标致得很,也有自己的事业,如今都吃上政府的饭了……”说得她在电话那头连飞两朵红云害臊得很。

说实话,她早就忘记张大伯他儿子长什么模样了,虽然小时候在一起生活,但是小学一毕业,两人就不怎么见面了。即使每年寒暑假回家,也撞不到一起。再说,现在哪里还有终身大事由父母做主的?这不又成了封建包办婚姻了吗?

不行,绝对不行。

她想到这里,狠了狠心跟父母说:“年纪都这么大了,该享自己的福了,不要老是想着儿女,儿女自有儿女的福……”

就为了赌这么一口气,她在毕业之后,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还乡,而是选择了到现在这家杂志社。

记得当时面试自己的就是陈哥,他并没有给自己出什么难题,只是跟她说:“杂志也刚刚创办没多久,很多地方都不如那些老牌杂志到位,至于工资,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这些都需要你做好心理准备。”

说起来,人生这么多年,也就这个选择让自己失眠了一个晚上,但她最后还是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因为她一直忘不了当初面试时,陈哥看自己的眼神。

是默许,是期望,或许还有点含情脉脉。

想到这里,马晓跳的心里不禁有些纠结,因为在转眼之间,陈哥就走了。临走的时候,陈哥还跟她说,在这边先干着,等他找到新的落脚点,一定会把她带走。对这些事情,她根本都想不清楚该怎么办才好,既然陈哥让自己先干着,那就先干着。可是……

马晓跳又望了望身边的赵丰。可是……

可是这个哥们儿倒是按捺不住,老是怂恿自己马上和他一起辞职,给宋芒一个难堪。真是让人头疼得很。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多么羡慕早点进入社会,这样好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却没想到社会上竟然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得自己愁肠百结。

不知道宋芒当年又是怎么一步一步闯过来的?!

看看她的人生资历,在马晓跳的眼里,总觉得她有些传奇。哪怕就是靠色相混到了今天,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莫名其妙,她竟然喜欢,甚至有些欣赏像宋芒这样的女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